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似曾相识旧人
        阮伽南差点惊掉了自己的下巴。

        师父,你这是在搞什么啊,你这是狗胆包天了吗?竟然敢问皇后的闺名?!而且,怎么回事,这老头怎么会知道皇后闺名这么私密的事?她这个儿媳妇都不知道皇后叫什么名字呢,只知道姓薛。

        怎么回事啊这是!

        凤明阳也是错愣非常。

        母后的闺名,前辈怎么会知道?难道前辈认识母后?可是这怎么可能?他非常肯定母后自从嫁给父皇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燕京,更加没有离开过皇宫。而前辈也说了,他已经几十年没有来过燕京了,所以前辈怎么会认识母后,或者说是母后也认识前辈?

        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可能会认识?而且,而且还知道母后的闺名?知道女子闺名,这只能说明双方关系不一般,起码要是世交亲戚之类的才会知道吧?

        可是他又非常的确定,薛家并没有什么亲戚是姓韩的。

        皇后震惊过后也是十分的奇怪,疑惑。

        她定了定心神,迟疑的问道:“不知道神医是如何知道本宫闺名的?本宫似乎从未见过神医。”

        韩湘子脸上露出了复杂至极的表情,目光落在屏风上,似乎穿过了屏风,看到了屏风后的人。眼眸里迅速略过了数道复杂的情绪,压抑,怀念,难以置信,还有种恍然隔世的错觉。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听到他的话皇后不禁沉默了。

        这……

        想了想皇后有些抱歉的说道:“本宫现在年纪大了,很多事都记不清楚了。不过若是让本宫见见神医,说不定就能想起来了。神医觉得如何?”

        他觉得如何?他能觉得如何!

        没听到他的回答,皇后就当他是答应了,于是让掌事姑姑扶着自己站了起来,准备绕过屏风去见见神医。

        韩湘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猛的站了起来,迅速背过了身子,飞快又有些慌张的说道:“不用了!娘娘还是坐在那里吧,不用出来!男女有别,为了娘娘声誉着想,还是、还是隔着屏风吧!”因为太急了,他的语气听起来就有些嫌弃冷漠,不近人情一样,让皇后的脚步立刻就僵住了。

        掌事姑姑的面色也终于忍不住沉了沉。

        这神医也太嚣张了吧?

        阮伽南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连忙说道:“不是的,母后,师父他没有别的意思,师父就是不会说话,有时候明明是好心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变了个味,但是他的意思是好的。师父毕竟是外面的人,母后又身份贵重,所以……”

        韩湘子似乎也才醒悟过来自己刚才的语气有问题,缓了缓语气态度良好的说道:“伽南说得对,方才是我失礼了,若是有冲撞了娘娘的地方,还请娘娘海涵。”

        听到他们这样说,皇后面色也缓了缓,笑着道:“以前一直听说江湖上的人不拘小节,见到神医才知道果真如此,倒是洒脱令人羡慕。神医不必放在心上,方才也是本宫唐突了。既然如此,那便算了,还是正事要紧。”

        “咳咳,娘娘请坐吧。娘娘身上的毒我很有把握解的,所以娘娘不必过于担心此事。”因为方才的事韩湘子似乎有些尴尬不自在了起来,忙将话题转移到了今天的正事上,很是正经严肃认真的说道,对站在一旁用奇异的眼神盯着他不放的徒儿视而不见。

        看到态度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师父,阮伽南控制在不住内心的幻想,眼神不住的在屏风处来回扫视着。

        老头果真是认识母后?可是老头不是说他已经许久没有来过燕京了吗?而且他竟然还知道母后的闺名!这太奇怪了,而且看他现在的态度……她不得不有个大胆的猜想。

        老头年轻的时候不会是和母后认识,两人接触过,或者是老头单方面的认识母后,然后还暗恋过母后吧?不然的话实在是没办法解释老头这态度。听出母后的声音,确定了母后的闺名之后他立刻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她从来没有见过老头如此的认真正经过。而且刚才母后要出来见面,老头根本就是担心自己现在这副鬼样子会吓到母后,或者应该说是他担心自己在母后心里的形象。

        一个男子会在一个女人面前努力的想要维持自己的形象,生怕出丑,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个女人对这个男人来说意义非凡,在这个男人心目中的地位也非一般。

        特别是对老头这样的人而言,能让他这么在意,在意到害怕自己现在的样子会破坏对方对自己的印象……啧啧啧,哎呀,真是看不出来啊,原来老头年轻的时候还有过这么一段感情经历啊!老头不会是因为年轻的时候暗恋过母后,从此之后就对母后念念不忘,然后知道两人不可能有将来之后就远远的离开了燕京,一去不回,而且也一直没有成亲吧?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难道母后是老头心里的白月光,朱砂痣?

        想到这阮伽南双眼里控制不住的射出了强烈的八卦光芒,目光灼灼的盯着屏风,恨不得立刻就能将当年两人的恩怨情仇给盯出来,让自己看个明白究竟。

        韩湘子感觉如芒在背,不用细看也知道肯定是自己那个徒儿在盯着自己。

        一想到被她看到了自己刚才做的事,自己刚才的反应,韩湘子就觉得十分的头疼。但是现在他也没有心思去多想这些了,还有更重要的事在等着他。

        凤明阳始终紧紧的皱着眉头站在一旁,眸色暗沉,看到眼底的思绪。

        皇后重新把手腕放在了脉枕上,手指白皙,指尖圆润,涂着蔻丹,趁得她的手更加的雪白好看了,因为带着指甲套,手指自然地微微弯曲着,十分的优美,丝毫看不出来是一个年过四十的女子的手。说是双十年华女子的手都不会有人怀疑。

        韩湘子看到脉枕上的那截手腕,如玉一般,突然有了一种不敢将自己的手搭上去的感觉。

        他出了一会儿神才在心底微微叹息了一声收敛起所有翻飞的思绪,静心凝神,暗暗深呼吸了一口气才伸出手轻轻的搭上了隔了一块薄纱的皓腕上,然后微微闭上了双眼,用心感受手指下的脉搏。

        韩湘子周身的气息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严肃,认真,沉稳,跟刚才仿若两人,让心里很是怀疑的掌事姑姑都相信他一定会有法子治好娘娘的。

        皇后倒是没有太担心的,既然小九两夫妻都这么说了,那这个神医应该是相当有能力的,就算不能一下子把毒解了,但是应该能拖延不少时间。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就是……

        皇后不由得又想起了刚才的事。

        这个神医到底是哪个故人?知道自己的闺名,那在过去应该和自己很熟悉或者是和薛家的人很熟悉才对。可是她印象中并没有认识什么人是医术很厉害的啊,据她所知,薛家的人也并不认识什么神医之类的人。所以这人到底是谁,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她没有看到她长什么样,听声音……

        皇后蹙了蹙眉,他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得太久的缘故,她并没有觉得很熟悉。可是对方刚才却是从自己的声音里听出来的……奇了怪了。

        韩湘子把脉很快,加上刚才又已经详细的问过了,所以很快就收回了手,心里已经有了判断。

        见他收回了手,凤明阳就要开口问,却被他一个手势制止了。

        他压低了声音道:“出去再说。”

        凤明阳点了点头,对偏殿里的宫婢说道:“好好照顾母后。”

        “是,王爷。”

        “师父,母后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阮伽南问。

        韩湘子坐了下来,神情凝重,“情况在我的意料当中。就像那天我跟你说得,娘娘长期佩戴这套首饰,首饰里的毒几乎都已经渗入到她的身体里了。这种毒是长期的,一点点慢慢侵蚀她的身体,也就是说对她五脏六腑的伤害已经造成了。就好像一盆花开得正好,你若是把一杯热水浇下去,第二天你立刻就抢救,想要救回来不是难事。可若是你一点点,每天浇一点,等这花露出不妥来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阮伽南和凤明阳面色双双一变。

        “师父,你的意思是……母后她、她……”没救了?

        凤明阳也是心里一沉。

        韩湘子瞪了她一眼,“谁说娘娘没救了?你个乌鸦嘴!”

        有他在,没救也得有救!

        阮伽南:“……”

        凤明阳:“……”

        阮伽南无语的看着他,“你这老头,既然还有救,那你还说那些话干什么?这不是吓唬人吗?”

        韩湘子理直气壮的道:“我只是在让你们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阮伽南翻了个白眼。谢谢,我并不需要。

        凤明阳也是一脸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无奈模样。

        这人是阿南的师父,又是救母后的希望,不是一般人,他就是有火气也不敢朝他身上发。但前辈有时候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两人都表示心很累。

        看到两人复杂的表情,韩湘子摸了摸鼻子,难得的自我反省了一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过分了。但刚才他是真的只是想让他们了解一下而已,真的。

        “那你就老老实实的说到底怎么做才能让母后恢复健康吧。”阮伽南有气无力的道。

        韩湘子神色一正,严肃的说道:“想要解毒倒是不难,难的是这毒已经深入五脏六腑,想要解毒也只能是一点点慢慢的来。解了毒之后娘娘也要仔细调理很长一段时间方能完全的恢复。以后若是注意的话,对寿命倒是没有影响的。”

        想到以后的事,他眉头不禁皱了皱。

        “那师父的意思是?”阮伽南有些不明白了。

        韩湘子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意思就是说我可以让娘娘恢复健康,但是这都需要时间!而且熬药的事还需要我亲自来,熬药的过程中,水的分量,每一种药加入的时间,熬多长时间,倒出来的药能凉多长时间,每一个步骤都不能出丝毫的差错。一旦有一个步骤出了差错,那效果就会大打折扣,等于要重新来过。”

        这意味着什么,药必须得他来熬,可是她是皇后,住在皇宫里,他也不是太医,更不是御医,他没办法也住进宫里来!这也是一个问题!

        阮伽南和凤明阳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

        凤明阳蹙着眉头问道:“前辈,这药不能让别人来熬吗?”

        韩湘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如果你能万分确定代替我熬药的人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我也是可以让别人来熬药的。”

        怎么的,以为他这是夸大其词,或者是借机接近皇后吗?这也太小瞧他了吧?虽然今天他受到了很大的惊吓,非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再遇到她,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责任。他既然答应了进宫来,那今天不管是谁,他都会尽力想办法去解毒,救人!

        大概是听出了韩湘子话里的不满,凤明阳忙道:“前辈误会了,我并没有别的意思。想来前辈也明白,母后身份特殊,而前辈你又并非皇室中人……”这要如何熬药?

        阮伽南也是十分的苦恼。

        若是别的身份,接到王府中暂住一段时间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可这人是皇后啊,就算出宫也没办法长时间待在宫外啊!让师父进宫?也不妥,一个外男,断断是不可能被允许进宫的。

        韩湘子轻叹了一口气,“罢了,这件事稍后再议吧。现在我先开些方子调理一下娘娘的身体。至于有什么法子,这和我无关,你们自个儿想办法吧!”

        韩湘子让人拿了笔墨进来,埋头写起了方子。

        一张方子刚写好,掌事姑姑就进来了,福了福身说道:“王爷,王妃,娘娘说如果你们话都说完了,让王爷王妃请神医到前殿一坐。”

        阮伽南听了正要应下来就只见韩湘子火烧屁股的跳了起来,反射性的大声拒绝道:“不用了!方子我已经写好,你们先照着方子熬药给娘娘喝几天,几天之后我会再进宫诊脉,到时候再真正开始治疗。至于今天就先这样吧,我先出宫了!”

        说完不等阮伽南和凤明阳反应过来他就一把拉起了阮伽南的手急匆匆的,好像背后有吃人野兽的一样逃也似冲出了长春宫。动作快得让人措手不及。

        凤明阳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拉着自己的妻子跑了……跑了……

        掌事姑姑也是被吓得不轻,因为站在门口的地方,差点就被他给撞上了,这会儿还有些惊魂未定呢,张着嘴巴,瞪着眼,半天回不过神来。

        “王、王爷,这、这是……神医这是、这是怎么回事啊!”一惊一乍的,给娘娘诊脉之前就这样了,现在更是离谱。明知道娘娘要见他,他竟然还拉着王妃跑了!

        这样的神医真是、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掌事姑姑觉得自己简直找不到任何的话来形容这个奇奇怪怪的神医了!要不是这人是王爷王妃带进宫里来的,她一定会认为这是个骗子!

        掌事姑姑一脸莫名的回去给皇后禀报了。

        皇后听了她的话眉头一皱,问道:“玳瑁,你说这神医……是不是有些奇怪?”

        玳瑁点了点头,可不就是,不是有些奇怪,是太奇怪了!

        “他知道本宫的名字。玳瑁,你跟了本宫这么多年,本宫认识的人你应该也都认识,那你瞧那神医,可看出来他是谁了没有?”皇后问。

        玳瑁皱了皱眉头,想起了神医的样子,摇了摇头,“娘娘,奴婢真的没有印象。神医……奴婢根本就看不清楚神医长什么样子。”

        皇后惊讶了,“这是为何?”

        玳瑁有些无奈的道:“娘娘是不知道啊,这神医脸上长满了胡须,就看到一双眼睛和一个鼻子,奴婢就是再厉害也看不出来啊!”更何况还有可能是很久很久之前有接触的人。谁知道当初他们是不是真的认识?虽然他知道娘娘的闺名有些奇怪,但也不是说不通的。

        娘娘当初可是燕京鼎鼎有名的大美人,芳名被人知道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说不定当年神医来过燕京,然后恰巧听说过娘娘的芳名,于是便记住了。时隔多年冷不防的见到娘娘太过震惊了所以才冒冒失失的。

        皇后皱了皱眉头,“蓄着胡须?他年纪多大?”

        玳瑁想了想有些为难了,“这个,娘娘,神医……奴婢是在是瞧不出来。”一张脸都要被遮住了,哪里看得出来是几岁啊?

        皇后垂了眼眸,遮住了眼里的疑惑。

        这么奇怪的一个人……而且,说实在的,他的声音她是越想就越觉得有点耳熟,似乎真的在很久很久之前听过,可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了,每次总觉得要想起来的时候都功亏一篑。

        凤明阳两人进来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只得先将这件事放在一旁,问起了正事。

        凤明阳也不隐瞒,直接将事情说了说。

        皇后有些惊讶,“这药一定要神医亲自熬吗?”

        “母后,前辈是这样说的,因为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每一种药的药性如果放入锅中的时间不对,熬的时间不对,起锅,还有倒出来晾的时间不对的话,药性都会大打折扣。药方子是前辈开的,只有前辈最了解了。”

        听了他的话皇后想了想觉得倒也是道理,只是如此一来就有些麻烦了。

        “罢了,这事先放一放吧,本宫好好想想,看能不能想出一个法子来。”

        “母后不用担心,只不过是熬药而已,现在前辈都说能治好母后的病,那所有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凤明阳轻声安慰道。

        皇后脸上露出了一抹难得的轻松笑容,“是啊,这多亏了伽南。是她救了本宫。”

        凤明阳笑着点了点头,确实是因为她前辈才会来燕京,才会答应进宫帮母后看病。

        “小九你能娶到她是你的福气啊!”皇后有些欣慰的看着他。

        以后他身边有伽南这样一个女子陪着,她也能放心一点了。

        凤明阳嘴唇不禁也跟着勾了勾,眼里闪烁着细碎的温柔的光芒。

        因为这件事,长春宫一扫往日的低迷气氛,变得轻松高兴了起来,宫人脸上也挂上了笑容。

        两人正说着话,碧玉就走了进来禀报道:“娘娘,清妃派了人过来,说想请神医去看一看。”

        凤明阳脸上的笑容一收,在皇后回话之前淡声说道:“你去回话吧,就说神医已经出宫了,恐怕不能为清妃娘娘把脉了。若是有什么不舒服的,还是尽快叫太医吧。”

        碧玉看了眼皇后,见她微微点了点头才转身出去了。

        ------题外话------

        啊,即便是南方,这两天也是冻成汪啊,云吞已经是一颗被冷冻了的云吞,想吃请先解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