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六十八章 防不胜防(二更)
        好在今天护国寺也没有太多女眷留宿,上香的自然是不少的。护国寺身为凤歧国第一大寺,香火鼎盛,一年下来就没有哪天是没有人上香的,不管是什么时候来都能看到络绎不绝的上香人士。偶尔一些特定的时节则是会短暂的对外封闭,只允许燕京城中的权贵上香。普通老百姓也不敢有什么大的意见,谁让这护国寺地位特殊呢,平时能让他们来拜拜佛就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因为护国寺不同一般的寺庙,即便是一炷香那价格也比普通的寺庙要贵得多,而且几乎来护国寺上香的人都会捐香油钱,所以普通的老百姓也很少来护国寺,只是逢年过节或者是心里有十分重要的心愿想要实现的时候才会专门来护国寺。

        阮伽南一行人到了之后还到斋堂用了一顿斋饭才结伴在护国寺里面游览了起来。

        护国寺面积极大,依山而建,磅礴气势非常,主体建筑有天王殿、大佛殿、大雄宝殿、藏经阁、华严殿等,均列于南北向的中轴线上,五重大殿之外还有四大院子和东西厢房,布局规整,大气,风格充满了浓浓的佛教意味。

        生活在燕京的人大概没有几个是没有来过护国寺的,但是要说仔细游览一番的话还真是没有几个。景色再好也就是一个寺庙,他们既不是虔诚的佛教信徒,也不是喜欢拜佛求神的女眷。每次陪同来这里也就是敷衍的态度,待不了多久就要走人。这次倒是可以好好的逛逛了,毕竟身边都是同伴嘛,随时可以交流一下心得,总比和女眷来的时候要有趣得多的。

        护国寺最高的一座大殿几乎是在山峰顶上了,藏经阁。登上藏经阁,藏经楼,甚至能远眺到西南方的皇城,将燕京城尽收眼底。不过因为需要攀爬很多阶梯,平时倒是少有人会到藏经楼去,除非是虔诚的信徒。

        今天严知君他们倒是来了兴趣,扬言说一定要爬上藏经楼,远眺皇城才行。他开口了,大家自然不好拒绝,不然的话岂不是要遭到嘲笑?

        不过阮伽南就注意到了一件事。

        梅戈那个庶出的大哥,一路上似乎都有些心神不宁。特别是到了护国寺之后,一双眼睛就不安分的四处打量着,观察着,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或者可以说是在确认什么东西,根本就不像是出来游玩的。而且目光偶尔会带着一丝让人发寒的暗芒盯着梅戈,虽然很快就移开了视线,但还是被她注意到了。

        阮伽南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于是走着走着就故意落后了脚步,走到了梅戈身边。

        “梅戈,你府上最近可有发生什么事吗?特别是和你庶出的哥哥或者是你爹那个宠妾有关的。”她压低了声音问道。

        梅戈奇怪了一下,“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阮伽南想了想还是将自己发现的事对梅戈说了说,提醒道:“我总觉得他好像要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

        梅戈眉头一皱,暗暗看了一看走在前面的梅子良,心思转了转,将最近府上发生的事都想了想,然后道:“我府上最近没出什么事啊,他们两母子最近也挺安分的。自从我大哥和杨家小姐定亲之后我爹对我们的态度也稍微的好了一些,加上我娘又不像以前那样了,他们两母子也不像以前那样嚣张猖狂了。”可以说是安分守己了。

        但是既然她这么说了,那应该是不会出错的。

        联想到梅子良今天的行为,他也觉得很有问题。

        阮伽南听了他的话有些奇怪了,“没有?那他是想做什么?他偶尔落在你身上的眼神可不是哥哥看弟弟会有的眼神,倒是更像看仇人一样。或者说最近会发生什么事,所以才导致他想要对你下手……”她边说着边摸着下巴思索了起来。

        她和梅戈也算是朋友啦,加上嬑儿很快又要嫁入梅家,成为梅戈的大嫂了,这层关系就亲上加亲了。若真是有人想害梅戈,她又刚好在,肯定不能袖手旁观了。若是能阻止自然是好的,不能也想要防患一下,尽量将可能的伤害降到最低啊。若是梅戈出了什么事,那不得影响到梅玉书啊,影响到梅玉书,那就是影响到他和嬑儿的亲事了,这可不行。

        而且啊,若是梅戈出了什么意外,那会试怎么办——咦?阮伽南忽然脑里灵光一闪。

        “梅子良可以参加会试吗?”她问道。

        梅戈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但还是老实的回答道:“不能,他参加乡试的名次根本就不足以让他进入会试。若是想继续考科举,只能等下一次的乡试。”

        阮伽南眼睛微微一亮,再次看了眼梅子良,眼里满是打量之色。不料梅子良正好这个时候回过头来,两人的视线正好对上了,都愣了一下,阮伽南镇定自若的朝他笑了笑,然后自然的移开了视线。梅子良眸色闪了闪也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阮伽南眼角余光注意到梅子良收回了目光,便继续低声对梅戈道:“我猜测他很有可能是想做什么,然后让你无法顺利参加会试。不管我的猜测是不是真的,你接下来都要万分小心,若是让他得逞了,你的会试很有可能就真的泡汤了。”也只有这个才能让梅子良在这个时候对他下手了。

        梅戈一惊,眼里闪过一丝愤怒还有后怕。

        如果是真的,自己又没有察觉,最后真的让他得逞了的话,那他……梅戈有些愤怒的握紧了拳头。

        不管梅子良要做什么,他都不会让他得逞的!

        见他情绪波动有些大,阮伽南安抚道:“你也先别太紧张,或许是我想太多了。你就只当是听了个提醒,建议好了。接下来多留意一些就是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最好,如果是,你也能提前做好准备,不至于上了他的当。”

        梅戈感激的一笑,“多谢你的提醒。如果不是你提醒我,我还真没有想到这件事上。这些日子他们两母子都表现得太正常了。今天出门的时候我在大门碰到他了,他也跟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异样,所以我才没有多心。没想到……”

        如果真是这样,那今天他会和他们一起出来游玩就不是偶然而是故意而为之了。

        想要让他不能参加会试,毁了他的将来吗?果然是心肠狠毒啊,这段时间的安分守己并不是改过自新,也不是悔改,而是在等待时机,像条蛰伏的毒蛇,伺机而起狠狠咬他们一口。而他居然差点就大意松懈了。

        梅戈在心里进行了深刻的自我反省。

        有了怀疑,阮伽南接下来便有意无意的观察起了梅子良。越是这样就越是确定这人今天出来肯定是另有目的的,绝对不是游玩这么简单。而且她还发现他似乎在有意的将大家引导了一些比较危险的地方……阮伽南开始进入戒备状态了。梅戈是个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如果这个梅子良真的是想对他做什么,他或许还真是防不胜防。她有武艺在身,或许还能帮他一下,避免不必要的伤害。

        一行人走走停停,边往藏金阁攀爬,边沿路欣赏一路上的风景,时不时的讨论一下,气氛倒是十分的热烈。到了藏经阁的时候除了练过武的人之外,其他的都已经气喘吁吁了,阮伽南就是神清气爽,看得梅戈很是羡慕。

        梅戈的身子本来就不是太好,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运动,面色都变得有些苍白了,不停的喘着气,试图尽快平复自己的气息。他四周看了看,然后发现在藏经阁大门外的长廊上摆放了几张长石凳,他想也没想的就走了过去,想坐下休息一下。

        有几个人看到了也一并都了过去。爬了这么久的楼梯,他们也真是想坐下来休息休息了。梅子良也跟了过去。

        阮伽南一开始没有注意到这些,她正望着底下的风景赞叹呢。果然是护国寺最高的地方,从这里望下去,底下的景色一览无遗,有种身在顶端的壮阔感。

        “这景色确实不错,不枉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汗流浃背的爬上来。”严知君负手站在阮伽南身边笑着说道。

        阮伽南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这只能说明你的体质太差了,以后要好好练练,不然的话将来成亲了可怎么办?”

        严知君听了她的话一脸的纳闷,“我体质好不好和成亲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的身体可比梅戈好多了,他都不愁,我愁什么?”

        阮伽南不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严知君眨了眨眼,半响才反应过来,明白过来之后眼睛都差点就瞪出来了,一脸惊恐的瞪着阮伽南,一张俊脸不由得涨得通红,说话都结巴起来了,“你……你……你简直……简直就是……就是流氓!”他气急败坏。

        “什么流氓?”旁边的杨宏飞听到严知君的话不由得好奇的凑了上来。

        严知君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却被阮伽南抢先一步说道:“哦,没什么,就是刚才在下面的时候严公子看到了一位长得很是漂亮的小姐。”

        杨宏飞顿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看着严知君的眼神别有意味,气得严知君差点就要呕出一口鲜血。

        这倒打一耙的功力他是拍马都赶不上啊!

        看严知君被自己的话气得噗嗤噗嗤的,阮伽南嘴角吟着恶劣的笑,眸光一转,嘴角的笑顿时落了下来,皱眉道:“梅戈呢?”

        严知君听到她这么一问,顿时就忘记了自己刚刚受的气了,转头四处看着,“刚才不是在那坐着休息的吗?怎么现在不见人了?”

        阮伽南面色微微一沉,“坏了!赶紧去找找!”

        说完她就先一步往刚才梅戈坐着的地方快步走了过去。

        “哎,你等等,怎么回事啊,出什么事了?”严知君愣了一下,不太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别先问这么多了,赶紧找人!”阮伽南头也不回的道。

        杨宏飞性子比较成熟沉稳,见阮伽南神情有异,面色凝重,心里猜测或许她知道了什么,便说道:“先别管这些了,既然崔小弟这么说,那咱们还是赶紧找找梅戈吧,万一出了意外就不好。”

        他这么一说,严知君霎时间想起了什么,不由得懊恼的道:“坏了,我都忘记了。梅戈那个庶出的哥哥可是在这里的,万一……快,我们去找找梅戈。”

        没事还好,要真是出了什么事,那就糟了!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梅戈竟然就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阮伽南在附近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人,心里又是气又是着急,因为同时不见的还有几个人,梅子良就是其中之一。

        都提醒他了,他怎么还……

        “看到人了吗?”严知君和杨宏飞也走了过来,面上有些着急的问。

        阮伽南无奈的道:“没有,不知道去哪里了。问问其他人吧,看有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一连问了几个人,甚至还问了其他的香客,好不容易才问到一个说好像是看到几个年轻男子往西面走了去。

        几个人问了问藏经阁的僧人,僧人说西面确实是有一处地方,是一个山洞,但是因为山洞里面的环境有些复杂危险,所以一般人都很少去,他们在山洞外也竖起了牌子提醒。不过偶尔还是会有人视而不见,非要进去冒险。

        阮伽南一听就明白了,梅戈肯定是被人引诱过去了。

        现在也没有别的法子了,只能先找到人了。几个人和其他人说了一声便朝着僧人说的那个方向走了去。

        三人估摸着走了快两刻钟才隐隐约约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

        阮伽南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就叫开了,“梅戈!梅戈,是你们吗?”

        严知君和杨宏飞也跟着叫了起来。

        梅戈听到阮伽南几个人的声音面上一喜,就要张嘴回应,梅子良在一旁却是一急,心一慌,想也不想的就伸手在梅戈后颈上一劈。梅戈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已经晕过去了。

        “你做什么?”梅子良身边的人吓了一跳,这人正是李氏娘家的侄子,明叫李栋。他当然也是知道梅子良计划的,但是没想到他突然就把人给打晕了,这样一来岂不是要穿帮?

        “你没听见吗?有人来了,要是他们来了,我们的计划可就实施不了了!”梅子良面色阴沉的道。

        那个叫崔羿卿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一路上总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他看。现在不动手的话可就没有机会了!梅戈本来就已经起了疑心,所以现在是不做也得做!

        李栋被他吼了一下想到会试的事一狠心也什么都不管了,既然决定要做,那就不能中途反悔心软。况且梅戈也是他一直看不顺眼的人,若是他不能参加会试,那他的希望也就更大一些。

        “那现在要怎么办?”李栋问。

        梅子良阴鸷的看了周围有些被吓到,拿不定主意的人,阴恻恻的说道:“现在咱们可是在同一条船上了,不想出事的话嘴巴就闭紧一点,若是揭穿了我们,你们也休想好过。我是没有关系,反正我也不用参加会试。但是你们可不一样,要是闹出了什么事来,你们的会试可就悬了。”

        几个人面色一变,犹豫了一下才撇开了眼,说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

        梅子良和李栋动作迅速敏捷的将梅戈抬到一处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然后他们就继续往山洞里走了很长一段路,佯装成是进山洞探险一样。

        阮伽南三人很快就来到了山洞前,又叫了几声,山洞里隐约传来了回应。三人一松,便在外面等着了。

        很快就从山洞里走出来了几个人,正是和他们一起来护国寺的人。

        阮伽南飞快的扫了一眼却没有看到梅戈的身影,顿时面色一沉,问道:“梅戈呢?”

        “梅戈?在这里啊,刚才我们还——咦,梅戈呢?”李栋佯装这才发现梅戈不见了的样子,一脸的纳闷和奇怪,“梅戈刚才不是还和我们一起吗?什么时候不见了的?”

        梅子良故意冷哼了一声满脸不高兴的道:“就他那样的身子,说不定根本就没有和我们一同进去,说不定半路就出来了。我就说了不要叫上他,你们非要叫他。扫兴!”

        李栋笑了笑,一副和事佬的样子,“既然都一起来了,那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这里可不是梅府,你们两兄弟的事你们回府再解决。谁刚才看见梅戈了没?”

        几个人相视了一眼摇着头道:“没有,山洞里乌漆墨黑的,根本就看不到人,只能听到声音。刚进去的时候确实是有听到梅戈的声音,但是后来就没有注意了。”

        “好像……好像是没有再听到梅戈的声音了。他是不是没有和我们一起进去啊?毕竟我们过来的时候梅戈就不太乐意,说太危险了……”

        “有可能。他还说想去别的地方看看,是不是先过去了?”

        阮伽南锐利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梅子良,可惜梅子良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之色,淡定得很,就好像他说的都是真话一样。没从梅子良身上发现什么异常的,但是其他的人,她一眼就看出来了,他们在撒谎。眼神飘忽不定,含糊其辞,一副心虚的样子,要说他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偏鬼去吧!

        严知君和杨宏飞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梅子良他们说没有看到梅戈,他们没有证据也不能强迫什么。

        “现在怎么办?”严知君问。

        阮伽南没有多做犹豫就说道:“我们先进去看看吧,说不定梅戈落在里面,迷路了。”

        严知君也没有相信梅子良他们说的话,点了点头,冷冷的看了眼梅子良几人才和阮伽南还有杨宏飞朝着山洞走了进去。

        梅子良故意大声道:“既然他们不相信我们,那就算了,我们先走吧,让他们慢慢找。反正梅戈去了哪里和我们没有关系。”

        看着阮伽南三人进了山洞,其他人也担心惹祸上身很快就各自散开了,最后就剩下梅子良和李栋。

        等所有的人都走了之后,梅子良和李栋才迅速的将藏起来的梅戈又抬了出来,然后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去。

        阮伽南在山洞里走了一会儿突然脚步一停,“糟糕,我们估计上当了。”

        “什么意思?”昏暗中严知君一脸懵逼。

        “如果真的是梅子良对梅戈做了什么,那梅戈绝对不会在山洞里!我们来的时候他们才从山洞里出来,一般人既定的思维会下意识的以为梅戈也一定是在山洞里出了事的。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梅子良知道我们一定会找梅戈,那他就不可能把梅戈放在山洞里。”阮伽南沉声道。

        “有道理。”杨宏飞道。

        “那现在……”

        “赶紧回头!”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梅子良肯定是趁着他们进山洞的时候把梅戈转移到其他的地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