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把宁王吓病了
        “你把我的马赔我!”阮伽南坐在凤明阳身前被他抱在怀里,显得很是娇小。她面色有些潮红,嘴巴嫣红微微肿着,看起来被狠狠的躏蹂过。

        她一脸的愤愤然。要不是他,她就能自己骑一匹马了,那多爽啊,哪里用得着像现在这样两个人挤一匹马!这样骑马有什么意思!

        凤明阳对她语气里的愤懑不以为意,反而觉得好笑不已,捏了捏她的细腰哄道:“以后有机会我再带你到别处更好玩的地方玩。这里其实没有什么的。”

        阮伽南轻哼了一声,“那我也不能和你同坐一匹马啊,这要是被人看到,还不知道会怎么说我呢。本来就有那么多人对我有意见,看我不顺眼了,再多几个罪名让我还怎么活啊。”

        要是被人看到她居然和一个男人同坐一匹马,即便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有些人估计还是一样会给她安上不知廉耻的罪名。哎呀,她可不想自己身上再多几个罪名了,罪名太多背着也累啊!

        看到她眼尾透露出来的狡黠之光,他不由得一笑,也没有拆穿她,捏了捏她的细腰好声好气的说道:“你管别人说什么,要是有人看见了要说,我就说是我非要和你同坐一匹马。有意见就冲着我来。”

        阮伽南轻哼了一声,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别气了,嗯?”

        她翻了个白眼,“到底是谁生气的?”

        他低笑了一声,“是我,是我生气。可是现在我不生气了。”相反还挺开心。

        阮伽南闻言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

        凤明阳见状轻拍了一下她的后腰,“别老翻白眼。”

        她回头很凶的瞪着他,“我就翻,怎么滴,嫌弃我了?”

        他不由得又笑了出来,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稀罕她了。

        “不嫌弃,我这不是担心你老翻白眼会累着吗?”

        她又哼了一声,倒是不翻白眼了。

        “别生气了,嗯?气坏了自己我可是会心疼的。”

        “……王爷,你这嘴上的功夫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啊。”情话张嘴就来,哪里还有一点以前冷淡的样子。分明就是个会撩人的男人啊!她居然看走眼了。

        凤明阳只当听不出她语气里的揶揄,很是谦虚的道:“都是王妃调教有方。”

        阮伽南:“……”

        你赢了。

        两人共骑一匹马,在林间慢悠悠的走着。

        “我怎么没看到什么动物?”走了一段路阮伽南有些奇怪的问。

        凤明阳漫不经心的说道:“可能是还没有深入到树林里吧,人太多了,林子里的动物被惊扰到会本能的往林子深处躲。现在我们还是在围场边缘而已。”

        阮伽南点了点头,但还是觉得有点奇怪,大型动物没有,小的多少总该有吧?怎么连个兔子都没看到。

        “那我们要往里走吗?”她问。

        凤明阳笑了笑,“不往里走怎么打猎?若是没有打到猎物,那我们可就得让人取笑了。”

        阮伽南撇了撇嘴,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既然要进去,那就等陆英带人过来我们再进去吧!”阮伽南说。

        基于安全考虑。

        想了想她又问道:“除了陆英你还带了谁?”不会只带了陆英吧?

        “放心吧,谨言堂的人除了留守的几个之外我都带来了,只是他们在暗处,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出来的。”他温声说道。

        阮伽南点了点头,觉得他说的人应该是谨言堂暗处的人,明面上的应该没来,所以只能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出来,不然就暴露了。说起来她也不知道他的谨言堂到底是做什么的,明面上的就是一个掌管宁王府赏罚的地方,但是她觉得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这人也不知道到底藏了多少东西,深得很!

        哦,不过大家半斤八两就是了。

        他这么说她也就放心了,他在头一天就大出风头,肯定会惹来不少人的不喜。多严重的事不敢说,但是多少会有人给他找不痛快的。

        两人骑着马越走越深,也越发的安静了,除了偶尔吹来一阵风引动的树叶刷刷的声音外,似乎就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

        阮伽南挑了挑眉,这样的环境真的有猎物?

        才这么想着就看到一只雪白的东西从他们前面不远处飞奔而过,好像一道白光一样一闪而过。

        她顿时一喜,两眼放光,高兴的叫道:“是银貂,是银貂!凤明阳咱们快追上去,把它捉了!”

        凤明阳也看到了,听到她有些兴奋的语气不由得笑了笑,“看来咱们运气不错。”

        话音刚落就已经驱赶身下的马朝着银貂消失的方向追了去。

        银貂似乎也察觉到了危险,加上凤明阳连放了三支箭,虽然没有射中,但是却将银貂吓得有些慌不择路了起来,到处乱窜,带着两人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看着银貂的身影消失在了眼前,阮伽南有些可惜了起来,“跑了。”

        凤明阳看不得她脸上出现这种失落的神情,忙安抚的说道:“别担心,它应该还在附近,躲起来了,我们慢慢找,反正有时间。不怕逮不着它,我一定把它捉到送给你。”

        阮伽南想了想说道:“那行,咱们就等等,或许还可以先猎其他的动物,我可是答应了丹青丹砂两人要给她们捉个兔子养着玩的。”

        他闻言斜睨着她,“怎么不见你要捉个什么东西给我养着玩?”

        阮伽南不由得横了他一眼,“我给你弄个老虎,灰熊养着玩?”

        “王妃若是有这个本事本王也倒也养得起。”

        阮伽南十分干脆利落的承认道:“我还真没这个本事。”

        “所以王妃可以有在别的事情上补偿我?”他压低声音低沉的笑着道。

        “例如?”她睨着他。

        他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让她娇俏的小脸一阵发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决绝的说道:“做人要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然王爷曾经说过了那样的话,那就要做到!”

        凤明阳沉默了一下问:“是不是只要你长好了就随我意了?”

        阮伽南想也不想的就说道:“当然!”

        听了她的话他似乎扫了一眼她的身子,然后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道:“这话可是王妃说的,以后可别反悔了。本王是不会给机会王妃反悔的。”

        阮伽南直觉他这话这态度有问题,可是一时半会的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将满心的纳闷暂时压下了。

        哼,虽然说她现在是还有长大的空间,但是这生长是需要时间的!这里可没有什么整容手术。所以说即便自己长开了,长好了,那也是一年半载的事,不急!

        凤明阳说得果然没错,很快那只银貂就又暴露了行踪。阮伽南顿时一喜,扯了扯凤明阳的衣袖。他示意她不要着急,给她打了个手势让她在原地等自己,然后自己也是脚步不可闻的朝前走了去,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射击点,搭起了弓箭,瞄准了不远处的银貂。

        他缓缓的拉开了弓箭,然后手一松,离弦的箭飞一般的朝着银貂射去。射出去的箭精准的射中了银貂的腿,将银貂钉在了原地呜呜的叫着。

        “射中了!”阮伽南高兴的叫着,就要走过去将银貂取回来。银貂虽然是受了伤,但是只要及时医治,还是可以痊愈的。

        “你在那里等着,我过去给你拿。”凤明阳制止了她。

        银貂受了伤,说不定会攻击人,万一伤着她就不好。

        阮伽南也没有多想,点了点头,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往银貂的方向走了几步。

        凤明阳朝着受伤的银貂走了过去,银貂见他走近,果然是凶恶的朝着他叫着,挥动着两只前爪想要攻击他。他不以为意,这个小东西伤不着他的。

        他微微湾下身,伸手去捉银貂。

        阮伽南一脸期待的看着,突然眼角闪过了一道白光,她愣了一下然后反射性的大叫道:“凤明阳小心!”反射性的叫出来的同时人也跟着扑了过去,以此同时她也抽出了怀里的匕首,将一支射向了凤明阳的箭硬生生的截住,强大的力度震得她手臂一麻,可想而知将箭射出来的人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她便将截住的箭挥了出去,箭转了个方向,噌的一声牢牢的射入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上。

        她满目怒火的望向了箭射来的方向,看到骑在马上的人面色顿时一沉,毫不客气的质问道:“大哥这是想要趁机杀了我们王爷吗?”

        骑在马背上的人可不就是大皇子,只见他有些慌乱的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脚步急匆匆的朝着他们走了过来一脸的着急担心,还有愧疚,“九弟,九弟妹,你们没事吧?”

        凤明阳一脸的呆滞,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惊险中回过神来,听到大皇子的话也是一动不动,一点反应都没有。

        倒是阮伽南,听了大皇子的话冷笑了一声,“大哥差点就把我们当猎物射死了,大哥说我们有事没事?大哥你年纪轻轻的,眼睛怎么就这么不好使了?人和动物都分不清楚了吗?如果是这样,待会儿回去之后我可得好好的跟父皇说道说道,让父皇好好考虑以后到底还要不要再派事情给大哥做了!”

        大皇子面色一僵,眼底迅速掠过了一道恼怒怨恨之光,面上却越发的内疚不安了,语气诚恳的道:“九弟妹,这件事是为兄做得不对,为兄绝对没有要伤害你们的意思。为兄是想射那只银貂,你大嫂之前就一直念叨着让我给她猎一只银貂,我好不容易看到了,一时激动就把箭射出去了。我没有看到你们也在这边,你们的身影被挡住了,我真的没有看到。九弟,九弟妹你们要相信我啊!”

        我信你才有鬼!

        阮伽南面色发黑,眼神发冷的看着大皇子,“大哥这说辞倒是好笑得紧。大哥能看到银貂居然看不到我们?王爷这么大的人竟然还没有一只小小的银貂来得惹人注意?”

        “九弟妹,我知道这样说你们不会相信,但是这件事我真的是无意的!”大皇子似乎也知道自己理亏,也不恼怒生气,还是一脸内疚诚恳的说道。“我和九弟无冤无仇,虽然说不上有多相亲相爱,但也没有什么过节矛盾啊,好好的我怎么会想要杀九弟呢?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我和九弟有过节有矛盾,可是我这样明目张胆的傻九弟,这不是摆明了自己也别想好过吗?”

        “九弟,你倒是说句话啊!”大皇子见阮伽南油盐不进,只能将目光落在了凤明阳身上。觉得现在他态度良好的认错了,也解释了,不管怎么样,看在他是他兄长的份上,这件事他也不能再计较下去了,也不应该计较下去了。

        而且说出去也没人相信吧?平时他们两兄弟的感情虽然说不上有多好,但表现出来的也不差。并没有结过仇怨,闹过矛盾,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在围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射杀他。这简直就是荒谬

        是,刚才他的确是想趁机射杀了凤明阳的。围场里发生点意外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是吗?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误伤人的事情,若是他那箭真的把凤明阳射中,杀死了他,事后他推个侍卫出来顶罪就是了。他最多就是被父皇狠狠的责骂惩罚一顿,难道父皇还会让他给凤明阳填命不成?只要他一口咬定是意外,是侍卫失手,谁能真的给他定罪?

        只可惜刚才那一箭没有射中凤明阳,居然让阮伽南这个女子给档了下来!他可真是命大!而且阮伽南能把他那一箭挡下来,证明她也并非普通女子!他自己射出去的箭是什么力道他再清楚不过了。

        凤明阳可真是走运啊,刚才如果不是阮伽南,那这会儿他早就死了!

        想到这,大皇子眼底迅速掠过了一道遗憾不甘的光芒。

        自己想要再下手的话怕是难了。大皇子是越想就越是觉得可惜。

        不管心里的想法是多么的复杂,面上大皇子始终是一片愧疚和懊悔的,望着凤明阳等他说话。

        可是凤明阳却突然面色发白,眉头紧皱,面露痛苦之色。

        阮伽南和大皇子都吓了一跳。

        “王爷,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阮伽南吓得差点就乱了手脚,以为他体内的毒突然就发作了,连忙扶住了他。

        在大皇子没注意到的地方,凤明阳朝她飞快的眨了眨眼。她一愣,没反应过来。

        “九弟这是怎么了?”大皇子急忙上前关心的问。

        阮伽南迅速的反应了过来,回头愤怒的瞪着大皇子,悲愤欲绝的说道:“大哥你不是不知道王爷身体不好,你刚才还想要杀王爷,王爷受到这么大的惊吓,能好吗?如果王爷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撞死在宫门前求父皇给我们夫妻讨回一个公道!”

        大皇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就听到林子里响起了陆英的叫唤声,“王爷,王妃,你们在哪里?”

        他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阮伽南却不给他机会,立刻扬声叫道:“陆英!我们在这里,快过来,王爷不好了,你们快过来!”

        听到她的声音,陆英带着人不一会儿就过来了。

        看到眼前的一幕,陆英吓了一跳,忙奔到了两人身前半跪了下来,一向没有什么表情的脸满是担忧,凝重,急声问道:“王妃,这是怎么回事?王爷好好的怎么突然这样了?”

        王爷不是已经许久没有发作了吗?

        阮伽南没有时间解释那么多了,厉声道:“别问这么多了,赶紧把王爷送回营帐,叫太医!”

        陆英这才恢复了镇定,动作迅速的将王爷扶到了马背上,阮伽南则是上了自己的马,然后一行人急匆匆的往营帐的方向赶了去,谁也没空理会大皇子。

        大皇子的面色黑沉如墨,浑身散发着一种暴戾气息,好一会儿之后才冷静了下来说道:“我们也赶紧回去吧,免得九弟真的出了什么事,这黑锅还是得本殿下来背!”

        他就不信凤明阳就真的那么巧那么容易就被他吓成了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