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非人折磨
        献王府出了这么大的事自然是瞒不住了。宫里的人很快也都知道了,皇上为此震怒不已,燕京的人也哗然一片。这献王府今年可真是流年不利啊,先是献王和献王妃先后死了,这还没有多久呢,献王府的小公子也死了,还是被人当街刺杀而死的!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的事啊,堂堂皇室子弟居然被人当街刺杀死了,活像是有人狠狠的甩了一个巴掌在皇室的脸上。

        献王府里哀声一片。

        阮伽南和凤明阳在凤渝琉的屋子里也不管外面的事,凤渝辰半天才终于回神了一样,放下了凤渝琉已经冰凉僵硬的小手,强忍着泪水和悲痛从床边站了起来,眼眶红红的看着阮伽南哑声问道:“八婶,在我们还没有回来的时候你说这件事不简单……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听到他这么问,凤明阳眉头一皱。

        阮伽南看到他冷静了下来,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将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

        凤渝辰听了她的话面色有些怪异的看着她,“你的意思是说那些灰衣人很有可能是冲着你和八叔来的?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要杀我和渝琉?”

        早上的事很明显那些灰衣人就是针对他们两兄弟来的,多数的力量都花在了攻击他们两兄弟上。如果像八婶说的那样,应该全力攻击八婶啊。他想不明白,如果是冲着八叔八婶来的,为什么要杀他们两兄弟。

        阮伽南神情有些复杂,“如果我猜测得不错的话,他们是想借此来打击你八叔。父皇让我们两夫妻暂时照顾渝琉,若是渝琉在我们手上出了事,我们两夫妻自然逃脱不了干系和责任。再有……”她顿了顿,“也有可能是对方想打击我们,因为渝琉很喜欢我们,若是在我们眼皮底下杀了渝琉,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精神打击。”

        “这是目前我能想到的最有可能的答案。大哥大嫂已经不在了,按理说不会有人想要针对你们两兄弟,即便王府的尊荣还在,但是你尚未成年,对朝廷格局影响不大,不会有人冒险对你们出手。但若是想利用这件事来打击我和你八叔,那就能说得通了。”

        凤渝辰听了她的话身形不稳的踉跄着倒退了两步,神情呆滞。

        所以八婶的意思是,因为渝琉喜欢八婶,八婶八叔也喜欢渝琉,所以针对八叔的人就想到了利用渝琉来打击八叔,或者说是想让献王府和宁王府成仇?那是不是说如果在母妃遇害的那晚,八婶没有救渝琉,渝琉就不会对八婶产生依赖,就不会这么喜欢八婶,也就不会住到宁王府去,和八叔八婶生活在一起,就更加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了是吗?

        难道是渝琉对八婶的喜欢,八婶对渝琉的疼爱最终害了渝琉吗?

        凤渝辰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这个事实。

        他该怪谁?怪渝琉不应该喜欢八婶,明明他们两家以前并没有多大的接触,渝琉以前甚至从来没有见过八婶,如果一直维持这个样子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如果没有母妃被害那天晚上的事,也就不会有渝琉依赖八婶的事了。怪八婶,怪八叔,怪他们自己不知道招惹了谁却让人报复到了渝琉身上,为了打击他们才利用渝琉,杀了渝琉?

        还是怪他自己,身为兄长却没有尽到该有的责任,明明那些凶险的情况下,他为什么会心大到将他放下?又抑或要怪策划了这件事,生出了要杀死渝琉来打击八叔八婶这样想法的那个人?

        到底应该怪谁?

        说不怪阮伽南和凤明阳,凤渝辰觉得就算自己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他怪的,刚才坐在床边,握着渝琉冰凉僵硬的手时,他是怪的,甚至是恨的。可是看着渝琉的小脸,他如何恨得起来,这是渝琉最喜欢的八婶啊,为了和八婶在一起,他甚至不愿意回献王府住……

        而且他也明白,这件事他们都是无辜的,最应该怪,最应该恨的应该是一手策划了这件事的人!

        凤渝辰眼里闪过了强烈的恨意,突然噗通的一声在他们面前跪了下来。

        阮伽南吓了一跳,反射性的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揪住他肩膀上的衣服就要把他扯起来,“你干什么?有话好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怎么能轻易的对他人下跪?”

        凤渝辰却用力的挣开了她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八婶,求你,求你一定要帮渝琉报仇!你既然怀疑这件事是冲着你和八叔来的,那你心里一定有了怀疑的对象!我不知道是谁这么丧心病狂,我也不管是谁,我一定要为渝琉报仇!可是我清楚,依我现在的能力我怕是做不到,所以,求你了,八婶,你看在渝琉那么喜欢你的份上,你帮他报仇吧!”

        凤明阳站了起来,走了过去捉住了他的手臂硬是将他拉了起来,沉声道:“不用你求,我们都会为渝琉报仇的。你当我们相处了这么一段日子是白相处的吗?对渝琉,我们也是打从心里疼爱他,当他是亲人,又岂会看着他被杀而不管?”

        阮伽南点了点头,眼底掠过了一道冷光,紧紧的盯着他冷沉的说道:“你八叔说得对,渝琉这个仇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他报的,我以宁王府的名义起誓!我心里是有了怀疑,但到底是不是,还需要证实,接下来我们需要你的配合,如果你真的想替渝琉报仇,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听我的!”

        凤渝辰双手猛的紧握成拳,“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愿意做,只要能为渝琉报仇!”

        阮伽南抿了抿唇,目光幽冷,“我怀疑献王府里有其他人安插的棋子。渝琉要回府是昨晚临时决定的,也是临时派人来和你说的,可是今天却有人在路上埋伏了。这消息只能是从献王府上传出去的,宁王府里知道这件事的也只有我和你八叔和丹青,其他人都是今早才知道的。”所以不可能是宁王府的人把消息传了出去,那就只有献王府了。

        是献王府的人和外面的人传递了消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只能证明她怀疑的那个人早就已经把注意打到渝琉身上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阮伽南就满心的悔恨。她竟然从来没有在这方面上想过,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狠心至此,用这样残暴残忍的方法来打击他们。渝琉也是皇室中人,也是他的亲人不是吗?为什么要对一个孩子出手?

        前世她执行了不知道多少次任务,也不知道接触过多少穷凶极恶,罪孽深重的人,但无论如何,他们始终坚持自己的原则,从不对无辜的孩子妇人下杀手。他们是雇佣兵,可也是有原则有底线的雇佣兵,所以他们在国际上的名声才会这么响亮,才会有无数各阶层的人找他们做买卖,甚至连总统都有。

        她没想到怀疑的那个人会丧心病狂到了如此地步。渝琉也是他的侄子,他竟然能用上这样的手段。

        是她天真了,她以为这个时空的人本性远比他们那个时空的人本性要好得多,因为这个时空还没有现代那样物欲横流,世风日下,自私自利,她以为这里的人宝保留着人性中最纯净的那一部分……没想到是她天真了。

        她来到这里受到了阮府很多不公平的对待,但她也接收到了很多来自他人的善意。是这些人一点点的重拾了她对人性的失望,可是现在……她用力的闭了闭眼。

        凤渝辰听到她的话很快就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眼里涌起了一股戾气。

        “献王府的事我们不好插手,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你最好就暗地里查这件事。至于那两个灰衣人,交给我们,我会撬开他们的嘴。”她眼里闪过了一道冷光。

        凤渝辰缓缓的点了点头。

        “从今天开始,你对外就摆出已经和宁王府决裂了的样子吧!不然的话我担心背后之人会再对你下手。”阮伽南提醒道。

        凤渝辰抿了抿唇,目光黑沉的看着她,“你心里怀疑的人是谁?”

        阮伽南眉头一蹙,摇了摇头,“这个你先不用管,我确认了之后会告诉你的。”

        “帮渝琉报仇的事我一定要参与!”他固执的看着她。

        她扯了扯嘴角,“你放心,到时候我会让你亲自报仇的。”

        阮伽南和凤明阳和他商量好了事情之后才带着两个灰衣人离开了献王府。

        在献王府附近打听情况的人看到宁王两夫妻似乎被人从献王府里赶了出来,还听到献王府的人说什么都是他们害死了献王府的小公子什么的,很快燕京就传出了流言,说献王府小公子只所以会死全是因为宁王两夫妻的关系。是他们不知道招惹了哪里的仇家才让人上门来报仇了,结果献王府的小公子就遭殃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献王府和宁王府翻脸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本来献王府就够惨了,献王,献王妃都死了,现在连小公子也死了,就剩下一个未来世子和几个庶出的,也怪可怜。

        阮伽南和凤明阳回到宁王府之后阮伽南直接去了谨言堂。

        两个灰衣人已经被谨言堂的人呈大字型绑了起来,看到阮伽南还轻蔑的哼了一声,充满了不屑。谨言堂的人见状立刻上前往两人的腹部狠狠的揍了一拳,两人当即痛得干呕了起来。

        阮伽南看着两人干呕着,缓了过来才走了过去问道:“是谁让你们来刺杀献王府小公子的?老实说出来本妃还能给你们一个痛快,不然的话定叫你们尝尝本妃的手段。”

        其中一个灰衣人闻言立刻就冷嘲了一声,不屑而讥讽,轻蔑的从上往下睨着她,“就凭你?”

        阮伽南顿时就笑了,笑意却不达眼底,冰冷刺骨,“看来你们是不肯说了?”

        两个灰衣人哼了一声,摆明了就是不合作。

        她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看来你们是不肯好好合作了。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站在阮伽南身后的人看到两个灰衣人猖狂的态度心里就一顿气,但是王妃没有动作他们也就忍着了。

        阮伽南摆了摆手,“把东西准备好。”

        谨言堂的人领命而去,留下的人很快就搬来了一张椅子,放在屋顶投射下光线的地方,阮伽南施施然的走过去坐了下来。

        两个灰衣人显然是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脸上不见丝毫的担忧,反而有些嘲弄,恶劣的说道:“宁王府是没人了吗?宁王身体不好到了要自己女人出面的地步了?这样的男人活着还有什么用,要是我,我就宁愿去死了。不过想来宁王也习惯依靠女人了,呵呵呵。”

        “放肆!”谨言堂的立刻怒声喝道。

        阮伽南扬了扬手,“稍安勿躁,你且看他们待会儿还能不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来。本妃待会儿定叫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人,目光幽深寒冷。

        出去准备东西的人很快就回来了,看到其中一样东西,两个灰衣人一愣,接着就狂肆的大笑了起来,笑声里满是嘲弄讥讽。

        “哈哈哈哈,宁王妃,这就是你的手段了?羊?你是知道从我们这里问不出什么来,所以准备换个法子,给我们来个烤羊肉好好招待我们,求我们告诉你吗?如果宁王妃愿意跪下来求我们的话,说不定我们一高兴就愿意告诉宁王妃了呢。”

        “是啊,不如就跪下来求我们吧!”

        谨言堂的人听了两人的话是气得恨不得立刻去杀了这两个胆大包天的人。

        阮伽南不动如山,只是摆了摆手,谨言堂的人上前将其中一个灰衣人解了下来,转而绑到了一根圆木柱上,双腿用木桎固定,双脚穿过木桎上的两孔,露出了脚底板。然后端来了几个小罐子,罐子里散发出了阵阵香味。

        被绑住的灰衣人又哈哈大笑了起来,“宁王妃,看来你真的是打算烤羊肉来讨好我们,求我们啊!哈哈哈,宁王这个窝囊废,自己没本事,娶的女人也是个没本事的,只能想出这么个法子了,真是可笑啊!”

        阮伽南不管他的笑声,抬了抬下巴,谨言堂一人拿着端上来的小罐子,一人拿着一柄刷子,两人一言不发的用刷子沾了罐子里的东西就往灰衣人的脚底板刷,一股甜甜的味道立刻就散发开了,是蜂蜜。接着又是其他的香料,很快地牢里就变得香喷喷起来了。

        灰衣人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的动作,但是很快他们就明白了她的用意。

        涂完了脚底板之后阮伽南就命人把羊牵了过来,她伸手摸了摸干干净净的羊,脸上含笑的说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刑罚,叫笑刑。本妃以前只听说过,但是没见识这种刑罚的厉害,听说至今为止,尚未有人能熬过这道刑罚的呢,今天就让本妃见识一下吧!”

        说完她拍了拍羊,命人将羊牵了过去。

        羊走到灰衣人跟前,闻到他脚底板上的香味立刻就凑了上去,伸出舌头就往他脚底板上舔了起来。

        灰衣人被羊的舌头舔到的一瞬间,面色顿时一僵,眉头一动,被木桎固定的双脚本能的想要挣扎,但是木桎上的两个小孔刚好圈住了他的脚腕,根本就动不了分毫。所以他只能让羊不住的舔着他的脚底板了。

        谨言堂的人一开始还不明白她这个刑罚的有什么吓人的,但是很快他们就见识到了。

        灰衣人刚开始还能坚持,但没一会儿就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一开始还极力隐忍着,可是很快就笑得越来越大声,不可控制的狂笑不止,一边笑着一边喘着气,眼泪鼻涕一起来,想停都停不下来。

        没有体验过的人不会明白这种不可抑制的狂笑有多痛苦,比被人点了笑穴还要痛苦千百倍。

        阮伽南坐在椅子上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面色都不变一下,甚至还让人送上了热茶,淡定悠闲的细细品尝着。

        现代的医学分析证明,人在持续发笑时,会使肺中的氧气逐渐减少,从而失去呼吸能力,最后因为极度缺氧而窒息而亡。就算受刑罚之人生命力再顽强,最后也会因狂笑不止而导致收缩乏力、虚脱或昏厥,严重时还会影响小脑的正常发育。而根据古代历史记载,顶多半个小时受刑的人就会因为极度的痛苦而一命呜呼。

        肉体上的疼痛折磨,意志力强大的人可以承受,但是生理上的就不是意志力能控制的了。

        从羊开始舔他脚底板,灰衣人的笑声就没停止过,半盏茶的时间刚过,地牢里突然就冒出了一股奇怪的,伴随着浓臭的味道,谨言堂的人一看才知道灰衣人竟然屎尿失禁了!几个人叹为观止,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刑罚能将犯人折磨到如此地步的!这些灰衣人自然不会是普通的刺客,想来也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但是现在……

        谨言堂的人看着面不改色的王妃,心里佩服不已。

        见灰衣人面色不对,阮伽南及时让人拉开了羊。羊一离开,灰衣人的笑声就迫不及待的停了下来,灰衣人像是岸上搁浅的鱼一样张着嘴,嘴角流着唾液剧烈的喘着气。

        “怎么样,本妃这刑罚的滋味还不错吧?如果你觉得脚底板不够,听说在肚脐上效果会更好。要不要试全看你自己的选择了。”阮伽南含笑的问。

        灰衣人惊惧惶恐的看着她,觉得她就是地狱来的恶鬼!

        “不说是吗?那就继续好了,若是本妃不叫停的话你自然是撑不了多久的,但是本妃的目的不是杀了你,而是要折磨你。所以每当你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本妃就会让人停下来,让你喘口气。哦,你想自杀?怕是不行的,因为你光是笑都来不及了,哪里还有时间和力气去咬舌自尽啊!”她目光幽冷的看着灰衣人慢慢的说道。

        她说完见灰衣人没有反应,神色一冷,“再涂点让羊好好舔!”

        她就不信他们真的能撑得住。在现代,连最优秀的特工都没办法撑得住这种刑罚,区区一个刺客更不可能了。

        灰衣人惊恐的看着那只羊重新被牵了过来。如果不是自己亲身经历,恐怕没人会相信一头羊,无害的羊能把人折磨到何种地步。

        羊带着倒刺的舌头才碰上自己的脚底板灰衣人就崩溃的大叫了起来,“我说,我说!把羊牵开,把羊牵开!”

        阮伽南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阴恻恻的说道:“若是让本妃知道你说了假话,本妃就让三只羊去舔你,两只羊舔你的脚底板,一只羊舔你的肚脐,或者再加两只羊去舔你的腋下,本妃觉得你应该不会想要尝试这种滋味!”

        她的话让灰衣人瞳孔一缩,面色白得跟死人似的,吓得竟然又再次失禁了。

        阮伽南眉头都不皱一下,看着还被绑在远处,同样被吓得面色发白,惊恐不安的灰衣人,笑了笑,“让他也尝尝这滋味,毕竟是同伙,总不能这苦只让一个人吃。”

        被绑在原处的灰衣人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折磨成这样子就知道这滋味不好受了,他还以为同伴已经答应松口了,自己不用受折磨了,没想到这宁王妃竟然还不放过自己。

        他心一狠,就要咬舌自尽,却被守在一旁早有防范的人一把卸掉了下巴。然后睁着惊惧的眼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拖到了同伴刚才的受刑的地方。

        两刻钟之后阮伽南面容满是阴霾的走了出来,眼里闪着骇人的冷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