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想借刀杀人
        阮若梨内心的激动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怀孕了,她竟然怀孕了,她终于怀孕了!

        她进七皇子府的时间不算很长,但是她觉得自己身体健康,而且因为七皇子府后院没有主母,也就没有人会刻意的让她避孕了,这样的情况下她一定可以尽快怀上孩子的。

        寻常人家自然是有些避讳嫡长子没有出生前庶长子就出生的,可是皇家不一样。在皇家是没有这种顾忌的,不然的话宫里皇后如果一直没有生下嫡子,难道别的妃子就不用生了,皇上就不要儿子了吗?这根本就不可能啊,所以这种情况一样适用在众位皇子中。

        她知道殿下很快就要娶正妃了,正妃的出身也一定会比她高,到时候即使有殿下的宠爱和看重,她也始终低人一等,越不过正妃去。所以她迫切的需要巩固自己在七皇子府,甚至是在殿下心里的位置。而怀上殿下的庶长子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主意了。从她进府开始她就一直在期盼自己能早点怀孕。

        现在她终于愿望成真了!而且还是在这个敏感的时候。

        她已经知道了,阮伽南不知道用什么法子,让殿下失去了一个身为男人的权利。不管殿下以后能不能好起来,现在这个时候发现自己怀孕了,那就是一个好消息。这个孩子来得太及时了!

        不只是阮若梨高兴,就是凤朝阳的心情也十分的激动,当然了,还有复杂。

        原本他以为阮伽南是骗自己的,以为她只是想恐吓自己,但是没有想到她真的对他下手了,让他变成了一个……即便他不愿意,他也不得不做出最坏的打算。万一他真的好不起来,那他的子嗣就难了。可是现在他的侧妃怀孕了,他不但有子嗣了,而且还能借此堵住这两天他频繁的请大夫,甚至是太医的事,成为名正言顺的借口。

        侧妃怀孕了,他能不紧张吗?频繁请大夫也就是正常事了。

        就连皇上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十分的高兴,高兴之余竟然还赏赐了不少东西。这落在燕京众多人眼里又是另外一番深意了,也更加的肯定皇上确实是比较喜欢七皇子而非宁王的。不然的话一个侧妃怀孕,皇上又不是没有孙子,何至于高兴成这个样子。

        廉王和容王听到赏赐的消息,面色很是难看,煜王就显得淡定多了,他早就看透他们的父皇了,在他心里,或许只有七弟才是他的儿子,而他们,只是他的皇子而已。他们当初有了儿子的时候可没见他这么高兴,一个侧妃怀孕了而已,也只得他这样,好像凤朝阳以后都不能生了一样。

        煜王当然不知道自己几乎就猜中了真相。他对谁坐上那个位置不太关注,他自己对那个位置也没有兴趣,他觉得做一个王爷就已经很好了,衣食无忧,要什么有什么,追求太多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除了煜王,还有一个人对此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情绪的人就是宁王了。他就好像完全不在意这件事一样,在上朝的时候他还端着真心的笑容去恭喜七殿下了,让人看得一头雾水,满心不解。

        凤明阳自然是不在意的,倒是阮伽南对这件事很是在意,让凤明阳都有些讶异了。

        “你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在意?她即便怀孕了,也不可能会成为七哥正妃的。”凤明阳说,以为她是在担心阮若梨成了正妃会威胁到自己,或者是将来报仇会不方便,安慰着。

        阮伽南看了他一眼,“我知道啊。”

        凤明阳奇怪了,“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这么担心?”

        阮伽南讶异了,“我担心?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担心的?”

        凤明阳沉默了。

        “哎,我是担心她这孩子保不住呢。”阮伽南叹道。

        他挑了挑眉,用眼神询问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阮伽南笑了笑,但是眼里却没有笑意,而是布满了冷漠。

        见她这副样子,凤明阳敛眉沉思了一下,然后慢慢的点了点头,道:“不说这事了,明日就是杨嬑和梅玉书大婚之日了,你还要到杨家去送嫁,今天就先好好休息吧。”

        说到这件事阮伽南的心情立刻就好了起来,“可不是,终于等到今天了。只是有些可惜,因为快要大婚的关系,那些人还不能处理了。”她有些可惜的说着。

        若不是担心梅府如果在嬑儿和梅玉书大婚前发生了不好的事会让婚事蒙上一层灰,梅玉书早就收拾梅子良了。不过梅子良自己找死,原本因为梅戈手的关系梅玉书就已经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了,他居然还敢把主意打到他妹妹和嬑儿身上,简直就是嫌命长。

        凤明阳淡声道:“就让他们多活几天吧。”

        阮伽南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过了会儿她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心里想的事,便坐了起来说道:“我现在进宫一趟。”

        凤明阳也没有问她进宫做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阮伽南是宁王妃,又是皇后的儿媳妇,想要进宫倒不是难事,也不用像普通命妇那样要先将牌子递进宫,得到允许了,安排好时间了再进宫。她是宁王后院唯一的女人,宁王又是皇后唯一的儿子,这个儿媳妇的地位自然不一样了。

        只是阮伽南进宫去长春宫坐了一会儿之后却是去了清妃的宫里。

        自从十皇子夭折之后清妃整个人就沉寂了下来,病了大半个月才逐渐的好了起来,但是精神却比不得以前了,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阴沉。似乎还因此而信奉上了佛教,在宫里的偏殿设置了一个佛堂,有事没事就在佛堂里念念经,敲敲木鱼,看起来像是因为十皇子的事而太过伤心绝望,从而心灰意冷了。

        看到阮伽南过来,清妃身边伺候的人倒也不觉得奇怪了。

        宁王妃这段时间和娘娘的关系似乎有些不一样——不,应该说在娘娘怀孕开始的时候就和宁王妃的关系不太一样了。后来十殿下出生,宁王妃每次进宫都会来逗弄一下十殿下,再后来十殿下不幸夭折了,娘娘伤心欲绝,宁王妃过来安慰了几次,倒是让娘娘的情绪慢慢的好了起来,人也振作了起来。

        所以现在看到她宫女已经不会觉得奇怪了,态度自然的就朝着她行了礼,道:“见过宁王妃,娘娘现在在佛堂。请宁王妃稍等片刻,奴婢去禀报一声。”

        阮伽南却伸手阻止了她,“不用了,我自个儿过去就是了,佛堂的位置我也不是不知道。”

        宫女犹豫了一下还是微微后退了一下,让她自个儿去佛堂。

        来到偏殿,阮伽南还有走到佛堂就已经听到了一阵规律的木鱼声在空寂的宫殿里响起,让人有种宁静安详的感觉,连人心都跟着沉静了下来。

        佛堂前还站着两名宫女,见到她福了福身。阮伽南摆了摆手让她们退下,然后她才跨步走了进去。

        清妃穿着素色的衣裙跪在蒲团上,微微闭着双眼,模样虔诚。脸上脂粉未施,素着一张脸,长长的黑发挽成简单的发髻,用一根檀木簪子别住,嘴唇微微嚅动,似乎在念着经文。

        “真是没想到曾经宠冠六宫的清妃娘娘今天竟然会如此沉静的跪在蒲团上念经诵佛,态度虔诚。”阮伽南喟叹道。

        清妃敲着木鱼的手顿了一下,缓缓的睁开了眼,却只是凝视着面前的佛像,冷声道:“你来做什么?”

        阮伽南笑了笑,在另外一个蒲团上跪了下来,双手合十,朝着佛像拜了拜,笑着道:“想起来许久没有来探望娘娘了,所以就来了呗。”

        清妃冷哼了一声,眼里闪过了讥讽。可见她跪在蒲团上念经诵佛修的也绝对不是心性慈悲。

        “有话直说,不要拐弯抹角的,本宫没这闲工夫陪你瞎扯。”清妃淡声道。

        阮伽南笑眯眯的道:“我来是要告诉娘娘一个好消息的。”

        清妃不为所动,似乎对她口中的好消息一点都不好奇一样。

        “娘娘的十皇子虽然不在了,可是贺家到底是个有福气的人家,这不,我的好妹妹,七哥的侧妃,清妃你的好外甥女现在怀孕了呢!父皇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高兴坏了,立马就赏赐了不少好东西。虽然说若梨妹妹是阮家的小姐,但身体里到底是有贺家的血脉,以后生下庶长子,将来有出息了,贺家也一样能鸡犬升天。”阮伽南慢悠悠的说着。

        清妃原本规律的木鱼声霎时间便变了,最后一下重重的敲在了木鱼上,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响声。

        而清妃原本平和安详的脸也瞬间扭曲了起来,眼里迸发出了强烈的恨意,眼里倒映着面前慈悲面相的佛像竟然变得阴森无比,可怕至极,让人心里忍不住发寒。

        阮伽南却没看到一样,接过了她手里的小木锤,代替她在木鱼上慢慢的轻敲着,清脆的木鱼声很快又规律的响了起来。

        “如是十弟还在,再过几个月十弟就可以有一个玩伴了。只是可惜啊,十弟长得那样可爱乖巧,最后却不能活下来,他都没有来得享受一下这个世界就离开了。难怪娘娘会在宫里设置佛堂,日日为十弟念经诵佛了,有娘娘如此一番心意在,相信十弟定能投个好胎,然后健健康康的成长,绝对不会再遇到像这辈子这样的事了。”阮伽南一边敲着一遍悲悯的说着。

        她的话化作了无数根细小的针,从她的皮肤里钻了进去,钻到了她的心窝上,熟悉的疼痛窒息感又从清妃的心脏传了出来,让她的面色更加的难看,目光更加的阴鸷了起来。这段时间压抑在心底的恨意又慢慢的开始渗了出来,很快就弥漫了整个眼底。

        “你想做什么?你想利用本宫的手除掉阮若梨?你是不是忘记了,阮若梨可是本宫的亲外甥女,你呢?你跟本宫可是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你觉得本宫会为了你去除掉阮若梨吗?”清妃冷嘲着说道。

        阮伽南动作不停,“娘娘怎么这样说呢?怎么是为了我除掉阮若梨呢?明明是为了给十弟报仇啊!娘娘,你又何必在我面前装糊涂呢?难道娘娘还担心我会坏了娘娘的好事不成?若不是我,娘娘或许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害死十弟的真正凶手呢。这样一来的话,十弟可就要死不瞑目了!”

        “你住口!”清妃情绪有些激动的尖声道。

        “娘娘,我知道你一定想为十弟报仇的,所以才专门进宫告诉你这个好消息。我担心你太过沉溺于佛法研究而忘记了关注外面的事。我知道娘娘你其实一直在等待合适的机会,现在这个机会来了,至于娘娘到底要不要捉住这个时候给十弟报仇,那就是娘娘的事了。如果娘娘顾及到若梨妹妹和娘娘之间的血缘关系而无法狠心下手的话,我其实也是可以理解娘娘的。就是会替十弟难过了,连母亲都不为他报仇的话,还有谁会记得他,为他讨回公道呢?父皇吗?可是父皇现在不知道有多高兴呢,或许这个孩子能冲淡父皇失去十弟的痛苦呢?”

        阮伽南的话随着她敲打出来的木鱼声一声声的顽强的传入了清妃的脑海里,然后继续往里面钻,钻啊钻的,一下又一下,像是魔咒一样。

        “哼,你会这么好心?”清妃可不会领她的情。

        清妃固然知道阮若梨才是害死自己孩子的凶手,但是在她心里也同样的觉得阮伽南也有份。

        她觉得阮伽南早就知道阮若梨在梨花村里拿了那样的东西回来就应该早早提醒她,可是她没有提醒她,任由阮若梨那个恶毒的小贱人把东西弄进了宫里,放到了她孩儿的襁褓里,最后害死了她的孩儿。所以阮伽南也有份。

        阮伽南知道清妃心里的怨,也知道她的迁怒。不过无所谓啦,人都是这样,出了事会习惯性的迁怒到身边的人身上,这样一来就可以减轻自己内心的负担了,可以得到短暂的心理救赎,减轻罪恶感,这是人的本性。清妃的这点怨,这点迁怒对她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影响,只要她还记得是阮若梨害死了她的孩子就行了。

        贺氏现在知道阮若梨怀上了凤朝阳的孩子心里一定很高兴吧?只要阮若梨生下凤朝阳的庶长子,将来凤朝阳若是继承大统,凭着这个庶长子,一个妃位是绝对少不了阮若梨的。

        可若是阮若梨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没有了,贺氏还有贺老太婆一定会非常的伤心难过和痛苦吧?若是能让贺老太婆刺激得死去那就更好了,省得她出手了。到时候她一定会亲自到贺老太婆面前告诉她,清妃的儿子是被阮若梨害死的,而阮若梨的孩子则是清妃害死的,贺家的女儿们这是在自相残杀!

        当然了,她是十分相信清妃是不可能就这样放过阮若梨的。她只是将满腔的恨意压抑在了心底而已,不然的话也不用建个佛堂,日日来念经了。不这样的话,她心里的恨意怕是一天都压制不住,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这佛堂说是为了给十皇子祈福建的,倒不如说是为了压制清妃心里的恨。

        “娘娘,看你说的。我不好心我能告诉你真相?”说着她叹了一口气,“不管娘娘相不相信都好,我对十弟的喜爱确实是真心的,就如同当初我喜欢大哥的渝琉一样,可惜不管是渝琉还是十弟,都是福薄的人,都来不及长大就被人害死了。当初害死渝琉的人后来都去陪渝琉了,我和凤渝辰帮他报了仇。可是十弟呢?害死十弟的人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怀孕了,将来她生下来的孩子很有可能就是抢走十弟一切的孩子啊!娘娘你心里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清妃慢慢的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因为跪的时间有点长了,刚站起来的时候她的身子还不稳的晃了晃,双腿也有些麻木了,让她行动起来不是那么的利索。“你想让本宫做什么?”

        阮伽南眨了眨眼睛,“娘娘,我真的只是进宫来告诉你好消息的。”爱信不信咯。

        清妃定定的看了她半响才突然扯了扯嘴角笑了笑,牛头不搭马嘴的问道:“本宫听说七殿下最近身体出了点问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阮伽南愣了一下,缓缓的站了起来,然后笑着道:“我以为娘娘天天待在佛堂里根本就没有关注外面的事,没想到是我担心太多了。”

        所以清妃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在七皇子府安插了人,还是……在皇上身边安插了人?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证明了清妃确实是有些手段的。到底是宠冠六宫多年的人啊!

        “本宫就问你一件事!”清妃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当初阮若梨做的事你事先真的一点察觉都没有?”

        阮伽南对上清妃执拗的目光,眉心一蹙,神情认真的道:“我当时只是猜测她是不是想趁机做什么,但是真的没有想到她会对十弟下手。”

        这一点她是没有骗她的。她又不是什么丧心病狂的人,拿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来下手。

        清妃盯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阮伽南任由她看,神情坦然。

        半响清妃才收回了,目光淡声道:“你可以走了。以后少来本宫这里,本宫与你并不熟!”

        阮伽南扯了扯嘴角。

        说得她很想来一样,要不是想借刀杀人,她还真不想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