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神仙缘分(二更)
        就如同凤明阳所说的那样,杨家的人确实是在心里升起了浓浓的危机感。他们杨家的人虽然醉心学问,从不参与朝廷党派争斗,也不喜好玩弄权术,但不代表他们是无知单纯的官场新人。皇上在宫宴上的表现,以及他说的话都让杨家的人心里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出了宫回到杨府之后几个长辈就和杨老爷子聚到了书房里,个个脸上都神色凝重。

        “爹,你说这殿下是怎么回事?怎么以前一直没有听说这和他有关的事?”杨家老大,杨伯益,也就是杨嬑她爹有些疑惑不解的问。

        杨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宫宴上陛下的表现你们也都看到了,这不已经是明摆着的事情了吗?”

        “难道陛下是属意七殿下……”杨伯益说了一半就嘘声不语了。因为这话实在是太过让人心惊了一些。

        书房里的人因为他这话都沉默了下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很多事情都会不一样了。而且陛下在宫宴上说的话……

        “爹,难道陛下是打算把我们杨家的小姐嫁给七殿下吗?”

        “不会吧?咱们杨家虽然说也是世家,但是在燕京这种地方,从来就不缺传承了百年的大家族,比我们杨家要好的人家多了去了,大哥你这么就认为陛下会选中我们杨家的女儿呢?”杨家老二杨仲谦不太认同自己大哥说的话。

        杨伯益摇了摇头说道:“仲谦,虽然燕京世家很多,但是如果陛下真的属意七殿下为太子人选,那定会为七殿下铺好路让他走。有了陛下的支持,七殿下就没有必要为了权势联姻,现在七殿下回到燕京的时间虽然也有两年了,但是他没有在大家面前露过脸,没有在朝廷上出现过,那就没有什么声望可言。现在他最需要的是声望。”

        让他可以尽快在朝廷上站稳脚跟,得到大多数朝廷大臣认可甚至是追随。

        杨仲谦眉头一皱,思索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面色也不禁凝重了起来。

        “爹,陛下真的想要我们杨家的小姐嫁给七殿下吗?如果是这样,那以后我们杨家岂不是要和七殿下绑在一起了,参与到了党派之争里了吗?”杨嬑的二哥有些焦急的问道。

        如果是这样,那就和他们杨家一向的行事准则相违背了啊!

        这也正是杨家人最担心的。先不说他们有没有争权夺利的心了,就是有,他们也不能贸然和刚刚冒出来,没有丝毫了解的七殿下绑在一起啊!这是关系到整个家族的兴衰存亡的大事,怎么能如此轻率呢?更不用说他们目前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思,他们只想明哲保身!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老大,现在咱们杨家有几个及笄的小姐就只有嬑儿一人,陛下若是真的生了和杨家联姻的心思,那这联姻的对象定是嬑儿无疑了。我们杨家绝对不能掺和到太子之争一事里面,毁了我们杨家的百年声誉!”

        “爹,你的意思是……”

        杨老爷子严肃着脸道:“尽快给嬑儿找门人家把亲事定下来!”

        “爹,这临时临急的,到哪里去找啊,咱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把嬑儿嫁出去啊!”杨老大是个疼爱妻女的人,杨家家风很好,不管是老一辈的还是年轻一辈的都极少有纳妾的情况出现,夫妻之间,兄弟姐妹之间也相处和睦,感情很好。

        “是啊,爹,嬑儿可是咱们家的闺女,可不能随随便便就嫁出去啊,这是一辈子的事,若是嫁错了人,那岂不是害了嬑儿一辈子吗?”杨开泰也说道。

        两人的儿子也纷纷插嘴你一句我一句的想要劝说杨老爷子。

        杨老爷子眼一瞪,不高兴的道:“你们以为我就乐意啊,你们也不想想,若不在皇上把话说出口之前把嬑儿的亲事定下来,万一皇上真的盯上了我们杨家,要把嬑儿指婚给七皇子,你们以为这样嬑儿下半辈子就能幸福了?还得搭上整个杨家,这是可以开玩笑的事吗?”

        他自己的孙女他就不疼了吗?嬑儿及笄也有一年的时间了,迟迟没有给她定亲事,不就是想给她找户好人家,让她嫁到夫家之后可以过得幸福,不用一辈子都勾心斗角吗?谁又知道陛下竟然还藏了一个皇子呢?

        杨老爷子的话让一伙人都没话说了。确实如此,如果皇上真的盯上了杨家,那会被指婚的人肯定是嬑儿了。杨家还有其他的小姐,但是都没有及笄,皇上和七殿下是不会等的。

        杨伯益叹了一口气,“爹,这件事回头我会让嬑儿她娘尽快去寻一门好人家,然后把嬑儿的亲事定下来的。”

        爹说得也没有错,与其等皇上指婚,还不如先一步把嬑儿的亲事定下来。如果亲事定下来了,就算皇上真的有这样的心思,也不好再强迫杨家把嬑儿嫁给七殿下了,不然的话岂不是成了抢别人妻子的小人了吗?

        杨伯益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就把事情跟自己的妻子说了,杨大夫人一听丈夫的话一颗心顿时就吊了起来,皱着眉头忧心不已的说道:“爹说的话也有道理,只是这一时半会的哪里去找一门适合的人家给嬑儿?嬑儿可是我唯一的女儿,我可不愿意随随便便的就把她嫁出去了。嬑儿未来的夫家我也不求大富大贵,高门大户人家,但是这人品,家风是绝对不能退让的。”

        杨伯益叹了一口气,“我又何尝不知道。只是这事情怕是也非常的紧急了,不然的话爹也不会说出让我们尽快把嬑儿的亲事定下来这样的话。爹对嬑儿一向疼爱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不是真的情况特殊,爹也不会让我们这么做的。你要想想,如果让嬑儿嫁入了皇室……”

        杨大夫人面色微微一变,脸上闪过了挣扎之色,最后一咬牙,“好吧,为了嬑儿好,现在也唯有这个法子了。”

        她也不敢冒险啊,虽然说现在只是猜测,可是爹和相公不是那种杞人忧天的人,他们现在会这样定是有九成的把握了。

        杨嬑很快就察觉到了家里的气氛有些异样,爹和娘还有婶婶她们突然又开始着急自己的亲事了,原本说好了要慢慢来的,可是这现在却是急得不行的样子,刚过了除夕呢就一连看了好几家的帖子。杨嬑本来就是聪慧的人,隐隐约约的也猜到了什么。只是就算她猜到了什么她一个女子,力量单薄,也是做不了什么的。这么一来她的心情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就在这个时候,阮伽南上门来了。

        阮伽南上门来杨嬑是惊喜高兴不已的,不等她进门就自个儿出去迎接了。

        今个儿是年初二,因为宫宴的事,杨家的人也没有心思去四处拜年什么的了,大房的人更是连娘家都没有回,只是派人送去了新年礼物。

        “我还以为今天上门来会碰壁呢,没想到你还真是在,也是我运气好了。”阮伽南笑着道。

        杨嬑也笑了,“还真是,我差点就要随着我爹娘回我外祖家了。”

        杨家此时倒是没有什么长辈在,虽然心情受到了影响,但是一些必要的走动还是不可少的。所以不管是几位老爷还是夫人都出去拜年了,杨嬑没有心情就留了下来。阮伽南当然是知道的,不然她还真的傻乎乎跑上门来啊,她才没有这么傻呢。

        宫里的人已经传了消息出来,说皇上昨日就宣了凤朝阳进宫,为的就是他的亲事。而皇上确实是属意杨家,希望凤朝阳可以娶杨家的小姐为正妃。只是凤朝阳似乎真的没有现在就说亲事的心思,硬是将皇上的好意给推了。不过她猜测,就算现在凤朝阳推了,那也是暂时的,皇上如果下定了决心,也就是会给点时间他适应,但绝对不会太过纵容凤朝阳胡来的。

        皇上考虑的事肯定比凤朝阳考虑的多。

        所以杨家的时间,嬑儿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她今日过来就是为了此事。

        两人到了杨嬑的院子,阮伽南和她闲聊了几句就直奔正题了。

        “嬑儿,除夕那天你也进宫去参加宫宴了,也知道了宫里的事,消失那么多年的七殿下回来了,而且父皇还很喜爱他,准备要给他说亲事了。我不怕实话告诉你,父皇确实是看中了你们杨家,想让杨家的小姐嫁给凤朝阳。而杨家现在只有你一个人是已经及笄了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她很直白的说道,完全不给杨嬑缓冲的时间。

        杨嬑一愣,面色微微一白,很快又镇定了下来,“我知道,这两天家里的气氛也有些不正常,我爹娘他们暗地里也在为我的亲事忙碌,我就猜到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那你有什么想法吗?你心中可有中意的人?如果有,这个时候你可别只顾着害羞,一定要说出来,我觉得只要对方不是什么十恶不赦,或者是条件太差的人,你爹娘应该都是会同意的。”阮伽南问道。

        杨嬑刚刚有些白下去的小脸顿时被她的话说得有些羞赧了起来,到底是个还没有说亲事,也没有接触过男女之事的女子,面对她如此大胆直白的话,杨嬑很是有些接受无能。

        她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怎么、怎么会有、会有中意的人啊……看你、看你都胡说、胡说什么呢……”

        阮伽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害羞什么呀。难道你想嫁给凤朝阳吗?不说别的了,就说凤朝阳这个人好了,你若是嫁给了他,以后定不会安稳的。他的身份,侧妃是少不了的,姨娘侍妾夫人什么的更是少不了,将来你得和多少个女人抢丈夫啊,你得和多少个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啊!难道你想一辈子就活在勾心斗角,争风吃醋里吗?没有自由,没有幸福,没有心意相通,甚至连相敬如宾都没有,你真的想这样过一辈子?”

        杨嬑面色一变,瞳孔一缩,“不!我不要!”

        她生活在杨家是很幸福的,府里上下的气氛都很好,不管是他们大房,还是二房,三房,四房都一样,夫妻恩爱和睦,兄弟姐妹也相亲相爱,四叔虽然有个侍妾,但是却没有什么地位,四叔和四婶的感情也挺好。还有三叔也是,至于爹和二叔,后院都没有姨娘,干干净净,他们也没有什么庶出的姐妹兄弟。

        从小到大她看到的都是爹娘恩爱的样子,爹写字,娘就画画,爹作对,娘就吟诗,可以说是琴瑟和谐了。她理想中的婚姻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再不济也得像三叔三婶和四叔四婶这样的。她无法想象自己将来若是嫁给了一个后院挤满了女人的男人,那种日子肯定会让她觉得生不如死的。

        “既然不要,那你就更加应该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一个不慎,若是父皇的圣旨下来了,你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凤朝阳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思,现在他对成亲似乎也不着急,所以才推了父皇的好意,所以你,杨家或许还有一点时间。不然的话……过完年这指婚的圣旨就该下了!”

        杨嬑一脸害怕和纠结,“可是,可是我、我真的没有意中人啊!”

        她平日活动的范围有限,来往接触的也都是燕京的小姐,参加的活动也都是这些小姐举办的诗词大会什么的,来参加的人也都是小姐,她根本就没有机会,也不可能去认识什么公子哥儿,又哪里来的意中人?

        阮伽南听了她的话想了想也表示理解。这里可不是现代,有自由交友的权利,女子若是被人发现和男子走得太近,或者是被发现有那什么情,这可是很严重的事。就算有来往,那也得是在有旁人的情况下,可是这样的来往在她看来根本就不能算是来往交际。

        “那你可有表哥什么的?”阮伽南折中的问。

        杨嬑点了点头。

        阮伽南正要追问,她就说道:“可是我表哥都成亲了,连孩子都有了。远房的倒是有,但是人不怎么样。”所以不行。

        阮伽南不禁要叹气了,想了想又问道:“行了,那你说说,你心目中的夫婿形象是怎么样的吧?”

        “啊?”杨嬑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太明白。

        “就是你希望嫁给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啊!相貌,人品,家世,才学什么的,你难道没有要求吗?”

        杨嬑一张白皙的小脸微微红了起来,“这个,我们尚未出阁的女子怎么能想这些事……我就是……就是希望将来我嫁的人能像我爹对待我娘那样对我。即便不能一心一意,但是也不能太过三心两意了,最不济也得像我三叔三婶,四叔四婶那样。”这是最低要求了,不然的话她还不如不嫁。

        与其嫁给一个后院满是女人三心两意的男人,将来痛苦,她还不如去姑子庙,青灯古佛一生来得自在。

        闻言阮伽南对她不禁有些讶异和意外了。

        哎呀,没想到嬑儿的想法还挺潮的啊!

        光是冲着她这一点,她就得想办法帮她逃过这一劫才行。

        “像你爹这样的,那就是人品是关键的了?你对其他就没有什么要求了?你好歹说说,别顾着羞涩了,我给你想想办法啊!我看看我家王爷是不是认识什么青年才俊,可以给你介绍啊!”阮伽南随口说道,然后一顿,双眼猛的一亮,双手一拍,兴奋起来了,“对啊,我家王爷不是也认识很多人吗?可以介绍给你啊,若是成功了,我还是个媒婆了呢!咱两就是亲上加亲了啊!你可是我回燕京之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呢,若是能在婚姻大事上帮到你,我也是没有遗憾了。”

        杨嬑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羞红了脸,“伽南,你……你胡说什么呢?宁王认识的人……”她脸上闪过了一丝黯然,“祖父也爹怕也是不会同意的。”

        阮伽南眉头一皱,但是很快又松开了,“话虽如此,但是我家王爷的朋友也不全是一个样,也有些是不参与到这些争斗里的嘛。”

        说到这,她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道身影,但紧接着她又否定了。

        梅戈是商贾世家之子,现在外面人的也不知道梅家和宁王府走在一起了。梅戈明面上也只是严知君的朋友罢了,和宁王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杨家的人应该也是会同意的。只是梅戈身体不好,梅家又是商贾之家,就怕杨家的人会嫌弃这个身份。毕竟士农工商,商人是这个社会最末的等级,很多做官的都瞧不起商人。

        而且梅戈年纪好像也小了一点。好吧,在这古代也不小了,可是在她看来还是小了点,梅玉书这样的就差不多了……

        梅玉书……她脑海里不禁浮起了梅玉书的形象,还有他的行事作风。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越是想倒越是觉得嬑儿和这个梅玉书好像也是挺般配的。除了出身之外,这个梅玉书相貌,才干,人品都是不差的。至于后院的事,据她所知,梅玉书现在还没有说亲事,而且后院也没有通房之类的人,很是洁身自好,和梅戈一样。

        梅玉书,嬑儿,嬑儿,梅玉书……是不是能把这两个人凑合在一起呢?阮伽南有些心动但是又有些犹豫。

        古代可不比现代,结婚之前还能相处恋爱,甚至是同居一段时间,相互磨合,结婚之后不合适也能离婚。如果这两人性子不适合,或者是双方无意,硬是凑在一起就是一对怨偶了,这样一来就不是帮了嬑儿反而是害了她了。

        阮伽南很是纠结。

        她虽然这么说,但是杨嬑却没有她这么乐观,不过她还是笑了笑说道:“伽南,多谢你,我知道你是在为我担心,但是或许情况还没有那么严重吧。而且不是还有时间,我爹娘也在物色人选了,他们不会看着我出事的。”

        阮伽南看着她在心里叹看一口气。这么匆忙,能选中什么好人家呢?若是真的这么容易,嬑儿的亲事就不会拖到现在了。

        她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认真的说道:“如果遇到什么困难,记得告诉我。我不一定能帮你解决,但是多个人多份主意。有什么事记得和家里的人商量,万万不可自己就擅作决定,知道吗?”

        杨嬑看着她这么认真的样子,不由得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看你这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比我大多少岁呢,像个老妈子一样。”

        “好啊,我这么担心你,你居然还说我是老妈子,看我不收拾你!”阮伽南表情一变,朝着她扑了过去。

        杨嬑没防备,被她扑了个正着,然后她用双手使劲的在她身上挠着,让杨嬑大笑个不停。

        杨大夫人回府听下人说宁王妃来了,正准备过来行个礼呢,就听到了女儿屋子里传出来的笑声。她脚步顿了顿,微微笑了笑又转身走了。

        在杨府待了半个多时辰阮伽南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没在主院看到凤明阳,她问了问下人才知道有人来拜年了。于是她脚步一转又去了书房,没有一丁点回避的意思,府里的下人也都习惯了,谁也没有拦着她。

        来到书房前,她礼貌的伸手敲了敲门,“明阳,我能进来吗?”

        得到允许她才推门走了进去。

        书房里坐着严知君,梅戈。看到梅戈,她眸色不由得闪了闪,在杨府时的那个念头又冒了出来。

        “我就猜是你们来了。”

        严知君笑呵呵的笑道:“除了我们,还有谁会过来给你们拜年啊!”

        阮伽南对此表示了呵呵两声,不屑鄙视之情表露无遗。

        “哎,明阳,你看看,你看看你这王妃……”严知君立马跳了起来。

        阮伽南斜睨着他,“行了,别有事没事受了委屈就去找我男人,他是我男人,又不是你男人,你想干什么呢?”

        严知君差点就被她这话气得吐血昏迷。什么话从她嘴里说出来都能变个味。

        凤明阳和梅戈看着他两斗嘴也没有插嘴,倒是看得很乐。

        “你们不会是大过年的还在书房里说国家大事吧?既然是过年,那就应该好好放松放松啊!”她说道。

        严知君摇了摇头,“这你就错了,我们是在说八卦呢。”

        阮伽南来兴趣了,“哦?什么八卦?”

        “当然是突然冒出来的七殿下了!宫宴上皇上不是准备给他说亲事了吗?我们正在猜测皇上会给他说谁家的小姐呢。”严知君摇头晃脑的说道。

        阮伽南闻言不由得看了眼凤明阳,他微微摇了摇头,表示没有跟他们说宫里传出来的消息。

        “那你们都猜了哪家的小姐呀?”

        “燕京能入得了皇上眼的就那几家了……”严知君开始掰着手指数了起来,“像是贺家,关家,杨家……哎,我记得好像你和杨家的小姐是朋友啊,若是杨家的小姐真的嫁给七殿下,那你们这朋友是做还是不做了?”

        阮伽南嘴角扯了扯,“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梅戈却突然叹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是杨家的小姐嫁给了七殿下,倒是可惜了。”

        阮伽南一听,顿时就觉得他这语气有些问题,“你认识嬑儿?”

        梅戈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说的嬑儿是杨家的小姐杨嬑。他微微笑了笑,“也说不上认识。说起来这杨家小姐和我们还有些渊源呢。”

        “啊,还有渊源,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严知君比阮伽南更加惊讶。

        他和梅戈可是多年好友啊,怎么从来没有听他说过和杨家的小姐有什么渊源故事?

        阮伽南眼里闪过了一道异样的光芒,心里的那个念头愈发的蠢蠢欲动起来了。

        凤明阳也不由得挑了挑眉,很是意外。

        书房里统共才四个人,其他三个人的两只眼都盯着自己看,让梅戈忽然有些不自在了起来,特别是知君和伽南的视线,怎么觉得有些诡异呢?

        “你倒是快说啊!”严知君催促道。

        梅戈轻咳了一声道:“这个,严格说起来不是和我有渊源,是和我大哥。”

        他一说完,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伽南眼里的光芒大盛,像是听到了什么令人兴奋的事一样。他心里的怪异之感更强烈了。

        不过面对三人的视线,他就是想不说也不行了。

        “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大哥小时候的事,那个时候我大哥八九岁这样吧,不过我哥小时候挺瘦小的,像个猴子一样。他和我爹还有那个女人出上香,结果那个女人却想趁机害死他,半路就把他扔下了。那个时候又下雨,我哥差点就死在了路上。后来是遇到一辆马车,没错,就是杨府的马车,马车上的人就是杨家大小姐。她年纪虽小,不过却很心善,看到我哥可怜,不顾杨府下人的反对把我哥挪到了马车里,让人给他换了衣服,还熬了热姜汤给他喝了一碗。知道我哥也是燕京人之后还好心的把我哥送回了城里。”

        “若不是她心善救了我哥,我哥或许真的会死在那个时候。我娘直到我爹回府很久之后才发现我哥没有一起回来。那女人说我哥已经回房了,我娘也没有多怀疑,毕竟当时出门的还有我爹,哪里想到……”想起他们那个爹,梅戈一脸的冷意。

        “你确定那是杨家小姐救的你哥?你当时又没有跟着你哥。”严知君对他的话表示怀疑。

        梅戈有些无语的看着他,“自然是从我大哥嘴里和我娘嘴里听到的了。我哥被救的时候也不是完全的昏迷不醒,还有意识的。初初几年我哥还经常提起来这件事呢,因为后来我们本来是想上杨府谢恩的,但是后来发生了点事,就一直没去,只是让人送去了谢礼。再后来我哥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了。我也有些淡忘了,现在才又想了起来。”

        艾玛,这真是天大的缘分啊!

        阮伽南听完梅戈的话内心激动得直想仰天大吼。

        这是什么神仙故事哦,妥妥的言情小说故事情节嘛。

        男主小时候被女主救了,从此之后男主对女主念念不忘。自知和女主家世不般配,就发愤图强,努力向上,为的就是能早日配得上女主。最后排除万难将女主娶到手,从此恩爱一生,和和美美,happyending!阮伽南开始在脑海里脑补了一万集男女主之间的恩恨情仇。

        凤明阳听了梅戈的话觉得有些意外和诧异,没有想到梅玉书小时候还和杨家的小姐有过这样的交集,实在是出乎人意料之外啊。

        他目光一转,不经意的落在了自家王妃身上,就看到她目光闪闪发亮,表情有些诡异的兴奋,眼神处于放空状态……他眸光一转,心里大概也猜到一些了,心里不由得一阵好笑。她这是不是乱点鸳鸯啊,病急乱投医了吧?

        即便梅玉书和杨嬑曾经真的有过这样的交集,但是也不代表着两个人就有可能。身份就是云泥之别了,杨家的人会愿意把自己的嫡小姐下嫁到一个商贾之家吗?不太可能。

        凤明阳害注意到梅戈眼里闪过了一丝担忧。他眉头一皱,心思一转,不禁垂下了眼眸。

        难道梅玉书……

        书房里大概就只有严知君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也没有多想了。

        他叹息道:“想不到梅大哥小时候还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啊。”

        阮伽南听了他的话不由得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这是重点吗?这是重点吗?重点难道不应该是梅玉书和杨嬑之间的缘分吗?

        哎,直男啊!

        不行,她得好好想想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她双眼闪着坚定的光芒,有些摩拳擦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