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出宫回府
        凤乾阳知道有些事情已经不一样了。原本他打听到凤明阳终于醒过来了,第一时间便进宫去到了永宁宫前,甚至跪了下来想要请求原谅。他是想着可以趁机将自己摆在一个令人同情的位置上,同时也表明自己的态度,他是无辜的,但是柔妃是他的生母,他犯了错他这个儿子自然是要做点什么。所以他来永宁宫赔罪了。

        可是谁知道他连凤明阳的脸都没有见着就听说他受到了刺激又晕了过去,倒变成是他故意在他刚醒过来的时候过来刺激他,加重他身体负担的样子了。让他不但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反而还被父皇训斥了一番,直把他气得恨不得也跟着一起晕过去好。

        而母后居然连见他都不愿意了!

        他就不明白了,不管怎么说他都叫了她那么多年的母后,她也将自己当亲儿子那么多年了,难道就没有一点感情吗?难道因为知道了他不是她的亲儿子,所以以往的感情都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吗?他很确定这件事母妃并没有把自己牵扯进去,那自己就是无辜的形象了,为什么母后会这样对他?

        凤乾阳是百思不得其解。

        凤明阳晕倒之后他自然就不能赖在宫里请求原谅什么的,不然的话就真的会被人误会了。所以他也苍白着脸出宫了。

        只是他前脚才回到府里,后脚宫里的人就传来了消息,说凤明阳因为又再次吐血昏迷了,神医说他情况加重了许多,解毒的事刻不容缓,神医会尽快离开燕京前往西唐收集解毒要用到的东西。

        凤乾阳在书房里听到这话立刻就控制不住的将书案上的东西全部扫到了地上,面容扭曲,目光阴鸷充满了怨恨,剧烈的喘息着,撑着书案上的双手握成拳,手背上青筋暴突。

        朱先生候在一旁见状眉头都不动一下的说道:“殿下冷静。宁王昏迷了这么长时间,现在也是时候醒过来了,更何况有神医在,这不是早就已经意料到了的事情吗?何必再为了此事动怒呢?”

        “先生,难道你没听到吗?那神医准备动身去西唐找解毒的东西回来给他解毒了!如果他解了毒,那就能彻底好起来了!如果他好起来了,那我的处境岂不是更加的险峻了吗?”

        以前他是庶出的对他的威胁都这么大,现在变成了嫡出的,那他还有什么机会?加上又出了这样的事,他的处境已经很尴尬了!就这么几天的功夫,原本还站在他这一边的人已经隐隐的有了想要放弃转而投靠凤明阳的打算了!

        一想到这个凤乾阳顿时就更加的恼怒了,心里对凤明阳的怨恨不知道加重了多少倍。

        他怎么就不死了算呢,如果他早一点死,现在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都是母妃的错,如果当初她早早的杀了他,她就不会死,他现在也不会被逼成这样!

        凤乾阳这会儿是连柔妃都怨恨上了,丝毫没有想到当初也是他心理扭曲,享受这种将凤明阳踩在脚底践踏的快感,所以想要慢慢折磨凤明阳,跟柔妃说到最后成就大业的时候才弄死凤明阳,才落到了如此境地。

        可怜的柔妃一心为了这个儿子,想不到死了却没有让这个儿子多伤心。

        对于柔妃的死凤乾阳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的,只是他的在意并非是因为柔妃是他的母妃,而是担心柔妃死了他在宫里会少了一份助力,少了一个帮他出谋划策的人。若是他和凤明阳身份调换的事没有被揭穿,现在柔妃死了,他估计顶多就是掉两滴眼泪,转身就忘记这件事了。

        也不知道柔妃九泉之下知道会是何感想。

        相比他的焦虑朱先生倒是淡定得很,“只是要准备出发去西唐而已,又不是已经回来准备要解毒了。凤歧国到西唐路途遥远,谁知道路上会发生什么事?而且虽然说柔妃现在不起了,但是她的势力殿下应该也接手了,想要对付一个小小的神医有何难?收集解毒需要用到的东西过程定是很艰难的,如果中途发生了什么事,出了什么意外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凤乾阳一愣,周身的火气被朱先生的这一番话浇灭了。

        他迅速冷静了下来,微微皱着眉头坐了下来,“先生的意思是想在神医去西唐的时候动手?但若是神医出了什么事,怕是别人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我了。”

        以现在他和凤明阳的关系来看,若是凤明阳出了什么事,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肯定是他。若是再被人利用一番,只怕他会成为凶手,就算证明了自己也会让父皇猜疑上。

        朱先生笑了笑,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说道:“殿下,我们并不希望神医出任何意外,神医是一定要安全回到凤歧国的。”

        凤乾阳看着他眉头一皱,似懂非懂,然后垂眸沉思了一会儿很快就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了。

        他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还是先生比较冷静有主意啊!”

        “都是殿下教导有方。”朱先生很是谦虚的说道。

        “那这件事就交给先生去安排了,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若是不能毁了凤明阳的希望,那他以后的每一步都会走得异常艰难。

        “殿下放心,此事小人会办妥的。”

        朱先生说完看了眼凤乾阳的面色顿了顿才又说道:“殿下,有句话小人觉得还是要提醒殿下。现在刚出了这么大的事,不管殿下心里有多委屈,但是殿下的表面功夫都要做好,不能落下把柄了。殿下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大家知道殿下是无辜的,柔妃娘娘做的事并不关殿下的事,殿下对此毫不知情。”

        只有这样殿下才能从这件事里面摘出来。若是被人怀疑殿下早就知道了此事,那殿下所努力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再无翻身的机会。

        听到他又提到了这件事凤乾阳面色顿时一黑。

        朱先生见状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殿下心里太浮躁了。殿下若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露出端倪来,有心人可以很快就拿捏住殿下的把柄。”如果再有有心人试探刺激一番,殿下说不准就上当露馅了。

        殿下以前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只是最近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已经扰乱了殿下的心智。以往过得太顺风顺水,才会遇到一点点挫折就承受不住,慌了手脚。说到底还是缺少磨炼。

        朱先生原本是觉得自己追随的这个主子不管是心性还是谋略上都是值得骄傲,值得追随效命的,成功的希望也很大。但是现在他忽然有些不确定了。如果殿下不能在最快的时间内重新站起来,振作起来,那他的希望只会越来越小。如果宁王真的完全康复了,那他的压力会更大。

        毕竟现在宁王已经完完全全的占了上风。

        凤乾阳又岂会听不出朱先生话里隐藏着的斥责和些许失望?他的面色有些难看了起来,但是他知道朱先生是为了他好,所以心里是有气也出不得。而且他说的话也是道理,他不是不懂,他就是心里烦躁得很,好像困住了一头躁动的野兽,随时要冲出来一样,他根本就控住不住。

        “殿下,若是你不能控制你心里的野兽,那最终你只会被野兽所撕咬吞噬,坏了大事!”朱先生语重心长的说道。

        凤乾阳心里微微一震,原本还充满,愤懑之情的心慢慢的静了下来,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悲可叹了起来。

        他摆了摆手,“多谢先生,我会尽快走出来,振作起来的。”

        朱先生说得对,现在不知道多少盯着他呢,不说朝廷上的大臣了,就连五哥都……他若是不能振作起来,那就真真是要认输了。

        朱先生见状没有再说什么,拱了拱手便无声的退了出去。

        凤明阳刚醒过来又被刺激得晕了过去,自然是没有时间和心情去体会这些事带给他什么样的冲击了,大家也看不到。所以柔妃的死在后宫里几乎没溅起什么水花就很快平息了下来。而且更过分的是柔妃死后被皇上剥夺了妃子的封号,以贵人的身份下葬的,这个贵人的身份还是念在她为皇上生了一个皇子的功劳上才有的,不然的话估计更凄凉。

        曾经的一代宠妃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湮灭在了森严后宫中。

        清妃那里一开始听到说神医要离开燕京去西唐自然是不愿意的,差点就大发雷霆,还直接去了一趟永宁宫对着阮伽南破口大骂,说她背信弃义,出尔反尔,言而无信。阮伽南觉得自己真的很冤枉咯,又不是她提议让老头现在去西唐的,是皇上答应的,是皇后要求的嘛,关她什么事呀,她就是一个吃瓜观众!

        不过为了不让清妃怀恨在心,将来在背后捣乱给他们下绊子,她还是耐着心和她周旋了一番,最后当然是将清妃成功安抚下来了。清妃自然不是傻的,对于神医突然离开燕京她是非常担心不假,但也明白这是皇上的意思,是皇后的意思,还由不得她一个妃子来做决定,即便她肚子里揣着一个皇子。

        她来这一趟也有自己的心思,她离生产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说不定到时候神医就回来了呢。现在就和阮伽南闹翻,这种蠢事她当然不会做。不过多多少少她还是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愤怒,不然的话恐怕有人会把她当傻子一般耍。

        闹过一场之后清妃很快就安静了下来,为了安胎她是豁出去了,平日宫门都不出,吃穿用度是小心再小心。其他各宫的大大小小的妃子自然也是不敢在这个时候闹什么,都安分守己的待在自己的宫里。后宫居然一下子变得很是和谐安详了起来,难得的和睦。当然了,这是后话。

        现在要紧的还是宁王的事。

        凤明阳再次醒过来之后很快便提出要出宫回宁王府住。为了不让人怀疑,他也还没有和皇后相认,对外装作是一副还没有接受这巨大冲击和变化的样子。

        皇上为了安抚他,所以并没有勉强他留在宫里,而且出宫的时候还重重的赏赐了他一番,另外还给他加了封地,风风光光的让禁卫军将他护送出了皇宫,回到了宁王府。

        宁王府的总管和下人早早就在王府大门外候着了,翘首以盼。

        王爷和王妃进宫这么些日子了,他们在王府里可是惦记得很。

        马车缓缓的停在了王府大门外,陆英率先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下人飞快的搬来了脚蹬。阮伽南从马车里探出了身子,也不用脚蹬就跳下了马车,她下了马车才转身望着马车,伸出了手。凤明阳看到她的手不由得笑了笑,也不觉得有什么,把自己的手搭了上去,慢慢的走了下来。

        “恭迎王爷王妃回府!”总管领着下人齐声响亮的道。

        凤明阳下了马车也没有松开阮伽南的手,就这么拉着她的手站在大门外,面对着王府众人的迎接。

        “本王和王妃不在府上的这些日子大家辛苦了。”

        总管乐呵呵的笑着道:“不辛苦,不辛苦,是王爷和王妃苦了。不过好在现在终于回家了,接下来王爷和王妃可要好好休息,补一补了。”他们定会将王爷王妃照顾得非常好,养得白白胖胖的!总管看到两人有些瘦削的面孔暗暗下定了决心。

        “王爷,王妃,快请进府吧,外面冷,王爷现在可不能着凉了。”总管说道,侧身退到了一旁。

        凤明阳点了点头就要牵着阮伽南的手进府。

        “九叔,九婶,你们等等渝琉啊,等等渝琉!渝琉还没有下马车呀!”

        两人身后传来了一道着急的童声。

        凤明阳嘴角似乎抽了抽。阮伽南则是忍不住伸手扶了扶额头,一副头疼的样子。

        这小崽子,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不要再叫他们九叔九婶,应该叫八叔八婶了,可他偏偏就是改不了。还一头问号的问他们为什么九叔九婶变成了八叔八婶,他明明有八叔了,为什么他们还要做八叔,不做九叔了……这样的问题让人怎么回答?把事情跟他说吧,他还小也听不明白,理解不了,但又不肯改口,真是让人毫无办法了。

        丹青丹砂两人才将凤渝琉抱下马车,他的脚才刚沾到地上呢就急急忙忙的朝着马上就要进府的两人冲了过去。因为天气冷了,丹青怕他冻着了,于是给他穿了不少的衣服,他本来就长得有些圆润,这么一来整个人就变成了一颗会行动的圆球,直直冲了过来。

        凤明阳的担心他会撞到阮伽南,于是飞快的和阮伽南换了个位置,挡在了她身侧。凤渝琉低着头一个劲儿的冲了过来,果然是重重的撞上了前面的人,他看也不看的就伸手抱住了对方的退,嘴里不停的叫着,“九婶,九婶,你不能抛下渝琉啊!”

        阮伽南见他这样子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凤渝琉听到笑声才睁大了眼,抬头一看,见自己抱着的竟然是九叔,顿时吓了一跳,反射性的松开了手,后退了两步,结果却因为穿得太多行动不便,一崴就跌倒在了地上。偏偏他想起来还起不来了,像条奋力跳着的搁浅的鱼一样。把周围的人看得都笑了起来。

        大家一笑凤渝琉就知道是在笑自己了,他就更加着急想要起来了。可身体笨重,根本就爬不起来,最后只得向阮伽南求救。

        “九婶,九婶,你拉渝琉一把嘛,拉渝琉一把,渝琉起不来了,起不来!”他可怜兮兮的望着笑得正欢的阮伽南。

        阮伽南忍着笑走了过来,“让你平日不要吃那么多,你非不听,现在知道了吧?”

        凤渝琉才不管这个呢,一个劲儿的点着头,“知道,知道。”先起来再说。

        “那你以后还吃不吃这么多?”

        “不吃了,不吃了。”凤渝琉小脸一脸的认真,但扑闪着的眼睛表达的可不是这么一回事。

        阮伽南自然是一眼就看穿他了,却没有拆穿他。故作认真的想了想才一脸勉为其难的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九婶就暂且相信你吧。”说完伸手将他拉了起来。

        凤渝琉生怕自己又跌倒,才站稳就伸手紧紧的搂住了她的退。

        凤明阳见状眉心蹙了蹙,“陆英,把小公子抱进去。”

        阿南的大腿只有他能抱!

        王府自然还是旧样。回到王府阮伽南这才有了回到自己家的感觉,浑身上下都舒坦起来了。凤渝琉紧紧跟在她身边不停的左右张望着,小脸上满是笑容,似乎也觉得宁王府比永宁宫好。

        安顿好之后要说的事就是韩湘子去西唐的事了,头等大事,阮伽南对这件事十分的重视,并且勒令凤明阳不准有任何的抗议和不合理的意见。至于意见合不合理全在她。

        韩湘子已经想好了,这次去西唐人手肯定是要带一些的,如果只靠他自己也不是不行,只是这样一来花费的时间便会更多,对凤明阳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他才决定带上人手。

        凤明阳和阮伽南考虑了一番之后,他原本是想从七星中挑选几个出来的,但是后来陆英却主动站了出来说他想陪着神医去西唐,希望留下七星中的一个当王爷的护卫。因为陆英觉得论武功,他似乎比不上天璇,若是有天璇守在王爷身边他自然是不用担心的。而他的能力也足以陪神医出发去西唐。

        凤明阳想了想觉得也是道理,便答应了下来。

        而阮伽南经过慎重的考虑之后决定让丹砂也一同前去,方便照顾老头,让他可以更专心去找解毒要用的东西。丹砂没有任何意见。除了丹砂之外,她还决定让云海也一同前往。云海武功不在盛况之下,却比盛况更加细心谨慎,思虑周全。原本她是想让盛况去的,毕竟盛况现在是她的护卫,随着一起去也不会惹人怀疑。但是想到盛况的粗神经,最后她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除了韩湘子自己,另外还有六人同行,阮伽南有些不放心还想派多些人的,但是韩湘子拒绝了。人多有人多的好处,但人多也有人多的坏处。好处就是更加安全一些,遇到意外的话容易解决,坏处就是人多了容易惹人注意,招惹来麻烦,也有可能会耽误脚程。

        阮伽南觉得也有道理,想想老头自己本身就会武艺,而且不低,只是平时很少用罢了。所以也就不勉强了。可以说七个人当中,除了丹砂,其他六个都是高手,应该不会有问题了。若真的不行,老头不是会用毒嘛。

        安排好之后韩湘子很快就动身离开了燕京。明面上他只是带着陆英和丹砂去,实际上却不只是。

        韩湘子动身前往西唐之后,凤乾阳和贺梅芩的婚期也终于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