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谁在叫她?
        两人进了酒楼就是一通你来我往的试探和虚伪客套。

        “我看你并不像是凤歧国人,你又说和人结束了合作关系,那你为什么会在沧州?”阮伽南状似好奇的问道。

        豫让知道她是在有心试探自己,笑了笑,很是老实的道:“我确实不是凤歧国人,来沧州也是有正经事要忙。”顿了顿又道:“你放心,我来沧州绝对不是为了杀你而来的,更加不是为了给你找麻烦。”

        说起来他还是为了他们两夫妻来的呢!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义父会认识韩湘子,而韩湘子又是阮伽南的师父!这真是有些巧了,一开始他并不知道韩湘子是宁王府的人,更加不知道他是阮伽南的师父。护送他们回凤歧国只是义父交代给他的事情,他照做而已,也没有想过要去查他们的身份,更加没有放在心上,只想着快点完成义父交代给他的事。

        在来到沧州之前,他根本就没有将这件事往他们身上联想。是来到沧州,见到她脑海里这才冒出来了一丝想法,让人去查才知道这其中还有这样的缘分,实在是让他有些惊讶和意外。同时心里也有些高兴,这岂不是说明了他和阮伽南之间也是有缘分的吗?义父和她的师父是故友啊,以后韩湘子再去西塘的话,努力一下说不定还能让阮伽南跟着一块去呢。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话是真是假?”阮伽南摆明了不相信的样子。

        豫让沉默了一下,“你想怎么样?”

        阮伽南眼珠子转了转,眼里闪过了狡黠的光芒,笑眯眯的说道:“不如我们来合作一下吧,既然你说我们是朋友,那我们来做一桩生意吧,这总比你和别人做要来得好一些,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豫让挑了挑眉,心里暗笑不已,面上却佯装什么都没察觉到的问道:“哦,怎么个合作法,做什么生意?”

        “想来你也知道我来沧州的目的。你的身手不错,所以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护送我的师父和朋友回燕京,我会给你一笔让你满意的报酬。”阮伽南说道。

        这个想法当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了,而是在听了他的话之后才冒出来的。

        豫让这人看起来有些狂傲不羁,身手又好,但是却能因为一个人情而将自己卖命给了别人,这就说明了他是一个有原则,而且重承诺的人。一个有原则,重承诺的人想来也是不会坏到哪里去的,起码还有相交的价值。若是那些毫无底线原则,只顾着自己利益的人才是要远远避开,即便是同类也不值得走到一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让人在背后捅死了。

        所以她觉得若是能说服豫让和她合作,护送老头他们回燕京,路上也会多一份保障。而且她相信豫让自己也有手下,说服了他就等于是说服了他的手下。

        她的话让豫让差点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若是让她知道本来就是自己一路护送韩湘子一行人回到凤歧国的,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虽然他是很想知道,可是现在却不是告诉她自己身份的时候。说到底两人之间还算不上有什么交情,更谈不上信任了,她毕竟是宁王的王妃,若是让宁王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而且若是他的身份暴露了,传回燕京让那人知道了,一定会想着再次利用自己吧?

        话说他不辞而别,他应该知道自己的意思了吧?以他对他的了解来看,他怕是不会轻易让自己安然离开。不过没关系,他那点能力他还不会放在心上。

        他故意使坏的说道:“你也知道我以前和燕京的某个皇子是合作关系,他一直想拉拢我,让我一直为他效忠下去,当他的属下,但是我拒绝了。而且当日他让我去杀你,我非但没有把你杀了,还把你给放了,传回了燕京,可想而知他是什么样的心情。他那人看上去风光霁月,实则是个心胸狭隘,记仇,睚眦必报的人,我这样做无疑是在打他的脸,以他的性子是不会这么放过我的。这个时候你让我护送你们的人回燕京……你就不担心我非但不能保护你们的人,反而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豫让说的这些倒不是没有道理。本来就和宁王是敌对关系,发现自己一心想要拉拢为己所用的人居然去帮了宁王,是什么样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阮伽南挑了挑眉,很快又说道:“这不是正好,集中到一起也好对付不是吗?若是分开了,不管是你们还是我们应付起来都会有些吃力,聚集到一起了,若是能一次性解决也是极好的。节省了大家的时间啊。”

        豫让:“……”想法果然不一般,别人听了这样的话第一个反应估计就是迟疑了,她倒好,兴致勃勃了。

        “那你准备给我什么样的报酬?”豫让笑着问。

        “你答应了?”阮伽南眼里有些惊喜。

        豫让不慌不忙的道:“那就要看你给的报酬能不能让我动心了。”意思就是说她给的报酬能让他动心的话,那她说的合作就容易多了。可若是报酬不合他的心意,那就一切免谈。

        阮伽南大方的道:“你想要什么,你说,我能给的一定给!”不管是银子,还是美人。

        豫让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提醒道:“以后你还是不要随随便便的说这样的话为好,若是我说想要你,你给还是不给?”

        阮伽南看着他皮笑肉不笑,“你没听懂我的话吗?能给的一定给,不能给的话就只能说抱歉了。至于能不能,还不是我自己一句话。”她又不是傻。

        豫让顿时失声笑了出来。

        “你想让我护送你们的人回燕京也不是不行,我呢,也不需要你什么报酬,只要你记得上次你答应过我的事,将来信守承诺就行了。”他看着她有些意味深长的说着。

        阮伽南眨了眨眼,想起自己上次为了安全脱险确实是答应了这人一件事来着,她笑了笑,“我说过了,只要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能做到的我定会做。”

        “你放心,我也不是那等穷凶极恶的人,当然不会叫你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不过我护送你们的人回去没问题,但是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你必须也同行。”豫让突然说道。

        阮伽南愣了一下,狐疑的看着他,心里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然的话为什么会这样说。

        “怎么?难道你当真还有别的计划,不准备和他们一起回燕京?”豫让半真半假的问着。

        阮伽南脸上的表情一收,冷冷的斜睨着他,“你的消息可真是灵通啊。”

        豫让谦虚的笑了笑,“过奖了。对沧州我还是挺熟悉的。”

        阮伽南的心思霎时间就不知道转了多少转,拐了多少个弯,不过很快又淡定了下来。

        “我的计划就是和他们尽快回燕京,我家王爷等不了太久。”阮伽南面无表情的说道。

        豫让含笑不语的看着她,眼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阮伽南淡定非常,镇定自如,“那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后天早上我们就会出发,到时候你便在城外等我们。只要你不搞幺蛾子,我也会信守承诺的。希望你说我们是朋友这句话是真的。”她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说道。

        “你放心,我答应的事是不会反悔的。”

        “那便好,这样一来我们的交情才能长长久久嘛,”

        豫让端起了面前的酒杯,“那就敬我们的合作,敬我们的……缘分。”

        阮伽南但笑不语。

        敬合作是要的,但是缘分就……不必了吧?这种缘分现在还说不准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这件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回到客栈之后阮伽南将这件事告诉了韩湘子,韩湘子很是纳闷不解了一下,短短一天之内她是到哪里去找来了帮手?

        韩湘子一开始还以为是她去什么镖局请的人,所以不以为然的拒绝了,还说让她不要浪费银子……阮伽南无奈,只得跟他说豫让是自己以前认识的朋友,刚好在沧州碰上了,聊了一会儿又知道他最近挺闲的,所以就想着说让他一起护送大家回燕京,多个人也好多一份照应。

        阮伽南强调了一下说豫让的身手很好,韩湘子立刻就明白了她的用意。想着说既然是她的朋友,那应该也是能信得过的人了,便答应了下来。

        到了出发那天,几个人早早用过了早饭就出城了,豫让已经在城外的一个竹亭上等着了。

        看到豫让阮伽南愣了一下,脱口问道:“好好的,你戴着一个面具做什么?”

        原来是豫让脸上竟然戴上了面具,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看起来很是轻薄,精美,只有半张,遮住了他的一双眼睛和高挺的鼻梁,只露出了嘴巴和硬朗的下巴。

        豫让笑着低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要是让人看到了我和宁王府的人在一起,不只是我有麻烦,你们也会有麻烦。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只好戴上面具了。”

        事实上是他记起了当日自己回摄政王府的时候在大门碰到了一个丫头,这个丫头就是她身边伺候的丫头,而她当时是看到了自己容貌的,若是被这丫头看到了自己,那他的身份岂不是要暴露了。现在可不是时候,而且义父也叮嘱过了,最好就是不要暴露身份,暗地里护送他们回来就是了。

        原本自己将他们护送到了这里就应该返回西唐的,但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他已经传信给了义父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说,等这边的事情办完了,他再回西唐。

        阮伽南听了他的解释觉得很是道理,他想得也周到。

        简单的互相介绍过之后大家就开始上路了。

        只是走着走着阮伽南就找了机会脱队了,和般若转道朝着西羌国的方向而去。

        两人还以为自己会一路顺利的到西羌国,谁知道才离开沧州两人就在路上停住了脚步。

        阮伽南望着骑着马停在自己前面不远处,明显是在等着人自投罗网的人,面无表情。

        般若倒是一眼就看出这人就是早上在城外说要和韩前辈回燕京的人,更是前天使计引开她和丹砂的人。伽南说这人是她的朋友?怎么她看着不太像啊……

        “啊,好巧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豫让原本一副看风景的姿态,“不经意”的转身看到两人才一脸惊讶意外的叫道,然后驱赶着胯下的马慢慢的踱了过去。

        阮伽南呵呵的冷笑了一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去燕京的路上吗?难道你要反悔?”

        豫让轻哼了一声,“嗯哼,这正是我想问你的。你还记得前日我们在酒楼说过的话吧?”

        阮伽南一噎,半天才咬牙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她这是被他阴了一把?

        豫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耸了耸肩,“你去哪,我去哪,就这么简单。”

        阮伽南差点被他这么一句简单的话气得吐血。

        般若看了看阮伽南,又看了看眼前带着面具的人,眼里闪过了一丝八卦的光芒。

        她凑到阮伽南身边低声问道:“这人是不是冲着你来的,我怎么看着他好像对你有意思啊,你可悠着点啊,千万不要忘记了你已经是一个有丈夫的女人了。你要是做出了什么对宁王不忠的事情来,我怕你到时候会太麻烦了。”宁王可不是吃素的。

        阮伽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瞎说什么呢,别见着一个男人就觉得是对我有意思。你要知道这两个字也并非只有一种意思,他也有可能是想找机会杀了我。”

        般若狐疑的看着她,“不像吧?”

        阮伽南严肃的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豫让追了过来,她总不能将人赶走吧,关键是她赶还不一定能将人赶走,还很有可能会得罪人。于是犹豫了一下阮伽南还是无奈的接受了豫让这个临时加进来的队友。

        当然了,为了让阮伽南消气,豫让也说了韩湘子那边他已经安排好了,不会因为少了自己就出事的。事实上少了自己还很有可能会让他们更加安全一些。

        阮伽南想了想觉得也是道理,有豫让在,她去西羌国倒是更有把握了一些。

        两男一女很快就谈妥了继续上路。阮伽南和般若倒是没有想着女扮男装,毕竟西羌国是女儿国,相信她们是女儿身会比男儿身更加的方便。

        西羌国边关有一座城市和沧州相隔并不是很远,只是因为西羌国所处的位置有些特殊,和沧州相隔的这个城镇中间横着一大片荒无人烟的贫瘠之地,还有一座险峻的高山,除此之外还有沼泽地,有山林,有河流,中间零星的分布着几个小村庄和三不管的小城镇,环境很是恶劣。不过这对西羌国来说也是一种天然的屏障。

        阮伽南三人自然是没有把这些困难放在眼里的,豫让虽然对她要去西羌国感到一丝的怀疑和困惑,不过却什么都没有问,一路上偶尔会和阮伽南拌拌嘴,不该问的就一句都没有问,让一开始很是有些愤愤的阮伽南心里的怒气也渐渐的消了。赶了几天的路和豫让的认识倒是更深了一些,心里对他的防备也少了一些,可以说得上是真的朋友了。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就是这样,有些人即使相处几年,甚至是十几年都不一定会成为朋友,但是有些人只要相处几天便能成为朋友,因为志趣相投,性情相近。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就是三观一致。

        这天三人见天快要黑了,而且还有要下雨的趋势,三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加快脚步去到前面的一个小村庄暂住一晚的比较好,不然留宿在野外,阮伽南和般若又是女子,再厉害也抵挡不住夜里的寒雨侵袭。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三人终于赶到了最近的一个小村庄,看到有外来人,村子里的人惊讶了一下之后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和抵触,想来平时偶尔还是会有路人经过此地留宿的。

        有银子一切事情都好办,三人借住到了村子里比较大的一户人家里,主人家将他们安置在了偏房里,阮伽南和般若两人住在一间房,而豫让就要委屈一些了,主人家没有那么多空余的房间,只好腾出了柴房给他住,他倒是没有嫌弃。

        安置下来之后阮伽南和般若正在屋子里准备收拾一下就睡觉,没想到却听到隔壁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男人女人喝骂呵斥的声音,女人低声痛哭的声音,还有什么东西抽打在人体发出的声音,让两人眉头不由得一皱。

        声音持续了好一会儿还没有停下来,阮伽南生怕会出事便打开了房门,主人家正好有人经过。

        听到她的话,那人笑了笑说道:“没事的,就是隔壁老王家,经常这样。去年他们家的光棍儿子买了一个媳妇回来,但是这个媳妇不太听话,所以老王和老王嫂就经常打骂这个儿媳妇。你们不用在意,他们闹一会儿就会停下来的,也不会出事的,毕竟这个儿媳妇还是他们一家花了银子买回来的呢,孩子都还没有生,是不会让这个儿媳妇出事的。顶多就是教训教训一顿,让她听话。”

        阮伽南听了不由得扯了扯嘴角。

        这是让她碰上拐卖人口了?不过她没有想着要做好人去管这些事,在古代,买卖人口似乎是很正常的事。她身边的丹青丹砂不也是她卖来的吗?

        打听清楚事情原委之后她很快就回到房里和般若睡下了。

        第二天三人在主人家用过了简单的早饭,说是早饭其实就是一碗清汤似的粗米粥还有一碟野菜。用过早饭之后三人带上自己的东西就准备离开了。

        出了门,阮伽南想起昨晚的事,本能的朝着隔壁看了过去。果然是看到一名穿着粗糙,佝偻着腰身蹲在地上埋头干着活的人,一头长发胡乱的盘在脑后,身上的衣服又脏又旧,腿上的裤子显然不是合身的,还露出了半截脚裸,隐约可见脚裸上还有伤痕,露出来的手腕上也有伤痕。可见这隔壁人家对她并不是很好。

        她看了一眼很快就收回视线了,没有注意到因为主人家门前的动静,引得这人侧头看了过去,正好看到她的半张侧脸。

        豫让给了主人家一点银子作为答谢,和般若两人抬步就要走人,走了两步却见阮伽南落在了身后,般若叫道:“你快点啊。”

        阮伽南应了一声,“来了来了,急什么呀,天色还早着呢。”

        她几个快步就追上了他们的脚步。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身后却传来了一道压抑着惊喜,忐忑,不敢置信和小心翼翼,微微颤抖的声音,“阮伽南?”

        阮伽南三人都听到了叫唤声,脚步不由得一停相视了一眼。

        在这种地方为什么会有人认识她?般若和豫让瞪着阮伽南,无声的问。

        阮伽南也是一脸懵逼。

        谁在叫她?

        ------题外话------

        激动,伦家埋了老久老久的伏笔终于要冒出来了!猜中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