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忘恩负义
        贺氏心里是又愤怒又惊惶还怨恨不已。无比的后悔自己当初没有把阮伽南这个贱蹄子给杀了,让她长得这么大回来对付自己。若是当初把她也杀了,那就一了百了,永远都不会有人想要查当年的事,她一辈子都是风风光光的阮夫人,贺家的嫡小姐,哪里会有今天,被她派来的人羞辱至此。

        贺氏心里是已经想出了一百种要报复阮伽南的手段了。

        阮伽南对贺氏怨毒的目光和愤恨到扭曲的面容视而不见。现在的贺氏对她造不成任何伤害。就算今天她不是宁王妃,贺氏想要动她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也不知道是不是气过头了,贺氏极端情绪过后反倒是冷静了下来,冷笑了一声道:“阮伽南不是已经都知道了吗?既然都知道了,那还问我做什么?难道是觉得从我嘴里再听一次当年的事会更高兴一些不成?”

        阮伽南眉头一皱,“是想让你死得更明白一些。当年你被人拐走,要不是宁王妃的娘,你能安安稳稳的当个丫鬟?她娘对你一向很好,从来不缺你吃穿,让你过得甚至比一些大户人家庶出的小姐还要好。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做的,你恩将仇报,和她的丈夫勾搭在一起不说,竟然还害死了她!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不说这些还好,一说贺氏一直压抑在内心深处几十年的愤懑不甘,怨恨嫉妒就再也压不住的冲了出来,她声音尖锐又充满了妒忌和不满的叫着道:“呸!她根本就是故意装好人,装大方!她对我好?她只是在可怜我,同情我,她高高在上的施舍我,把我当一个乞丐一般看待!她根本就是一个假仁假义的虚伪女子!惯会装腔作势,故意用这种手段来欺骗众人,博取好名声!”

        “凭什么,她身份高贵,可是我身份也不差,我也是大户人家的嫡小姐!我哪点比不上她了,凭什么我要做一个丫鬟伺候她!我也是千金大小姐啊!你们知道什么,你们以为白朗月真的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人吗?你们都被她骗了!她根本就是一个虚伪又不守妇道,行为放荡的人,要不然她怎么会和老爷私奔到凤歧国!我起码还是媒妁之言,八抬大轿进的阮府,哪像她,她根本就没有资格当阮夫人!凭什么要我屈于她之下,凭什么!”

        她明明也是出身高贵的贺家小姐啊,就因为她小时候被拐走了,所以她就从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沦为一个低贱的丫鬟。

        是,白朗月对她是很好,但这些都是表面上的,如果她真的对她好,那就应该帮她找到她的亲人,让她回到自己亲人的身边,而不是将自己买回去,当丫鬟,一当就是十几年!

        这是她心里永远都过不去的坎。即使后来她回到了贺家,可是却抹不掉她在白朗月身边当了十几年丫鬟这个事实。每每想起自己当初被买到白朗月身边的时候是如何被欺负,被践踏,被羞辱的,她都恨得牙痒痒的。

        那个时候她被拐走,从高高在上的贵族小姐跌落到了泥潭里,和十多个同样被拐的,或者是被自己家里人卖掉的孩子挤在一个小小的屋子里,只有剩饭剩菜吃,有时候还是馊的,一开始她根本就吃不下,一吃就忍不住要吐。可是她一吐就要挨打,就要挨饿,最后她也变得跟其他孩子一样,不管是什么,只要是能吃的,看见了就像饿狗看到食物一样抢着来吃,因为稍微慢一点的话就没得吃了。

        他们每天都要挨打挨饿,还要干活,她什么都不会干,挨打最多的人就是她,后来她都不敢回想自己那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因为她什么都不会,根本就没人要,那些人就准备把自己卖到青楼里去。但是后来出了一点意外,后来她想应该是贺家的人派人四处追查,那些怕暴露了自己,所以不敢将自己卖到青楼里去。

        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带着她四处逃窜。原本一同挤在一个屋子的十几个孩子都陆陆续续的卖掉了,只剩下她,她受到的折磨就更多了。那个时候她已经被折磨得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是一个千金小姐。直到离开了凤歧国,那些人才终于将自己卖掉了,可是买自己的人却是个尖酸刻薄的女人,看不得别人长得比自己好,就算是个孩子也一样。

        因为她长得漂亮,这个女人就总担心自己长大了会勾引她的丈夫,对自己百般折磨,那一年她连口热饭都没有吃过。直到去到了西羌国,偶然之下遇到了上街的白朗月。她看到那个女人当街殴打自己便挺身而出,见她可怜就将自己从那个女人手上买了下来,带回了白府。

        可是,她将自己带回了白府之后就不管了,任由她在白府被人欺负。她既然救了自己为什么不负责到底,为什么要让她在白府受欺负。是,后来她是让自己到了她身边当丫鬟,可是那个时候她已经在白府待了半年了,要不是自己实在受不了,耍了些手段,重新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根本就想不起来那天救了自己!

        她真的对她好吗?哈,她只是借此来经营自己的名声罢了。总是说对自己情同姐妹,可如果真的情同姐妹,怎么会让自己当一个丫鬟。她再受她看重信任也只是一个丫鬟而已,喜欢就赏她一点东西,金银首饰,不喜欢就打骂。是,她是从来没有打过她,但是因为她的缘故,她也时不时的被人欺负不是吗?

        如果她当真对自己好,那就不应该让自己当丫鬟!

        再说了,她伺候了她十几年,什么情也都还齐了!所以也别说白朗月对她有恩了!

        几个人听了贺氏的话简直就是无语和不能理解。

        “你就是因为这样才杀了宁王妃的娘?她救了你,给了你安身立命的机会,可是你不但不感恩,还怨恨上了自己的恩人没有给你更好的条件?”这是什么扭曲的人格?般若眼神怪异的看着贺氏,就像是看着一个疯子一样。

        她的眼神似乎刺激到了贺氏,让贺氏的情绪更加的激动了起来,“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白朗月她就是一个虚伪的女人,你们都被她骗了,她根本就不是你们看到的这样!她就是一个假仁假义的人,她明知道我喜欢老爷却还故意和老爷在一起,和老爷私奔。我明明和她说过了,我说过了我喜欢老爷,我想要嫁给老爷,可是她呢,明知道我的心思,却转头就勾搭上了老爷!她就是个贱女人,她还想在我回到贺家之后将我以前的事说出去,她就是看不得我好!”

        般若摇了摇头,非常确定这人就是个疯子。

        阮伽南心情十分的复杂。

        要说贺氏和白朗月有什么仇恨,那肯定是没有的,除了贺氏自己刚才说的。

        她因为被拐前后生活环境变化太大造成了心理扭曲,白朗月救了她,对她好,可是在她看来却是一种羞辱。她觉得白朗月是故意在折磨她,羞辱她,想要看她笑话,是在施舍她。这种情绪在她知道自己是贺家小姐之后达到了顶峰,加上她和阮常康勾搭在了一起,想成为阮夫人。新仇加旧恨,再有贺老夫人在一旁,所以她才要杀了白朗月。

        大概她是觉得只有杀了白朗月她过去的一切才能随之消散吧。

        “所以你是怎么杀了她的?大家都说她是病死的,所以你是给她下了药?”阮伽南猜测。

        她再听到这些话内心其实是没有太大波动的。一来她并不是真正的阮伽南,二来,原主的记忆里也并没有多少有关白朗月的记忆。原主三岁的时候被送到了庄子上,是在白朗月死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之后,也就是说原主在两岁左右的时候白朗月这个娘就已经不在了。

        所以她现在实在是很难产生多少共情。

        当然了,贺氏既然害死了白朗月,她现在又霸占了原主的躯壳,那为原主娘亲报仇也是应该的。

        如果说一开始贺氏还想着要耍什么心眼的话现在就是破罐子破摔了。

        这些事在她心里已经忍了很久了,现在她就要一吐为快!这些人是阮伽南的人,那他们肯定会将自己说的话转述给阮伽南听,她真想看看阮伽南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会有什么表情反应。

        她现在是宁王妃又如何,她娘还一样是被她给弄死了。白朗月死了,早就死透透了,她知道又如何,能让白朗月起死回生吗?不能啊!她敢杀了她吗?不敢啊,她是贺家的小姐,是阮府的夫人,她不敢杀她的。就算她真的让自己名声扫地那又如何,起码她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不是吗?

        哈哈哈哈,她不怕她阮伽南!贺氏忽然就想通了。

        “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杀了白朗月的?行啊,我告诉你!”贺氏很是得意的将自己当年做的事说了出来。

        “其实白朗月也真是个蠢的,她明知道我喜欢老爷,可是她居然还让我继续在屋子里伺候,也从来不提防我,还说什么将来会给我寻一门好亲事,让我给人当正妻。她要是真有这么好心就不会夺我所爱了。原本是我想慢慢一点一点毒死她的,可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回贺家,我找不到更好的,所以我就给她下了砒霜,每次就放一点点。后来我回到了贺家,我就让人给我找了一种毒药,无色无味,我收买了她身边一个丫鬟,让那个丫鬟每天给她下一点药,结果不到半年的时间她果然就死了。”

        “可怜她到底都不知道是我对她下的毒,还拉着我的手哀求我,让我在她过世之后好好的照顾阮伽南,就当是报答她。呸,我为什么要报答她,如果不是她,我用得着做继室吗?我用得着——”贺氏差点脱口而出要说什么,却又及时的住了嘴。

        阮伽南笑了笑,“你用得着让自己的儿子当个养子是吗?明明是自己的亲儿子,可是却不能相认,只能对外说是收养回来的,而且还不是自己收养的。明明是阮大人的亲骨肉,却偏偏只能说是外人,始终隔了一层。想想阮夫人你心里不满怨恨确实是可以理解的。”

        贺氏眼神惊恐又难以置信的看着她,面容惊慌失措,“你,你在胡说什么!我听不懂,听不懂!”

        “你听得懂的。当年青州城出了疫病,你据说也染上了,然后被送走了,一年多之后才又重新回到了白朗月身边继续伺候。而就在你回到青州城没多久,阮常康和白朗月就出门郊游,收养了一个弃婴,也就是阮华禹。当年栖霞寺的大师说他们两夫妻要先收养一个孩子自己的孩子才会来,而那个大师……据说和阮大人私交甚好。”

        “可是栖霞寺的主持大师却说白朗月并非多年无子之相,更没有要收养一个孩子才会有自己亲骨肉之说。所以阮华禹这个所谓的弃婴实在是很可疑。看阮夫人也实在不是一个有着慈悲心肠的人,连对你有恩的白朗月你就能狠得下手毒害,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弃婴付出自己的母爱呢?”阮伽南不紧不慢的说着。

        贺氏的面色随着她的话愈加的难看了,眼神控制不住的流露出了一丝恐慌和强烈的不安。面上却强作镇定,冷笑了一声道:“真是可笑,你这话简直就是荒谬!你脑子有病吧,居然能想出这么离奇荒唐的故事。当年收养的事人尽皆知,你以为全天下就只有你一个人是聪明的吗?如果真有这样的事发生,早就被人揭穿了,还轮得到你来说吗?真是笑死人了,阮伽南到底是从哪里找来这么可笑的人!”

        “阮夫人,你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像什么吗?做贼心虚,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贺氏面色顿时又是一变,意识到自己可能会说得越多错得越多,干脆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眼神防备警惕的盯着阮伽南。

        阮伽南一点都不担心她会不说话,她轻笑了一声说道:“阮夫人,你这态度会让我误会你不想配合的。你说如果我将阮华禹是你和阮大人亲儿子这事传出去……你说燕京的人会不会相信?我听说阮华禹准备参加乡试了?就不知道这事要是传出去会不会对他考科举有影响呢?”

        “你敢!”贺氏一听立刻就想扑过来,自然是被云海眉头一皱用力一推将她推回去了。

        “不想死就好好待着!”逼他动粗,真是的!云海对这个阮夫人是十分的厌恶了。

        他们这种人最厌恶的就是这种忘恩负义之人了,多少人就是因为这种人丢了自己性命的。这个阮夫人同样也不是个东西,老大的娘亲对她有救命之恩,对她信任有加,她却像条毒蛇一样咬了老大娘亲一口,把她毒死了。

        阮伽南轻叹了一声,“阮夫人,你总质疑我敢不敢,你这样会让我忍不住想做点什么证明我敢的。反正到时候阮府乱不乱,你的一双——哦,不,是三个儿女好不好过跟我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当然了,宁王妃也不会关心这个的。阮夫人,我劝你还是不要挑战我的耐性和脾气了,不然后果你可能承受不住。”

        贺氏恨极的瞪着她,却又敢怒不敢言,因为她还真是不敢赌。

        “你到底想怎么样,阮伽南想怎么样?把我做过的事都说出去吗?先不说别人信不信了,有证据证明是我做的吗?而且她别忘记了,她也是阮府的人!阮府出了事,她这个宁王妃也别想好过!她以为现在有宁王的宠爱就可以有恃无恐了吗?男人的宠爱能撑多久啊,没有一个强大的娘家支撑,她以为她能在皇室中站稳脚跟吗?”

        “这点就不劳阮夫人担心了,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贺氏闻言立刻紧绷了起来,神情防备的看着他们几个,急忙道:“你们想知道的我都说了,你们是不是应该放了我!”

        “噗!”般若忍不住笑了出来,“我说阮夫人,你怎么这么天真啊,你觉得我们会就这样放你回去吗?我们是捉你来报仇的,不是请你来做客的!”

        贺氏面色顿时大变,“你们想怎么样?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们还想怎么样?你们要是敢伤害我,贺家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真的要和朝廷官府为敌吗?阮伽南能给你们的,同样可以给你们啊!只要你们放了我,你们要什么好处报酬都可以的!”

        这下连云海都忍不住扯了扯嘴角,觉得这个阮夫人实在是有些可笑,甚至有些愚蠢。

        心狠却又不够狠,看似聪明实际却愚蠢,而且有时候还天真得可笑。

        阮伽南想了想问道:“白朗月当初真的是和阮大人私奔才来到凤歧国的?”

        贺氏一愣,反问道:“除了这个难道还有其他原因吗?”

        阮伽南皱了皱眉,然后站了起来,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

        贺氏见状立刻急起来了,“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放我走?”

        阮伽南脚步一停,回头看着一脸着急担心害怕却偏偏毫无办法的贺氏微微一笑,“恐怕还要阮夫人在这里多待几天了。”

        什么?多待几天……贺氏怔住了,一瞬间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等回过神来阮伽南几个人已经走出屋子并且把门锁起来了。

        贺氏扑到了门上猛的用力拍打着门板,嘴里不停的大声叫着,“你们放我出去,放我走!你们不能怎样关着我!我要杀了你能,我要让我娘杀了你们!你们敢这样对我,我一定会将你们碎尸万段的!你们这些疯子!阮伽南,你不得好死!”

        不远处的几人听到贺氏的尖叫声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老大,就这样让她叫啊?”云海皱眉问。

        阮伽南耸了耸肩,“她想叫就叫咯,反正喊破天这里也不会有人听得到的。让她喊,尽情喊,不要给她喝水,我看她能喊到什么时候。”

        “哈哈哈,老大你这招绝啊!”般若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现在天气本来就热,贺氏还这样没完没了的叫,过不了多久就会想要喝水的。可是不给水,她就喝不到。一个人口渴的时候却喝不到水,这滋味有多难受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明白,保证永生难忘。

        “老大,现在你准备拿贺氏怎么办?”云海问。

        该问的似乎都问到了,确实是跟那个唐嬷嬷说的差不多。一切源于女人的嫉妒心还有贺氏的自卑心,因为白朗月见证了她所经历的一切,她的丑陋,她的低贱,所以她自惭形秽。特别是回到了贺家之后她更难忍受了,觉得唯有杀了白朗月,自己经历过的一切才能掩埋起来,才能安心。

        可怜白朗月当初救了这么一个狼心狗肺之人。

        阮伽南的目光落在前方,有些幽深难懂,良久才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不急,会有人替我收拾贺氏的。”

        ------题外话------

        明天精品……万更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