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要回来了
        刘御医很快就为凤朝阳进行尝试了,只可惜最后失败了。根本没有用,在刺激之下凤朝阳下体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没有受伤,脉象上来看也没有不妥,但他就是不行,那里软趴趴的,根本硬不起来,硬不起来也就没有所谓的能不能行房了。

        虽然早就知道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凤朝阳还是失望了一下,心里又给阮伽南狠狠的记上了一笔,恨不得立刻就派人将她捉起来,捉到自己的面前好好的整治她一番。

        他沉着脸出宫回府了。人刚回到府里,就有人快步走到了他面前低语了几句,他眉头一皱,转身去了书房。

        书房里已经有一名身穿着黑色紧身衣,面容冷峻的男子在候着了。

        “什么事?”凤朝阳走进书房只是简单的扫了一眼书房里的人便走到书桌后坐了下来问道。

        “回主子,去西唐为宁王寻求解药的人马上就要回到凤歧国境内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可能还要几天的时间便能进入沧州。”

        凤朝阳原本有些闲散的坐姿一收,背脊一挺,身子微微向前倾,有些急切的问道:“你的意思是韩神医他们带着东西回来了?”

        “是的,解毒需要用到的东西他们都已经到手了。”

        凤朝阳面色一变,猛的用力拍了一下案桌,怒声质问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拦截他们,不让他们拿到东西吗?为什么现在他们不但拿到了东西还平安离开了西唐回凤歧国了?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他们只有几个人,几个人你们都拦截不住吗?我养你们有何用!”

        站着的黑衣人立刻就跪了下来,低垂着头,“是属下太大意了,原本以为他们不会顺利的拿到东西,可是没想到……”

        “既然如此为什么在他们回来的路上迟迟不动手?”这人都快要进入凤歧国的境内了,到时候再动手他们的风险也会增加许多!

        黑衣人似乎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属下们发现他们身后好像还有另外一股势力在保护。我们屡次动手,有几次差点就可以得手了,但关键时刻却冒出来另外一伙人,让我们不得不撤退。而且一路下来我们的人手也损失了不少,他们一行人却没有损失任何人。”

        他们就算人手再多这样耗损法也终究不是个法子,总不能将所有的人都派去截杀他们。这样太不划算了,而且主子也并不是说只有这么一件事需要用人的,若是一下子将人全部调去截杀他们,万一燕京这边出了什么意外,主子身边可就没有可用之人了。

        宁王府一行人人数虽然不多,但个个都是高手,而且又有神医在,随手就能撒下一把毒药粉,让他们防不胜防,屡次中招。这次他们折损的人实在是有些多了,远远超出了以往任何的一次任务,损失实在是有些大。这些人都是要经过训练才能成为主子身边的人,少了一个就没有了,再培训挑选又需要花时间……

        凤朝阳眉头一皱,“会不会是宁王府的人?”

        他知道凤明阳肯定会派人暗中保护他们一行人去西唐的,但是他不相信凤明阳手下的人就能比他的好上多少。

        黑衣人摇了摇头,“看武功招式并不像是宁王手下的人。”

        “不是宁王府的人又会是谁?你们一路上可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我们的人难道就没有传回来什么有用的消息吗?”

        “主子,我们的人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不然的话还会很容易就暴露。若是因为这点小事就暴露了,那就太可惜了。这还是快要回到凤歧国了,他们警惕心没有那么高了,也松懈了一些,所以这才能将消息传了回来。”

        凤朝阳迟迟没有说话,眸色晦暗不明,神情莫测,让人无法窥探其中之意。

        “主子,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如果集中剩下的人全力截杀还是有可能成功的,但是这么一来,我们的损失也会增至最大,重新培养挑选合适的人补上空缺的位置还需要时间。若是在这段时间里主子要用人的话怕是会不太方便。而且我们也不知道在背后暗中保护他们的人到底是属于哪方势力的,若是贸然出手……”黑衣人欲言又止。

        他的想法是他们应该暂时歇手,既然在路上已经没有法子出手解决,还不如等他们回燕京再找机会。但到底要怎么做还是要看主子的意思。

        “诡争呢?”良久之后凤朝阳才问道。

        黑衣人愣了一下才道:“已经许久没有诡争的消息了。”

        一听,凤朝阳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他这是想要和本殿下分道扬镳了?一声不吭就想撇开本殿下不成?”

        这话黑衣人不敢答。

        当初诡争和主子之间的关系本来就不是从属关系,诡争之所以会帮主子办事也并非要投靠追随主子,只不过是当年和法显大师在外游历的时候诡争正好陷入了困境,是法显大师出手救了他,而法显大师并不需要他的报答,这份情才转移到了主子身上而已。诡争会为主子做事,但这也是有时间限制的,而现在,这个时间似乎已经到期了。

        这些话他不敢说,他知道主子心里一直认为诡争一开始是因为法显大师的关系才会为他做事,但是迟早有一天诡争会心甘情愿的留在他身边为他效力。所以主子对诡争的信任即使不及他们,却也不低了,很多事都让诡争去做。可事实上诡争却从来没有想过要留下来追随主子,为主子效力。

        而主子却一开始就自信的认为诡争终有一天会臣服于他,所以并没有再另外培养自己可用的人,认为有了诡争,就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去培养新的人来替他办事。现在诡争一走,主子可用的人就立刻减少了不少,这次为了截杀宁王府的人他们又损失了不少人,若是不能及时补上,再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主子怕是会很危险。

        “立刻派人去找,不管怎么样都要找到他!若是他真的铁了心不愿意效忠本殿下,那你们就倾尽全力杀了他!他知道太多不应该知道的秘密了。”凤朝阳眸色阴沉的说道。

        当初为了尽快收服诡争,所以很多事他都刻意的让诡争知道,并没有隐瞒他,以此表达自己对他的看重和信任。没想到他到底还是一头养不熟的狼啊,他都如此倚重信任他了,他却还不知足,还想离开。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也要看他答不答应!

        黑衣人对他的话没有任何的异议,“那宁王府那边……”

        凤朝阳眉头立刻又紧紧的皱了起来,眼里闪过了一道恼恨又无奈的光,“既然他们马上就要进入凤歧国境内了,那就等他们回来再说!尽快查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保护他们!”他可不相信是凤明阳自己的人,如果是自己的人就没有必要躲躲藏藏,见不得光一样。

        “是,主子。”

        黑衣人很快就退出去了,凤朝阳在书房里却是越想心里越恼火,最近是事事不顺,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挤在一起冲着他来一样。特别是自己的身体,阮伽南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连御医都没有办法解决?难道他真的要这样一直下去吗?神医是快回来了,但他是阮伽南的师父,是凤明阳的人,他会愿意为自己治疗?

        再不行,他怕是要去找师父了。

        不到万不得已凤朝阳都是不愿意去找法显大师的。

        外人都知道他是法显大师的弟子,自小就由他教导,随着他四处游历过,觉得他们师徒的关系一定非常亲密要好,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和师父的关系并没有外人以为的那样亲密。师父对他的教导自然是尽心尽力的,可是对他的态度却一直是亲热不足,客气疏远有余,始终将两人的关系定在了他划下的边界线上。

        对师父来说,就好像他只是他的一个责任,他只需要负责教导好他,传授他学识就足够了。至于其他的感情,并不需要,所以实际上他们的师徒关系很冷淡。他回燕京之前师父就说了,若非有重要的事,否则的话就不要让人去护国寺打扰他。

        上次自己染上了疫病,危急性命所以他才会让人去请师父,后来还没有来得及去请,太医就研制出了方子,倒是省事了。这次……再拖几日若是还不行,他就得去请师父了,或者是他亲自去一趟护国寺。

        凤朝阳暗暗下定了决心。

        韩湘子快要回来了,那就意味着凤明阳身上的毒很快就能解开,这对他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凤朝阳都收到了消息,凤明阳自然也收到了消息。

        看到自己手上的消息,凤明阳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高兴笑容。

        “你笑什么?”阮伽南走进来正好看到他脸上的笑容,随口问道。

        凤明阳高兴的说道:“前辈他们很快就要回来了。现在已经快到沧州了,等进入沧州就是进入了凤歧国境内,再回到燕京就快了。”

        “真的?”阮伽南也很是惊喜。原本以为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没想到突然就听到了好消息啊!

        老头一去就是大半年了,实在是有些挂念呢。

        阮伽南是不会承认自己其实是希望老头快些回来替她的男人解毒的。毕竟以前老头一离开就是好长一段时间,有时候甚至是几年,这次才半年的时间不到怎么可能就想念得紧呢?当然了,这些心里想想就好,千万不能说出来,被老头听到的话他还是会生气的。

        凤明阳含笑的将刚到手的信递给了她。

        阮伽南接过来飞快的看了一遍,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眼里露出了欢喜之色,一高兴便说道:“我去沧州接应他们吧!”

        凤明阳脸上的笑容一顿,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不行!”

        燕京离沧州虽然没有像青州那么远,但是和青州相比,沧州的情况却是更复杂。这种复杂不只是环境复杂,更多的是人员复杂。因为靠近边关,来往的人不只是有凤歧国的人,也有西唐的人,甚至是其他国家的人都有。而且是各行各业的人都有,五花八门,形形式式,错综复杂,危险随处可在。

        他怎么可能让她去沧州,绝对不可能!

        “为什么不行啊?”阮伽南表示不解。

        “沧州的情况太复杂,太危险了。”

        “我可以带人去啊,不是有盛况,而且我自己也是有武艺在身的。想要伤害我还得掂量掂量呢。”阮伽南对他的话不以为然。

        能有多复杂,多危险,再复杂再危险能有前世她独身一人去金三角暗杀当地一个大毒枭时复杂危险?虽然说来到这万恶的封建社会,被迫克制了许多,但是她觉得自己还是能应付一般情况的。

        凤明阳却不赞同她的话,“即便你带上人也不行。”

        阮伽南不高兴了,“你若是不能有很好的理由说服我,那就不要怪我不顾你的意愿硬去了。”

        凤明阳皱着眉头,“我刚才说的难道还不够?”她的安危难道还不是最好的理由吗?

        阮伽南伸出手摇了摇头,“你说的根本就不能成为阻止我去沧州的理由。第一,我可以带人去,足够多的人,不会有人能伤害到我。第二,更危险的地方我都去过,沧州实在不算什么的。而且我去沧州也是有另外一层考虑。老头他们回来了,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件事就会传开了,别人不敢说,但是凤朝阳一定会有所动作的。若是你去的话,你走不开,危险也更大,但是我去说不定还会降低别人的警惕心呢。”

        她是担心有人会对老头他们下狠手,若是他解毒的事出了意外,那可怎么办?所以她必须得确保意外不会产生,交给别人她不放心。顶多她就把八宝山几个人也叫上呗,她就不信把他们都叫上了,还有人能奈何得了她的!清风寨成立至今她就没跌过跟头,并且她相信她以后也不会跌跟头的!

        阮伽南对自己的清风寨十分的有信心。

        凤明阳见她态度坚决,不容人拒绝,忽然觉得头有点疼。

        “阿南,你不要冲动。你若是担心东西被抢,我让天璇他们去一趟就是了,你不必自己过去。”她不放心那些东西,他心里也有些担心,但是他更担心的是她的安危。

        从燕京去沧州,一路快马加鞭也要走好几天,一来一回差不多就去了一个月。她一个女子,他又不在身边,他怎么可能放心?

        阮伽南认真严肃的说道:“不,我并不是冲动。其实我很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上次去青州,那样危险的情况下我都能全身而退了,我带上人的话,根本就不可能会出事。除非有人能一下子派出十几个,几十个顶级高手,不然的话你担心的事都不会出现。你若是真的放心不下,那你就让天璇跟着我一起去好了。”

        “可是——”

        “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阮伽南语气坚决,不容置疑的看着他。

        凤明阳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

        阮伽南见好就收,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软着声音说道:“好了嘛,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啊,除了盛况我再多带几个人就是了,然后我再把老头留下来给我的什么毒药粉啊也都带上,保证万无一失。我一定会平平安安,全须全尾的和老头他们回来的!你呢,就在燕京好好处理你的事,咱们兵分两路也能分散别人的注意力啊,这样老头回来了,你才能更加安心的解毒。解毒一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你也不希望中途出什么意外吧?”

        凤明阳面无表情的斜睨着她。

        阮伽南咬了咬唇,眼珠子转了转,“不如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了。”

        凤明阳挑了挑眉。

        阮伽南凑到他耳朵旁低声说道:“其实盛况不是我从外面请来的,他本来就是我的人。而且除了盛况,我还有其他的小伙伴,他们同样厉害。这次我让他们和我一同去沧州,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

        凤明阳无语的看着她。

        这算什么秘密?她当他好糊弄呢,当初她说要找个人来当护卫,但是又不用他帮忙他就知道盛况和她的关系并非她说的那样简单。只是因为相信她,所以他才什么都不问而已。她倒好,今天还把它当秘密来用了,这算劳什子的秘密啊!

        阮伽南没有直接告诉他清风寨的事倒不是想瞒着什么的,而是有些想理所当然。觉得只要凤明阳好奇,他就会去查,只要他去查,她再做些手脚,让他查到一点什么,这样一来他就知道啦!不然的话直接说出来她担心会吓到他。

        “你没意外了的话那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马上就让人去安排,尽快出发,希望能在沧州和老头他们碰上,然后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的。你自己在燕京做的事情也要尽快办好了,等我们回来,解毒的事就要提上日程了。”阮伽南一副我们已经商量好了的模样。

        说完也不等凤明阳说话她就先一步站了起来,脚步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生怕凤明阳反悔似的。

        凤明阳看着她飞也似离开的背影一阵无奈。

        明明就是她自己决定了一切,他没说同意让她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