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宁王的东西
        找到了那颗珠子之后四皇子和五皇子立刻就禀报了皇上,于是相关人员再一次齐齐聚集到了皇上的宝帐里。除了皇上,皇后,敏贵妃,两个皇子之外,还来了一个大臣,都是朝廷上很有威望的大臣。

        凤明阳和阮伽南来到宝帐见到宝帐里的情景,不由得挑了挑眉,相视了一眼。

        莫非四皇子和五皇子真的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了?如果是这样倒也好,免得大家心里惶然不安,玩都不能好好的玩。

        皇上看了一眼大家才对四皇子五皇子说道:“人都来了,你们两个说已经找到了重要线索,现在就说说吧,怎么回事。”

        大皇子妃坐在一旁有些激动。不敢相信他们两个真的查到了真相,她还以为、以为……这下好了,夫君的在天之灵总算是可以安息了。

        “四弟,五弟,你们赶紧说说到底是谁,是谁这么残忍心狠的把夫君杀了!我一定要替夫君报仇!”大皇子妃恨恨的说道,目光怨恨愤怒。

        “大嫂稍安勿躁,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五皇子安抚道,“不管是谁,不管手段如何的高明,最终都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五皇子说着不由得看了眼凤明阳和阮伽南。

        阮伽南眉头一皱,觉得五皇子这眼神似乎有些深意。难道大哥的事牵扯到了他们两夫妻?不可能吧,他们什么都没有做过啊,自从那天之后她连大哥都没见过呢。

        这么一想她又淡定了下来。她没做过的事,别人就算是想冤枉也冤枉不了。

        四皇子见人都到齐了,看了一眼在场的人,视线似乎在凤明阳身上停顿了一下才若无其事的移开了,大声的说道:“各位也知道我和五弟这两天一直在查大哥的事,但却一直没有什么收获,直到今天……因为大哥的遗体很快就会被送回燕京,所以我们两兄弟就想着和大哥做个告别,顺便再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果不其然,真的让我们找到了!这肯定是大哥的在天之灵给我们的指引,让我们找到凶手!”

        说着四皇子就从袖笼里拿出了一块帕子,帕子里似乎包着什么东西,他慢慢的把帕子打开,然后大家就看到帕子中央放着一颗小小的琉璃珠子。

        凤明阳和阮伽南看清楚那颗珠子之后心里不禁同时一沉。

        “这个是我们在大哥的手里找到的!我们怀疑这就是凶手在杀害大哥的时候,被大哥无意中拽下来,捉在手里不放的珠子。也就是说,这应该就是凶手的东西。所以只要我们知道这珠子的主人是谁,那就可以找到凶手了!”

        大皇子妃见状扑了上去,激动的将四皇子手上的珠子拿到了手里,看了起来,追问道:“那你们可找到了这珠子的主人?”

        她仔细的看着手上的珠子,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好像常见的,大家腰间挂饰上的珠子。而且琉璃这种材质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东西,说不定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珠子,这如何找?

        五皇子笑了笑,“大嫂,你不妨仔细闻闻这珠子,看看这珠子上面是否有什么味道。”

        大皇子妃一愣,有些狐疑奇怪的看了眼五皇子,但还是慢慢的将珠子放到了鼻子前仔细的闻了闻,接着眉头一皱,有些疑惑的喃喃着道:“味道……好像,好像有股药味——”

        她猛的睁大了眼睛,凌厉的视线射向了凤明阳,尖叫道:“九弟,是你,这是你的珠子是不是?”

        听到大皇子妃的话,柔妃反射性的就站了起来,一个大步走到了大皇子妃面前,把她手里的珠子夺了过来,一看,面色顿时一变,脱口而出道:“小九,这珠子不是你一直串在玉佩上的珠子吗?怎么会、怎么会会在……”

        阮伽南顿时面色一沉,冷冷的看着柔妃。

        柔妃说完似乎才察觉到了什么一样飞快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紧接着又松开了,无力的辩解道:“应该,应该是本宫看错了……这珠子,珠子没有什么特别的,许多人都有……不可能是小九的……不可能……”

        阮伽南不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柔妃是终于忍不住了吗?这样欲盖弥彰的话还不如不说。

        皇上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立刻怒道:“小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把话说清楚了!”

        皇后有些忧心忡忡的看着两人,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会牵扯到小九身上。

        连柔妃都这样说了,两人的面色也不太妥,那这珠子无疑就是小九的了。可是小九的东西怎么会到了大皇子手里?她是绝对不会相信大皇子的死和小九有关的。小九不是这样冲动的人,退一万步来说,即便大皇子真的是小九杀的,小九也不可能蠢到留下这么重要的证物给别人找到了。

        到底是谁在陷害小九?

        凤明阳正要站起来,阮伽南却先他一步站了起来。他反射性的拉住了她的手,她回头对他笑了笑,轻轻的挣开了他的手,走了过去将柔妃手上的珠子拿了过来,对着阳光看了看,然后坦然的承认道:“这珠子确实是王爷的,不过前些日子我见了很是喜欢,所以就向王爷讨了过来,所以应该说这珠子是我的东西。”

        皇上听了顿时怒火中烧,“所以说,老大是你……”

        “父皇,这珠子确实是我的,但是大哥的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啊!这珠子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丢了的。”而且就算没丢,别人想陷害他们两夫妻,把珠子偷走也不是难事吧?

        “你还敢狡辩,不是你杀的,为什么你的东西会被夫君捉在手里不放?”大皇子妃尖声叫道,失控的朝着阮伽南扑了过去,心里一直压抑的惊惶不安,悲伤痛恨一瞬间全都爆发了出来,怨恨不已。

        他们杀了夫君就是断送了她的后半辈子,毁了整个大皇子府,害了她的孩子!她怎么能不恨,不怨?

        阮伽南敏捷的闪开了,大皇子妃一个不稳,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

        “九弟妹,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样对大嫂!”五皇子站了起来气愤不已的指责道。

        阮伽南瞥了他一眼,“五哥,你没看到吗?是大嫂想先伤害我,我只是本能的闪开了而已。难道五哥让我乖乖的站在这里不动吗?”

        “你们做了这么过分的事,大嫂发泄一下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吗?为什么到现在你们还是一点悔意都没有?那是我们的大哥啊,你们怎么能这么心狠,残忍的杀害了大哥,让他英年早逝呢?”五皇子痛心疾首的说道。

        “打住!五哥,你这话就不对了,你凭什么说是我们杀了大哥?就因为一颗珠子吗?可笑,那是不是我把你身上的玉佩放到大哥身上,你也会成为凶手?”阮伽南老实不客气的呛了回去。

        五皇子被他气得面色铁青,“你,你,你简直就是胡搅蛮缠,蛮不讲理!这能混为一谈吗?如果不是你杀了大哥,你的东西为什么会在大哥手里?你能说得通吗?”

        阮伽南双手一摊,“我为什么说不通?第一,这珠子并非什么贴身罕见之物,我和王爷也不会太过细心保管,什么时候丢了可能都不知道。第二,这珠子并非什么特殊物件,也不贵重,回到帐篷可能我们就这么随意一放,帐篷里有人进进出出,谁知道是不是被哪个有心人给拿走了,想要故意陷害我们呢?”

        五皇子冷笑了一声,“有人在大哥遇害的那天看到过九弟和大哥起了争执,最后大哥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这件事你又作何解释?谁知道是不是九弟和大哥起了争执之后一怒之下失去理智做了不该做的事呢?”

        皇上眉头一皱,望向了凤明阳,眼底有着打量,怀疑。“小九,这是怎么回事?”

        凤明阳不慌不忙的说道:“回禀父皇,那天我确实和大哥在外面碰上了,还说了几句话,但是绝对没有像五哥说的那样。至于五哥说的最后看到大哥怒气冲冲的离开,我实在是有些不解。我和大哥只是打了声招呼,大哥担心我身体,询问了几句,我回答了,就这么简单的事,不知道为何到了五哥嘴里却变了个样。如果说是有人看到我和大哥起了争执,那五哥不妨把人叫来,当面对质。”

        “至于这个珠子……”他望向了那颗珠子,“珠子原本是我的没错,前几天阿南看着喜欢就向我讨了去,挂在了腰间的宫绦上,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见了的。况且阿南说得也有道理,或许是我们不经意的时候就把珠子掉了也说不定,毕竟阿南不像我一直待在帐篷里,她也是出去打过猎的。树林里杂草丛生,杂乱无章,行走间被什么东西勾到也说不准,不是吗?”

        五皇子冷笑了一声,“你们自然是这么说了。没人杀了人之后会爽快的承认的。”

        凤明阳沉默了一下才说道:“父皇,儿臣问心无愧。四哥,五哥若是怀疑,尽管来查。”

        皇上眸色沉沉的看着凤明阳问道:    “小九,你那天和老大说过话你为什么没有提起过?”

        “儿臣认为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所以也就没提了。”他老实的说道。

        不过是非常轻松平常的一次见面谁会放在心上?谁又会想到他竟然突然就死了呢?

        皇上没有说话,锐利的眼神充满了逼压的看着他。他神色不动,微微垂着眼眸,恭谨温顺。

        “皇上,臣觉得宁王殿下说得倒也是道理,现在光凭一颗珠子还不能断定宁王殿下或者宁王妃就是凶手啊!”一位大臣说道。

        阮伽南看了过去,认了认才认出说话的人似乎是杨家的人,当世大儒,也是杨嬑的大伯,翰林学士。

        她眸色一动,垂下了眼眸。

        “杨大人所说有理。而且宁王殿下这几天不是一直在帐篷里么?这应该有很多人证才是,至于宁王妃……不是也去打猎了,仔细盘问一遍大概也就明白了。”有人附和道。

        五皇子一听,顿时有些着急了,忙说道:“两位大人此言差矣。现在这颗珠子是唯一的线索,既然做了,那凶手肯定不会毫无准备。”

        五皇子言下之意就是说宁王两夫妻既然要杀大皇子,那就不可能什么准备都没有,不可能就等着他们去盘问的。

        “珠子确实是唯一的线索,所以才更加应该查个清楚明白。更何况这珠子宁王殿下已经给了宁王妃,事情怕是扯不到宁王身上啊!而宁王妃一个女子,想要杀了大皇子……皇上,臣觉得不太可能。”

        “杨大人,话可不能这样说!都说夫妻是一体的,九弟妹做的事九弟不可能完全不知道!而且谁知道这珠子到底是不是已经给了九弟妹呢?”难道就不会是凤明阳知道事情要败露了,所以才故意将事情推到阮伽南身上吗?

        凤明阳冷冷的瞧着他,“那五哥的意思是想凭着这一颗珠子就要定我们两夫妻的罪?想要我们认罪为大哥抵命了?五哥你到底是想要找到真凶替大哥报仇还是想趁机打压我?”

        被人拆穿了心思,五皇子有那么一瞬间的慌乱,但是马上又镇定了下来,冷笑了一声说道:“九弟,我当然是想替大哥报仇了。我也不是针对你,只是实话实说。”

        “如果五哥真的没有针对我,那就应该好好去查,而不是凭着一颗珠子就来定我们夫妻的罪。”

        两兄弟争锋相对,让皇上的面色越来越沉,眉头越皱越紧,最后忍无可忍的怒吼道:“行了,都给朕闭嘴!看看你们像什么话,是想要气死朕吗?”

        凤明阳和五皇子连忙道:“父皇息怒,儿臣知错。”

        “皇上息怒,两位也是太过心急,担心所以一时忘记了分寸。”坐着的几个大臣忙说道。

        皇上面色铁青,有些失望的看着两人,特别是五皇子,“朕把事情交给你和老四处理,不是为了给机会你们两个乱来的!老大已经不在了,难道你们还要自相残杀吗?”

        四皇子听了不由得暗暗扯了扯嘴角,他什么都没说啊,父皇怎么把他也骂上了……

        自相残杀?阮伽南很想说一声,父皇啊,你就不要装了,自古以来皇室中就没有哪个是不自相残杀的,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你几个儿子私底下在斗个不停。只是现在还没有摆到明面上来而已。

        “儿臣知错,请父皇息怒。”

        皇上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知道错就把精力和心思放在正经事上面!这颗珠子虽然是小九的,但是却已经给了宁王妃,可宁王妃又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那你们就去查!如果是他们两夫妻做的,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落下!如果最后真的证明老大的死和他们两夫妻有关,朕一定严惩不贷,绝对不会偏私!”

        “父皇英明。”四皇子和五皇子齐声说道。

        说完皇上又看着凤明阳沉声说道:“小九,在这件事查清楚之前你就不要随意走动了。如果事情不是你们做的,父皇自然会还你们一个公道,你也不需要太担心了。但如果是你们做的,朕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你可听明白了?”

        “儿臣明白。父皇,儿臣无愧于天地间,只管让四哥五哥查个明白,也好还儿臣一个清白。”凤明阳神情凝重。

        五皇子眼里闪过了一抹不甘。

        他没想到情况到了这种地步,父皇竟然还是选择偏袒凤明阳。

        这颗珠子可是在大哥手里找到的,如果不是凤明阳或者是阮伽南杀了大哥,那属于他们的东西怎么会在大哥手里?就算真的是他们丢了珠子,那也不可能会跑到大哥手里啊!这么明显的事情,道理,父皇不会不懂,可父皇还是偏私了。如果今天换做是他成了被怀疑的对象,父皇也会这么宽容吗?哼,只怕会二话不说就将他押下吧?

        五皇子在心里愤愤不满的想着。

        皇上目光沉沉的看着两人说道:“小九,从现在开始,你们两夫妻就待在帐篷里,没有朕的允许不准离开帐篷半步!”

        这就是要将他们禁足了。

        凤明阳没有多说什么,“是,父皇。”

        五皇子见状眸色闪了闪,心里很快就有了计较。

        凤明阳和阮伽南被人送回了帐篷,说是送,其实就是监视。不过两人脸上的神情倒是没有多大变化的,被人怀疑是凶手也不见有丝毫慌乱,淡定自若得让人怀疑他们两人是不是被吓傻了,反应不过来。

        气氛异常的紧绷低沉,让周围的人不注意都不行,看到宁王夫妻身后跟着的禁卫军,大家心里都不由得开始猜测了起来,再联想到最近发生的大事,也唯有大皇子这么一件事了……难道宁王竟然牵扯到了大皇子的死上面?皇上一向偏宠宁王,现在居然让禁卫军监视,大皇子不会是宁王杀的吧?

        如果真的是,那燕京的天怕是要变了。

        ------题外话------

        昨天陪朋友去拍艺术照了,搞了很久,所以今天就五千更吧,万更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