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百零五章 同命相怜两夫妻
        凤渝辰牵着自己的傻弟弟站在宫檐下,神色复杂的看着阮伽南。

        他没有想到皇祖父会突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让九婶来照顾渝琉。其实他觉得皇祖父并不需要这样做,渝琉经历了那些事之后确实是受到了惊吓,夜里时常会被吓醒,白天看不出异样来,夜里就连睡着了也会惊醒,啼哭不止。但是渝琉是男孩子,而且他也已经四岁多了,府里又发生了这么多事,他也是时候学会成长了。

        他相信只要给些时间渝琉,他会慢慢调整过来的。他的情况还没有严重到要到别人的府上去住,让别人照顾的地步,献王府多的是下人啊。皇祖父怎么会突然有让九婶照顾渝琉的想法呢?凤渝辰是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皇祖父已经决定安排好了,他也没有办法。

        “咳咳,九婶,那……接下来的日子就麻烦你暂时照顾一下渝琉了。”他轻咳了一声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担心。

        阮伽南觉得心很累,但还是不得不打起精神来。

        她笑了笑说道:“你放心吧,虽然我没有什么照顾孩子的经验,但是父皇说得也对,我现在暂时住在宫里,宫里还缺伺候的人吗?所以你不用担心渝琉会有什么差池,养胖我就不敢说了,但不会让他受委屈还是敢说的。”

        “九婶严重了,我自然是相信九婶的。就是担心渝琉会给九婶造成什么麻烦。如果渝琉调皮顽劣的话九婶大可教训他一顿,我作为兄长就在这里说一声抱歉了,希望九婶见谅。”

        阮伽南摆了摆手道:“太过客套的话就不用说了。你若是没有什么事要交代的话我就先带着渝琉回永宁宫了,我出来也好一会儿了,你九叔那边还要看着,出来这么久了,实在是有些担心。”

        凤渝辰点了点头,看着站在一旁径自高兴着的弟弟嘴角微微抽了抽,想了想还是道:“我和渝琉说两句话,九婶稍等片刻。”

        “去吧!”阮伽南点了点头。

        凤渝辰牵着凤渝琉走到一旁蹲了下来小声的对他说着什么,阮伽南对此也并不生气,更加不会好奇怀疑凤渝辰会不会对凤渝琉说什么不应该说的话。

        凤渝琉是他同母亲弟弟,又刚丧父丧母,他心里不放心也是正常。

        凤渝辰没说多久,很快就牵着凤渝琉走回来了。他将凤渝琉轻轻往阮伽南的方向一推,叮嘱道:“渝琉,你去了九婶那里要听话,不要调皮知道吗?九婶要照顾九叔,还要照顾你,会很累的,你若是不听话,我就让九婶好好教训你了。你不能像以前在府里那样顽劣了,知道吗?”

        凤渝琉一个劲儿的点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阮伽南,压根就没把自己哥哥的话给听进去。

        至于阮伽南则是嘴角一抽。

        一个才四岁的孩子能顽劣到哪里去?况且在围场的时候她也见过凤渝琉,觉得他也没有很调皮,还算听话。当然了,如果他是熊孩子,她会毫不留情修理他的。

        凤渝琉主动牵起了阮伽南的手迫不及待的说道:“九婶,咱们快走吧!”

        见弟弟竟然没有一点的舍不得,凤渝辰有些无语了。不知道的人估计还以为他才是外人,九婶才是他血脉亲人呢,如此的迫不及待。

        小白眼狼儿!

        “那我就先带渝琉回去了,他的东西你出宫让人收拾好了送到永宁宫便可。”

        凤渝辰拱了拱手,有些郑重的道:“那就拜托九婶照顾渝琉一阵子了。”

        阮伽南点了点头,“放心吧。保证到时候全须全尾的送回去给你。”

        凤渝琉一点都没有离开亲哥哥的不舍,欢快的拉着阮伽南的手蹦蹦跳跳,头也不回的走了……

        丹青和丹砂看到自家小姐说去清妃的宫殿,回来之后却牵着一个小孩子,两人都吓了一跳。

        还是丹砂先反应了过来,难得的有些结巴了起来,“小,小姐,这……这不是、不是献王府的小公子吗?小姐你怎么、怎么把他给领回来了?”

        丹青也认出来了,这不就是献王府的小公子吗?之前回京的时候路上出了事,这小公子就黏上小姐了。可是这不是回来了,小姐怎么又把他领回来了?

        “此事说来话长,总之呢,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就住在永宁宫了,若是出宫,他也会随着我们一同回宁王府的。”她简单的说道。

        丹砂和丹青惊讶了,异口同声的问道:“为什么呀?”

        阮伽南耸了耸肩,“父皇让我暂时照顾他。”

        说是暂时,但是皇上却没说这个暂时是多长时间。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得等到皇上自个儿想起来了,愿意了,才会让凤渝琉回献王府。

        皇上到底想做什么?

        “丹青,你先带他下去,给他找点乐趣吧。”阮伽南对丹青说道。

        “九婶,你不和我玩儿吗?”凤渝琉仰着头问道。

        她低头伸手摸了摸他的脑门笑着说道:“九婶现在有事儿要忙,等一下忙完了就去和你玩儿。你先和丹青去玩儿,再顺便看看你要住的地方,有什么不喜欢的就告诉丹青,让她改。”

        丹青走了过去弯下腰笑眯眯的看着他道:“小公子,你先随奴婢去玩儿吧,等小姐忙完有空了就会陪你的。现在咱们不如先去看看你住的地方好不好,然后奴婢再找点好吃的点心给你吃,你想不想吃呀?”

        在九婶和吃之间纠结了一下下,凤渝琉很快就选择了吃的。

        “好呀,好呀!”

        “那咱们走吧!”

        看着丹青牵着凤渝琉的手走远了,阮伽南才走到罗汉床上坐了下来挥手让屋子里伺候的宫人退了下去。

        丹砂一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她是有话要说了。

        “小姐,献王小公子……”

        阮伽南摆了摆手,“这都是父皇的意思,我也没办法。他在永宁宫的时候你小心看着,不要让他去了内殿。王爷的事暂时还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了,除非王爷对外说醒过来了。”

        丹砂一点就明白了。

        “现在搬进了永宁宫,你和丹青两个是我的心腹,若是我不在的话,你们两个必须有一个人守着内殿寝室,不能让任何人进去了,免得出了什么事。其他的事可以交给别人去做,总之你们两个首要的就是守住王爷,明白吗?”

        丹砂郑重其事的点着头,“小姐放心,奴婢明白。”

        “王爷今天怎么样了?”

        丹砂笑了笑,“老样子。”

        王爷现在对外可是说还是处于昏迷中的,自然是什么事都不能做了,只能待在内殿里,看看书写写字什么的。偏偏小姐出去了又这么久才回来,她瞧着王爷好像都有些不高兴了。

        注意到丹砂有些窃笑的眼神,阮伽南心思一转就明白过来了。

        她站了起来说道:“我去看看王爷吧,你在外面守着。别让不该进的人进来了。”

        丹砂抿唇笑着道:“是,小姐。”

        王爷确实是不太高兴的。

        他知道她回来了,但是她回来之后的第一时间竟然不是进来看自己!她是不是因为自己醒过来了,所以就不担心自己了?

        阮伽南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宁王殿下板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对周围的一切动静都不为所动。

        明明他面上瞧不出丝毫不妥来的,但是阮伽南还是一眼就看出了,这人这会儿心里好像真的不太开心呢。

        她眼珠子转了转,故意一句话都不说,走进内殿就忙活自己的事去了。其实她也没有什么事要忙的,可她偏偏这里弄弄,那里搞搞,就是不去理会凤明阳。

        凤明阳原本看着她进来了,以为她会过来关心自己的,可是谁知道她没有!

        他坐在榻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可是眼睛却时不时的瞄她一眼,她却一点注意力都没有放在自己身上,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他不由得气结了起来,面色更加的阴沉了。

        “咳咳!”良久之后他终于忍不住重重的咳了一声,然后瞄着她,想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阮伽南背对着他,听到他这么刻意发出来的咳嗽声,不由得无声的笑了起来,却故意装作没听到,一点反应都不给他。

        凤明阳直接脸黑了。

        眼看她似乎忙完就要走出去了,他终于忍无可忍的站了起来走了过去,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她。

        “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他低头贴着她的后颈闷声问道。

        “王爷说什么呀,什么故意不故意的?妾身听不懂。”阮伽南装傻。

        呵呵,一听她这话他就知道了,她就是故意的!

        想到自己刚才憋闷的心情,他简直就是要气笑了。闻着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馨香,还有眼前白皙修长的脖子,他猛地一低头咬上了她露出来的后颈。

        “啊!”猝不及防的被咬了一下,不轻不重的力度让她反射性的发出了一声惊叫,还没反应过来呢,就感觉到被咬的地方被什么柔软温热的东西轻轻舔过,一阵酥麻立刻从被舔过的地方传开了。

        她缩了缩脖子,回头瞪了他一眼,“你是小狗吗?还咬人?”

        “我若是小狗你不也是小狗了?咱们可是夫妻,夫妻是一体的。”说着他又咬了她一口,不过这次咬的是她粉嫩的耳垂,他还故意轻轻的用牙齿磨了磨。

        阮伽南被他这举动弄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想要躲开可是自己的耳朵还在他嘴里被他咬着呢。

        “松开!”她有些气急败坏的道。

        他从善如流的松开了嘴,但是却没有松开手,还是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她回头瞪着他,“我哪里错了?我好好的,是你突然发神经。”

        “还嘴犟。你方才不是故意不理我吗?嗯?”

        她无辜的道:“我哪里是故意不理你啊,我不是忙着吗?而且你刚才在看书啊,我怎么好意思打扰你。”

        他轻哼了一声。

        她在他怀里转过身,看到他臭着一张脸不由得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她一笑,他的脸又黑了下来,她连忙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说到了正事上,“你知道我带了谁回来了吗?”

        他挑了挑眉,无声的询问。

        阮伽南将事情对他说了一遍,听了他不禁眉头一皱。

        “所以你把凤渝琉给带回来了?”

        “不然呢?父皇都开口了,而且明显没有回转的余地,我还能抗旨不遵不成?你说父皇是不是怀疑你已经醒了,所以才故意弄出这么一出戏啊,不然的话好好的怎么就让我来照顾凤渝琉呢?我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

        凤明阳听到她最后一句话乐了,低下头有些好笑的瞧着她,视线暧昧的在她身上扫了一圈,“你确定你还是个孩子?”

        阮伽南一开始还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直到对上了他的眼睛,看到了他眼里的丝丝暧昧,还有他视线所落的位置,愣了一下之后顿时恼羞成怒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胸膛上,“你这个流氓!”

        凤明阳被她拍得轻咳了一声,“你想谋杀亲夫是不是?我现在可还是个病患!”

        阮伽南横了他一眼,“身为男人这么不堪一击你难道不觉得脸红,不觉得羞愧吗?居然还以此为荣!”

        “谁让王妃太厉害了呢,本王不忍心遮住了王妃的光芒,只好低调一些了。”他低笑着说道。

        阮伽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谁给他的脸说出这样的话?

        “行了,说正事吧。我看你还是赶紧找个时间醒过来吧,不然的话万一被人撞见了,说出去,你可就是欺君之罪了。”她正色的说道。

        凤明阳敛神想了想却说道:“再过几天吧。”

        阮伽南皱了皱眉,“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听得她眉头一挑,斜睨着他有些怀疑的问道:“你确定他们会在宫里动手?”

        他淡淡的笑了笑,“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在宫里动手看似冒险,但实际上正相反。如同你所想的那样,一般人都觉得在宫里会安全许多,没人会选择在宫里动手,所以会下意识的放松警惕。加上现在外面的人都以为我还没有醒过来,趁着大家疏于防范的时候出其不意,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现在还没有动手不过是因为他们还在犹豫,犹豫着要不要冒险。”

        可只要他们觉得现在机会难得,值得他们一搏,那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动手了。

        “先让前辈把话放出去吧,就说前辈已经找到让我苏醒的法子了,但是还缺一味药材,而这味药材太医院就有,唯有太医院有。只要这味药材到手,前辈就能把我救醒。”

        听了他的话阮伽南若有所思了起来,很快就明白了他的用意。

        “这个主意确实不错。”如果他们上当了,自然就能将人逮着了,如果不上当……呵呵,除非他们真的不想害他了,不然他们就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好吧,那就再等等吧,反正我已经提醒过丹砂了,让她多注意些,不要让凤渝琉这个小子跑进内殿寝室里来。这几天呢就委屈你了,乖乖的待在内殿里,不要乱走,知道吗?”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语气却像是他是个见不得光的人一样。

        他睨着她,总觉得她在幸灾乐祸。

        不过谁叫他是她的丈夫呢,总得让着她一点的。

        “父皇突然叫你照顾凤渝琉,你自己也小心些。大哥和大嫂都死了,凤渝辰年纪又不大,若是凤渝琉在你手里出了什么事,不管是从哪方面说你都有逃脱不了的干系。平日没事的话就让丹青丹砂多盯着他一点。”他们搬进宫里来,只带了贴身伺候的人,他身边的人也只是陆英跟着进宫来了,其他的人都留在了王府里。若是出了什么事,怕是会有些自顾不暇,就更别提照顾一个小孩子了。

        阮伽南点了点头。关于这个他不说她也心里有数。

        想着想着她不由得有些同情的看着他,真心觉得他可怜了。爹看似将他宠上天,但实际上到底是怎么样的,大家心里清楚。娘倒是想疼了,可惜名不正言不顺,名正言顺的那个却一心想要他死,好让自己的亲儿子取而代之。现在就只有她这个妻子可以名正言顺的对他好了。

        哎,他们两夫妻果然是同命相怜啊!

        凤明阳被她诡异的眼神看得莫名其妙不已。

        很快大家就都知道了皇上突然把献王的小公子交给了宁王妃照顾,而且还已经领回永宁宫了!对此大家都觉得惊疑不已,搞不明白皇上这是想要做什么,莫不清楚皇上的心思。

        就连几个皇子也是如此。但是对某些人来说这却是一个信号,皇上看重宁王的信号。

        因为现在宁王还没有醒过来,若是长久下去,宁王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人脉大概会很快就被瓜分清光。所以皇上很有可能是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于是做出了让宁王妃照顾献王小公子这样的事情来,目的就是帮宁王巩固人脉势力,让大家明白即使宁王现在昏迷不醒,但是圣宠依然存在。

        以此同时,皇上清查后宫的事也终于有了进展。后宫中揪出了一个西唐的细作,而这个细作居然就躲在了栖梧宫里!

        这个消息传出来的同时,永宁宫也传出了消息说神医已经找到了让宁王苏醒的法子,目前还缺一味药材,而这味药材太医院就有,只要这味药材到手,宁王苏醒过来指日可待。

        ------题外话------

        要过年了,亚历山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