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英雄救美
        良久之后梅玉书才从自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然后心里一惊,眼里闪过了一丝懊恼和警惕。自己怎么会在外人面前失神了呢,这样是很危险的行为,他在外人面前向来懂得掩饰,也十分的谨慎,从来不会过度放松自己,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可是今天他竟然在一个不熟悉的人面前失神了!

        他就知道,一旦牵扯到杨家小姐,他就有些不受控制。

        他反射性的望向了阮伽南,果然就对上了她意味深长的双眼。他身子微微一僵,本能的进入了防备的状态。

        “我刚才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你也应该知道我和嬑儿是朋友,我很喜欢她,所以不忍心看着她将来过得不好。若是嫁入了皇室,她的后半辈子铁定是不会幸福的。杨家的情况相信你也清楚了解,杨家家风一向良好,颇受人称赞,嬑儿的爹娘自成亲以来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恩恩爱爱,琴瑟和谐的。嬑儿的爹后院很干净,没有什么姨娘通房之类的人,她也没有庶出的兄弟姐妹。”

        “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嬑儿对男女之情,对婚姻自然也是有要求的。我告诉我说,她希望将来自己的丈夫也能像她爹对她娘那样对她,你觉得若是她嫁入了皇室,她还能得到这些吗?”阮伽南看着他不急不缓的说道。

        梅玉书面色暗沉。

        自然是不能的。别说是皇室了,就是普通的权贵之家,又有多少后院是干净的,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左拥右抱?她抱着这样的想法,将来如何能幸福?怕是要低嫁才能一丝可能了。只是低嫁过去又哪里会有幸福可言,婆家难免会对她有意见,时间一长,说不定就夫妻离心了。

        “王妃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并不能帮到她什么。”他声音有些暗哑的道。

        他们非亲非故,杨家和梅家又从来都没有来往,他们两人就更不用说了,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圈子里。他根本就帮不到她任何事情!

        阮伽南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失落和懊恼,不由得狡黠一笑,“你只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帮她,如果你愿意帮她,你又能为她做到什么地步就可以了。当然了,如果你不愿意,其实也没有关系的,毕竟你们两个向来没有交集,小时候那点事也过去了那么多年了,实在不值得一提。”

        梅玉书猛的抬起了头,目光竟然一下子有些凶狠了起来,紧紧的盯着她,虽然很快就收起来了,但阮伽南心里还是默默吐槽了一下。用得着这么紧张么,知道你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了,不用这么凶狠的看着她,不然她会忍不住跟自家男人告状的。

        梅玉书有些愤怒的道:“她对我的恩情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哦,不会忘记啊,那很好啊。那就是说你愿意帮她了?”她问。

        梅玉书毫不犹豫的道:“自然愿意!”

        如果可以,他宁愿她现在承受的一切都转移到他身上来。他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来换取她一生的平顺安乐。

        阮伽南眸色一闪,“那你愿意为了她做到什么程度?”

        这问题就不对劲了。梅玉书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妥。

        他有些防备警惕的看着她,目光紧紧的看着她,“王妃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妃有话不妨直说,我知道王妃和杨家小姐是朋友,想来也是不会害她的。若是王妃有什么法子能帮到杨家小姐,需要用到我的地方,王妃尽管开口,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做到,绝无二话!”

        阮伽南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若是让你……娶她呢?你也愿意吗?”

        梅玉书一怔,傻住了,回过神来不由得结巴了起来,“王……王妃,你、你这话是什么……什么意思?娶……我怎么……怎么能娶……能娶杨……杨小姐……”这根本就不可能!

        “怎么就不能娶了?你未娶,她未嫁。你家世清白,后院也干净,洁身自好,人品良好,相貌端正,也有才学能力,对家人维护,将来想必也会是一个好丈夫。不正符合嬑儿对未来丈夫的要求吗?虽然说你梅家的情况有些复杂,但是以你的能力,想要彻底的解决不是难事。梅夫人也是个讲道理,好相处的,将来也定不会是一个难相处,喜欢刁难儿媳妇的婆婆,梅戈也定会是一个尊敬嫂子的人。从条件上来说,你很好。”

        阮伽南的话一字一字的重重的敲在了梅玉书的心头上,将他这么多年前就建造起来,将自己的心牢牢锁住的桎梏敲开了一道道裂缝。

        因为知道他们之间是永远不可能的,钱财地位都可以靠自己的努力改变,但是唯有出身是无法改变的。他只是一个商贾之家的公子,而她却是传承了百年的清贵世家嫡小姐,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如何敢抱有希望?怕自己的心思会控制不住,做出什么不应该做的事害了大家,所以他早早就将自己心底的渴望锁在了最深处,不见天日的地方。

        这样一来他就不会妄想,不会期盼,奢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可是现在,突然有人用这样肯定的语气告诉他,跟他说,他们之间并不是不可能的?真的是这样吗?

        梅玉书的一颗心不受控制的激动的狂跳了起来,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从心底冲了出来,压也压不住。

        “王妃……王妃你到底想做什么?”他咽了咽口水目光有些灼热的看着她,双手紧张的握在了一起,紧张期待又害怕。

        阮伽南看到他这反应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梅玉书,我实话告诉你吧。嬑儿自己,杨家都不希望和七殿下,和皇室扯上什么关系。但是现在父皇确实是有意将嬑儿指婚给七哥。现在唯一能解开这个局面,帮嬑儿逃过这一劫的方法就是在父皇开金口之前把嬑儿的亲事定下来。杨大夫人过年完之后就开始紧密锣鼓的张罗嬑儿的亲事了。”

        “只是现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他们上哪里去找一个合适的人家来接亲?若是为了避开父皇的指婚而胡乱给嬑儿找一个丈夫,谁能保证那个人是个好人,是个好的丈夫,会对嬑儿好?我们都不想因为这样就毁了嬑儿的一辈子。”

        梅玉书沉默不语。他明白这个道理,这也是他心里最担心的事。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去哪里找一个好的夫婿啊,如果真的有这么容易,那她的婚事就不会拖到现在了。

        “难道王妃是想……”他忽然觉得有些艰难,“是想让我娶……让我娶杨小姐吗?”

        阮伽南突然嘻嘻一笑,“让你娶嬑儿不是很好吗?嬑儿小时候救过你,对你有救命之恩,原本我是想着说光冲着这一点,就算是强迫你娶了嬑儿你日后对她也不会差的。你是梅戈的大哥,我相信梅戈,自然也相信你的人品。但是现在,你可不要告诉我你都不喜欢嬑儿。你喜欢她,很喜欢,既然你喜欢她,又欠了她的恩情,娶了她定会千百倍的对她好的。”

        自己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就这样被人当着自己的面说了出来,梅玉书一张俊逸的脸难得的有些羞窘了起来,一下子都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可是心里却压抑不住的越发的激动了起来。

        如果……如果他真的能娶到她,那是他三生有幸了。他自然会千百倍的对她好,一辈子只对她一个女人好,他肯定不会再要别的女人的!怎么可能会再要别的女人来伤她的心啊!但是……但是他真的能娶她吗?梅玉书很怀疑。

        阮伽南看出了他内心的不安和纠结还有怀疑,笑着道:“其他的你就不要考虑了,你就只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娶嬑儿,会不会一辈子对她好,只娶她一个女人。”她的眼神逼迫的看着他。

        梅玉书神色一正,再郑重严肃不过的说道:“如果我真的有幸能娶到杨小姐,我当然会一辈子对她好,只对她一个女人好,后院也只会有她一个女人,我不会多看别的女人一眼!”

        听到他这话,阮伽南不禁在心里啧啧出声。

        看不出来啊,这梅玉书看起来一副冷漠,榆木疙瘩的样子,没想到是个说情话的高手啊。瞧瞧这情话说得可顺溜了,看不出来是个没谈过恋爱的人啊。哎,难道是天生的?她家王爷怎么不学学呢?

        阮伽南猛的一拍大腿,“行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的,你等我的好消息就是了。到时候你好好配合我,我保证会让你们两个顺利走到一起,成亲的。”

        梅玉书眼睛顿时一亮,身子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起来,微微向她的方向倾斜,有些急切的问道:“王妃,你是想到了什么法子吗?真的能行吗?”说着说着他想起了什么,眼里的亮光顿时一暗,“而且杨小姐……杨小姐也未必会看得上我啊,她若是看不上我,怎么能勉强她?”

        他想娶她是没错,但是不代表他愿意违背她的意愿,强硬的娶她,或者是趁着现在杨家的情况不好趁机威逼她嫁给自己。

        阮伽南摆了摆手,“嬑儿那边你就放心好了。嬑儿现在也没有中意的人,她对未来的夫婿只要求对她一心一意,只要你对她好,想要她喜欢上你不是很容易的事吗?还是说你这人有什么坏毛病,怪癖之类的?”

        说完她突然神情严肃充满了怀疑的将他上下打量了起来。

        说起来这梅玉书到底有没有什么不好的习惯和怪癖没有?

        “王妃什么意思?”梅玉书被她诡异的眼神看得浑身一僵。

        “你有虐待人的倾向吗?打人的倾向?又或者是在那方面有不好的习惯?”她严肃的问。

        梅玉书脸色一黑,咬牙道:“王妃,我没有这样的毛病!你若是不信大可去问王爷,问戈儿!甚至是问我娘!还有,那方面不好的习惯,王妃是指哪方面?”他怎么听不懂?

        阮伽南双手一摊,表情无辜,“就是床上那方面嘛。我当然要为嬑儿考虑她后半生的幸福了。”她在幸的上咬了重音,若是他在床上有什么不好的习惯,那更加不行了。

        梅玉书眉心猛的一跳,一张俊逸出尘的脸轰的一声涨得通红,跟猴屁股似的。完全找不到自己的舌头了。

        他是谁,他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为什么会听到堂堂宁王妃说出这么惊悚的话来?她是一个女人,她是一个女人啊,她怎么、怎么能,怎么敢对他一个外男说出这么、这么私密,惊世骇俗的话来?宁王,你知道你的妻子有吓死人的本事吗?你知道她语不惊人死不休吗?

        阮伽南是很认真的在问这个问题的,迟迟等不到他的回答,面色顿时一沉,“梅玉书,难道你在这方面真的有不好的习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如果是这样,我告诉你,即便你对嬑儿再喜欢,我也不会帮嬑儿嫁给你的!”

        梅玉书一听这话终于清醒过来了,“没有!我没有!我很正常,再正常不过了!”他顿了顿,脑里灵光一闪,机灵的道:“和王爷一样正常!”对,就是这样,和宁王一样正常,他这样说宁王妃应该明白了吧?

        嗯,阮伽南点了点头,放心了。

        没有谁比她更了解凤明阳了。确实是很正常的,除了偶尔太过放纵,贪欲了一些没有别的问题了。

        “行吧,既然没问题了,就这样了。你回去等我消息,我会尽快把事情安排好的。”她摆了摆手,一副要送客的模样。

        梅玉书有心想要问清楚一些,但是现在又不敢惹她的不快。

        问他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了她?不,他不是相信她,而是相信她和杨家小姐之间的感情,相信她不会拿这么重要的事来开玩笑。而且她背后的人是宁王啊,若不是有把握,宁王会放任她胡乱吗?

        这次梅玉书还真是看错宁王殿下了。宁王殿下表示他毫无把握,而且这件事他完全没有参与哦,都是因为畏惧妻子,加上担心会被赶去睡书房,所以才由着她来的。

        最后梅玉书带着忐忑,难耐,激动,期待……异常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宁王府,直到回到梅家他的脚步还是有些虚浮着,像是没有踩到地上一样。

        梅戈迎面走了过来,“大哥……”

        但是梅玉书完全无视了他,径自从他身边走了过去,眼神有些涣散,脚步漂浮。看得梅戈惊讶又莫名其妙不已。

        “大哥,大哥,你等等,我有事跟你说!”梅戈愣了一下才追了上去。

        “什么事?”被梅戈拉着手梅玉书才回过神来,蹙眉扭头看着他,有些不高兴他打断了自己的思绪。

        他正幻想着美好的将来呢!

        梅戈虽然对他今天的反常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心里惦记着更重要的事,所以也就没有多想了,然后有些优哉游哉的说道:“大哥,我劝你做好心理准备啊,娘说等过些日子就要给你说亲事了。娘已经收集到了好些姑娘家的帖子了,正在比较她们的情况呢。说不定我很快就会有嫂子了。”

        大哥的年纪也不小了,也是时候成亲了。以前是因为府里的情况复杂,他们母子三人的处境也不好,现在都差不多解决了,那大哥的亲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他知道自家大哥听了这话肯定不会表现得有多高兴的,他对成亲之事一向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他没有想到大哥听了他的话反应会这么大!

        梅玉书面色一变,“什么?说亲事?我不同意!娘不能这么做!”说完他就一阵风似的刮走了,梅戈都没有来得及反应。

        梅玉书急急忙忙的去了梅夫人的屋子里,二话不多说就直接强硬的说道:“娘,我的亲事你先放一边,不要管!我暂时没有成亲的打算,如果娘不顾我的意愿非要搞这些,到时候我不会同意的,你就让戈儿代替我去娶别家的姑娘吧!”

        梅夫人被他冲进来的行为吓了一跳,还没有缓过来呢就听到他这话,顿时就一气,“你说什么呢?我是给你说亲事,你怎么能让你弟弟去代替你成亲?荒唐,胡闹!你年纪也不小了,难道不应该成亲吗?”

        “娘,这件事我心里有数,娘你就不要多管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梅玉书严肃着脸说道。

        梅夫人见他神色不像是单纯的抗拒,反倒是……她灵机一动,问道:“玉书,你告诉娘,你是不是心里有喜欢的人?”

        梅玉书抿了抿唇,本来不想说的,但又担心娘会继续闹,最后还是嗯了一声。

        梅夫人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好好好,娘知道了,你肯定是想自己来是吧?你一惯是个有主意的孩子,既然你心里有了打算,那娘就不多管了。只是你如果真的有喜欢的姑娘,那还是要趁早将亲事定下来的好,免得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梅玉书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眼神闪躲,“娘,我知道了,总之我的亲事你就先不用操心了。”

        “好,娘就先不管了。”梅夫人一点也不觉得生气,反而很高兴。

        自己这个儿子一向独立,什么事都喜欢自己拿主意,不喜欢旁人多插手。既然他自己有了打算,那就让他自己来吧。

        得到梅夫人的保证梅玉书的心才微微的松了松。这个时候可不能让娘破坏了他的亲事,不管杨小姐的事最后到底成不成功,但现在至少他要试一试!

        得到了梅玉书的保证和知道他的心意之后就剩下嬑儿那里了。不管怎么说她都得试探一下嬑儿,看看她的意见啊。

        于是阮伽南又来杨府了。

        杨嬑听了她的话之后狠狠的愣住了,半天才眨了眨眼,迟疑的问道:“伽南,你……你刚才问我谁?”一定是她听错了吧?

        阮伽南也眨了眨眼,压低了声音道:“梅玉书啊,就是梅家的大公子,你觉得他怎么样?”

        确定自己没听错之后杨嬑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了起来,“伽南,我怎么会知道他怎么样,我并不认识他,也没有和他接触过,我怎么会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伽南她这真是乱来一通,虽然现在的情况确实是挺让人着急的,但也不能病急乱投医啊。

        阮伽南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不,你认识他。”

        杨嬑一愣,有些疑惑了,“我认识他?不是,我怎么会认识他呀,这不可能,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你还记得很多年前,你在回燕京城的时候在路上救了一个快要死了的小男孩吗?”她问。

        杨嬑皱起了眉头,顺着她的话回想了一下。一开始并没有想起什么,因为相隔的时间太久了,可是慢慢的,有什么从记忆深处浮现出来了,越来越清晰。

        她惊讶了,“你不会是想告诉我,当年我救的那个小男孩就是……就是梅公子吧?”

        阮伽南笑着点了点头。

        杨嬑得到了她确定的答复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和难以相信。

        那个小男孩怎么会是梅家大公子呢?这不可能吧?她记得当时那个小男孩年纪不大啊,和梅家大公子的年纪不符合吧?

        阮伽南注意到了她眼里的惊讶和疑惑,把事情跟她说了一遍,随便也透露出了梅玉书这么多年来一直还惦记着这件事的事。

        杨嬑听了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俏脸有些泛红,但还是佯装镇定的道:“就、就算如此,那、那也不能、不能让他、让他……”她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低了下来,声如蚊蝇,“娶我啊……”这太荒唐了吧,终身大事怎么能如此轻率呢?

        阮伽南认真的看着她说道:“嬑儿,我就直白的跟你说了吧,现在你家里的人着急着把你的亲事定下来,一时半会的是很难找到合适人选的,即便找到了,你们也不知道对方的人品到底怎么样。可是梅玉书不同,我和王爷对他虽然说不上十分的了解,但也可以保证他的人品是没有问题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把你当年的恩情记在心里这么多年了。你若是跟他在一起,他定不会亏待了你的。而且他现在的年纪后院却是没有一个通房的,燕京谁家的公子哥像他这样的?”

        “如果还有时间,你们倒是可以先接触着看看,可是现在……昨日父皇又宣七哥进宫了,我不知道七哥会什么时候松口。一旦七哥松口答应了,父皇怕是会立马就让你爹进宫提这件事了。若是这样,那就什么都晚了。”

        到时候杨家再给嬑儿定亲事那就是抗旨,是藐视皇权!

        杨嬑面色一变,放在双膝上的双手不由得一紧。

        她愣怔的看着前方从雪堆里冒出了一点绿的植株,在寒风中微微摇晃着,充满了生机,并没有因为昨晚下了一场大雪就被击倒掩埋在雪地里。

        一棵小小的植株尚且懂得不能放弃丝毫的希望,她是一个人,机会就在眼前,难道她要什么都不做的就放弃吗?

        她垂下了眼帘,“可是我爹娘他们不一定会同意,梅家……”

        “我就问你,你自己会嫌弃吗?”

        杨嬑反射性的摇了摇头。这没有什么好嫌弃的,她就是一个女子,所求的不过是一门好亲事,一个好夫婿。

        梅玉书……虽然她不认识他,也没有接触过,但是梅家在燕京也是大户人家,梅家大公子的事她也是听说过的。以前就觉得这人不简单,绝对不会被他府上的那些人压倒的,没想到他们原来在以前就有过短暂的交集。伽南说他一直还记着当年的事,这是真的吗?毕竟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

        虽然心里有些怀疑,但是她相信伽南。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相信她。

        “那就得了。接下来的一切你都听我的,我会安排一切,绝对不会害了你。也会保全你们的名声,更加不会让父皇有机会借此事责难你们杨家。”阮伽南拍着胸口保证道。

        杨嬑有些讶异了,“你想到什么法子了?”

        她神秘的摇了摇食指,“佛曰不可说!”

        杨嬑:“……”事关她的终身大事,还不能说了?

        阮伽南坚决不说,杨嬑生怕自己的爹娘真的把自己的亲事给定下来了,于是很委婉很隐晦的跟他们提了一提。

        杨伯益两夫妻听了女儿很是怀疑,觉得宁王妃一个后宅妇人能做什么,难道是想跟女儿介绍好人家?杨嬑也不能直白的跟他们说阮伽南觉得梅玉书合适,只得含糊其辞的嗯了一声。两夫妻这几天也是看了不少人家,但即便是要求一降再降,依然觉得不合适,现在又看到女儿也十分信任宁王妃的样子,态度又坚决,两人也只得将说亲事的事缓了下来。

        如此一眨眼就到了初十。阮伽南约了杨嬑出城上香。

        杨嬑在府里等了几天却什么消息都没有,今日伽南还约了自己上香……她是满心疑惑,但还是应约出门了。

        阮伽南就带了一个丹青,连盛况都没有带,然后还有几个王府的护卫,让杨嬑和自己坐同一辆马车就出城去了。

        “伽南,你为什么会突然想要来上香啊?你不是对上香没什么兴趣吗?”马车里,杨嬑有些奇怪的问。

        之前有几次她约了她上香,她一听马上就推脱了,说自己不信佛什么的。

        阮伽南笑眯眯的道:“哎呀,今时不同往日嘛,以前是没有兴趣,但是今天有兴趣啊。”

        杨嬑微微蹙着眉头看着她,总觉得她今天看起来好像有些奇怪。可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也就作罢了。

        两人去上香的地方也不是很远,杨嬑问为什么不去护国寺。一听护国寺这三个字,阮伽南就俏脸一黑,说护国寺和自己犯冲,所以不去护国寺上香。

        上完香两人在寺庙里逛了逛就回城了,时间倒是还早的。马车慢悠悠的在小道上走着,两人也不催促,在马车里说着悄悄话。

        只是马车走着走着却突然一停,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了一阵尖叫声。是丹青和杨嬑丫鬟的声音。

        “小姐,有刺客,有刺客,千万不要出来!”丹青惊慌的叫着。

        阮伽南却先一步掀开了马车的帘子,探出了头,“什么?怎么会有刺客?”

        外面果然是来了几个黑衣人,而且一看就知道武功不弱,三两下的就把王府的侍卫给打趴下了。

        阮伽南见状回头对杨嬑说道:“嬑儿,你好好躲在马车里,不要出来,我去收拾他们!”话说完不能杨嬑回话就跳了下去,吓得杨嬑面色发白,忙上前也掀开了帘子,看到外面的情况顿时吓得一张俏脸更白了,眼神满是惊慌和害怕,但还是强作镇定。

        “伽南,你要小心!”她知道伽南会一些武功,而自己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躲在马车上才不会给她惹麻烦,她不会傻到这个时候头脑发热的冲出去,害人害己。

        只是、只是怎么会遇到刺杀啊?

        杨嬑躲在马车里还没有回过魂来马车就突然一震,然后竟然飞快的往前跑了去!她一个没有防备,被突然狂奔起来的马车带得身子一歪,撞到了马车壁上,她有些慌乱的伸手稳住了自己的身子,一脸惊惶不安。

        怎么回事,马车怎么动起来了?伽南呢,伽南呢?

        “伽南!伽南,救我!”她趴在了床边上看到阮伽南在和黑衣人打斗,想要探出头求救却被马车一颠,又跌回了马车里。

        前方不远处,梅玉书骑着马眉头紧皱,慢悠悠的晃荡了过来。

        这宁王妃让他这个时辰到这个地方来做什么?她只是让天璇交了一封信给他,让他在这个时辰到这里来却不说来这里做什么。

        他正疑惑不解就听到了前方传来了打斗声,还有阵阵呼救声。他眸光一闪,立刻双腿夹了夹胯下的马,催促马儿朝前快步走了去。

        还没有走近就看到一辆马车冲了过来,似乎是受到了惊吓,呼救声正是从马车里传出来的,而且这声音……

        他心一紧,想也没有多想就从马背上飞了起来,几个脚步轻点他就落到了马背上,双手紧紧的捉住了缰绳,竭力想要让马匹安静下来。

        马车里的杨嬑早就吓得面色无血色了,心里几乎是一片绝望,还以为自己要死定了。可就在这个时候,马车外传来了异响,似乎是有人……她心里顿时升起了强烈的希望,扑了过去。从不停晃动的帘子中可以依稀看到狂躁的马背上坐着一名肩宽背厚,身姿挺拔的男子。他的双手紧紧的捉着缰绳,正竭力的想要让马匹安静下来,马匹躁动不已,可是他却稳稳的坐在马背上,背影透露出了一抹坚定和沉稳。

        她怔了一下。

        他……

        梅玉书试图让马安静下来,结果却发现这马不知道是受惊太过还是被下了药,越来越狂躁,而且还一直朝着前方狂奔。他知道前方有一个弯口,以马车现在的速度冲过来,马不会有事,但是马车却很有可能会因为惯性而被甩出去,掉入下面的斜坡。那斜坡也有十几米深,马车里的人若是随着车厢掉下去,非死即伤。

        他当机立断,从马背上跃了下来,停在了车辕上,掀开了帘子,目光直直的落在了马车里的人的脸上,微微一闪,“我们现在要立刻跳下马车,不然话到了前面,马车很有可能会被甩到山坡下,你会没命的!”

        杨嬑呆愣了一下才迅速反应过来,哦了一声,有些紧张的问:“可是、可是我不会武功,我……我怎么跳?”就这样跳下去,她也得死吧?

        梅玉书抿了抿唇,朝着她伸出手,深深的看着她道:“如果你相信我,就把自己交给我,我会保证你的安全,让你完好无损的。”

        杨嬑抬眸直直的望入了他的双眼中,看到了一片真诚还有些许紧张。

        她没有犹豫多久就把手伸给了他。梅玉书心里一松,紧紧的捉着她的手,将她拉出了马车,然后道了一声得罪了便搂着她的腰借力一跃,便将她搂着从狂奔的马车上飞跃了下来。

        两人才落地,前方的马车就到了拐弯处,果然,车厢被狠狠的甩了出去,撞上了山壁,顿时就四分五裂,滚落了山坡。看得杨嬑心惊胆战,后怕不已。

        若是她没有被救还在马车里,那她此时肯定已经没命了!

        “啊,对了,伽南!我朋友,我朋友在前方遇到了刺杀……”杨嬑想起了阮伽南,顿时着急起来了。

        两人回到刚才的地方就看到阮伽南正和几个黑衣人打着,似乎还受了伤。

        梅玉书眉头一皱,“你在这里等着,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靠近,我去帮她。”

        杨嬑点了点头。

        黑衣人的武功相当的厉害,即便是梅玉书加入了,几人依然游刃有余,而且其中一人见不远处的杨嬑落单了,分身出来,朝着杨嬑冲了过去。

        “嬑儿!”阮伽南大叫。

        梅玉书一惊,想也不想的就飞身扑了过去,替杨嬑挡了一剑。

        “什么人在前面闹事?”一阵脚步声和马匹声传来,几个黑衣人相视了一眼这才放弃了刺杀飞快的抽身离开了。

        阮伽南把剑随手一扔,朝着两人走了过去,看到梅玉书背后的伤口挑了挑眉,很快又一脸担心的问:“你没事吧?”

        杨嬑也是急红了眼,“公子,你没事吧?”

        梅玉书虽然痛得眉头紧皱了起来,但还是摇了摇头,“没事,轻伤而已。”

        轻伤?杨嬑看了眼他背后的伤口,神色有些凝重。流了这么多血,真的只是轻伤吗?

        前方的脚步声马蹄声靠近,马背上的看到阮伽南吓得忙从马背上翻了下来,“下官见过宁王妃,这——”

        阮伽南一看他顿时就怒道:“京兆尹大人,你这官是怎么当的啊,本妃不过是出门上个香竟然还能在光天化日之下遇到刺客,若不是有人相求,本妃和杨家小姐今日就要命丧于此了!”

        京兆尹整个人一抖,吓得面色一白。

        阮伽南却不想再给他机会说什么,“立刻给我准备一辆马车,送我们回城!梅公子为了救杨小姐受重伤了!”

        京兆尹有心想要问清楚,但这个时候也只得按捺下来,忙命人腾出了一辆马车。

        杨嬑听到她的一声梅公子,立刻就怔住了,视线不由得落在了梅玉书身上。

        他……他是梅玉书?怎么……怎么这么巧……

        梅玉书受伤了,自然是坐不了马的,阮伽南也受了点轻伤,又是女子,更加不能坐马车了。可是一时半会的也实在是找不到第二辆马车了,最后还是阮伽南小手一挥,说既然都是伤患,那就无需分男女了,命要紧。便带着杨嬑和两个婢女,还有梅玉书挤在同一辆马车里回城了。

        见状大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梅玉书虽然是男子,但受了重伤,最后还晕厥过去了,而且同行的还有两名婢女,还有一名受了轻伤的侍卫驾车,想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京兆尹这会儿是头都大了。好好的陪夫人出门上香,怎么就倒霉的遇到了这样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