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封王
        凤乾阳带着一身戾气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在大门前,他抬头看着上方的匾额,上面原本应该是八皇子府,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九皇子府。看着那个九字他越发的觉得讽刺了,以前可是凤明阳的府邸叫九皇子府,后来就变成了宁王府。现在他府上的匾额换了,他的身份也换了,却比之前更加不如了。这可真是讽刺。

        他看了一眼便面色阴沉的低着头匆匆的跨过门槛大步走了进去。

        他还没有大婚,也没有什么侍妾,倒不是他不喜欢女色,只是为了名声,所以才不得不如此而已,不过他对女色也确实没有太大的兴趣,也正是因为如此,朝廷上的一些大臣才对他抱有希望,选择站在他这一边。毕竟他就算大婚了,身边也只有一个正妃,按例,他是皇子,后院除了正妃,还有两个侧妃名额,除此之外其他的夫人侍妾名额不限,只要不太过分,也是没人会管的。

        一个皇子的侧妃,夫人侍妾自然是没有什么用的,但若是他成为太子,将来继承皇位,那就不一样了。这是一种冒险的行为,但自古以来,泼天的富贵哪个不是冒险得来的。还指望老天爷送上门不成?

        所以对于有些有心钻营的大臣来说,他后院空置的位置就是他们家族的机会。

        和宁王府一样,九皇子府的人口也不是很多,对下人的管理凤乾阳也是十分严格的,回到显得有些寂寥的府里,他直接去了书房,将自己关在了书房里。

        朱先生听到下人说殿下回来之后就去了书房,又知道他是从宫里出来的,一下子就猜到他是为了什么事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了。

        他正要转脚步去书房就看到有人匆匆走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他问。

        见是朱先生,匆匆走过来的人脚步一停,恭敬的说道:“朱先生,方才有个乞丐送了一封信到府上,指明是给殿下的,说是有人给了他银子,让他将信送过来,其余的却是一问三不知。”

        朱先生的目光落在了他的手上,他忙双手将信奉上。

        信是很普通的信,外面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可就是这样才显得有些奇怪。往日有人给信殿下哪个不是精心准备,送到手上的信甚至还时常染着名贵的香气。可是像今天这样的还真是第一次见,连个字都没有。

        朱先生心里觉得有些奇怪,而自己又恰好要去书房,便说道:“我正好要去见殿下,这信就交给我吧,我会亲手交给殿下的。”

        送信的人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府上的人都知道这个朱先生是殿下最信任的人,甚至连总管对他也是礼让三分,他们这些下人就更加不用说了。

        “如此就劳烦先生了。”送信的人拱了拱手便离开了。

        朱先生拿着信走到了书房,书房房门紧闭,他伸手敲了敲,“殿下,是小人。”

        听到朱先生的声音,凤乾阳到底是让他进来了,“进来吧。”

        朱先生推门走了进去,看到他面色似乎有些不妥,他也没有急着问,而是走了过去将手上的信递了过去,“小人过来的时候刚好碰上一个下人,说是有人将这封信送到了府上,说是给殿下的。小人就擅作主张带了过来。”

        凤乾阳看到书案上的信眉头一皱,却没有动手要拆来看的意思,“可知道是谁送过来的?”

        朱先生摇了摇头,“下人说是一名乞丐送过来的,是拿了银子办事的人,也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凤乾阳定定的盯着信看了一会儿摆了摆手有些不耐单的说道:“既然这样你就代替我看看吧,看看到底是谁送来的,神神秘秘。”他压根就没有把信放在心上,觉得不出意外也是些不重要的事,浪费他时间。

        朱先生倒也不推辞,这样的事他也不是没做过。

        他自然的拿起了信,很快就拆开了,手微微一抖,折叠起来的信纸便抖开了。他的视线落在信纸上,很快就瞠大了眼睛,眼里满是惊疑之色。

        凤乾阳自然是注意到了他的异样,刚松开的眉头顿时又皱了起来,“怎么了?信上写了什么?”

        信上的字并不多,朱先生一眼便看完了,听到他的话不禁神情有些复杂凝重的看着他,沉声说道:“殿下还是自个儿看吧。”顿了顿又提醒道:“不管殿下看到什么,还请殿下一定要冷静,毕竟此事尚未确定是真是假。”

        凤乾阳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一把将他手上的信扯了过来,也不担心会扯坏了。

        “什么东西——”话还没有说完就因为扫到信上的内容而戛然而止,还带着一丝阴霾的双眼霎时间睁大到了极致,死死的瞪着信上的字,目眦欲裂,眼里迸射出了骇人的光芒。牙槽紧紧咬着却还是隐约听到了因为极度愤怒面颊肌肉不受控制,上下牙齿碰撞而发出的咯咯声,拿着信的手微微颤抖着,力度之大,似乎下一刻就能将信撕成碎片一样。

        他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最近发生的一切,时光倒流一般在他脑海里重来了一遍,最后停在了今天在宫里,在长春宫。他跪在皇后面前,卖乖讨巧,装孙子,他以为自己很成功,把人糊弄过去了,结果却不想自己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笑话,一个耍戏的猴子!

        越是想凤乾阳脸上的神情就越是恐怖,狂怒和怨恨交织让他扭曲又满是阴鸷。

        饶是朱先生看到他现在如此恐怖的样子也有些发颤,抿了抿唇到底还是没有开声劝说。若是信上所言是真的,那殿下心里如此愤怒也是可以理解。任谁被人当成傻子一样耍心里也会不舒服,更不用说是被一个自己以为一直拿捏在手心里,掌控了他生死的人耍。殿下自以为掌控了别人的生死,结果自己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别人手里的玩偶。

        这种巨大的落差耻辱感普通人尚且不能接受,殿下就更加不用说了。

        一时间书房的气氛都凝结了起来,压抑,令人窒息一般,空气中似乎有什么令人窒息的气息在蔓延,如同紧绷的琴弦,轻轻一碰便会猛然断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朱先生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不自觉的舔了舔唇,有些迟疑的,小心翼翼的道:“殿下——”

        他才出声,凤乾阳便猛的挥手将书案上重新布置没多久的东西又全部扫落到了地上,面容扭曲,眼里的恨意浓郁得几乎要化为实质。他转身又将身后柜子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到地上,多宝格的珍宝也一一被他亲手砸到地上,砸了个粉碎,他如同疯了一样在书房里狂砸着,书房里不断的传出了一阵阵砸东西的声音,但是外面的围着人却没有一个人敢进去的。

        没多久布置讲究的书房便被凤乾阳自己亲手砸了个稀巴烂,不管是书房里的瓷器摆设,还是椅子桌凳柜子,通通都被他砸了,书房里乱成一团。

        朱先生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任由他发泄着。书房砸了就砸了,再布置就是了,看来殿下已经选择了相信信上的内容,不然的话也不会发如此大的火。他追随殿下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殿下如此盛怒。

        将书房砸了个遍凤乾阳自己也没有好到哪来去。他站在一片废墟中剧烈的喘着气,满腔的怒火也不知道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一番发泄而有所消退,反而在眼底越积越深,最后和眼底的阴霾之色融为了一体,浓稠黑沉,仿佛随时能吞噬人的妖兽一样,发出了骇人,令人觉得刺骨的光芒。

        书房里寂静一片,只能听到他剧烈的喘息声,尤其诡异。

        良久之后他才发出了一声嘶哑低沉又诡异的笑声,像是沙子用力的划过光滑的瓷器一样让人头皮发麻,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凤明阳,凤明阳,呵呵呵……此仇不报,我凤乾阳誓不为人!我们不死不休!”他阴鸷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显然是恨到了极致。

        朱先生皱了皱眉,看着似乎陷入了魔怔中的殿下,心里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虽然说殿下和宁王本来就不死不休,但……朱先生也不知道要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了。

        但是很快他就想通想明白了。如此也好,起码可以让殿下走出之前的心魔之境,定下心来打起精神和宁王斗。

        等凤乾阳诡异的笑声停了下来之后他用力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底已是一片冷然,面容依然高贵俊雅,可是细看却会发现他和之前已经有些不同了,整个脱胎换骨了一般。

        “朱先生让人进来收拾,重新布置书房吧。只是书房里有很多重要的东西,还需要先生盯着下人,不要让有心人钻了空子。”他淡淡的说道。

        朱先生上前了两步拱手道:“殿下放心,小人会办好此事的。”

        他顿了顿又忍不住关心的问道:“殿下现在可还好?”

        凤乾阳听到他的话,嘴角扯出了一抹扭曲又怪异的笑容,“好啊,本殿下怎么会不好呢?再好不过了。”

        “那信上所说是否要派人去验证一番?”朱先生问。

        他手一扬,“不用了。信上所言怕是真的。这么长时间以来我都被人当成了傻子一样耍,在他们眼里,我怕是已经成了耍戏的猴子了吧?也不知道他们看得可还满意。去查查信是谁送过来的。对方既然能知道这件事,还写信告诉了我,那和凤明阳定是敌对关系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若是能将对方拉拢到我们这边来也是好事一件。而且说不定对方手上还有别的更加有用的消息。”

        朱先生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笑着道:“殿下言之有理。小人稍后就吩咐人去办。”

        凤乾阳点了点头,看了眼残败不堪的书房眉头皱了皱眉说道:“这书房怕是暂时不能用了,你尽快让人重新布置好,今日我便先挪到正屋里去吧。”

        朱先生点了点头,“书房小人会命人尽快恢复的,殿下放心。”

        “嗯。”凤乾阳应了一声负着手神色平静得走了出去。

        朱先生站了一会儿才走到了书案前弯腰从地上捡起来了一张纸,神色晦暗不明的看着纸上的十多个字。

        透过书房外照射进来的日光,纸上十多个字清晰的暴露了出来:换子之事宁王和皇后早已知晓。短短一句话对殿下来说却是当头重重一棒,这一段时间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也都有了一个很好的解释。

        难怪柔妃会突然一败涂地,难怪殿下会被打得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应对,原来宁王和皇后早就已经知道了柔妃做的事。那他们做的一切都只是演戏,只是为了蒙蔽殿下和柔妃,麻痹他们的心智,让他们放松警惕,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时候再狠狠出击。

        果然就让柔妃就这么折了,死了之后还被降了妃位,这对一个妃子来说是何等的侮辱,对一个皇子来说是何等的羞辱啊!殿下和柔妃自以为谋划了这么多年,却不料早就被人看穿了,摸透了。

        不只是殿下,怕是所有的人都小瞧了宁王啊!

        想想朱先生却是有些心惊了起来。

        宁王如此隐忍,有手段,有心计,有谋略,太子之争殿下想要获胜怕也是要历经艰险啊!

        好在现在殿下还有贺家,只要大婚,迎娶了贺家嫡小姐,和贺家绑在同一条船上,殿下的处境也就能扭转了。

        朱先生摇了摇头转身去吩咐人收拾书房重新布置了。

        凤明阳和阮伽南自然不知道自己的秘密已经被凤乾阳知道了。不过就算他们知道了也不会太过放在心上就是了。做过的事迟早都会被人发现,不可能一直隐瞒的。

        凤乾阳的大婚日期定了下来,宫里宫外就开始忙活起来了。贺家也同样如此,每天上门拜访的客人络绎不绝。贺家对这门亲事到底还是没有要放弃的,所以对于贺梅芩的亲事自然是十分的上心了,加之她又是嫡小姐,要准备的就更多了。贺家每天客人络绎不绝,下人也来往不绝,出出入入置办各种大婚需要的物品还有嫁妆。

        燕京城里似乎也因为这件事而重新热闹了起来,早些日子宫里传出来的惊天丑闻似乎也慢慢的淡出燕京百姓的茶余饭后。

        偏偏就在所有的事情都平静了下来的时候皇上在上早朝的时候突然就宣布要封九皇子为王爷,封号为康!皇上这一举动,朝野震惊又意外,谁都没有想到皇上会在这个时候,在换子之事爆出来,又处死了柔妃——哦,不,柔嫔之后竟然会将九殿下封为王爷!这、这实在是太令人费解了,皇上这到底是想做什么?嫌朝廷上不够乱,嫌几个皇子之间关系太和睦了?觉得皇室太安静了?

        有些大臣心里隐隐的某些想法越发的确定了。

        紧接着皇上又说另外还没有封王的几个皇子也一并封王。四皇子为廉王,五皇子为容王,六皇子为煜王,至此,皇上尚健在的几个皇子通通都封王了,没有遗漏一个。

        对这几个皇子来说封王来得毫无征兆,感觉自己被天上掉下来的大饼给砸中了。个个都一脸呆愣,迟迟反应不过来,都傻住了。多年的心愿突然就实现了,这是什么样的心情?几个人都觉得自己在做梦,五皇子甚至伸手狠狠掐了自己一下,手臂上的疼痛让他的神智终于慢慢回笼,意识到这并不是梦,是真实的!

        他终于封王了,终于不再是一个皇子了!迟来的狂喜霎时间卷席了全身,让他激动得整个身子都开始颤抖起来了,四皇子也是同样的心情。两人激动不已的跪在地上高声喊着谢恩。

        倒是六皇子,显得冷静多了,还飞快的蹙了蹙眉头,见两人跪下了,他也跟着跪了下来谢恩。

        不管如何,封王都是一件好事。

        封王事件里受益最深的自然就是凤乾阳了,因为封王,之前因为换子之事而有些寸步难行的处境立刻就变了个样。这件事已经充分体现出了皇上对他的态度,并没有因为柔嫔的事而受到迁怒冷落,甚至被放弃。相反,因祸得福,皇上这个时候,在他大婚前封王是什么用意不言而喻。

        皇上在向众人表明态度,他对凤乾阳这个儿子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厌弃过,一如既往的寄以厚望。

        大家都想知道宁王对此有什么看法和不满,但是宁王表现得很是正常,甚至在早朝上笑着真心实意的恭喜了几个皇子,包括了新上任的康王殿下,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而皇后那边也没有表现得失常,让大家很是失望。

        不过大家心里也在猜测,是不是皇上私底下已经安抚过皇后娘娘和宁王了呢?不然的话这么大的事,这两位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管别人怎么想,凤明阳和皇后是该干嘛就干嘛,完全不理会外面的流言蜚语。

        ------题外话------

        让大家过一个高高兴兴的情人节,因为明天云吞要搞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