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做过的最正确的事(一更)
        阮伽南带着从皇后发髻上摘下来的簪子回到了王府,凤明阳立刻把张大夫叫了过来,看过之后发现果然是和阮伽南那套一样,都是有问题的。

        阮伽南和凤明阳心情有些沉重。

        因为不同于她,皇后这套放在身边已经十几年了,而且根据掌事姑姑说的,皇后很喜欢这套头面,所以经常戴。即使还不知道头面被渗入了什么东西,但光是想想就已经知道了。头面是首饰,是被人戴的,那就说明在头面上做了手脚的人知道给头面加入东西,经常被人戴会给人带来什么坏的影响。

        肯定是对身体有所影响的。或许是会慢慢渗透被人体吸收,时间长了便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就是不知道会是什么影响。

        对这件事阮伽南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西唐国位于凤歧国的西边,紧挨着,两国论实力还是凤歧国略胜一筹的,国土也更加的辽阔,两国之间的关系说起来有些复杂。

        当年前朝要灭亡的时候西唐国正是国力鼎盛之时,西唐趁着前朝国内混乱一片的时候出兵想要吞并前朝,一连攻占了好几个重要的城镇,直逼京城而来。而当时国内的情况不用多说,内忧外患,朝廷不堪一击,军队也是脆弱不堪,无论是从哪方面来看西唐的攻占都势在必得,眼看就要沦为西唐的口中之食了。

        是当时的尚未建立凤歧国的太祖皇帝,本来是马上就可以占下京城的,但是为了对抗西唐,太祖皇帝联合朝廷里尚有些许能力的朝廷大臣和将军,和西唐的军队奋勇连战数月才将西唐的军队逼离了京城,却还是有不少城镇被西唐强占了去,西唐就此在前朝的国土里驻扎了下来,和前朝还有起义的势力形成了对峙局面。

        这么一对峙就是几十年。

        太祖皇帝建立凤歧国之后一开始就注重休养生息,对西唐放任自流,直到凤歧国缓了过来,百姓朝廷各方面都步上了正轨,军队的力量也逐渐在增加,国力日渐开始恢复。在太祖皇帝仙逝之时曾留下遗言,让新皇帝无论如何都要将西唐赶出去。新皇帝有心而无力,实在是当时的凤歧国还没有足够的实力收回被西唐占去的城镇。

        直到凤歧国第四任皇帝,在他登基的第五年便突然出兵,将西唐打了个措手不及。

        因为准备充足,又下定了决心要将西唐赶出凤歧国国土,一刷当年耻辱,凤歧国军队士气高涨,一路将西唐打了个落花流水,狼狈而逃。

        这场战事一方面是因为凤歧国日渐强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当时西唐自己国内也是起了内乱,朝廷腐败,君不君,臣不臣,西唐境内的事都无暇多顾,又哪里有精力去管凤歧国境内的事?

        抢回了属于自己的城镇之后凤歧国的军队还直接越过了西唐的边境,像当年西唐对前朝做的那样,把西唐边境上的一大块地方给占了。风水轮流转,西唐的人即使心里再不服气,再怨恨也不得不咽下了这口气,还憋屈的要主动和凤歧国和谈。

        凤歧国也并不是真的要多西唐怎么样,只是震慑一下西唐的同时也能震慑周边虎视眈眈的其他国家而已。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凤歧国和西唐两国的关系一直有些微妙,表面上和和气气,实际上都想置对方于死地。

        所以西唐送过来的这两套头面……是故意而为之?不能明目张胆,于是便用这种隐晦效果短时间内并不会显露出来的招数?若干年后凤歧国宫里出了事,谁也查不到是西唐做的手脚?

        对于阮伽南的猜测,凤明阳觉得有道理,但应该也不是全部正确。

        如果西唐真的想用这种方式来对凤歧国的皇室造成什么伤害,那就绝对不会这么温和,简单。

        只是两人还没琢磨出个什么事来,第二天就出事了。

        皇后病了!

        听到宫里传来的消息,两人急急忙忙的进宫去了。

        长春宫里挤满了人。太医,闻声而来的各宫妃嫔,还有几个皇子,皇子妃,宫女奴才们……一看到这一屋子的人,阮伽南就不由得皱了皱眉。好在寝殿里的人没那么多,掌事姑姑一脸焦急担忧的守候在一旁,太医正在为皇后诊脉,面色有些凝重。

        看到凤明阳两夫妻也进宫了,大家纷纷打了招呼,凤明阳走到凤乾阳身边沉声问:“母后怎么突然就病了?”

        凤乾阳也是满脸忧色,“我也不清楚,昨晚我出宫前来看过母后,那会儿还是好好的。可是今天一早,不知道怎么的就……”

        凤乾阳也是一脸的困惑不解。

        凤明阳眉头一皱,怎么这么巧,昨天阿南才进宫拿走了首饰,今天母后就病了?

        论亲疏,除了八皇子自然是凤明阳两夫妻和皇后比较亲了,所以阮伽南说要进去看看也没人觉得不妥。

        掌事姑姑看到阮伽南立刻便要行礼,被阮伽南拦住了。

        “现在就不必讲究这些礼数了,母后现在情况怎么样?”她压低了声音问。

        掌事姑姑摇了摇头,“还不清楚,先前来的太医只是说娘娘身子弱,是夜里染了风寒,可是现在这个时节,哪里会染风寒?”这不是乱说一通吗?

        阮伽南没心思去想这个太医是不是庸医一个了。太医说不出来那是不是说明皇后这次的病有些蹊跷?不然宫里的太医不可能会瞧不出来啊。

        良久之后把脉的御医才终于松开了手。

        “刘御医,母后怎么样了?”

        “是宁王妃啊,是这样的。依臣看娘娘这是身体虚弱之症,当年生下宁王后没有调理得当,埋下了病根,日常又疏于调养,日久天长,在体内积累到了一定程度,这才突然倒下了。”

        阮伽南眉头一挑,“刘御医你的意思是母后只是年纪大了,身体虚弱,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问题?”

        刘御医摇了摇头,“娘娘有虚寒之症,脾胃也不甚健康,另外时常有心悸的问题,夜里也时常惊醒,睡不安稳,偶有食欲不振。这些问题看似小,可是时间一长,调理不得当,加之娘娘现在已非身强力壮的年轻人,问题积聚到一起后果就不容小觑了。只是娘娘这些问题倒也不严重,日后仔细调养,多加注意也是可以不用担心的。”

        说完刘御医拱了拱手便走了出去,还有其他人在等着呢。

        大家听到御医的话放心了一些,几个皇子妃原本想进来看看皇后的,可是掌事姑姑却说皇后还没有醒,几个人想了想便决定不打扰了,先回去,另外再找时间进宫来。一直留在这里的话也不是个办法,更何况现在皇后需要的大概也是休息静养了。

        最后就剩下凤明阳两夫妻和凤乾阳了。

        皇后很快便醒了过来,看到守在床边的三人愣了一下才笑着道:“你们怎么都过来了?”

        “母后,你都病了,我们怎么能不过来?你吓死儿臣了。”凤乾阳率先说道,坐了下来关心的问道:“母后,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可有哪里不舒服的?”

        皇后想要坐起来,阮伽南忙走了过去,扶着她坐了起来,又在她背后放了个靠枕。皇后看着她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有心了。”

        “看母后你说的,只要母后好好的,我们的心就好了。”

        皇后笑道:“就你嘴巴甜。”

        说完又看着凤明阳两人道:“你们两兄弟也是,母后没事了,都忙自己的事去吧,让伽南留在这里陪着本宫就行了。”皇后语气温婉,态度却是很坚决。

        两人问了问没办法才一起离开了。

        屋子里就剩下皇后和阮伽南了。

        “母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昨日你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才过了一夜你就病了?”见屋子里没人了阮伽南才问道。

        皇后面色有些苍白,摇了摇头,“本宫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睡觉前还是好好的,可是起来后就觉得不舒服了,还在犹豫要不要唤太医来瞧瞧就晕倒了。”

        “那母后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吗?可有哪里不舒服的?”

        皇后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不舒服倒是没有的,就是觉得有些疲累无力。”

        阮伽南有心想问问皇后可是一时间又觉得无从问起。毕竟皇后也一直是被瞒在鼓里。

        “首饰的事你们查得怎么样了?”皇后问。

        有些事大家似乎是心照不宣了。谁也没有挑明了说,但是到了现在也没有完全遮掩起来,偶尔几句话旁人听起来或许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们自己明白是怎么回事。

        阮伽南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皇后,“母后的那套首饰确实和我那一套一样,都是被加了东西的,可是张大夫不能确定到底是加了什么东西。”

        皇后眉头一皱,眼底闪着困惑,“这难道是西唐的阴谋?可是这两套首饰能做什么?即使有毒,渗在首饰里对身体的影响也很有限吧?”

        这同样也是阮伽南心里的疑惑,西唐这么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而柔妃到底知不知道这首饰有问题?如果她知道,是怎么知道的?不知道,那就是她多心了,歪打正着?

        不管是哪个可能她都觉得说不通,可是说这一切都是巧合,她又觉得无法相信。

        说完之后皇后也觉得很多地方说不通。

        良久之后才叹了一口气道:“罢了,既然还不知道那就无谓多想了。既来之则安之,这么多年了,要出事的话早就出事了。本宫现在也没有其他的感觉,就是觉得累了些。方才御医也都说了,说本宫只是当年生了……没有调理好才落下了病根。以后好好调理就是了。至于那套头面,说不定对本宫没用呢。”说着说着皇后还笑了起来,温婉的笑容,即使病弱的躺在床榻上也丝毫不损她的端庄高贵和美丽。

        阮伽南扬了扬眉,敢情一开始皇后就醒了啊。

        看到皇后这淡定从容的模样,阮伽南在心里喟叹了一声。

        一国之母果然不是白当的,也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当的。宠妃可以娇媚,柔弱,过分美丽,但是皇后却必须贵气端庄,从容。皇后身上的尊贵气息不只是她从小在贵族中长大,接受的是最正统的教育和思想,更是因为她长久坐在这个位置上,浸染而来。一个久居高位的人,身上自然会带上常人难及的威严和高贵。

        皇后的美丽不张扬,不过分夺目,咄咄逼人,是一种让人看了很舒服的美丽。以前没注意,现在仔细看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竟然觉得凤明阳长得和皇后还真有几分相似。

        皇后瞧着她看着自己的目光心里就明白了,不由得微微一笑,眼神里多了几分亲近。

        “小九都跟你说了?”

        阮伽南正看得出神,冷不防听到皇后这么问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啊?”

        看到她这迷糊的样子,皇后抿着唇低头笑了笑,“本宫问你,小九是不是把事情都跟你说了。”

        她忙摇了摇头,“没有,他没有跟我说,是我自己猜到的。”

        皇后有些惊讶了,“你自己猜到的?”

        阮伽南点了点头,“当然了,王爷也稍微的透露了一些。”

        她将事情说了说。

        皇后听了叹了一口气,眼里满是心疼,“这么些年以来辛苦小九了。以前他什么事都藏在心里,自己闷着,也每个人说。现在你在他身边,本宫也可以放心了。你答应本宫,以后要好好跟小九过日子,小九这人本宫知道,只要你不负他,他也一定不会负你的。本宫看得出来他一定是很喜欢你,所以才让你知道了这么重要的事。”皇后拉着她的手,语气里有些乞求。

        小九之前一直表现得太过冷漠了,这种冷漠是打从心底发出来的,即使表面上他温文无害,性子温顺,与世无争,但只有她知道,小九心里有多冷。因为他经历的一切,他遭受的一切让他无法再轻易相信别人,他拒绝了别人的靠近,别人的温暖,自己也不曾想过去靠近谁,就算是他的几个好友他也不曾透露过分毫。

        可是现在,他主动靠近了她,为了她一步步的退让,放弃自己的原则。或许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早就已经在不知不觉的退让包容了。如果不是真喜欢,他怎么可能会和她相处得这么融洽。即使大婚前他说过只是因为觉得娶了她可以省掉很多麻烦。可是如果真的只是这样,他根本就不会容许她踩过自己划下来的那条线。

        仇要报,可是日子也要过,她不希望小九因为报仇而让自己的生活陷入地狱。

        那些人迟早会付出代价的!

        “母后,你放心吧,以后他想甩掉我都甩不掉的,我赖定他了!”阮伽南见皇后眉宇间有股浓重的忧愁自责,还有担心,故意开着玩笑。

        “以后他若是敢欺负你,你就来找本宫,本宫一定不会帮他的。”看到阮伽南眼里的灵动,脸上的神采飞扬,还有眉宇间难得一见的绝对自信,心里一松。

        或许娶了阮伽南是小九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

        她忽然有种感觉,世间女子千千万万,可是只有眼前这一个才是最适合小九的。

        小九身边不需要那些柔柔弱弱,只会躲在小九身后等着他做决定,等着他保护的女子,所以阮伽南很合适。而且她有时候做的事虽然是很让人哭笑不得,似乎也很失大体,但实际上她非常有分寸,从来不会在重要的场合出过大错,也不会过分得让人生厌,可见她是一个知进退的人。

        “要是让王爷听到母后这话,他肯定会吃醋的。我们知道首饰的事的时候王爷都不知道多担心母后呢,要不是我拦着他,他肯定当时就冲进宫来问母后了。”阮伽南煞有其事的说着。

        皇后哪里不知道她是在哄她高兴,但即使知道是假的,她听了也很开心。

        “对了母后,你还记得当年的事吗?你跟我说说吧。”阮伽南问起了当年的事。

        皇后听了凝眉认真的想了许久才慢慢的将当年的事说了出来。

        阮伽南听了,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听皇后这么说的话确实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首饰也不是当场就给了皇后和柔妃,那就证明柔妃当时对这件事应该是不知情的,不是她动的手脚。至于后来她知不知道,她觉得她应该是知道了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对她说那样的话了。而且她能拿到这么奇怪的毒,也证明了她不简单啊。

        柔妃真的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民间女子?一个普通的民间女子哪里来的这么阴毒的东西,说她背后没人谁信。

        那她背后之人到底会是谁?朝廷上到底是谁和柔妃勾结在一起了?

        ------题外话------

        不要慌,不要慌,还有二更哒,精品期间万更是不会少滴,另外,今天会有红包哟,看到二更之后大家记得抢红包哦,到时候谁抢了大的来评论区晒晒,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