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清妃要生了(一更)
        凤朝阳染上了疫病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的了,宁王府大概是属于欢喜那一类的,当着外人的面就一副担忧发愁的样子,背地里却面带笑容,让人想借题发挥都找不到机会。

        “阿南,凤朝阳的事是不是你做的?”凤明阳看着斜躺在美人榻上的人问。

        她穿着一件烟灰色的云绸对襟衫,下身是浅绿色的梅花璎珞褶裙,松松软软的铺散在美人榻上,一条腿微微曲起,裙摆行云流水似的从曲起的腿上倾泻下来,偶尔窗边吹来一阵微风便会轻轻的佛动轻若浮云的裙摆。乌黑的长发只是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还有一半长发垂落在榻上,压着浅绿色的长裙。

        以前只觉得她这样的姿势看起来实在粗鲁不文雅,但是现在看着却越来越觉得顺眼,自有一分洒脱之意。

        她斜躺在美人榻上,姿势慵懒。午后的阳光已经不猛烈了,穿过了院子里的大树,在窗前洒下了斑驳的影子,偶尔一阵微风吹来,舒爽得紧,让她都有些昏昏欲睡起来了。最近忙着疫病的事,她是连一个好觉都没有睡好,连做梦都是在梦着要怎么解决疫病的事,白天又在梨花村里忙得脚不沾地,别提有多累人了。

        好不容易太医终于有了进展,她也终于可以功成身退,在府里休息一下了。所以这会儿环境正好,温度正好,时间也正好,她就有些昏昏欲睡了。

        听到凤明阳的话她眼睛都不抬一下,懒懒的说道:“王爷你这话就不对了,怎么就是我做的呢?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一个狠毒的人吗?凤朝阳可是你的七哥呢。”

        凤明阳是不会相信她的鬼话的。

        虽然说凤朝阳是在梨花村意外受伤了,但那只是小伤而已,而且又及时处理了,根本就不会有大问题。凤朝阳这人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染上疫病呢?他敢接下此事,心里定是做好了充满的准备,又怎么会让自己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呢?所以他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是人为的。

        而有胆子做下这样的事的人,除了阿南,怕是没有第二个了。

        “我怎么会觉得你是一个心肠狠毒的人呢?就是知道你不是,所以才这么问。”

        阮伽南听到他这矛盾的话不由得睁开了眼,“你这话很是矛盾啊,说得太牵强了吧?”

        “不牵强,一点都不牵强。我听你了说梨花村里发生的事,觉得吧,你应该不可能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肯定会做点什么的。”凤明阳十分了解她的说道。

        阮伽南觉得他这简直就是歪理一通,不过也没有继续否认了,爽快的点着头道:“算是我做的吧。”

        这么好的机会不好好利用一下怎么行呢?原本吧,她还是有些犹豫的,毕竟这疫病一个不慎就得死人啊是吧,但是后来阮伽南觉得这分明就就是凤朝阳自己找的。

        事情是这样的。

        她把现代的一些东西总结了一下然后找了个适合的机会跟太医说了,自然说是老头的功劳了。宫里太医一听,没有丝毫的怀疑就按照她说的方向去研究了。方向正确,有了正确的思路解决问题当然就容易多了。很快宫里的太医就配制出了克制疫病的方子,虽然还不能完全的把疫病控制住,但也大大的减少了死亡率和感染率。

        这里大半是她的功劳吧?可是谁知道啊,凤朝阳——不,或者应该说是皇上,凑不要脸的,竟然暗示说要把这功劳放在凤朝阳身上!明晃晃的要抢她的功劳!她的东西是这么好抢的吗?

        好啊,既然他要抢,她就让他抢,自己染上疫病了,看他还怎么抢!老百姓是淳朴,单纯,但又不是通通都是没脑子的。凤朝阳自己都染上疫病了,还帮忙个屁啊!自己染上疫病了,他要是还好意思想抢她功劳的话,她就撒手不干了,爱咋滴咋滴。

        在皇上叫她进宫问话,暗示她要把功劳让出来的时候她就打定主意了,半斤八两的回了皇上的话。若是他非要她把功劳让出来的话,那她就不干了!皇上当时可气坏了,不过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

        但是凤朝阳似乎不想放弃,还厚着脸皮拿出那天帮她挡了刀的事说,于是她就不高兴了,一怒之下,她干脆就做了点手脚,偷偷的换了他身边侍从用来帮他换药的布。因为宫里的太医很多都出宫来为了疫病的事忙活,肯定没时间再专门去照顾一个皇子的,所以他也只能是每天到梨花村里换药什么的了。

        当然了,他这么做也是有自己目的的。如此一来就能时时刻刻的提醒梨花村的村民,提醒他们,他们曾经犯下了大错,是他七皇子凤朝阳心善大度,爱民才没有追究,只是小惩大诫了事了。

        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刷存在感。

        哈,只可惜到头来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咯。要不是他贪心不足,她还真拿不定主意对他下手。毕竟一不小心就要死人的,不过他也不会出什么大事,顶多就是吃点苦罢了。毕竟太医研制出药方彻底解决疫病一事是迟早的事,凤朝阳是死不了的。

        每次想到这,阮伽南都觉得有些可惜。

        要是凤朝阳真的这么死了那就好了,省麻烦。她倒要看看他死了的话,皇上还能不能变出另外一个皇子来。

        凤明阳摇了摇头,真是拿她有些没法子了,“你胆子也真是大啊,这种事也敢做。要是被人发现你可就是跳进护城河都洗不干净了,而且凤朝阳也不会放过你的。”

        阮伽南却不以为然,“我既然敢做那就是有十成的把握不会被人发现。”

        她又不是傻子,做了坏事还不知道收拾干净,留下什么证据。要么不做,一做就要做得干干净净。

        凤明阳沉默了。

        “怎么,你心疼了?”阮伽南斜睨着他,故意问道。

        凤明阳扯了扯嘴角,“我想他快点死。”

        她耸了耸肩,“那不就得了。别吵我,我要睡会儿,最近实在是太累了。”她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他看着她眼底的乌青不由得目露心疼之色,“睡吧,我就在这里守着你。”

        “不用,你有事要忙的话你就去忙吧。”

        凤明阳摇了摇头,“我没有什么事要忙的。”

        “哦,那随便你了。”她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准备小睡一会儿。

        只是她才闭上眼睛没多久屋外就响起了脚步声,很快就听到了丹青的声音,“王爷,小姐,宫里来人了。”

        阮伽南眉头一皱,睁开了眼,坐了起来,扬声道:“进来吧!”

        丹青走了进来福了福身,“王爷,小姐,宫里来人说让小姐即刻进宫。”

        “即刻进宫?为什么?难道宫里出什么事了?”阮伽南不解的问。

        凤明阳眸色沉了沉,想的却是难道阿南做的事让父皇发现了,所以父皇才这么急着让阿南进宫?

        “是清妃娘娘要生产了,只是清妃娘娘不知道怎么的非要小姐进宫,所以皇上才命人出宫来接小姐进宫。”丹青也是满心的不解。

        清妃生孩子让小姐进宫做什么,小姐又不是接生婆,这清妃娘娘也是奇怪得很。既然要生孩子了,那就老老实实的生孩子得了,怎么还非要小姐进宫去?

        阮伽南挑了挑眉,然后又了然的点着头,“是了,清妃娘娘的生产日期确实是这几天。”她一忙起来倒是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清妃也不是没有找过她的,虽然她的胎像后来是挺稳的了,但她总是不太放心,疑神疑鬼的,担心自己生产的时候会出了意外。还明着暗着试探过她,想知道老头临走前是不是有留下什么乐意保命的药,如果是的话到时候就拿出来给她预防万一什么的。

        但是苍天在上哦,老头临走前确实是留下了药,但和女子生产是完全没有关系啊,就是一些可以解简单的毒,然后强身健体,伤药,治疗普通小毛病的药而已,哪样都不适合清妃生产时用吧。于是她问起来的时候她就老实回答了,可是清妃似乎不太相信呢。

        她猜测也正是因为她不相信,所以现在才借皇上的手强硬让她进宫。

        哎,也是心累。她才忙完疫病的事,正想着好好休息一下呢,宫里就来人了,还让不让人休息了?怎么就老是喜欢找她麻烦呢?一个个的,都跟她有仇是吧?阮伽南在心里不住的吐槽着。

        “我和你一起进宫吧。”凤明阳不放心的说道。

        阮伽南摇了摇头,“算了,我进宫大概也是直接去清妃宫里的,你跟着不方便,也帮不了什么忙,还是留在王府里吧。”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了,就这样吧,清妃难道还能吃了我不成?”她摆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

        一个要生产的女人能做什么,生孩子的时候她还能分心来害她的话,她才真是佩服清妃呢。

        清妃这人,说她蠢,她也挺聪明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在后宫里屹立这么多年,受尽宠爱了,虽然这宠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皇上想要制衡朝廷各方关系,但她是宠妃也是事情,多少有她自己的原因在。但是吧,说她聪明,她的聪明也仅限于后宫争宠而已,翻不起什么风浪来。

        “行了,我收拾一下进宫去看看吧。这清妃也是莫名其妙,找我干嘛,我又不是接生婆……”她嘀咕着往里屋走了去。

        换了衣服阮伽南很爽快就进宫了,直奔清妃的宫殿。

        还没有到清妃的宫殿就已经听到了一阵阵惨叫声,让人的心都跟着颤抖起来了。

        阮伽南被吓得脚步停了停。

        听说生孩子是一件很恐怖的事,以前一直没见识过,现在终于见识到了,果然如此啊!难怪大家都说女人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能不能回来还得看自己的福气。这凄厉的惨叫声,真是让人闻之心颤惊恐啊!

        以后她还是不要生孩子了吧?

        进了宫门,才走进大殿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让她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看到阮伽南,清妃身边伺候的宫婢似乎都松了一口气。

        娘娘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发动之后嘴里就一直念着要让宁王妃进宫,别人劝都劝不住。

        现在宁王妃终于进宫了。

        “见过宁王妃,娘娘可是把王妃给盼进宫来了。”

        这话让阮伽南觉得尴尬不已,说得好像她和清妃关系很好一样。

        她端着架子问道:“清妃娘娘现在怎么样了?情况还好吗?接生婆怎么说?”

        宫婢将接生婆说过的话说了一遍,阮伽南总结了一下大概就是清妃的胎位好像不太正,所以生产过程估计会有苦头吃了。不过这宫里的接生婆厉害着呢,只要问题不是很大,想来也是不会有太大关系的。清妃后期养胎也养得不错,胎儿也没有太大,想要平安生下来的话应该不是难事。

        这么一想她就准备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了。

        只是她屁股还没有碰到椅子呢,离间的惨叫声就一停,然后传来了一道虚弱的声音:“让……让宁……宁王妃进来……进来来……”

        “这……娘娘,宁王妃尚未生产过,怎么好进——”

        “让宁王妃进来!”清妃憋了一口气厉声命令道。

        阮伽南挑了挑眉,淡定的站了起来,无视周围人的复杂目光,慢悠悠的走了进去。

        清妃躺在床上,身下的被褥已经被鲜血染红了,清妃面色苍白一片毫无血色,额头上,两颊旁的头发已经被汗水完全浸湿了,脸上没有了以往的精致妆容,露出了真实的面容。

        放在现代,清妃这个年纪也正是大好青春年华之际,不管是入宫前还是入宫后都是养尊处优的,保养工作做得自然是十分到位的了,所以看起来依然非常的年轻。即使怀孕十个月,中途又吃了不少苦,脸上也没有生什么斑点之类的,依然光滑白皙,眉目清秀出众,少了几分后宫妃嫔的娇媚世故,多了几分清纯的味道,显得干净多,顺眼多了。

        哦,如果她看她的眼神再符合一点她现在的处境那就完美了。实在是有些破坏她现在身上的脆弱之感,病美人有时候也挺美丽的。她是个爱美之人啊!

        看到清妃这难得的一面,阮伽南因为被突然命令要进宫而不好的心情稍微的好了一点。然后大发慈悲的想着道:觉得清妃如果真的有事要她帮忙,不过分的话她还是可以帮一帮的。

        ------题外话------

        小标题有一更二字,表示今天还有二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