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我和她关系不好
        到了七皇子府办宴会这天,七皇子府是门庭若市。这是七皇子府第一次办宴会,虽然出面的人只是一个侧妃,就是妾,但那也是皇家的妾,和普通人家的妾总归是有些不一样的。而且七皇子现在又还没有娶正妃,后院只有一个侧妃,也只能让她出面了。总不能没有娶正妃就一直不交际吧,这样很吃亏的。

        不过话说回来,宁王府好像没办过宴会?这宁王都成亲这么久了,娶的又是正妃,怎么从来没有在宁王府办过什么宴会啊?这么一提起来的话倒是让大家都想起了这件事,以往没有注意,被忽略了,现在被人提起,一下子就想起来,心里也觉得十分的奇怪。这宁王娶了正妃,宁王妃却从来没有办过宴会,难道宁王就没有想过要拉拢各大家族的人,不想通过宁王妃和各大家族的夫人建立良好的关系?

        如果想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办过宴会?如果不想……那是不是说他并没有意思去争那个位置?不想争的话为什么又和七皇子甚至是以前的九皇子相争呢?越是想就越是觉得奇怪,越是一头雾水。

        不过现在还是收拾好心情好好的参加七皇子府的宴会吧!虽然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宴会,但也是七皇子府第一次正经的举办宴会,不管主持的人是谁,面子都是要给的。

        于是上门来的客人还是相当多的。

        阮若梨第一次以七皇子府女主人的身份操办宴会,自然是十分的上心了。宴会的每一个细节,每一道程序,甚至是宴会当天用到的茶叶,端上给客人用的点心,还有饭菜什么的都亲自过问了一遍,以确保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因为不是正妃,不能穿正红,身边伺候的人原本是想让她穿一身海棠红的,年轻,娇媚,符合她的年龄和身份。但是偏偏她就是不想在今天被人提醒这件事,所以最后她挑选了一套颜色明亮的衣裙,明黄色梨花纹样褙子,牙色落花白蝶马面裙,手上戴着一对镂空金丝缠玉手镯,头梳倾髻,发髻上插着一朵梨花绒花和一支金色的梨花白玉发簪,发簪造型精致小巧,别出心裁。

        她今日的打扮很是规矩,并没有半分逾越的地方,但是因为用了小心思,又异常的若人注意,大方端庄,却又不失高雅。年轻明亮的颜色一下子就让人记住了,印象深刻,对她倒是多了几分赞赏之意,并没有因为她是侧妃就有所轻视。

        阮伽南和杨嬑一起来的,两人随着丫鬟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阮若梨被簇拥着坐在客厅中央,脸上带着淡淡的矜持笑容,不会让人觉得过分热情,但是也不会让人觉得受到了轻视和怠慢,态度恰到好处。

        “宁王妃来了!”第一时间发现阮伽南到了的人还是煜王妃,看到阮伽南,她第一时间便站了起来,也不管阮若梨这个主人是什么反应的,热情得好像她才是今天的主人似的。

        “八弟妹,你可算是来了,我都等你老半天了!”煜王妃有些抱怨似的说着。

        阮伽南很是惊讶意外了一下,还有些纳闷不解。

        等她做什么?虽然说她和煜王妃的关系比其他的妯娌要好些,但也还没有到这种程度吧?她这么热情,她觉得有些吓人啊。

        “六嫂这是怎么了吗?”她压低了声音问道。

        难道是在她来之前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了?可是看着不太像啊。

        煜王妃也低声道:“你是不知道啊,这个阮侧妃实在是有些假,我看着有些膈应。”她说完似乎才想起阮侧妃和宁王妃是两姐妹,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尴尬之色,看着阮伽南都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阮伽南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异样神色的,眼尾都不动一下,还笑了笑,带着安抚意味,“没事,我和她关系不好,就是名义上的姐妹而已,没有什么感情。”

        煜王妃忍不住瞪了瞪眼,对于她毫不避讳,这大方的说出和阮侧妃之间的事很是意外。一般来说,特别是像她们这样的身份,对这些事不管实际上到底是怎么样的,对外都是会装一下的。八弟妹倒是好,毫无心理压力的就说了出来。

        煜王妃眼里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羡慕。羡慕她可以如此的自由自在,随心所欲,不被规矩所约束,不用每做一件事都要经过再三的考虑和斟酌,小心翼翼,有时候甚至连说句话都要思虑再三,这样其实是很累的,但是她们又不得不这样做。

        所以对于阮伽南这个弟妹她心里其实是十分羡慕的,而且八弟对她也是十分的纵容。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我实在是不怎么喜欢这种人。太端着了,阮侧妃看似很平易近人,态度平和亲近,可是总让我觉得有种距离,我也不想靠上去。”煜王继续低声说道。

        难怪来之前王爷就对自己说了,对这个阮侧妃不用太过放在心上,就平常态度对待就是了。

        阮伽南点着头,“嗯,没错,她这人确实是挺假的,不用去巴结。她大概也蹦跶不了多久。”

        煜王妃和一旁的杨嬑都愣了一下,双双用奇怪的疑惑的眼神看着她,无声的询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阮侧妃蹦跶不了多久?大家可都是知道的,七殿下对这个侧妃可是很喜欢的,也很看重,想必将来即使娶了正妃也不会太过冷落了阮侧妃。而且如果她能在正妃入府之前生下庶长子的话,那她的地位就更加不可动摇了。

        所以为什么说她蹦跶不了多久呢?

        阮伽南严肃脸:“多行不义必自毙。”

        煜王妃:“……”

        杨嬑:“……”

        “姐姐,你们在说什么呀,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坐?”阮若梨早就注意到阮伽南了,只是假装没有看到而已。想故意冷落一下她,但是呢,又不会让人觉得是她失礼了。

        没想到她在门口就站住了,而且煜王妃还过去就这样和她在门口聊起来了!这……这真是太没有规矩,太没有教养了!哪有人上门做客站在人家门口说话却不进来的。

        见三人站在门口头挨着头窃窃私语,半天都没有进来,让越来越多大厅里的人注意到了。这个时候阮若梨才不得不装作才发现门口的情况一样站了起来,脸上适时的露出了一丝惊讶和意外还有困惑,走了过去。

        阮伽南三人同时收声住嘴,脸上露出了有礼疏远的客套笑容。

        “没什么,就是觉得许久没有和八弟妹见面了,怪想念的。就忍不住先过来了。”煜王妃微微笑着道。可是这话就跟没说一样,没说什么还站在这里那么久?

        阮若梨眸色闪了闪,觉得这个煜王妃似乎不太喜欢自己……不过很快她就放开心了。谁让自己现在只是一个侧妃呢?她们是正妃,看不起她也是人之常情,正妃和侧妃可以说是天敌了。

        不过没关系,迟早有一天她会让她们刮目相看的,让她们知道她比阮伽南更有来往的价值。

        “看到姐姐来我真是太高兴了,我还以为姐姐不会来呢。”阮若梨看着阮伽南高兴的说道。

        阮伽南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这个,有件事我觉得还是要说说。虽然我们是两姐妹没错,但是现在你进了七哥的府里,是七哥的侧妃,我呢是宁王的正妃。你若是再这样叫我姐姐,听起来总让人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所以以后这个称呼还是改一改吧,你叫我宁王妃或者是直接叫我名字都比叫姐姐好。”

        这古代后院的女人就是喜欢姐姐妹妹的叫,特别是凤朝阳这厮对自己似乎心思不正,她听着阮若梨这样叫自己,心里真的是有些恶心的。

        阮若梨听到她这话面色是真的控住不住的有些难看了起来,双手下意识的一紧,暗暗咬了咬牙。怀疑阮伽南是不是故意的,明知道今天是她第一次以女主人的身份办宴会,她就故意想看自己出丑,丢脸。她这样说简直就是在打自己的脸,让自己都变成笑话了!

        好不容易她才艰难的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你……你怎么会这样想……这不是太奇怪了吗?不过,姐——你若是不喜欢的话,那就随你的意思吧。以后……以后我就叫你宁王妃好了。”

        她是侧妃,是没有资格像煜王妃她们这样叫她弟妹的。

        阮伽南点了点头,觉得如此甚好。

        哎,以后就不用再听她这声恶心的姐姐了。

        阮伽南走了进来,品级比她低的人都站了起来向她行礼,她微微点头笑了笑算是回礼了。

        她在燕京上流圈子中活动得虽然并不频繁,但是并不意味着她就人缘差或者是不讨喜什么的。多的是人想要和她攀关系,所以她坐下来之后不愁没人和她交谈。

        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之后阮若梨就领着众位夫人小姐前往七皇子府的后花园了。一边走她一边给大家介绍七皇子府后院的情况,只是大家走着走着却听到了一阵男声,大家脚步不由得一停,有些惊疑。

        阮若梨见状忙抱歉的解释道:“惊扰到大家了。是这么一回事,这殿试刚结束,于是殿下就想着说邀请一些学子和各家族的公子同来七皇子府聚一聚,既能相互认识结交一番,又能探讨一下知识,毕竟以后同在燕京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能做个朋友也是好的。不过大家不用担心,殿下也知道今日府里有宴会,考虑到男女之别,所以他们并不会到后院来,而是在和后院隔了一墙的院子相聚。”

        听到她的解释,各位夫人恍然的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有些夫人则是眼睛微微一亮,试探了一番,得知今年科举中了的学子几乎都被邀请来了,心思顿时就活跃起来了,不过到底有所顾忌,并没有说什么。一行人慢慢的来到了七皇子府的花园。

        对于在场的夫人小姐来说,这还是她们第一次到七皇子府来,而且七殿下还会没有娶正妃,这代表着她们还有机会啊!所以今天那些小姐是铆足了劲儿,脸上无一不是精致的妆容,身上无一不是美轮美奂的衣裙,还没有进入夏天呢,有些人就迫不及待的穿上了单薄飘逸的襦裙。一时间七皇子府的花园里是群芳争艳,美女如云……

        关凤仪面色有些难看,目光阴沉的盯着花园里的那一群女子,气得牙痒痒的。

        她当然知道她们在想什么,在打什么主意了。可是偏偏她还什么都不能说,她和七殿下的婚事还没有正式对外宣布,爹娘都严令她在皇上正是宣布之前不准私自对外透露。她就不明白了,既然皇上都答应了,为什么爹娘还不让她说啊,如果她说了,那现在那些女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在这里搔首弄姿,也不看看七殿下现在在不在这里。

        还有阮若梨这个贱女人,竟然敢算计她!

        想起自己当初自以为是下棋人,却不想最后却成为了棋子,被阮若梨反算计了一番的事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立刻上去揭穿她的真面目。可是她不能,她虽然很愤怒,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理智,知道若是她现在做什么,最后倒霉的人还是自己。

        她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急,等到她成为了七殿下的正妃之后她多的是法子收拾阮若梨这个贱人!

        想起殿下交代自己的事,她还是平稳了心绪走了过去,加入了那些小姐中。

        七皇子府的花园自然是事先布置了一番,加上现在天气正是不冷不热最舒适的时候,今天还天公作美,日光并不猛烈,但是也没有阴沉,柔柔的阳光洒落到花园里,给花园里的一切都撒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亭子里,水榭上都挂上了轻纱,楼阁前还搭建了临时的遮阳棚供客人休息遮阳用,随处摆在水果点心,还有糖水,丫鬟还会及时送上热茶,口味随意选择。

        花园里的景色也重新布置过了,加上是第一次来,大家的兴致都很高,花园里随处可以看到戏耍扑蝶的小姐,穿着美丽的衣裙,偶尔转身旋转,宽大的裙摆便会轻轻的扬起一个迷人优雅的弧度,像是天边七彩的流云一样美丽。也有喜欢安静的,就坐在亭子里写诗画画,有文采的点评一下,惹出一阵嬉笑声。一时间花园倒是热闹非常。

        那些小姐们还不知道自己早就被人给盯上了,有人如同黑暗中蛰伏着的毒蛇一样,正滋滋的吐着红信子。

        阮伽南觉得很是无聊,不管是扑蝶还是游湖,又或者是作诗画画这些都不是她喜欢的。若是这个时候有枪,让她来瞄准,比比射击她就高兴了。唉,来到这里之后她就没摸过枪了,真是十分的想念啊!

        杨嬑在一旁倒是比阮伽南闲逸一点的,不过她很快就注意到了有一名小姐正孤零零的坐在一旁,没人和她交谈,很是孤独的样子。她一开始还没有很上心,但是看了看却发现这人好像是自己未来的小姑子,叫梅焕娘的。

        她没有犹豫太久就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梅焕娘她自然是知道的。原本是方家的媳妇,但是方家为了攀上贺家,于是就陷害她,以她犯了七出为由将她休弃了。被休了之后她就回到了梅家,有自己的亲娘和一双兄弟护着日子倒也不会太难过。只是到底比不得没有出阁前,外面人的可不会像她的亲人那样维护她,包容她。

        梅夫人大概也是为了她好,所以才让她来参加宴会。只是大概没想到这对她来说是一种天大的压力吧?

        只是她还没有走近就看到有另外一个女子快步的朝着她走过去。杨嬑的脚步不由得一停,想了想又转身回去了。

        阮伽南发完呆转头才看到坐在身边的人不见了!正惊讶呢,就看到她缓缓的走了回来,不禁问道:“你去哪了?”

        杨嬑摇了摇头,将刚才的事对她说了说。

        阮伽南摸着下巴道:“梅焕娘来了,梅夫人却没有来,那就是说她很有可能是和梅玉书或者是梅戈来的了?”

        杨嬑听了她这话一阵无语,知道她八成又是想拿梅玉书和她的关系来说事了,于是忙在她继续开口之前说道:“不管这个了,我刚才是看着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那里很是可怜,所以才想过去看看的。不过看来是我太担心了,还是有人不会嫌弃她弃妇的身份和她来往的。”

        阮伽南嘻嘻的笑了两声道:“我看就不见得。”

        杨嬑一愣,有些不解:“为何这样说?”

        阮伽南抬了抬下巴,“若是真的有人想和她来往,那一开始就不会冷落她了。来这花园的时间不短了,若是真心相待,又怎么会看着自己的朋友孤独一人坐在一边被冷落而无动于衷呢?”

        她觉得去找梅焕娘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不安好心,别有用心。

        “啊?是这样吗?那怎么办?”杨嬑没主意了。

        若是以前她自然是不会这么多事的,但是现在她和梅玉书的关系……那她看到了就不能不管了。

        阮伽南想了想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们去看看吧。”说不定有好玩的事。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哦哦哦~~~~明天再继续万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