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西唐摄政王
        在燕京热闹非凡的时候韩湘子一行人的西唐之行也快接近尾声了。

        他们摘到雪莲之后原本是要继续赶路的,但是陆英受了重伤,摇光也受了伤,韩湘子想了想觉得还是还把伤养好再继续上路的比较妥当。若是带着伤上路,如果没有再遇到刺杀那倒还好,但若是遇上了刺杀,那他们不但帮不了什么忙,还很有可能会连累其他没有受伤的人。

        而且带着伤上路多少也会影响到事情的进展,现在解毒需要收集到的东西已经差不多了,还剩一样最重要的东西,只要那样东西到手他们这次来西唐的目的就算达到了。只要顺利将东西带回凤歧国,准备妥当找到合适的时机就可以开始解毒了。

        几个人心情既紧张又忍不住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们一路以来都有人找麻烦,刺杀,想来剩下的路程也不会少的,如果派人来刺杀他们的人知道他们马上就要完成此次的任务,达到目的,说不定手段会更加的狠厉,会想尽办法阻拦他们顺利回到凤歧国。

        所以他们不但不能松懈反而要愈加的小心谨慎才是。

        陆英和摇光毕竟是习武之人,身体素质自然比一般人强,而且又有韩湘子这个神医在,所以一行人放慢脚步,在一个小镇子休息了半个来月,两人恢复得差不多了之后就朝着下一个目的地而去了。他们下一个目的地,也是最后一个目的地,西唐的京都。他们最后要找的一样东西就在京都某个大户人家中。

        几个人骑着马一路赶往了京都。

        西唐的国力比不上凤歧国,京都的面积也不及燕京大,但是繁华程度却不遑多让。

        西唐的民风和凤歧国也相差不大,就连服饰习惯方面也相差无几。几人来到京都有那么一瞬间还以为是回到了燕京呢,只不过街上行走的人五官和衣着上和燕京人还是有区别的,只是不大而已。毕竟西唐的文化当年也是受了凤歧国的影响,经过几百年的发展依然有不少凤歧国的影子,所以和凤歧国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几人进了京都之后就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韩湘子也不急着就上门去找他们要的东西,而是带着几个人去了城中最热闹的地段,走进了一间茶楼,到了二楼就坐了下来。

        “前辈,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天权问。

        韩湘子看了他一眼,淡定的道:“不急,不急,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这里可是西唐的京都,若是我们的事传了出去,谁知道这西唐有没有你家王爷的敌人啊,毕竟他身上的毒都是西唐特有的毒。咱们最好就是低调行事,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就别引起别人的注意,尽量不要惹麻烦。等东西到手之后就立刻动身回燕京。”

        天权几人自然是点了点头,“前辈放心,我们都明白。只是不知道那东西是在京都那户人家?咱们是上门用银子买,还是夜里偷偷去……”偷了算,反正他们也不是什么菩萨,顶多就是偷了之后放下银子就是了,万一主人家不愿意买的话,那也没办法啊,是吧?天权想着,这种事他们以前也做过不少,也算是熟练了。

        不料他还真是想对了。

        韩湘子似乎有些苦恼的摇着头,“这件事不好办啊,不好办,这主人家怕是不愿意将东西卖给咱们啊!”这才是苦恼的事啊!银子他们是不缺,可遇上一个同样不缺银子的人,想要从人家手上拿到东西,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天权几个人相视了一眼,他眉头一皱,心里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前辈,不知道这主人家是……”难道是什么天贵人家?天权迅速在脑海里搜寻了一番。

        这京都权贵人家自然是遍地都是的了,其中身份最贵重的莫过于西唐的摄政王了,此外还有王爷,国公等等。也不知道前辈说的是哪个?

        韩湘子道:“等等,再等等。”

        等?等什么?

        几个人一脸的莫名,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他不说话,几个人只好坐着先喝喝茶什么的了,京都的天气比燕京还要冷,即便已经是开春了,可依然非常寒冷,喝口热茶能让人整个身子都暖和起来,舒服。

        几人在茶楼坐了好一会儿之后原本热闹的大街上气氛突然变得紧绷了起来,街上的人神色惊惶的飞快往两边走,很快大街中央的位置就空了下来,一个人都没有,像是回避什么一样。

        “下面怎么了?那些人为什么都躲到了两边?”丹砂看着下面的情况有些奇怪的问。

        韩湘子道:“有人来了。”

        天权几个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异样,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了长街的另一头。

        不久,果然就看到一队穿着统一侍卫服饰的人缓缓的朝着城里的方向走了过来,然后中间护着一辆奢华异常的马车,马车极大,外面布置得非常的华丽富贵,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能做得起的,怕是是普通的权贵之家的人也坐不起。而且马车周围诸多的装饰品用的颜色竟然是黄色!

        “这马车里的人难道是皇室中人?”陆英发出了疑问。

        不管是哪个国家,这黄色一般都是皇室的人才能用,甚至是只有宫里的人才能用。这马车如此明晃晃的用这么明亮的黄色来装饰马车,身份肯定不一般。

        韩湘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这马车里的人就是西唐的摄政王。”

        几个人一听,不由得浑身一震。

        西唐的摄政王!

        丹砂和摇光还有云海或许对西唐皇室中的事知道得不多,但是陆英和天权两人是凤明阳身边的人,凤明阳是凤歧国皇子,对他国皇室的事多少也是有所了解的,而且西唐和凤歧国的关系又有些微妙,就更加不用说了。

        凤歧国的朝廷尚且能说是安稳,风平浪静,但是西唐的就复杂得多了。光是有摄政王这个人物的存在就可以想象得到其中的曲折了。

        天权想了想突然眉头一皱,抱着一丝微弱的希望问道:“前辈,你说的那户人家不会是……是西唐摄政王府吧?”

        天权这么一问顿时就让几个人都把目光落在了韩湘子身上。

        韩湘子点了点头,打破了他们微弱的希望,“没错,我们要找的东西现在就在摄政王府里。”

        大家都傻住了,谁都没有想到这东西竟然在西唐摄政王府里。这可怎么办?

        沉默了一会儿天权才问道:“如果我们直接上门向摄政王提出用银子买,成功的几率有多少?”

        陆英犹豫了一下也问道:“是啊,前辈,虽然说这西唐的摄政王也是不缺银子的,但若是我们出的价格高,或者是再提出什么条件,他也未必不会不答应吧?”

        前辈是神医,配几颗药丸什么的不也非常的珍贵吗?或许可以用这个来交换?

        韩湘子明白他们心里的想法,但是他叹了一口气,“如果你们知道月华果是什么东西你们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几个人没有一皱,有些不明所以。

        月华果,他们自然是知道月华果就是他们最后要得到的东西了。能解王爷身上的毒的东西想来也不会是什么普通的东西,可是连雪莲他们都拿到手了不是吗?

        韩湘子面色有些凝重的将月华果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这叫月华果的东西极为珍贵,这种果子只生长在一种叫月华树的树木上,而月华树只有西唐才有,并且数目极少,即便寻遍整个西唐也未必能找出几棵来。月华树生长的环境也极其的艰险,都是常人不能涉足到达的地方。

        月华树生长缓慢,从枝丫到成树,到结果,到成熟,别的树木短的只需要几年的功夫,长的也只是需要二三十年,可是月华树却需要上百年才能从小枝丫生长成大树。即便成树了,可是开花结果也需要很长时间,还不是每一棵月华数都会开花结果。月华果必须要在果子成熟掉落的前一刻摘方能发挥应有的效果。若是月华果还没有成熟,或者是成熟了,没有及时摘下而自然掉落,那就是一颗普通的果子,没有任何意义。

        成熟并及时摘下来保存的月华果据说有很神奇的功效,不但能养容美颜,让人青春常驻,而且还能解百毒,去百病。所以月华果珍贵无比,即便是有银子也未必能买得到。

        天权几个人听了他的话都跟着心一沉。

        没想到月华果竟然如此珍贵难得,也难怪前辈会担心了。如果是旁人,凭他们的实力,夜里潜入府中窃取也不是多难的事,可是现在这月华果在摄政王府的话,那就不一样了。想也知道堂堂摄政王府的守卫定是非常森严,牢不可破的,他们想要窃取,难!

        韩湘子说完又叹了一口气,“所以这件事咱们还得从长计议,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法子。若是能知道这摄政王的弱点那就好办多了。只可惜这里不是燕京,你们王爷的势力也伸不到这里来,不然的话应该也能探出点什么来。虽然我和摄政王多年前有些交集,也算是认识,只是这点交集还谈不上是什么交情,也就更加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了。”

        他也是来到西唐之后才知道摄政王府有月华果,倒是失算了,他原本以为可以在西唐黑市上买到,没想到在黑市上没有,倒是打听出来摄政王府有月华果。他们不是西塘人,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西唐逗留,更加没有时间再去寻另外一枚月华果,凤明阳等不起。

        所以摄政王府的这枚月华果他们必须得到!

        “前辈,既然你和摄政王认识,那是不是可以……”天权眼睛微微一亮。

        韩湘子有些无奈,双手一摊,“我和他认识,也是有过交集,但是当年我们之所以有交集,认识,那是不打不相识。别人不打不相识,最后成了朋友,我们没有啊!而且这人忒记仇,小心眼,心肝黑得不行了。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记得但年的事呢。”

        如果还记得,别说会给他们方便了,没有趁机更加刁难他们都是好的了。想从他手上得到月华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啊!

        几个人一听,脸上一阵无语,然后看着底下大街上缓缓经过的队伍和奢华马车心情十分的复杂。总觉得这次会困难重重,或许会比当初采摘雪莲还要艰难。

        最后几个人回到了客栈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先以韩湘子的名义递上帖子试试看能不能行,如果不能的话再另外想办法。

        商量好之后几人立刻就将帖子送到了摄政王府。

        韩湘子是神医,名号自然不会是在凤歧国,他曾经也来过西唐,也在其他地方游历过,知道他这个人的还是大有人在的。

        摄政王府的管家收到这个帖子第一反应还以为是假的,怀疑有人冒充韩神医的名义来想摄政王府哄骗人的,但是仔细看帖子才在左下方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记号,是韩湘子惯用的记号。这个标记是韩湘子特有的标记,别人想模仿也模仿不来。

        。

        确定帖子是真的之后管家才将帖子送到了书房。

        “王爷,韩神医递了帖子到府上,说是想来拜访一下王爷,不知道王爷是否要见他?”

        正在书房里处理公务的摄政王闻言手上的动作一停,抬起了头,眼里闪过了一丝诧异,有些狐疑的问:“韩神医?韩湘子?”

        管家点了点头,“回王爷,确实是韩湘子韩神医。”

        这个名字让他来了一点兴趣。他把手上的公文一扔,道:“拿来给本王看看。”

        管家上前几步把帖子递了上去。

        宇文雍接过帖子,翻看看了看,一眼就看到了左下角的那个特有的记号,不由得嗤笑了一声,漫不经心的道:“看来还真是韩湘子啊。他什么时候来西唐了,还正儿八经的递帖子要上门来拜访本王?”

        这话管家没法答。

        这韩神医是凤歧国人士,也多数是在凤歧国境内活动,名气虽然大,但是行踪却飘忽不定,所以知道他情况的人也不多。他们王爷身体健康,没事谁会密切关注一个神医啊。

        他斟酌了一下才道:“可能是韩神医又开始四处游历了,然后来到了西唐,所以才想来上门拜访一下?那王爷看是不是要见上一见?”

        宇文雍看着帖子半响才突然笑了笑,“见,怎么能不见呢?多年不见了,本王也想知道这人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是不是还和以前那么讨人厌。本王现在也是无趣得很,整天就处理公务,处理公务……”实在是烦人!

        “王爷是西唐的栋梁,自然会辛苦一些了。若是没有了王爷,西唐哪里来的这么多年平静啊。王爷日理万机也是因为王爷能力卓越,有些事非王爷不可啊。”

        宇文雍听了他的话冷声了一声,“行了,别拍马屁了。下去吧!”

        “是,王爷。”

        管家退下之后宇文雍拿着帖子,看着上门的字和那个标记,脑海里又想起了多年前和韩湘子相识是的情景,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来。半响才道:“来人!”

        书房里无声无息的飘下了一下人,单膝跪在地上,低垂着头。

        “现在立刻去查查韩湘子此刻停留在什么地方,又是什么时候来京都的,身边可有什么人。”

        跪在地上的人起身飞快的离开了,同样的无声无息。

        宇文雍将帖子随手仍在了书案上。

        韩湘子这人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来西唐,更加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他递帖子。他要是想来找他,以他的性格肯定是直接上门,怎么会如此正儿八经的递帖子,做出如此文绉绉的事情来?他不是最瞧不起权贵的这些行为吗?

        所以无事不登三宝殿,他如此客气,肯定是有什么目的了。

        啧,难得还有事情会让他自个儿送上门来求人的,他倒是要看看他想做什么。若是他想搞什么阴谋的话,他就把命留在西唐好了。多年前他奈何不了他,现在难道还奈何不了他吗?

        宇文雍眼里闪过了一道阴狠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