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七十章 凤朝阳的打算(二更)
        梅子良回到梅府自然是探不到更多的消息了,只是有下人说看到三公子面色苍白,双手手腕都被包扎了起来,上面还能看到鲜血,看起来挺严重的,连茶杯都拿不住,大公子还在客厅里大发雷霆,想要替三公子报仇什么的。梅子良又连忙问大公子知道是谁伤了三公子没?下人却摇着头。

        梅子良内心还有些忐忑,打听不到什么有用的,又担心梅戈会对梅玉书说什么,即使没有证据,但是只要梅戈对梅玉书说是他做的,那梅玉书就不会不管不顾的拿他出气替梅戈报仇。而这个时候爹可还没有回来,梅玉书若是动手的话,可没人护得住他。于是他就躲到了李氏的院子里。

        李氏自然也就将他做的事问清楚了。心里担心自己儿子安全的同时又忍不住高兴畅快不已。蒋蓉不是一向宝贝梅戈那个病秧子吗?还以他即将能参加会试,很有可能高中为由,骄傲得意不已。现在好了,梅戈别说是参加会试,以后怕是会成为一个废人!看蒋蓉以后还怎么在她面前得意!

        现在她要是知道梅戈的手废了,会不会被气得吐血呢?

        李氏心里蠢蠢欲动,想要派人去主院把消息透露给蒋蓉知道。梅玉书可能会瞒住她的,不然的话她早就闹起来了。但是梅子良硬是拉住了她,不让她去。落井下石也不急在这一时,要是这个时候真的惹恼了梅玉书,对他们两母子可都没有好处。还是忍忍吧,等明天,明天就轮到他们高兴,看戏了。

        两母子一直忐忑不已,生怕梅玉书会发作,但是主院那边却是静悄悄,不管是蒋蓉的院子,又或者是梅玉书,梅戈的院子,都一点风声都没有,连个大夫都没有请。这让梅子良两母子很是纳闷不解,也不知道梅戈的情况到底如何了。梅子良一方面认为是梅玉书不知道事情是他做的,一方面又觉得或许是梅戈情况太严重了,所以梅玉书才没空理会旁人。

        他是既担心又开心兴奋,一个晚上就在这种复杂的心情中度过了。

        第二天他早早就起来了,想看看那边会怎么样。

        梅戈也是早早就起来了,精神饱满,而且他觉得自己的手好像比昨天好了一点,特别是伤得不是很严重的右手。这让他不由得又多了几分信心。

        梅玉书今天推掉了身上的事,专门腾出时间要陪梅戈去贡院,两兄弟出门的时候碰上了梅子良。

        梅子良原本要说什么的,但是两兄弟都无视了他,径自出门了,把他气得脸都歪了。知道梅戈竟然还要去贡院的时候他差点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手都被毁掉了,竟然还妄想继续参加会试?

        他以为梅戈只是在强撑,但是很快就知道不是了。

        因为梅戈竟然顺利参加完会试了!

        一开始他对于梅戈坚持去参加会试很不以为然,等到他发现不妥的时候已经晚了!

        而等会试结果出来之后他更是差点呕出一口鲜血。

        梅戈不但顺利参加了会试,他还成为了贡士,很快便能参加殿试了!这对梅子良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对李氏来说更是如此。

        她原本还以为可以趁此机会将蒋蓉踩在脚底,嘲笑她,讥讽她,刺激她,最好就是把她气得吐血昏迷,一病不起,最后早早上黄泉路,哪里想到梅戈不但继续参加了会试,而且还成为贡士了!即使在殿试上没有进入三甲名列也足够让他名扬燕京,让他的身份提高一层了。

        毕竟梅家可是商贾之家,而梅戈还是梅家这近百年以来首个中了贡士,能够进入殿试阶段的人,真真是光耀门楣了!

        梅家的人是早早就派人去守在了放榜的地方,收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便冲回了梅府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大家,梅府一片欢腾。就连梅老爷也是激动异常,看着梅戈的眼神第一次有了慈爱之意。只是对于梅老爷的慈爱,梅戈却是不屑一顾的。他早就过了渴望父爱的时候了,而在他心里,这个父亲并没有多重要,仅仅只是占了一个父亲名义的人而已。

        梅夫人听到这个消息是喜极而泣,觉得自己忍辱多年,期盼的不过是三个儿女可以出人头地,可以在梅府站稳脚跟,守住他们应得的东西,不会再让人随意欺凌。现在总算是盼到这一天了。她相信戈儿以后会更好的,还有玉书也是。

        和李氏相比,梅夫人是满脸红光,精神焕发,看得李氏暗恨不已,几乎咬碎一口银牙。

        会试成绩出来了,燕京各大家族的人自然也是第一时间便收到了消息。

        严知君的成绩也不差,虽然不怎么爱读书,但脑子还是很管用的,名次也算靠前。而杨宏飞就更加不用说了,出自书香世家,杨家的人又个个都是大儒级别的人,他若是不能高中才叫丢人呢。

        凤朝阳听着下面的人说着会试的情况,眼中若有所思。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的人没几个能进入殿试的,即便进入了,名次也不高,而宁王的人却名列前茅?”他看似漫不经心的说着,温和的声音和话却让底下的人精神一紧,有些羞愧的垂下了头。

        即使不想承认,但这确实是事实。

        名列前茅的,要么是中立派,要么就是宁王一派的人,而他们的人成绩却不怎么理想。

        像是杨家公子杨宏飞,杨家虽然一直没有参与到朝廷党派之争里,但现在杨家和梅家已经定了亲事,而梅家……他们也是最近才确切的知道,梅家已经被宁王成功拉拢了。如此一来杨家也就是间接的和宁王扯上了关系。而梅戈更是在名列前茅的人当中,还有严家,严知君和宁王关系一向要好,是妥妥的宁王一派的人……若是殿试上这几人都进入三甲之列,无疑是会增添宁王的势力。

        凤朝阳眸色闪了闪,眼里闪过了一丝可惜之意,“你们的眼光太令人失望了。”竟然没有挑中一人。

        燕京权贵之家多如牛毛,但每一个家族都有自己的打算,也并非所有的家族都愿意依附在几个皇子身上,他们更多的是忠心于父皇。而这些权贵中只要收服了为首的家族,下面的小家族自然就不用愁不会靠上来。

        不过想到关家和贺家这两个家族可以说是他的人了,他心里的一点不舒服很快就消散了。

        但是让他眼睁睁的看着凤明阳获益,他又的确不愿意。

        他沉思了一下才说道:“我记得梅家老爷和嫡出一脉关系似乎不好,梅老爷专宠妾室李氏,连带李氏生的两个儿女也备受他的宠爱,反而对嫡出的三个很是不上心……”

        “回殿下,确实如此。而且梅府嫡出和庶出的一向不和。梅戈在会试之前还被庶出的暗算,差点就毁了自己的双手。殿下,如果我们能扶持庶出的继承梅家,那梅家不就能为我们所用了吗?梅家虽然是商贾之家,但家底身后,家缠万贯,殿下要建立一番大业,银子是少不了的。若是有梅家支持,那殿下定能更顺利。”

        凤朝阳笑了笑,这正是他此时心里想的。

        凤明阳能看上梅家,不就是因为梅家的丰厚家底吗?他们时常要拉拢上下官员,疏通各级关系,银子自然是少不了的,花钱如流水是时常的事。他是得父皇的宠爱不假,但他回到燕京的时日还不长,没有什么属于自己的产业,这是他和凤明阳相比唯一落了下风的地方。

        若是有了梅家……或者他可以想想办法,将梅玉书拉到自己这一边来?毕竟梅玉书有能力,钱到了他手上还能再生钱,自然比死守梅家的家产要好得多。只是如果要做的话只怕不容易,偏偏梅玉书的未婚妻杨家小姐和宁王妃是好友……

        想到这个,凤朝阳顿时有些头疼了,越发的觉得府中没有一个能出去交际的主母是一件多么不方便的事。看来他的婚事要尽早确定了。

        关凤仪他自然是不太满意的,关凤仪这人光长了脑袋却没长脑子,但是谁叫她是关家大房仅剩的嫡小姐呢?为了得到关家的势力,他不得不接受关家的提议,娶关凤仪为正妃。若不是梨儿身份差了一点,当初又出了那样的事,让梨儿来当自己的正妃倒是很适合的。

        梨儿聪明,机灵,进退得宜,眼界也还算可以,能力也不差,还能时常给自己一点建议什么的,若是她当正妃倒是可以为自己带来很多方便,不用担心会得罪人。只可惜了……凤朝阳暗暗叹了一口气。

        “对此你们可有什么好的法子?”凤朝阳问。

        “这……”底下的人却一下子说不出什么好的法子来。

        梅家庶出的一子一女,如果那庶出的小姐没有嫁人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让殿下收了,放入后院,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梅家庶出一放不效忠殿下。只是那庶出的小姐,现在却是方家公子的妾室,而方家公子新娶的夫人又是贺家二房的嫡小姐……这关系也真真是复杂。

        想了想才有人试探的道:“殿下不妨从方家入手。现在方家既是贺家二房的亲家,又是梅家的,若是方家那边的人能效忠殿下,或许梅家的事就更加容易了。虽然说方家在燕京也只是三流小家族,但若是有殿下扶持,也不怕爬不上来。殿下有了关家和贺家的支持,再拉拢下底下的小家族也不见得是坏事。”

        凤朝阳听了他的话若有所思了起来。

        “方家似乎有一位小姐尚未出阁……”有人说道。

        这话一出立刻就有人眉头一皱,轻斥道:“以方家的地位,方家的小姐还没有资格入得了殿下的眼!殿下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小小一个方家——”

        但是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打断了,“这话虽然不是很中听,但也有道理。殿下身份贵重,方家的小姐想要进入殿下的后院倒不是不可以,给一个侍妾夫人的位置也就是了。将来殿下大事成了,顶多就封一个妃位,也不碍事。不过也不能让方家觉得如此轻易就可以得到泼天的富贵。殿下不妨试着拉拢方家,让方家的人想办法帮助梅子良夺得梅家继承权。那时候殿下再将方家小姐纳入后院以示对方家的看重便是。”

        凤朝阳沉吟了一下才道:“你们说的都有道理。这件事先放一边吧,现在重要的还是会试。严家那边想办法给他们找点麻烦吧!”

        底下的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若是严家出了什么事,那宁王也会折损一点人力势力……

        凤朝阳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还有一个人,褚家。我记得褚大人的原配夫人生下了一个嫡子,而严知君似乎和他关系很好,而现在褚卫还去了军营……既然如此,预防万一,那就在褚卫回来之前,让褚渊尽快把褚家握在手里吧!”

        “殿下英明!”他们还真没有想到这件事上面来。拔出萝卜带出泥,褚卫虽然不知道和宁王是不是有什么关系,但和严知君关系好确实是事实。当初宁王之所以会搭上梅家,不也是因为严知君和梅戈关系好吗?若是将来褚卫在军营闯出一片天的话……

        “殿下,那军营那边是不是要……”

        “先派人去盯着吧!若是能为我们所用自然是最好的,不能的话就找机会除掉了!绝对不能让他成为凤明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