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七十章 自有安排
        阮伽南并没有在主院待太久,很快就离开主院然后去了一趟老夫人的院子。

        老夫人面色复杂的看着她,在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她是万万没有想到现在是这个以往最不受宠的孙女最风光,可是偏偏她对阮府的感情最单薄,如果早知道有今天,当初她就不会答应让人将她送到庄子上不管不顾的十几年了。

        当初康儿要娶白朗月的时候她就极力反对,康儿可是她,是阮府的希望,他的亲事怎么能如此轻率儿戏呢?他应该娶一个名门望族的贵族小姐做正妻,不但能在仕途上帮到他,更能拉阮府一把。一门好的姻亲也是一个家族可以长远走下去的因素之一。可是他游历回来竟然说要娶一个跟着她私奔过来的女子为正妻!

        当年无论她怎么责骂,怎么强势命令,劝说,康儿都不愿意改变主意,铁了心的要娶白朗月,她还被气得病了一场,但还是没有让他改变主意。她当年也不是没想过要无声无息的让白朗月消失,反正也是一个放弃了家族,被家族抛弃了的女人,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在意的。

        但是白朗月这女人看着毫无心机,实际上却机灵聪明无比,几次都被她躲了过去,还反过来威胁了她一番,气得她七窍生烟。最后还是康儿告诉她说他有必须娶白朗月的原因,还是关乎到阮府的原因,她才不得不同意了他们的亲事。

        她不喜欢白朗月,自然不喜欢白朗月生下来的这个孙女,所以在康儿和贺氏在一起,要成亲,将她送走的时候才没有出声阻拦。事实上如果不是她回来了,她根本就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孙女。

        对她来说,阮伽南这个孙女对阮府来说毫无利用价值,就算是嫁人,燕京估计也没有好人家愿意娶她的。可是随便的将她嫁出去又很有可能会污了阮府的名声。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将她留在庄子上眼不见为净了。

        可是千算万算啊,都是算不过老天爷。谁会想得到她竟然能讨得宁王的欢心呢?

        “祖母这样看着我做什么?”阮伽南笑着问道。

        老夫人淡淡的收回了目光,说道:“觉得几日不见,你似乎又张开了些许,面色也红润了不少。看来在王府你过得确实是不错的。”

        “自然了,王爷对我很好,我过得很开心啊。”她点着头。

        “那就好,既然你现在过得很好,那就没有必要揪着过去的事不放了。”

        阮伽南佯装不解的问道:“祖母这话是何意,孙女不明白。”

        老夫人深深的看着她,“你懂的,你怎么会不懂?你母亲的事,到此为止吧。贺氏现在也都这样了,你心里的怨气也该消了吧?”

        阮伽南挑了挑眉,“祖母你这话我就更加不懂了,我心里能有什么怨气,而且母亲的事和我没有关系啊。”

        老夫人轻哼了一声,“都到如今地步了,你又何必再在老身面前装糊涂?你敢说不是你让人掳走了你母亲?你敢说现在你母亲躺在床上不是你做的?”

        啊,这还真是冤枉她了。

        “祖母,还真是你错了,母亲会躺在床上,还真不是我做的。”她非常认真的说。

        老夫人眉头一皱。不是她做的?如果不是她做的又会是谁做的?

        看见老夫人这反应,阮伽南心里也有些讶异了。

        这件事难道不是老夫人做的?她还一直以为是老夫人做的,毕竟老夫人这人看起来慈善也不管事,但实际上极其看重阮府的利益。今天若不是她是宁王妃,又得了宁王的心,老夫人对她可不会是这么一副慈善的面孔。

        虽然贺氏是贺家的嫡小姐,贺老夫人十分疼爱的女儿,但是如果贺氏威胁到了阮府的利益,老夫人还是会毫不犹豫就放弃贺氏的。所以她一直以为是老夫人派人想要杀了贺氏,一了百了,省得她连累阮府的名声呢。敢情不是?

        不是老夫人,难道是阮常康这个便宜爹?一开始觉得不可能,但是仔细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如果真的是阮常康,那就有趣了,她真想知道贺氏知道的话会是什么反应。贺氏对阮常康自然是死心塌地的,可惜阮常康对她未必也是如此。

        “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都不要忘记你是阮府的人,凡事都要留一份余地,不要做得太绝了。”

        阮伽南眼珠子一转似笑非笑的道:“祖母,说起来我到底是不是阮府的人还说不准呢。”

        老夫人一怔,然后眉头狠狠一皱,“你这话什么意思?虽然说当初康儿将你送到了庄子上,但不管怎么说你都是阮府的小姐,是阮府的血脉,这点是永远都更改不了的事实!”

        阮伽南不由得眯了眯眼,锐利的视线盯着老夫人不放,想从她脸上看些些许端倪来。但是老夫人脸上确实是只有暗沉不满,却没有闪烁心虚。所以说老夫人并不知道她身世的事?如果连老夫人都不知道,那清妃是如何知道这个秘密的?清妃不会是在耍她吧?

        一想到她面色不由得一沉。

        哼,如果清妃敢耍她,她会让她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的!

        “祖母也还记得你们当初做过的事。觉得我没用了,就把我扔到庄子上不管不问。现在觉得我有用了,又想拉拢我了?老夫人,说实话,我并不是那么善良的人啊。当然了,老夫人现在也不用担心,我暂时不会对阮府做什么的。”她笑着说道。

        老夫人却是面色一沉。

        暂时?

        “祖母,你总不能让我当个圣人吧?你们不来害我,我自然不会对阮府做什么了。毕竟阮府也是我的娘家不是吗?”

        老夫人沉默了起来。

        “对了,若梨妹妹马上就要及笄了,不知道祖母和爹可有考虑过她的亲事了?”阮伽南问。

        老夫人马上有些警惕的看着她说道:“梨儿的亲事我们自有安排,就不用你这个姐姐操心了。”

        看到老夫人这反应,阮伽南心里暗自嘀咕了起来。看样子阮若梨的亲事老夫人心里是已经有打算了啊,就不知道老夫人看上了哪家的公子哥儿……

        她在脑海里将燕京有身份但是还没有定亲的人家过滤了一遍,发现目标还是挺多的。燕京这种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权贵了,说不定从楼上掉下来一个杯子砸到的人就是氏族出身。阮若梨一直是阮常康甚至是二房最大的联姻希望,她的亲事自然不会像她当初这样轻率决定了。

        “看来若梨妹妹的亲事祖母心里已经有打算了。”

        老夫人眸色闪了闪,倒也没有否认。

        “她既然要及笄了,自然也要考虑亲事了。”

        她点了点头,“如此也好,省得我担心她会惦记什么不该惦记的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惦记着不该惦记的人?”老夫人皱着眉头问。

        难道梨儿竟然有喜欢的人了?

        阮伽南笑了笑说道:“祖母,哪个少女不怀春啊!若梨妹妹长得如花似玉,正是娇俏的时候,若是喜欢上了哪个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只是这喜欢的人也得看能不能喜欢。若是祖母不喜欢将来阮府出什么丑事,最好还是赶紧把若梨妹妹的亲事定下来吧。”

        老夫人目光沉沉的看着她,见她眸色有些冷,脑里灵光一闪,心里不由得一沉。

        难道梨儿竟然对宁王有了什么异样的心思吗?别说伽南不是他们以为的那个可以随意拿捏的人的,就算是,阮府也不可能将两个嫡小姐都送到宁王府去!这像什么话!

        “你放心吧,我会尽快把她的亲事定下来的。”老夫人面色难看的说道。

        “那就有劳祖母多费心了。现在府里事情多,祖母也要多注意身体啊。”

        老夫人面色顿时黑了,觉得她简直就是在诅咒自己。

        看到老夫人黑沉的面色,阮伽南耸了耸肩。

        她是真心的啊,为什么总以为她是在说反话呢?

        乡试成绩很快就出来了,有人欢喜有人愁。

        就如同凤明阳说的,京城乡试参考人中,梅戈和严知君都榜上有名,而且名次还不低。京城乡试中乙科第一,燕京第一的是杨家的一名公子,而梅戈则是乙科第五,燕京第三,严知君乙科第十三,燕京第六。名次都不差,科举的希望还是挺大的,毕竟燕京人才济济的,都不知道有多少学子参加科举呢。

        哎呀,看来梅戈是很有希望高中了。一个商贾世家的公子能考出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看来她要找个机会好好去恭喜一下梅戈才行。

        想到梅戈,就不由得想起了之前他大哥想请师父给他诊脉的事。

        师父自然是已经替梅戈把过脉了。

        就如同一开始师父的说的那样,梅戈年少中过毒,又大病一场,如果当时师父在,或许还有几分希望能让梅戈恢复到常人的健康,但是现在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拖的时间太久了。

        所以想要再恢复到常人的健康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师父说可以帮他调理一段时间,以后只要不是大问题,日常多注意,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和寻常健康的男子相比弱了一点,不过对寿命倒是影响不大的。

        梅玉书很是失望和难过。他一直希望自己的弟弟能恢复到常人的健康,可是现在连神医都说没办法,他一下子就觉得有些绝望了。倒是梅戈,看得很开,这么多年都这样过来了,其实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的。相比那些羸弱到要躺在床上的人,他已经很幸运了。

        所以他还反过来安慰起了梅玉书,让梅玉书心里的愧疚难过更重了一些。

        现在他乡试上榜,成绩不差,对他们一家来说应该是好事一件了吧?

        不过要去见梅戈,她就得换个身份……这有点难度啊。虽然凤明阳知道了自己女扮男装的事,但是她觉得她还是不要太猖狂嚣张的好,免得哪天他不高兴了,多的是手段整治自己,两夫妻嘛,就不要为了这点小事闹矛盾了。不过偶尔一次应该没关系吧?

        觉得偶尔一次没关系的阮伽南很快就换了身衣服上门去梅府拜访了。

        梅戈见到她很是意外和高兴。

        他总觉得自己这个兄弟很是神秘,行踪飘忽不定的感觉。自从上次见过之后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卿弟了,还以为她去了外地做生意,或者是回自己的老家了呢,没想到她还在燕京,还知道自己中科举了。

        阮伽南第一次来梅府。梅家虽然只是一个商贾世家,但是家底丰厚非常人可比,甚至比一比官宦世家来得扎实多了。商贾世家大多都是一代代积累起来的,而官宦之家,有时候或许因为一个女人就能一飞冲天了。更不用说梅家在整个凤歧国来说都是屈指可数的商贾大家族,历经数代。

        所以梅府自然是不会差到哪里去了。梅府占地广阔,因为只是普通百姓,所以府邸的建造受到约束,并不如大官之家那样多进,可是这并不妨碍它的奢华,精致,处处皆是景的美丽。

        进了梅府之后阮伽南很快就发现现在梅府大概已经是被他大哥掌控了,并没有看到那位夫人或者是他庶出的兄弟。因为他中了科举,名次还相当的好,梅府倒也是一片喜庆之色。

        “恭喜你了,十安,你乡试考得很是不错呢,”阮伽南喝过茶之后笑着对梅戈说道,语气真诚,是真心为他感到高兴的。

        梅家一直没有人在官场上走动过,或许是没有这个心思,又或许是有所忌惮。毕竟梅家根基深厚,家底也十分的雄厚,梅家除了本家的人之外其余的人经商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好,若是再有人进入朝廷为官,那还得了。朝廷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的。

        但是梅家发展到了现在已经不能同日而言了。再强大的家族也会有衰落的一天,加上现在梅家的家主,也就是梅戈的父亲实在算不上是一个英明的家主,还有些糊涂拎不清,让一向团结的梅家隐隐有了分裂的迹象。所以梅戈才会心生了要参加科举的想法,若是再早几十年,梅家的公子想要参加科举怕是不行的。

        梅戈有些羞赧的笑了笑,谦虚的说道:“勉强还行吧,没有让大家失望。”

        但是比他厉害的大有人在,他还是要继续努力才有可能在来年春的会试上考出好成绩,进入殿试。如果不能进入殿试,对他来恐怕不会太好。

        阮伽南哈哈的笑了笑,顺口说道:“你就不要谦虚了,你已经是燕京第三了,连严知君都要落后于你呢。”

        梅戈笑着摇了摇头,“知君本来就不太喜欢读书,他若是把心思都放在这上面,那肯定不会比杨家公子差多少的。”

        “不过现在也已经不错了,而且他估计也不用愁这些的。考科举也就是走走过场,他的路严家的人应该都给他铺好了吧?”阮伽南打趣道。

        严知君是严家最小的孩子,严家上上下下都疼爱他非常。要不是担心他以后会歪掉,又担心被人诟病,他或许根本就不需要通过参加科举进入官场。

        凤歧国和别的国家有些不大一样,贵族子弟不一定要参加科举才能进入官场,如果不参加科举就想进入官场也不是可以,只要有人脉,有担保,有举荐,不能参加科举也能当官。不过这仅限于贵族子弟,普通人家科举还是唯一能进入官场的途径。这近一百年以来,倒也是养成了通过科举考试进入官场为荣的风气。

        也是因为如此,严家的人才会逼着严知君一定要靠科举,就是担心他若是不考,日后会被人取笑。好在严知君也没有让大家失望。

        不过她才曾经怀疑过,严知君会老老实实的考科举,一定程度上其实是凤明阳逼的。

        凤明阳对于这件事的态度很是坚决,不容反驳。

        她怀疑是不是他前世严知君出了什么事才导致了他这样的态度,但是她又不好问太多。如果是,那她知道了的话再面对严知君态度上可能就有些不好拿捏了,万一不小心露馅了那可怎么办。所以想了想,她决定还是算了。

        知道凤明阳是重生的之后她并没有去打探他前世是怎么死的,又发生了什么事,即使她不知道前世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能猜到一定不会是好的结局。

        不过说起来他中的毒……想到这个阮伽南就有些担忧的皱起了眉头。

        她一直想让师父帮他看看的,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拖到了现在都还没有。而且这么长时间了,她就只看到过他发作过一次……平时看起来他似乎真的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除了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身形看上去有些瘦弱之外。

        不行,等师父回来之后她一定要让师父立马给他看看才行,不然始终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爆炸了。

        “卿弟,卿弟?你在想什么呢?”梅戈见她突然发起了呆来,有些奇怪的轻唤道。

        阮伽南眨了眨眼回过神来就对上了他有些疑惑的双眼,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出了会儿神。”

        “卿弟是想家了吗?对了,卿弟这些日子都去了哪里,我还以为卿弟你回老家去了呢。卿弟难道是没有回家吗?”没有回家,也不在燕京,那会是去了哪里?

        阮伽南有些心虚尴尬了,很想说自己的家就在燕京啊,前不久他还上门去了呢。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要是让梅戈知道自己就是宁王妃,按照他的性子,以后他肯定不敢再和自己来往的。

        哎,苦恼。

        “哦,没有,就是到处走了走,我惯了,喜欢四处走。”

        梅戈叹了一口气,有些羡慕的说道:“真希望以后我也有机会和卿弟一起到处走走。”

        阮伽南忙点着头,“一定会有机会的,人生漫长着呢。”

        两人在前厅坐了一会儿梅戈就说要带她在府里逛逛。阮伽南也想见识一下梅府的家底,所以就应了下来,不料却在半路碰上了梅戈的那个庶出的哥哥。

        梅戈眉头都不动一下,对他视而不见,领着阮伽南就想走过去。

        只是他不想多事惹麻烦,不代表别人也是这样想的。

        “梅戈,你站住!”

        梅戈眉头皱了皱,想到卿弟还在,他还是停下了脚步,回头,神色冷淡的看着对面的人,“二哥有事?”

        梅衡的视线却落在了阮伽南身上,一阵无礼的打量,让阮伽南眉头都不由得皱了起来。

        “他是谁?三弟,不是我说你,你怎么什么人都往府里带?”梅衡很是轻视的说道。

        “他是我朋友!”梅戈很不喜欢他轻视的态度和语气。

        梅衡轻哼了一声,“朋友?就他这样的朋友?也不知道是不是瞧上你梅家公子的身份故意凑上来的。虽然你朋友不多,但是也不能这样不挑嘴,什么人都要啊!小心被卖了都不知道呢!”看似好心的话实际上却是对梅戈的和阮伽南的羞辱。

        梅戈因为梅老爷的关系,又因为是商贾之家的公子,所以在燕京还真是没有多少个相交的好友。以前也不是没有人因为他的身份故意来和他结交的,最后却是想要骗他的钱财,他也是上当受骗过,但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现在被他当着阮伽南的面提起,梅戈有些苍白的脸立刻涨得通红,很快又冷静了下来,冷笑了一声说道:“二哥有功夫说我,还不如想想你自己吧!起码我比你身边的那些狐朋狗友要好多了。你现在可不像以前那样可以大手大脚的花银子了,也不知道那些人还有没有继续捧着你!”

        梅衡面色顿时一沉,阴冷的盯着梅戈,一阵咬牙。

        他现在在这么拮据不都是他们两兄弟造成的吗?

        梅戈对他阴冷的视线视而不见,“二哥不如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把之前的店铺的漏洞填补回去吧,不然等大哥空出时间来,你可就没有现在这么舒服了!”

        大哥已经勒令他把之前经营的店铺漏洞填补上,不然的话就休怪他不顾念兄弟之情。既然大哥把话说出来了,那就一定会执行的,若是他真的不能把漏洞填补回去,大哥一定会好好收拾他的!他还有闲工夫在这里找他麻烦。

        梅衡咬牙恨恨的道:“你们别得意了!爹不会放任你们两兄弟合伙来欺负我的!”

        梅戈扯了扯嘴角,“哦,那你去找爹吧,说不定爹还有些私房钱可以接济你,就是不知道够不够了。”

        “梅戈,你别太得意了!”

        “我得意是我的事情,与你何干?”梅戈说完拉起了阮伽南的手,“卿弟,我们走吧,不要和这种人多说了,省得玷污了自己。”

        阮伽南看着自己被拉住的手,很是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扯回来,男女授受不亲啊喂!

        不过算了,她现在是男儿身呢,反正除了自己也没人知道自己是女儿身。

        被彻底无视了的梅衡一脸阴沉愤怒的看着梅戈和阮伽南离开的背影,眼里闪着怨恨的光芒。

        ------题外话------

        又开始冷啦,各位宝宝做好保暖工作呀,千万别冻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