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伺机
        围场驻扎的地方已经扎满了帐篷,以包围的姿势将皇上的宝帐围在其中。离皇上宝帐最近的自然就是皇后,妃子的帐篷了,接着就是王公大臣,皇子皇孙,品级越低的官员住的帐篷离皇上的宝帐就越远。帐篷错落有致的分散在四周,因为刚驻扎下来没多久还有许多事要忙活,来往伺候的下人,巡逻的士兵络绎不绝,一片喧闹声,热闹的声音倒是让人的心都跟着活跃了起来。

        凤明阳的帐篷离宝帐自然是不远的,在随行而来的几个皇子当中,他的帐篷是离宝帐最近的了。

        帐篷里,两人亲热过后相依偎在一起,静静的等待气息平稳下来。

        “对了,你有和哪位公主感情很要好的吗?”想起了刚才的事,阮伽南问道。

        若是他和十公主感情要好的话,下次遇上她就给他一点面子好了。

        凤明阳有些奇怪她怎么会突然这样问,但还是老实的答道:“并没有特别要好的。怎么了吗?”

        她嘻嘻一笑,“没有啊,那就不用给你面子了。刚才我在外面看风景的时候来了个公主,对我好像不是很喜欢。我就想啊,若是你和她兄妹感情深厚,下次再遇到的话我可以给你一点面子,不跟她计较。但是现在听你这么说,那就没有必要啦!”

        他眉头一皱,“有谁想为难你?可有吃亏?”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我怎么可能会吃亏啊。”

        她是会吃亏的人吗?从来都是她让别人吃亏的。

        “没有就好。”他放心了,“你遇上哪个公主了?”

        这次秋猎好像也跟着来了几个公主,他不知道她说的是哪个。

        阮伽南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啊,不认识呢,也没有见过。不过我从她的外表和年龄猜测,我觉得应该是十公主。”

        凤明阳眉头一蹙,“十公主?”

        “怎么了?”她听出了他语气有些异样,坐直了身子看着他问。

        凤明阳微微拧着眉,似乎在纠结要怎么说才好。

        她讶异了,怎么,这个十公主难道还是个人物?如果是的话,那就不太好办了,而且好像也来不及了吧,刚才她好像已经把人给得罪完了。

        “十公主她……人倒不是多坏,就是性子十分的……顽劣,刁蛮,而且冲动任性。”他最后说道。

        哦,那就是熊孩子咯。

        “她靠山大不大?”她问。

        凤明阳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公主还能有什么靠山,她的靠山不就是父皇吗?

        “我的意思是父皇是不是十分的宠爱她,纵容她,或者是她的母妃娘家势力十分强大之类的。”她提醒道。

        “十公主是六皇子的同母妹妹,生母是敏贵妃。敏贵妃娘家是燕京大族,和关家可以说是姻亲之家。关家已经过世的老夫人和敏贵妃的亲娘是姐妹。”他简单的说道。

        哦豁,这么说十公主和关平月可以说是表姐妹了?那十公主如此不喜欢她,会不会是和关平月有关?毕竟以前大家都说关平月和凤明阳是一对呢。说不定十公主一直以为关平月会成为她的九嫂,结果却被她给截胡了,所以心里不高兴,就把她给恼上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说得通的。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凤明阳被她诡异的目光看得眉头一皱,有些不解。

        “王爷,你这样说的话,我倒是怀疑十公主这么不喜欢我很有可能是因为你以前和关平月的事。我这是遭受了无妄之灾啊!”

        他一听不由得轻斥道:“胡说!我和关平月能有什么事,看你说的,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我们有什么私情呢!我们就是很普通的关系,不过是因为年纪相差不远,而且小时候关平月和一些贵族公子小姐进宫当做陪读,所以才略微的熟悉了一些而已。”

        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她前世的事的。如果让她知道前世他动过要娶关平月的念头,她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呢。

        才这么想着就见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道:“王爷啊,那你跟我说说,你之前……嗯,就是那个之前,你对关平月……你到底有没有对人家动过心思?”

        凤明阳一本正经,不动如山,“没有,绝对没有!我对关平月从来就没有动过男女之情。”

        当初想娶她也是觉得适合,不讨厌而已,远远称不上是男女之间的喜欢。而且当时他想要娶她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她是关家的小姐,即使将来他不在了,依照关家的势力,她也大可再回到娘家,关家的人是不会亏待她的。但是换做是其他的女子,那就不一定了。所以他才会想要娶她。

        “是吗?”她眯起了眼睛盯着他不放。

        “是,我骗你做什么?如果我之前对她有什么心思,那就没有必要搞什么选妃宴,我直接让父皇赐婚就好不是吗?”他面色不改,神情淡定自若的说道。

        嗯,道理确实是这样的。不过嘛,有时候道理是一回事,做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并不能呢相提并论的。

        “王爷,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就是随口问问。过去的事就是过去了,我不会揪着不放的,你现在是我的人这点无需置疑就好。”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只把他看得心虚不已才笑眯眯的说道。

        他心里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然后对她这个说法感动十分的开心,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如果是以前,哪个女人对他说,他是她的,那他一定会十分的反感。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他却听得十分的高兴。这是她对他占有欲的表现,也从另外一方面证明了他在她心里的位置,他能不高兴吗?

        “是是是,我自然是你的了。”他又将她抱入了怀里。

        陆英走进来刚好就看到了这一画面。

        他心里顿时一苦。

        他是没听到什么异样的声音了,还等了一会儿才进来的,怎么王爷和王妃还没有腻歪完呢?

        看到陆英凤明阳倒是没有觉得不好意思的,当然了,阮伽南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他们两夫妻亲热一下怎么了,这很正常啊,反正陆英是自己人嘛。

        到了晚上就更加的热闹了,君臣难得一乐,也没有那么多在燕京的顾忌约束,随性多了。还有篝火晚会,出门在外,男女之防也没有燕京那么严苛,可以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谈笑,别提多欢庆了。

        阮伽南一开始也是十分高兴的,跟着闹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了下来,坐在一旁看着那么性子跳脱的公子哥儿欢闹着,只是看着看着心里却不由得染上了一丝愁绪。

        眼前的景象让她不由得想起了前世。

        曾经她也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她也曾经和她的伙伴围着篝火跳跃欢腾,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声谈笑风生,说着彼此做任务的时候遇到的各种各样奇葩的雇主,事件,相互吐槽……现在想起来似乎已经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了。那些熟悉的面孔似乎都已经有些模糊起来了,怕是永远都没有机会再见面了吧?

        想到这,她眼里不禁多了几分惆怅。

        谁又能想到她竟然会有这样离奇的际遇呢?死了居然还穿越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时空,陌生的国度。

        看着眼前的热闹,她忽然有些坐不住了。

        她见凤明阳正和身边的人说着话,想到这里现在有那么多的士兵巡逻把守,想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于是便静静的站了来,离开了篝火堆。

        现在虽然是夜里了,但是因为秋猎庞大的队伍驻扎在这里,四周也点起了临时的灯火,加上周围的帐篷里面映照出来的火光,倒也不觉得黑暗。

        她慢慢的,随意的朝着某个方向走了去,渐渐远离了人声的喧闹,周围也慢慢的变得安静了下来。

        她走到了一棵大树下,靠在树干上抬头望了望天空,漆黑的夜空中上玄月洒落了一片淡淡的银色。因为离月圆之夜还有些天,月亮倒是不圆的,月色自然也不会太明亮,只有薄纱似的一层。

        月亮四周散落着无数或明或暗的星星,璀璨如钻石一般迷人,广袤无垠的银河横穿过了整个夜空,如同一条璀璨的玉带,繁星闪烁。这样的星空也只有在这遥远的古代,环境尚未被破坏之前能轻易看到了。在现代都市,想看到这样的夜空可不比中彩票容易。

        她仰着头看了一会儿还嫌不过瘾,看了看四周,没有一个人,远处偶尔经过一队巡逻的士兵。她毫不犹豫的动作敏捷的攀爬上了大树,然后坐在了粗大的枝干上。这样就不用仰着头看得那么累了。

        看着看着她又干脆躺了下来,也不担心会摔下去,双手枕在脑后,就好像躺在了星空草地上一样。淡淡的月光落在了她身上,给她面容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银沙。长长的眼睫毛,小巧挺直的鼻梁在面上投下了一道小小的阴影,眼睫毛自然的颤动着,看起来像是黑夜中的一只扑扇着的蝴蝶。

        就在她看得入神,几乎忘记了周边的一切,整个天地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身体却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丝危险,让她猛的从眼前的美景中清醒了过来,全身的细胞都进入了戒备状态。气息有那么一瞬间的凌乱,但是马上又恢复了自然平静,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一样。

        她维持着先前的动作不变,眼睛望着星空,却凝神感觉到了黑暗中有一道视线直直的落在了自己身上,紧盯着自己不放,像是一头随时准备攻击猎物的野兽在盯着自己的猎物那样。

        她长长的眼睫毛颤了颤,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亏得她还以为不会有事,没想到这么快就打脸了。人是什么时候来的她居然都不知道,唉,看来不管是美景还是美色冻容易误人啊!只是怎么会有人跑来这种地方,这里可是皇家围场,四处都已经被包围了起来,每间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人把守,也有巡逻士兵来回不间断的巡逻,居然还有人混进来了?

        她当然不会以为躲在暗处的人是自己人,这点都分不清的话她也不用混了。

        刺客吗?想要刺杀谁?皇上?大臣?皇子皇孙?哦,反正一定不会是来杀自己的,不然的话早就动手了。

        这就有些意思了……

        她默默的想了一会儿才佯装无事的坐了起来,坐在枝干上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夜色可真是美啊,令人心醉。若是在燕京也能时常看到这样的夜色就好了。可惜可惜,也是时候该回去了,不然让人以为我失踪了可就不好。”

        她一边自言自语的念叨着,一边利索的从高高的枝干上滑了下来,动作熟练得很,一点都不像是燕京权贵家族出身的小姐,倒像是乡野女子了。

        滑落到地上的之后她还镇定自若的将自己收拾了一下,拍了拍身上,抖了抖衣服,扯了扯裙摆,理了理发髻,扶了扶发钗,恢复到了端庄雍雅的宁王妃模样,这才不紧不慢,优哉游哉的往人群的方向走了去。

        直到身后迫人的视线消失了,她才猛的加快了步伐匆匆的回到了篝火堆附近。

        阮伽南走远了之后才从大树后不远处的小树林里走出了两个人,看着她消失的方向迟迟没动。

        “老大,这个就是宁王妃?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啊。”黑衣男子身边的人摸着自己的大脑门说道。

        被叫老大的人轻嗤了一声,漫不经心的道:“你可别小瞧这个宁王妃了,她可不是个简单的人。”

        有时候越是看着无害的人越是有毒,特别是女人!

        看到这女人,他就觉得自己的腹部和肩上有些隐隐作痛。

        就是这个看起来无害的女人上次差点就杀了他。他在江湖上混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栽跟头,还是栽在一个女人手上!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她捅他的那一刀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手法,不但让他的伤口血流不止,后来好不容易止住血了,伤口又恢复得极慢,要不是有人再三确定他的伤口并没有任何的毒,他都要怀疑那女人的匕首抹了什么奇毒了。

        可即便自己最后安然无事,但是却不得不在床上躺了足足半个月!前所未有,丢脸至极!

        那半个月他在心里想了无数次,下次逮着她之后要怎么折磨她,好好的报自己这一刀之仇。等他伤好之后他就开始打听了,可是又发现要想在燕京城里下手的话恐怕很难,因为这个女人生活得很规律,要么就缩在宁王府,要么就进宫,再不然就回一趟阮府,而且身边都跟着人——是了,她身边还多了一个高手!

        如此一来他根本就没有机会为自己报仇。

        等啊等,终于等到了秋猎!他原本还担心宁王不会随行,没想到不但宁王随行,宁王妃也在列!真是天助他也!

        所以他立马就决定要跟着来找机会报仇了。

        刚才看到那女人他差点就忍不住出手了,可是想了想又忍住了。虽然现在她是一个人在,但是不远处却有很多人,若是出手,不能一招制服她,自己也会惹上天大的麻烦。他就算是再厉害也是一个人,抵挡不住千军万马的。

        于是他就静静的在暗处盯着她,想知道她会不会发现自己。可是没想到她居然毫无察觉,让他有怀疑起来了。是自己太高估她了还是说自己能力下降了?

        “老大,你真的要动宁王妃吗?”他身边的人问道。

        “当然,不报仇我心里这口气怎么下得去?”

        “但是那边——”

        黑衣男子面色一沉,阴冷的打断了他的话,“我是你老大,还是他是你老大?我们只是合作关系,并不是从属关系!”

        什么东西,他可不是那个人的走狗!

        “行行行,老大你别生气,我就是随口问问。”

        “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了。”

        “不说不说。”你是老大,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他盯着阮伽南离开的方向,眼里闪烁着志在必得的邪魅光芒。

        女人,你给我等着!

        凤明阳和人说完话转过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边的人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见了!他愣了一下接着四处张望了一下却没有看到人,无奈之下问了问,有人说看到宁王妃往别处走去了。他一时间也没有多想,以为她是觉得无聊了所以想好四处走走,他心想这里是皇家围场,现在又四处都有士兵巡逻,应该不会出事也就定下心来了。

        但是等了又等还是没有等到人回来,他不由得有些急了起来。

        现在都时候已经不早了,虽然说是皇家围场,但是她一个女子离开太远了也不好啊,她这到底是去哪里了?

        他起身离开到附近看了看却没有看到人,站在一旁蹙眉想了想,摸不准她是往哪个方向去了,若是自己和她错过了也不是事。

        “九弟,你怎么站在这里?”凤乾阳,五皇子还有几个公子哥儿走了过来,看到他站在那里不由得走了过去,有些奇怪的问。

        篝火晚会还没有结束,他不在那边玩,走到这里做什么?凤乾阳有些疑惑的想着,然后很快就发现他身边少了个人。他眸光不由得闪了闪,面上却不动声色。

        凤明阳神色自然的道:“在那边觉得有点闷,所以出来透透气,随便看看夜景。”

        五皇子抬头看了看夜空,笑着道:“九弟真是有情调,这里的夜色确实是很好的。只是怎么不见弟妹?”五皇子也发现了阮伽南不在他身边。

        这可有些稀奇了。谁不知道这两夫妻要是一同出门的话准会黏在一起,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可是现在居然没看到宁王妃,这就有些奇怪了,莫不是才刚到围场就吵架了?

        “她有事走开了一下,还没有回来。这不,我等不及了,所以才专门到这里等她。”凤明阳大方的说道,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说会让人有些瞧不起。

        一个大男人,粘着自己的妻子这算什么男人?

        “这大晚上的,弟妹还能有什么事要忙啊?九弟你也是的,这么晚了,你怎么能让弟妹一个人去呢?虽然说这里随处有巡逻的人,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大意啊!弟妹去哪里了,去多久了?要不要派人去找一找?”五皇子很是热心的问道,脸上满是关心之色,有些责备。

        “不用惊动麻烦大家了,她就是回帐篷给我拿件披风。大概是女子,步伐小,走得慢,所以才没有回来。其实也没有回去多久,是我等不及了才到这里等。五哥和八哥怎么不在里面玩了?”他不着痕迹的转移开了话题。

        凤乾阳笑了笑说道:“我们也是觉得有些闷,又想着说这围场的夜色一向美,所以才结伴出来,想着说四处看看,感受一下塞外的风光,不料在这里碰上了九弟。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就等一等,等弟妹回来之后我们一起到附近转转再回帐篷吧!”

        不等凤明阳说话,五皇子就说道:“如此甚好!”

        凤明阳眉头轻快的蹙了蹙,然后苦笑着说道:“我原本还想着和阿南单独相处一会儿,借此机会增进夫妻之间的感情。可是五哥,八哥你们若是参与进来,我还如何……五哥,八哥,你们就行行好吧,咱们改日再约在一起。今晚就先放过我好不?”

        如果真是如他所说,五皇子和八皇子倒是不会勉强的,但是现在两人十分的确定阮伽南一定是不知道去了哪里,他找不到人才会在这里等,或者是刚才他根本就是想自己亲自去找。

        如果阮伽南真的不知道去了哪里,这事闹起来的话……

        五皇子和八皇子相视了一眼,同样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抹异样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