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他乡遇故人
        得到宇文雍的承诺之后韩湘子和丹砂很快便高高兴兴的离开了。虽然韩湘子心里还是有些疑惑和不安,怀疑宇文雍此举是不是另有目的,但眼下也没有别的更好的法子了。他愿意让出月华果自然是最好的,如果不是这样,他们硬抢,就算最后把月华果抢到手了,那也会彻底的得罪宇文雍。

        宇文雍这人最是记仇,得罪了他,他铁定会天涯海角追杀不停的。他们本来就敌人多,一路上都没消停过,若是再多了个宇文雍,想要平安回到燕京是难上加难。现在宇文雍愿意让出月华果是最好不过的结果了。至于他答应的事倒是无碍的,他可以来西唐为他救人,就是不知道宇文雍想要救的人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这么重要,重要到让宇文雍选择退让,连月华果都二话不说就让了出来,只为让他心甘情愿的来西唐为此人医治呢?没听说宇文雍这人有什么值得他放在心上的啊,而且一路走来也没有听到任何消息说宇文雍府上有什么病人需要医治的。奇了怪了,宇文雍到底想做什么?

        韩湘子心里是既高兴又疑惑不解的,只是到底是凤明阳解毒的事更为重要,所以他很快便将心里的这点疑惑怀疑压了下来,和丹砂准备赶回客栈,把事情告诉其他人,明日取到月华果就可以准备动身回燕京了。从京都骑马,马不停蹄的赶回燕京也需要将近两个月,若是路上方再停留,或者是遇到其他的事情那就更加不用说了。所以还是尽快动身为好。

        两人离开了摄政王府脸上都带着由衷的笑容。

        “前辈,看来这摄政王也不是那么难说话的,我还以为这次我们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得到月华果呢。”丹砂高兴的说着。

        韩湘子看了她一眼,倨傲的道:“这还不是多亏了我,如果不是我,他哪里会这么容易就答应把月华果让出来。”

        丹砂眼珠子一转,忙拍起了马屁,“这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前辈的功劳啊!如果不是前辈,我们都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找到这些东西回去呢。前辈就是我们小姐和王爷的大恩人,回去之后皇后娘娘也一定会非常感激前辈的。”

        听丹砂提到了皇后,韩湘子神色顿时变了变,飞快的收起了脸上的自得,然后一副谦虚,大公无私的样子说道:“哪里,哪里,这是大家的功劳,没有大家的相互帮助和配合,我一个人也是没办法这么顺利的完成的。而且王爷是我乖徒儿的丈夫,是我的徒婿,我帮他解毒也是应该的,都是一家人嘛。”

        丹砂见他变脸似的,有些忍俊不禁起来了,但是又怕他恼羞成怒,于是连忙侧脸死死的抿着唇,生怕自己又不小心就笑出来了。

        韩湘子脸不红气不喘,只当没看到丹砂的异样,丝毫不觉得自己说出这样前后矛盾的话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过心里到底是有那么一丢丢不好意思的,但是绝对不能显露出来了!

        他表情严肃,一脸正经的道:“行了,咱们赶紧回去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让大家都高兴高兴。”

        “前辈说得对,咱们赶紧回客栈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吧!”丹砂也板着脸,正儿八经的道,没有再提刚才的事。

        韩湘子满意了,觉得丹砂这孩子还是挺受教的,比伽南那死丫头好多了,起码不会想着整日气死他好清明上坟。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往客栈的方向走。只是走着走着,丹砂突然咦了一声,然后脚步不由得一停。

        “怎么了?”韩湘子问。

        丹砂微微蹙着眉,定定的望着旁边一街之隔的一间茶楼,眼里闪着疑惑之光,迟疑着道:“我好想……好像看到墨公子了……”

        韩湘子一愣,“墨公子?谁?”

        丹砂眨了眨眼才想起前辈应该是不认识墨公子的。

        说起来他们已经许久不见墨公子在王府里出现了,她差点就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了。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西唐见到了墨公子,虽然许久不见了,但是方才那身影,那面容分明就是墨公子啊!只是墨公子怎么会在西唐?

        “墨公子是王爷的好友,之前经常出现在王府里的,好像有段时间还住在王府里。可是后来就没有再看到人影了,我们都没有注意,若不是方才看到墨公子,我都忘记了。”丹砂简单的说道。

        “他是凤明阳的好友?真的好友还是假的好友?”韩湘子问。

        丹砂被他问住了,一脸茫然的眨了眨眼才道:“应该是真的好友吧,毕竟可以和王爷在书房里商量大事的。如果是假的,那王爷肯定不会这么相信他了。”

        而且看墨公子和王爷之间的相处也可以看得出来关系是很好的,王爷也很信任墨公子。

        丹砂这么一说韩湘子便没有再怀疑了,毕竟自己是后来才到了宁王府的。

        “你确定你看到的人是他?不会认错?凤明阳的好友怎么会在西唐?”

        按照丹砂的说法,这个墨公子想来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王府出现了,现在却在西唐……实在是叫人怀疑。

        丹砂凝眉想了想很快便用力的点了点头,“确定那就是墨公子。墨公子长得很是俊美,而且长相上也有些特别,面容看似有些阴柔,可是气势上却又十分的强悍,性子上有些吊儿郎当……不会认错的。”

        而且刚才她确实看得很清楚,墨公子那张脸那是这么容易认错的,除非这个世间上还有另外一个人和墨公子长得十分相像的,不然刚才那个肯定就是墨公子!丹砂十分笃定的想着。

        韩湘子看了一眼旁边的茶楼,沉吟了一下才道:“既然月华果的事已经办妥了,现在时辰又还早。我们就在旁边稍等一会儿吧,待会儿他出来我们再仔细看看。”

        丹砂点了点头。

        在这里看到墨公子,总不能当没看到吧,如果是旁人,没有关系的,那也罢了,可是墨公子是王爷的好友,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宁王府的人啊。墨公子没有任何问题的话倒也无所谓,可万一他背着王爷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将来会累及王府,那不就是累及小姐了吗?

        两人在对面找了个小摊档坐了下来,韩湘子肚子有些饿了,还叫上了一碗热汤面,一边吃着一边时不时的盯着对面的茶楼。丹砂则是完全没有心情,眼睛都敢眨一下似的紧紧盯着。

        等了又等还是没有看到人出来,两人还怀疑是不是看漏眼让人走了,或者是从后门离开,正想着要不要去看看呢,就看到对面茶楼里终于走出来了一位身穿着宝蓝色丝绸袍子的俊美公子。只见他大冷天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扇子,若是换做旁人定是有些不伦不类的,可是他做来却是一派风流潇洒的模样,引得路人频频侧目,目露赞叹。

        “哎,出来了,出来了,果然就是墨公子!”丹砂道,说着就要上前去,结果被韩湘子拦住了。

        “前辈?”丹砂疑惑的回头。

        韩湘子慢悠悠的道:“傻丫头,若是他真的是瞒着凤明阳有什么阴谋诡计的,你这样上去岂不是打草惊蛇了吗?”

        丹砂一愣,回过神来之后不由得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还是前辈考虑周到。那现在咱们怎么办?”

        “咱们先悄悄跟上去看看。”

        丹砂觉得有理,点了点头。两人蹑手蹑脚的不远不近的跟了上去。

        走在前面的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身后的两人,脚步不紧不慢,悠闲非常朝着另一边走了去。

        只是走着走着,韩湘子和丹砂两人面前挤过了几个路人,挡住了他们的视线,等路人走过,他们再看的时候墨镜城却是已经不见人影了!

        “不见了!墨公子人不见了,他不会是发现咱们了吧?”丹砂眉头轻蹙的道。

        韩湘子眸色转了转,道:“有可能。”

        “那怎么办呀!”难道就这样算了?

        韩湘子想了想道:“我们在附近再找找看吧,若是实在没有看到,那就算了。回去之后再将此事告诉凤明阳,让他自个儿小心些就是了。我们的任务是月华果,现在月华果马上就要到手了,其他的事只能尽力而为。”

        “好吧,现在也唯有这样了。”

        两人分开在附近转了转,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也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最后没办法了,只好放弃先回客栈了。

        两人的身影走远了,才从一条小巷子里走出了一个宝蓝色的身影,正是墨镜城。

        他微微眯了眯眼,看着远去的两人,托着下巴,心里也满是疑惑。

        那个小丫头,如果他没有认错的话,好像是阮伽南身边伺候的一个丫鬟。只是阮伽南身边伺候的丫鬟怎么会千里迢迢的来到了西唐?而且她身边的人是谁,似乎从未见过,看两人的关系应当是很不错的。这丫鬟不会是被男人骗了,然后背叛了自家主子私奔来到西唐的吧?

        墨镜城有些天马行空的想着。

        方才真是太险了,差点就被人认出来了。没想到啊,在西唐居然还会碰上熟人,啧啧。

        不过他也不会多事就是了,即便这丫鬟真的是背叛了阮伽南,和人私奔来到西唐的,那也不关他的事。燕京宁王府应该是没有出什么大事的,不然的话他早就知道了。所以,想来这个丫鬟应该也不是什么需要关注的大人物。

        算了,就当没见着吧。

        他悠着步伐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去,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丹砂和韩湘子回到了客栈将消息告诉了其他人,大家自然是高兴万分的,这意味着王爷解毒之事已经成功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只要他们安全回到燕京,做好准备开始解毒,王爷以后就不用再受炼狱之苦了。

        “前辈,来西唐之前您说过只要王爷按时服用您留下来的药,足以支撑到我们回去这是真的吗?如果王爷发作的话会不会……”天权有些担心的问。

        他们离开燕京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偏偏出发前王爷又说若是没有什么特殊的事就不要联系,免得泄露了行踪,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就是和燕京那边断了联系,根本不知道燕京,宁王府里的情况,更加不知道王爷的情况。

        韩湘子沉吟了一下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靠着我的那些药,他足以支撑到我们回去。”

        天权眉头一皱,“没有意外?那前辈的意思是如果有意外,王爷很有可能会提前发作?那如果提前发作对王爷是不是会有别的影响?”

        摇光和陆英也是一脸担心紧张的看着韩湘子。

        “影响肯定是会有的,他每发作一次都是在消耗生命力,但若无意外,他按时服用我留下的药,应当是不会再发作的。”韩湘子慢慢的说道。

        天权几个听了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那便好,那便好。他们也快要动身回去了。

        “前辈,那明日我们取了月华果便即刻动身回燕京吗?”摇光问。

        韩湘子想了想道:“我的意思是后日一早再出发。也不急在那半天的时间了。而且明日取了月华果也是半日时间过了,若是再出发,晚上怕是要留宿在野外。回程我们就尽量留宿在城镇里,想来你们心里也有数,来的时候平静,可回去,我们把东西都已经找齐全了,不想我们回去的人定不会放过机会的。”

        若是留宿在野外,危险也会大大增加,他们统共也只有几个人,可是别人可以调来上百,几百个人,再厉害也没办法应付。

        天权几人想了想觉得倒是也是道理,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了。

        “那便依前辈安排,明日取了月华果,我们休息半天,后日一早开始赶路。”天权说完又对陆英和摇光,还有丹砂道:“你们三个就趁着这两天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和体力了。”

        丹砂知道自己是拖后腿的,不敢有异议,点了点头,心里想着道自己或许可以让前辈给自己一些防身的毒药。后日一早再出发,自己也可以配一些简单的毒药防身,这样倒是极好的。

        回到房里之后丹砂就开始捣弄起来了,正专心致志呢房门就被人敲了敲。她抬起头道:“谁?”

        “是我。”是陆英的声音。

        “进来吧。”丹砂也没有多想就让他进来了,不过也放下了手上的事。

        现在她和陆英之间倒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在悬崖上陆英为了救她差点连命都丢了,若是说单纯是因为她是小姐身边的丫鬟就这样她是万万不信的,而且平日陆英对她也挺好的,很是照顾,不管是在宁王府的时候还是来西唐的一路上。

        陆英是王爷身边的近身护卫,深得王爷信任和看重,若是将来王爷真的成了大事,他前途自然无可限量,之前她是很怀疑陆英会看得上她这个小丫头的。她觉得和自己相比,丹青还更好一些,起码丹青性子活泼开朗,也更容易和人打成一片。不像她,性子冷漠,跟木头似的,也不够圆滑,不会做人,只会死做事。

        而陆英呢,是王爷身边信任的人,长相在一众护卫当中也是出挑的,高大英俊,是面冷心热的人,虽然有时候嘴巴也不饶人,不过这些都是小毛病。他怎么会看上自己而没有看上丹青呢?

        可是经过悬崖的事之后她却十分的肯定了,陆英应该是心仪自己的,不然也不会为了保护自己差点连命都丢了。她只是不善与人相处,但不是蠢,相反,她心思敏捷,在王府的时候只是有时候会怀疑,而现在……

        当然了,陆英不说,她也不会自作多情戳穿彼此间的关系。她是小姐的丫鬟,终身大事还是得小姐说了算。

        “你怎么过来了?”丹砂看了他一眼问。

        陆英眼神有些闪躲,神色有些异常,坐了下来屁股上有针似的,小动作不停。

        丹砂忍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忍住,把刚拿起来的东西又放下了,“陆英,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是的话你就直说,不然就回房去,别打扰我,我还有要紧事要忙。”

        陆英看了一眼她桌面上的东西,问道:“你是在配毒药吗?”

        “是啊,我武功不及你们高强,自能想些别的法子来防身了。不然到时候真的遇上了刺杀,你们自顾不暇还要分神照顾我的话就得拖累大家了。我绝对不能因为我自己的关系而让王爷解毒的药出了一丁点的问题,小姐还在王府里等着前辈带药回去呢。”丹砂认真的说道。

        陆英定定的看着她显得有些冷漠的侧脸,她额头宽阔,鼻梁不算太高挺,但是也小巧可爱,嘴唇稍微有些薄,时常严肃的抿在一起,巴掌大的脸上也时常只有一种表情,那就是冷漠。好像什么事都不关心,无所谓,很是冷淡的样子,可偏偏遇到王妃的事却万分的紧张,连自己的命都可以豁出去。

        她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丫鬟,为了自己的主子可以牺牲一切。

        陆英看着她的眼神不自觉的有些复杂了起来,眼底隐藏着的思绪晦暗难明,有那么一瞬间翻腾起了波浪,可是却又在下一刹那平静了下来。

        “王妃有你这样一个丫鬟想必很高兴。”他低声道。

        丹砂却不认同他这句话,“你应该说是我跟了小姐这样一个主子很高兴。就像你,跟了王爷一样。”

        陆英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是啊,咱们都是幸运的,都跟了一个好主子。”

        “嗯。”丹砂应着,手上却动作不停,将桌面上一大堆各种各样的药粉小心翼翼的按比例配在一起,然后再装进一个个小瓶子里,封好放在一边,连身边的陆英都忘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英才突然道:“丹砂,等我们回去之后,我就向王爷王妃请求,让他们将你许配给我,我们成亲可好?”

        “砰”的一声,丹砂手一抖,手上的小勺子一个不稳就掉到了桌面上。

        她猛地转头瞪大了眼睛,“你……你说什么?”

        陆英看到她万分惊讶错愣,小嘴微张,眼睛圆瞪,难得的喜形于色,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个笑容,字字句句清晰的道:“我说,等我们回去,我就求王爷王妃将你许配给我,我们成亲可好?”

        丹砂瞪着眼傻愣愣的看着他,然后脸蛋火烧似的变滚烫火红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的头顶都要冒烟了!

        这个陆英,方才她还想着他挑明她就暂时当什么都不知道呢,怎么、怎么这会儿他就、就说到成亲的事了……真是、真是……丹砂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受控制的开始狂跳了起来。

        她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胡说……胡说什么,谁、谁要和你……和你成亲了?我是……我是要伺候小姐的……”

        陆英以前虽然也不曾和哪个女子来往过,但到底是个男人,有些事无师自通。见丹砂一张白皙的脸变得通红无比,眼神有些惊慌失措,却也有些羞涩,并没有什么抵触厌恶之色就知道她心里定是也有自己。

        他一高兴,忘乎所以的大胆伸手捉住了丹砂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有些紧张,但是语气真诚的道:“丹砂,我是认真的。我……我喜欢你,是真心想要和你在一起的!你放心,只要你和我在一起,以后我定会一心一意对待你的,我……我的月钱以后都交给你保管,我除了听王爷的话就只听你的话!”

        丹砂一听,心里顿时一急,脱口道:“那你是不听小姐的话了吗?”

        陆英眼睛立刻一亮,捉着她的手也不由得一紧,“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吗?”

        丹砂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一时情急说了些什么。她咬了咬唇,有些气急败坏的道:“我才没有,你别瞎说。我是小姐的丫鬟,我的亲事得小姐说了算!”

        陆英这个时候异常聪明,“你的意思是回去只要我让王妃答应我们的亲事,那你也不会反对,对吗?”

        “我……”

        不等她多说什么,陆英就径自说道:“那好,等我们回去之后我就找机会和王妃提这件事,我会求王妃将你许配给我的!王妃不答应,我就天天求她,直到她答应为止!”

        “你这人怎么这么厚脸皮?”

        陆英傻呵呵的笑着道:“只要能娶到你,后脸皮算什么呀,不要脸都可以。”

        丹砂自问脸皮没有这么厚,所以被他给打败了。

        “你……你真是……你放开我!”丹砂极力装出镇定的样子,用力的将自己的手扯了回来,然后低头继续忙完,只是一双小手却是不受控制的微微有些颤抖,一向习惯抿着的红唇也不由得微微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陆英也知道见好就收,若是一下子做得太过就成登徒子流氓了。原本他还有些忐忑不安,深怕丹砂会拒绝自己的,没想到……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脸上高兴的表情一收,脸上的笑容也慢慢的落了下来,眼里闪过了一抹紧张。

        丹砂之所以会接受,不会是因为……因为那天在悬崖上……在悬崖上他救了她,所以她心里感激,就……

        想到这陆英心里就有些慌了。

        他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试探的问道:“丹砂,你……你是因为那天我救了你所以才……才答应我的吗?”

        丹砂眉头一皱,动作一停,侧目看着他,将他眼底的紧张和不安看在眼里。然后在陆英越来越不安的时候才冷嗤了一声,没好气的道:“天权也救过我。”

        陆英一呆,眨了眨眼睛,僵住的脑袋缓慢的转动,好一会儿才明白了她的话里的意思。

        丹砂见他脸上又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轻哼了一声才又继续低下了头忙活上的事。

        而陆英则是坐在一旁,呆望着她,一直傻笑个不停。

        ------题外话------

        云吞这边已经连续下了一个礼拜的雨了,连绵不断啊,还要继续下的样子,一打的底裤都是不够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