妙笔阁 > 玄幻小说 > 寒门天骄(科举) > 第 8 章
第8章
哪怕是不事生产的纨绔们,都觉得这家店实
作为泰丰楼的的少东家,刘慎行从来就没担心过银子的事儿,一看店铺这惨淡的模样,忍不住悄悄问萧元青,“你这铺子,一年下来能有进账吗”
刘慎行都觉得自家酒楼一桌菜的益都能比这家店铺一整年的益都高。
萧元青垂头丧气,“以前有,现
众人一听,这另有隐情啊,赶紧追问萧元青这是怎么回事。
萧元青也没
余子升皱眉,“他们降价,你们就不能跟着降价好歹把客人留住。”
萧景曜听着,暗暗翻了个白眼,这就是明显的外行话。打价格战,也得有经济实力。一方资金雄厚,一方苦逼哈哈,打起价格战来,没钱的那一方趁早认输还能少赔一点。
这种降价,完全是做的亏本买卖,卖的越多亏的越多。兜里没几个银子的,趁早拾东西走人。这把土豪局没有穷逼的位置。
后世这么干的公司可太多了,比如某些视频平台,倒贴钱都想留住客户,年年亏损年年坚持,为的就是挤掉竞争对手最终能够占据市场。到时候,他们前面亏掉的钱,后面都能想办法赚回来。
但孙家人这么干,显然就是故意恶心萧家。
刘慎行都忍不住好奇问萧元青,“你偷偷刨了孙家人的祖坟了”
生意场上,很少有这种当面撕破脸把人往死里得罪的。刘慎行有这个疑问丝毫不奇怪。
刘慎行更好奇的是孙家人的脑子还好吗给自己找了个仇家,又没办法直接摁死对方,现
明的刘慎行理解不了孙家人神奇的脑回路,只能问萧元青是不是刨了孙家祖坟,不然对方这种疯狗做派真的没法解释。
萧元青满脸郁闷,“我像是能干出那种缺德事的人吗你们都知道,我和孙耀祖结仇,就是因为孙耀祖那狗东西那天
刘慎行看着萧元青的眼神中满是同情,这都叫什么事啊。
余子升大手一挥,“下次他再敢这么干,我们就让捕快来拿人。进了官衙,小爷我准保让他脱层皮”
“孙耀祖也不是个真傻子。”刘慎行叹气,“你看他这一年,干过什么欺男霸女违法的事吗这种人,最难抓他的小辫子。”
萧景曜窝
萧元青看了看,“以前的买卖都被孙家挤兑得干不下去了,现
脂水粉,孙家又跟着我们后头卖同样的胭脂水粉,价格便宜几文钱。”
萧景曜想了想,觉得这事儿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既然孙家就盯紧了萧家剩下的这个店铺,不如就给他来个金蝉脱壳。
孙家不是盯着萧家的铺子来定价吗,宁愿亏本也要低价挤兑萧家。还不如偷偷低价从孙家那边进货,还能多进点,反正他们干的亏本买卖,卖多亏多。然后萧家这边店铺再换东西,孙家继续跟,萧家继续悄悄从孙家的铺子进货,把进来的货暂时都存着。
几轮下来,萧家店铺又开始卖原来那几样东西。孙家再想跟的时候,萧家就把原来进的货再按市场价卖给孙家。
中间商赚差价,美滋滋。
还不用考虑市场行情和前景问题,有萧家那个店铺
但萧景曜可不是这么轻言放弃的人,
本着知己知彼的原则,萧景曜鼓着脸嚷嚷着要去孙家人的铺子看看。
余子升瞧着他气鼓鼓的样子大乐,“你还真听懂了我们的话,知道孙家铺子
萧景曜的腮帮子鼓了鼓,言简意赅,“孙家,大坏蛋。”
余子升抚掌大笑,“没错,对你家来说,孙家就是最坏的那个坏蛋”
萧元青瞪他,“你别教坏我儿子。”
瞪完余子升后,萧元青又拍了拍萧景曜的背,笑着哄他,“别听你余叔叔瞎说,小孩子家家,少操心那么多,开开心心地吃吃睡睡就行,不然容易长不高。”
萧景曜才不信这种骗小孩子的话。萧家人都不矮,按照基因遗传规律,萧景曜长大后绝对不可能矮。
余子升顺嘴取笑刘慎行,“也是,操心多了,像慎行这样,满肚子心眼都堆
一行人笑笑闹闹,还是如了萧景曜的意,带着萧景曜去了孙家的铺面。
这两间铺面
然后就被萧元青给败出去了。
萧元青也有些唏嘘,看向萧景曜的目光中难掩愧疚,“要不是爹不争气,这两间铺子本来可以留给咱们曜儿的。”
哪像现
萧景曜倒是没什么感觉,他上辈子的经历太丰富,吃过烂叶菜也住过大别墅,名下资产数不胜数,过的日子是现
段比较好的铺面,没什么别的震撼。
这两间铺子,一间卖布料,一间和萧家打对台,店里现
萧景曜再次确定孙家就是一群不懂做生意的猪。中心地段的店铺,就算租出去都能一笔不小的租金,现
对手看了都要笑死,这种猪对手根本不用自己多费心,他们自己就能把自己给玩死。
萧景曜拍了拍萧元青的肩膀,小大人似的安慰他,“我以后可以自己挣。”
“好,有志气”余子升等人抚掌叫好。
刘慎行更是笑眯眯地对萧景曜开口道“等你长大了,要是想做买卖,可以来请教伯伯。”
萧景曜当即眼前一亮,行动快过脑子,两只爪子紧紧握住刘慎行的手,大声道“一言为定”
余子升啧啧称奇,“这小子倒是得很,知道咱们几个谁是做生意的行家。这会儿也没想着他爹。”
“真要跟着元青学做买卖,那岂不是赔得底裤都不剩”其他人大笑。
刘慎行也乐不可支,继续笑眯眯地问萧景曜,“曜儿怎么知道刘伯伯会做买卖”
萧景曜无辜地看着他,“爹说了,你的酒楼,客人多,肯定挣钱。会挣钱的,就是买卖做得好的。”
刘慎行都嫉妒了,恨不得这是自己的亲儿子,开玩笑似的对萧元青说道“我看曜儿该是我儿子。”
“去去去,你自己不是有儿子吗,盯着我儿子干什么”萧元青赶苍蝇似的挥手,十分唾弃刘慎行这种馋自己儿子的行为。
“哟,几位少爷可是稀客。”
几人正笑闹间,前方传来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萧景曜循声望去,就见一白净微胖,约摸二十出头的男子,正面带微笑地看着众人。
萧景曜敏锐地察觉到对方那令人不舒服的目光
这话说的怪恶心人的,正话反话都让他给说了,萧元青的脸色当场就沉了下来。
余子升皱眉警告对方,“孙耀祖,适可而止”
“余少爷
“瞧我,又忘记萧少爷那身巨力了。好心提醒一句,店里贵的东西可不少,你要是像之前那样控制不住手劲,怕是又要破回财。”
一番话可把萧元青恶心得够呛,要不是怀里还抱着萧景曜,萧元青都想撸袖
子再揍孙耀祖一顿。
萧景曜的怒气值也暴涨,从萧元青怀里探出头来,用孩童独有的清澈眼神好奇地看着孙耀祖,稚嫩的声音
众人愣是
余子升当场爆笑,萧元青脸上的怒容也不见了,恨不得抱着萧景曜狠狠亲上一口,乐呵呵地点头道“对,这就是我们家不要的东西。走,爹带你去货郎那里逛逛,你挑中什么好玩的,爹都给你买”
孙耀祖大怒,却碍于余子升
萧景曜趴
萧元青几人却兴致高昂,就算觉得小孩子太过吵闹,不太喜欢小孩儿的少年们都对萧景曜眼馋不已,“元青,你这儿子,生下来是来报恩的吧”
萧元青得意仰头,“那可不”
“快快快,去泰丰楼,让元青请客”
刘慎行抬手给了对方一肘子,“瞧不起谁呢去泰丰楼还能让你们付账”
萧元青轻轻把萧景曜往空中一抛,“走,咱们先去泰丰楼吃大户去”
刘慎行越看萧景曜越喜欢,真心觉得这小子不是池中之物,再三提醒萧元青,“曜儿念书之事,你心里可有章程千万别耽误了孩子。”
认真说起来,萧景曜除了那张脸,这股子聪明劲儿还真不像萧家人。
自认聪明人的刘慎行都忍不住眼红。
萧元青迟疑,“他还不到两岁,会不会操之过急”
余子升这回和刘慎行看法一致,“你先自己
萧景曜可算是听到个靠谱的建议了,一时间竟有些感动,不容易啊,还能从这帮纨绔的嘴里听到念书上进这种正经的提议,萧景曜正愁自己年纪太小什么都干不了,念书好哇,能解决不少问题,以后有什么想法都可以直接说,问就是书开了智。
萧景曜当场点头,大声喊道“我要念书”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