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唯一可行的法子
        回到宁王府,阮伽南马上就催促凤明阳去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让人准备好姜汤,还在屋子里生起了炭火。凤明阳泡完热水澡出来看到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阿南,你太紧张了些,我没有这么脆弱。”哪有人这个时候了还用炭火的?

        阮伽南睨着他,道:“不是我太紧张,而是你真的很脆弱咯。老头去西唐前就提醒过了,让你在这段时间里最好不要病了,就算是着凉染了风寒也不行,这样会催发你体内的毒,即便有老头留下来的药,那也不是万无一失的。而你前几日便已经有些咳嗽了,你若是不听话,我只好把你打晕关在屋子里了。”

        凤明阳顿时一阵尴尬,呐呐道:“也不是咳嗽吧……就是……就是喉咙有些发痒而已,或许,或许是我吃错了什么东西?”

        阮伽南冷笑了一声。

        过完年因为时常下雨,潮湿寒冷,春日的凉加上雨水有时候比冬日的寒冷更让人不适。凤明阳前几日就开始偶尔咳嗽两声了,让张大夫来看过了,也开了药方子,只是效果似乎不大,他没有咳嗽得更加厉害,可是还时不时的咳嗽两声。今天有淋了雨,湿了身……一想到他很有可能会因此而出现什么不适,阮伽南就想胖揍他一顿。

        心里恼怒他的不爱惜,但是同时也明白,他定是十分担心才会冒雨出城去看水库的。

        恰好这时丹青端着姜汤进来了,“小姐,姜汤好了,赶紧让王爷喝了吧,去去寒气。”

        “嗯,放下吧。”

        丹青将姜汤放下便退了出去。

        阮伽南抬了抬下巴,“赶紧喝了吧。”

        凤明阳不敢有任何异议,老老实实的把一大碗姜汤喝了。热烫的姜汤喝下肚子里,慢慢的让他的身子开始缓和起来了,就好像体内的寒气都被驱散了一样,让他也不由得舒服的喟叹了一声。

        “方才你怎么会和凤朝阳一起出来?”阮伽南见他面色稍微正常了一些才问道。

        凤明阳便将宫里的事说了一遍,阮伽南眉头一皱,“这么说父皇是真的将此事交给你们两个共同负责了?”

        他摇了摇头,“准确点来说是我从旁协助他。”虽然他也参与其中,但承担的责任不一样。

        阮伽南冷哼了一声,“凤朝阳答应得如此爽快肯定是有鬼了。他不会是想趁机给你下绊子吧?”

        凤明阳沉吟了一会儿道:“说不准。只是这件事就算处理好了,这功劳也会落到他头上,处理不好,也不见得父皇会处置他。”

        她翻了个白眼,“说白了就是所有的好处都是他占尽了呗。”

        皇上偏心眼也是偏得无边无际了。

        凤明阳淡淡的笑了笑,“功劳什么的我倒是无所谓了,现在这件事也不好办。水库那边我已经去看过了,情况不太好,若是继续下雨的话,堤坝很有可能会撑不住。一旦撑不住,整个燕京地区都要遭殃。原本这件事我是不打算插手的,谁知道他非要拉我下水,那我只要也把他拉下来了。说不定到时候真的出了事父皇还舍不得责罚他,我也好沾沾光。”他半真半假的说着。

        阮伽南眉头一皱,“水库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凤明阳神情一正,将自己看到的和怀疑的说了说,阮伽南听了心里也闪过了一丝不安。

        如果真的出了水灾,那就真的很严重了。在现代这样已经发展得很好的社会面对天灾政府和人民都往往束手无措,更加不用说是落后的古代了。而且在古代,伴随着天灾而来的往往是疫病,一旦出现疫病,想要控制那就更难了。现在的医疗技术也落后,出现瘟疫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凤明阳不知道她心里已经想得那么远了,见她面色有些凝重严肃,便安抚道:“或许是我自己太过紧张了,具体的还得等天璇他们问过库长,和都水清吏司之后才能知道。而且你看现在雨也开始小了,说不定很快就会停下来,重新放晴,这样的话我们的担心就是多余的了。”

        阮伽南闻言看了眼屋外,果然是见雨势已经减缓了许多。但是她看了眼还是阴沉沉的天空,心里却没有那么乐观。

        两人正说着话下人就进来禀报说天璇几人回来了,凤明阳让他们先去收拾一下自己再过来回话。

        一刻钟之后天璇就过来了。

        “王爷,我们几个找到了库长详细的问了一遍,也随着他一起在水库周围查看了一遍,暂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库长也再三保证说已经仔细检查过了,水库的堤坝也没有问题。”天璇道。

        “水库现在的水位如何了?可有派人时刻监测?”阮伽南问。

        “我们回来的时候水位已经到了警戒线,但是现在雨已经停了,想来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库长那边说已经派人在盯着了。”天璇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道:“属下几个回来的时候好像看到七殿下的人往那边去了。”

        凤明阳淡声道:“父皇已经命我们两个负责治水,他也不是没脑子的,当然知道若是出了事他也讨不了好处了。自然会派人再去查看一番,本王说的话他不见得会全部相信。他这样也好,免得出了个万一还要拖累本王。”

        天璇点了点头,问道:“王爷,那现在咱们要不要继续盯着那边?”

        凤明阳沉吟了一下才摇了摇头,“先不急。”

        他若是表现太过说不定还落人口舌,说他想争功。既然凤朝阳的人已经去了,他也就不用太多事了,凤朝阳应该不会蠢到拿这么大的事来整他,要知道明面上他才是主要的负责人,他只是协助而已,出了事,他的名声受影响最大。好不容易他才在朝廷上站稳了脚跟,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势力出问题呢?

        凤明阳很快便放下这件事了,在屋子里待了一会儿之后他就起身去了书房。阮伽南则是站在窗子下仰头望着窗外灰沉沉的天,心里的那股不安始终没有消散,总觉得有什么事马上就要发生了。

        果不其然,酉时过半的时候原本已经快要停下来的雨突然间又倾泻而下,还伴随着阵阵响雷和吓人的闪电,似乎要将黑暗的天际撕裂出一道口子一样,倾盆的雨水便从这道口子汹涌而下,顷刻间便在地上形成了一条小小的河流。

        阮伽南一个翻身从榻上起来,几个快步走到了窗边用力的推开窗,冷冽的风夹带着豆大的雨水扑面而来,让她本能的侧头闭眼用手挡了一下。

        “小姐,这么大的风雨,你开窗做什么呀,当心淋到雨了。”丹青进来见窗户大开,就要上前关上。

        阮伽南拦住了她,眸色深沉的看着窗外的风雨,“王爷现在还在书房吗?”

        丹青点了点头,有些不明白她开着这么大的窗子在看什么,乌漆墨黑的,又是风又是雨,小姐看什么呀?

        她看了一会儿想着是不是要过去一趟的时候凤明阳快步走了进来,脚上的鞋子有些湿,看得出是冒着雨从书房过来的。

        “阿南,我现在得出去一趟。”他有些抱歉的看着她。

        阮伽南眉头一皱,“你要去水库?你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了吗?”

        已经是酉时过半了,天黑不说,还下这么大的雨,他这个时候去水库……而且城门也关了,他要怎么去?

        他轻叹了一声,“我知道,可是你看现在——”

        阮伽南却打断了他的话,“我不同意,不管你心里再怎么着急也好,我都不会同意你这个时候去水库的。这件事父皇已经交给凤朝阳全权负责了,你只是协助人,要去的人应该也是凤朝阳。我知道你担心,但若是水库真的有什么问题,即便你现在去了也做不了什么,挽回不了什么。”

        “阿南……”

        阮伽南挑了挑眉,“也行,你非要去的话,我也一起去,你觉得可以的话就去吧。”

        凤明阳无奈了。他怎么可能让她在这个时候出去,而且还得骑马,太危险了,他也舍不得她吃这样的苦。

        阮伽南有恃无恐的和他对视着,眼里满是坚决之意,摆明了不会退让的。

        两人眼神对决了半响终于还是凤明阳败下阵来。

        他一脸无奈的道:“罢了罢了,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不去了,明日再去吧。这样你放心了吧?”

        “这还差不多。行了,时候不早了,你今天又淋了雨,赶紧洗洗睡吧!”她得意的轻哼了一声。

        “还早,我——”凤明阳蹙了蹙眉。

        她眼一瞪,一字一句的道:“我说时、候、不、早、了!”

        凤明阳一噎,无奈,只得进屋去了。

        只是这一晚两人都睡得不太踏实,第二天早早就起来了。

        两人刚用了早饭就看到管家急匆匆的进来了,禀报道:“王爷,七殿下过来了。”

        凤明阳和阮伽南愣了一下,然后相视了一眼。

        “他这么早过来做什么?”阮伽南问。

        管家想了想道:“好像说是为了陛下交代的事。”

        凤明阳扬了扬眉,“让他稍等片刻吧,本王马上过去。”

        “我也一起去看看吧。”阮伽南也站了起来。

        两人故意磨蹭了一下才不紧不慢的朝着前厅的方向走了去。

        凤朝阳看到两人相携着走来,视线在两人脸上停留了一下才似笑非笑的说道:“八弟和八弟妹倒是心宽,我这都快急死了,你们却悠闲得很。”

        “出什么事了吗?一大早的,七哥。”阮伽南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的问道。

        凤朝阳看了一眼似乎没有回避意思的阮伽南,又看了眼不以为意的凤明阳,眸色闪了闪说道:“父皇既然已经将治水的事交给了我们,我们是不是要尽快处理?昨晚又下了大雨,趁着现在雨小,我们还是赶紧去城郊看看情况吧。”

        对此凤明阳是没有意见的,点了点头道:“也是道理。七哥现在就可以出发的话就劳烦七哥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换身衣裳就来。”

        凤朝阳道:“无碍,你去吧。”

        阮伽南想了想也跟着一起回去了。凤明阳原本还以为她跟着回来是不想和凤朝阳在一起,没想到他去换了一身方便骑马行动的衣服出来之后她也换了一身。

        看到她一身利落,头上只简单的挽了一个简单发髻,连根发簪都没有的样子他怔住了,呆问道:“你……你这是做什么?”

        阮伽南扬眉道:“自然是和你一起去了。”

        凤明阳一脸愕然,“跟我一起去?阿南,你……你这是在开玩笑吧?”

        “我怎么就是开玩笑了,行了,换了衣服就赶紧走吧!”阮伽南说着就率先转身往外走了去,比起凤明阳倒是更加的心急了一些。

        凤明阳眼睁睁的看着她大步走了出去。

        阮伽南来到前厅不等惊讶的凤朝阳说话就先说道:“我闲着也是无事,就和你们一起去看看吧,说不定还能给你们什么意见呢。而且我也不放心我王爷,他最近身体不是很舒服,我实在担心。七哥你应该不会觉得我碍事吧?”

        她一句话就堵住了凤朝阳想要说的话。只是看着她一身飒爽的打扮,他眼里闪过了一道亮光,笑了起来,“只要八弟妹不觉得苦就行。毕竟郊外环境比不得城里干净,而且又还下着雨。”

        阮伽南扬眉一笑,“怎么会呢?我小时候可是吃了不少苦的。”

        凤明阳追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晚了,无奈只得带着她一起出门了。

        他自然是知道她不但会骑马,而且骑得还相当的好。而凤朝阳,看到她利落的翻身上马,在半空中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背脊挺直端坐在马背上,熟练的姿势竟然丝毫不比他们这些男人差。虽然早就知道她非一般闺阁女子,但是亲眼看到眼里还是闪过了一丝异色。

        几人骑着马飞快的朝着城郊而去。

        登上了水库堤坝的时候,阮伽南看到水库的水位立刻就皱起了眉头。这水库的容纳度已经接近极限了,偶尔风大的时候掀起了波澜甚至直接冲过了堤坝,扑向了堤坝上的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随时会吞噬一切的怪兽。

        “怎么一个晚上水位就上涨了这么多?”凤明阳也眉头紧皱。

        “昨晚不是下了一场大雨吗?这水位上涨也是意料当中的事。”凤朝阳望着水库里翻腾的水说道,语气也多了几分认真。

        即便他不想看到凤明阳好,但是他也分得清事情轻重,若是水库出了问题,他也讨不了任何好处的。

        “那依七哥的意思我们应该怎么做?”凤明阳问,一副任何事都听从他安排的模样。

        凤朝阳皱了皱眉,一时之间也是毫无办法。

        倒是阮伽南在一旁道:“这水库不是连通了护城河,护城河不是连通了宫里的河道吗?这雨势必会继续下的,若是不能及时放水,水库很快就会满水位,到时候就是想做什么也来不及了。”

        旁边的人听到她的话都愣了一下,然后神色莫名的看着她。

        她话里的意思难道是想要将水库里的水从通道里放入护城河吗?若是平时的话倒是无所谓的,水量不大,放入护城河也是疏通的一个办法,还能将水引导到其他的地方,更好的利用。可是现在,这水库的水都快满水位了,若是放流到护城河,不说护城河能支撑得住这么大的流量了,就是能,那宫里的河道又该怎么办?

        当初设计的时候是考虑到万一宫里淹了水能通过这些河道将水引流出皇宫,到护城河,再分流出去。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反过来将外面的水引入到了宫里啊!这根本就不可能!

        “怎么?难道你们现在还要更好的法子?还是你们想直接打开水库的阀门,让水库里的水汹涌而下,淹没整个郊外甚至是外城?这样会冲毁多少房屋良田就不说了,会殃及多少百姓用得着我来提醒你们吗?还是说在你们眼里,多少百姓的性命都及不上你们拿内城冒一丁点的险?”阮伽南直白的问道。

        她不是什么心善之人,但是也不想看到真的有那么多百姓因为当权者的一些莫名其妙的坚持而丢掉性命。水库若是出了问题,这里面的水足够淹没半个燕京城了,到时候会死多少人大家心知肚明,还有无数的牲畜。而且真的淹下去的话,后续的清理工作也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光是处理那些牲畜和人的尸体就是一个严峻的事了,更别说还有可能引发瘟疫。

        “父皇是爱民之君,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百姓受苦的。你们若是觉得无法定夺大可立刻进宫去禀明父皇,除了放流,堤坝最好也立刻让人来加固。”谁也看不到在水的下面,堤坝到底是什么样的。

        这水库修建的时间已经这么长了,而且很少加固修缮,再坚不可摧的东西经过岁月的侵蚀也会多多少少的出现一些问题。更不用说水库的堤坝时刻被水浸泡拍打着了。

        凤明阳听了她的话倒是没有怀疑她的,而是垂眸认真的思索起了她的话,很快就点头附和道:“阿南说的话有道理。现在唯一可行的法子就是这样了。”

        赶来的都水清吏司恰好听到了阮伽南的话却有些不以为然,“宁王妃所担心的不无道理,只是钦天监已经说了,雨势已经开始减缓,很快就会停,明天便不会下雨了。所以宁王妃担心的事不会发生。等雨停了,水库里的水慢慢放流,我等自会好好检查一番水库的。”

        阮伽南闻声看了过去,一名穿着官炮的中年男子正站在一边对着凤明阳和凤朝阳行礼,视线从她身上扫过带着一丝不屑。

        “钦天监?谁敢保证钦天监的话就一定是对的?这位大人是想要拿燕京上万百姓的性命来开玩笑吗?”

        都水清吏司郎中被她如此不客气的话气得面色一青,但是又忌惮宁王在,她也是宁王妃,品级比他高……最后只能气得狠狠一甩袖,别过了脸。

        凤朝阳穿着蓑衣站在雨中看着眼前一脸淡定自若的女子,眼眸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钦天监的话自然不可信了,师父说这雨会断断续续的至少再下一个来月……那她的法子确实是目前唯一能用的法子了。谁也不敢拿上万燕京百姓的命来冒险,即便敢,但是那后果也不是一般人能承担得起的。

        师父早就提醒过他了,可是如今却让她先说了出来,偏偏父皇又让他和凤明阳两人来处理此事。她说的不就等于是凤明阳说的了吗?按照她的话来处理,结果得当,那功劳也会落在凤明阳身上!

        难道这次他是要给凤明阳做嫁衣,眼睁睁的看着他立大功?

        ------题外话------

        很想来个万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