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九死一生
        丹砂紧紧的靠着自家小姐,有些担忧的看了她肩上的伤口一眼,眼底满是心疼和自责。

        “小姐,你的伤……”都是她没用,没保护好小姐才让小姐受伤了。

        阮伽南看了眼自己的肩膀,不在意的说道:“没事,方才我已经化解了不少力气,只是外伤,看着可怕而已。只要止了血包扎一下很快就会好的。”

        陆英也有些担心的看了她的伤口一眼。

        “我们还是想办法冲破包围圈到拴马的地方去吧,硬碰硬我们怕是占不到便宜的。打不过就逃吧!”阮伽南说道。

        陆英和丹砂相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有了共识三人也不想拖着被耗费力气了,齐心协力,合作起来倒也还有些默契,很快就打出了一个缺口,三人飞也似的朝着拴马的地方奔去。

        阮伽南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了一声口哨声,她面色顿时一变,厉声道:“快走,他们还有帮手!”

        陆英和丹砂也面色大变。

        光是现在的人手他们已经应付不来了,再来,那岂不是……

        陆英心里一沉,沉声道:“王妃,你先走,属下来断后!”

        说完又对丹砂道:“丹砂,你一定要让王妃顺利逃出去,知道吗!”

        丹砂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眼里闪过了决绝,“我也留下来!”

        她就算是豁出去自己的命也会保护小姐的!

        阮伽南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多说废话,更加知道她不可能任性的说什么要走大家一起走这样的话。按照陆英说的她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若是留下来只怕是死路一条。若是陆英和丹砂最后能逃掉回到燕京也是没命活下来的。所以现在只能按照陆英说的法子做。

        她深深的看了眼两人,“不管怎么样都要以自己的安全为前提,能不能杀了他们都不是重要的,我希望很快就能和你们会合,明白我的意思吗?”能逃就一定要逃,千万不要有拿自己的命拖住那些人的脚步,为她争取时间的念头。

        “王妃放心,一旦有机会,属下一定会带着丹砂逃出去和王妃会合的!王妃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出事了。

        说完陆英率先转身冲了回去,丹砂望了眼自家小姐也毫不犹豫的转身冲了回去。

        阮伽南没有时间在这个时候伤感,她趁着两人短暂拖住那些黑衣人脚步之际已经飞快的来到了马前,割断了拴住马的绳子,翻身上马,双腿用力的一夹马肚子,叱喝了一声,马嘶鸣了一声撒腿就朝前飞奔了出去。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迅速得不过是眨眼间就完成了,让身后的黑衣人都有些措手不及,就让她给跑出去了。

        “该死!追!务必将宁王妃拦下!”

        “你们休想!”丹砂不管不顾的从怀里拿出了一包药粉就朝着要追上去的黑衣人撒了出去。

        “啊!”黑衣人惨叫了一声,捂住了眼睛连连倒退,很快又恼羞成怒了起来,睁着疼痛的双眼朝着丹砂挥出了一掌,丹砂躲避不及,发出了一声呻吟声被狠狠的击倒在了地上,吐了一口鲜血。

        “丹砂!”陆英挥剑将身边的黑衣击退,飞身来到了丹砂身边。

        “我没事,你快,快拦着他们,不能让他们追小姐啊!”丹砂心急如焚的捉着陆英的手道。

        几个黑衣人就要上来了结这两人,却被为首的人给拦了下来,“留下三人看着他们,其余的人去追宁王妃!”

        “是!”

        阮伽南在马背上被颠得浑身都疼起来了,可是这会儿这点疼痛也还真不算什么,逃命要紧。也不知道陆英和丹砂两人怎么样了。她头也不回的催促着马一个劲儿的往前跑,耳边风声呼呼,两旁在夜色下显得有些阴森可恐的高大树木飞快的往身后倒退着。

        没跑出多久她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她眉头一皱,心里一沉,知道陆英和丹砂两人并没有将人拦住,所以他们追上来了。

        她神色冷静,目光坚毅,不停歇的催促着马飞奔,脑子里却转个不停,思索着有什么办法可以脱身的。硬碰硬是肯定不行的,如果只是一两个人她还能自信的说自己绝对能脱身,但是现在,怕不是一两个人了。硬碰硬不行,那就只能智取了。或许她该庆幸现在夜幕已经降临,夜色为杀人做了掩饰,也同样能为自己做掩饰。

        留意到身边的环境,她很快就有了注意。前面就是一座小山了,山下有一片树林,或许她可以躲到里面去。现在是夏天,树木高大葱郁,枝繁叶茂,只要到了里面她就多一线生机,她有信心能摆脱身后的人。在现代的时候她可是参加过不少丛林之战的,比在平地上,在树林里对她而言更加的有利。

        心里有了主意,她驱着马微微转了个方向,朝着前方的小树林跑了去。

        她身后的黑衣人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意图,为首的黑衣人从手下手里接过了一个弓箭,搭箭拉弓,迅速瞄准了前方的那道身影,手一松,弓上的箭飞一样的射了出去。

        听到身后传来的凌厉风声,阮伽南没有回头,也没有慌张,身子一低,紧紧的伏在了马背上,与飞过来的箭擦背而过。这个时候她忽然有些遗憾了,自己怎么就准备一些暗器飞镖什么的呢?身上就带着一把匕首,实在是太失策了,人果然是应该居安思危啊!瞧她现在这么狼狈就是因为没有居安思危啊!

        马一个飞跃就奔进了树林,阮伽南眼神明亮锐利的注意着树林里的环境,听到身后越来越近的声音,心一狠,在马冲过一棵大树下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伸手牢牢的捉住了垂下来的树枝,身子往上弹跳而起,因为惯性晃得她眼前一阵发晕发黑。但是她没有时间等缓解过来才动作了,她借用双臂的力量让自己顺利的攀到了枝干上,飞快的将自己隐藏在了浓密的枝叶间。

        她几乎是屏住呼吸看着几匹马从树底下飞奔而过,知道马蹄声远去才又动作迅速灵敏的从树上滑了下来,手掌被粗糙的树干枝丫划出了数道血痕她顾不上看一眼。她骑的那匹马马背上没人了,马不会跑太远就会停下来的,那些人追上去很快就会发现她已经不在马背上了,那肯定会回头来的。

        她不能坐以待毙了。

        阮伽南看了眼自己身上黛紫色的衣服,暗暗庆幸自己今天没穿那身霜色的丝绸袍子,不然的话即使是夜晚,依那些人的眼力怕是分分钟把她揪出来。从树上下来之后她四处看了看,奈何天色暗,加之今晚又不是满月,月光的明亮程度不足以让她看清楚树林里的情况,只是大概看到一点点。

        树林里到处都是高大繁密的树木,还有一些矮灌丛,偶尔能听到几声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叫声,安静中又带了一丝莫名的紧张感。

        她动作灵敏迅速的往树林深处走了去,然后找了一个绝佳的位置躲了起来,密切注意着方才自己过来的方向。如果她料想不错的话,那帮人很快就会回头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她躲好估计也就是过了半刻钟的时间就听到了一阵清晰的马蹄声,朦胧的月色下,几匹马奔跑着回到了先前她躲起来的那棵树下,依稀可见马背上坐着的身影。

        阮伽南放轻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几个黑衣人,心里暗暗盘算着如果自己一个个暗中击倒这些人的可能性会有多大。

        “宁王妃,出来吧,我们知道你躲在这里面了。不怕实话告诉你,今晚你是绝对逃不掉的,我们来的人远远不止你看到的这几个人。只要我一声口哨声响起便会源源不断的有人过来增援,而宁王妃你,现在可就只有一个人了。若是宁王妃乖乖束手就擒,我们或许还能留下你一条命,若是你再顽固不灵,那你今晚就得命丧于此了!”

        阮伽南眉头一皱。

        还有人?到底是谁这么大手笔派了这么多人来杀她?这也太看得起她了吧?口口声声叫着她宁王妃,莫不是背后的人是冲着凤明阳这厮来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可真是倒霉了,好端端的因为凤明阳遭受了这种罪。

        就算她乖乖束手就擒现在不用死,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的,况且她是那种不打就先认输的人吗?开玩笑!

        为首的黑衣人说完静静的观察了半响树林里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这个宁王妃也是个人物了,这样都能躲开,不过没关系,夜还很长,而他们有的是人。至于宁王妃,不过是在做无谓的挣扎罢了。

        “分散去搜!她肯定还在这个树林里,她身上没有多余的武器,又没有工具能离开,只要找到她,她就绝对逃不掉!速战速决!”

        “是!”

        昏暗中阮伽南眼睛微微一亮。分散搜寻,那正好符合她的心意啊!

        她紧紧的盯着往她这个方向走过来的一个黑衣人,在其他人往不同的方向离开之后悄无声息的从躲藏的地方走了出来,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那个黑衣人,在他停在一棵大树前的时候从数后跳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手死死的捂住了他的嘴巴,另一只手则是快速的划过了他的喉咙。

        黑衣人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呜鸣,身体抽搐了几下很快就软了下来。阮伽南轻轻的将人放到了地上再闪身藏入了昏暗中,悄声往另一边走了去。她以同样的方式又解决了一个黑衣人,不过却暴露了自己。因为浓浓的血腥味开始在方寸中弥漫开来,习武之人本身观感就比普通人灵敏,她一连放了两个人的血,自然是有人闻到了血腥味。

        为首的黑衣人闻到夜色中传来的血腥味,面色一沉,冷声道:“全部人集合,不可再独自行动!”

        他如野兽一般的眼睛在树林里搜寻着,眼眸微微眯了眯,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身边的人点了点头,然后他悄然无息的离开了,剩下的黑衣人站在原地不动。

        阮伽南侧头凝神听着不远处的动静,眉头轻蹙。

        怎么没有声音了?难道那些人发现了自己?还是在商量着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有股奇怪的感觉,等她察觉到不妥的时候,自己的脖子已经被一柄冰冷的剑锋抵住了。她浑身一僵。

        “宁王妃好手段,竟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连杀我数人,佩服!”离开的首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阮伽南身后,将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阮伽南缓慢的站了起来,神色不变,语气不慌不忙,“过奖了,运气罢了,我要是真的有手段,这会儿又怎么会被你用剑抵着脖子呢?”

        失策失策,没想到一时大意就这样落入敌人手中了。阮伽南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声,这下想要脱身是真的很难了。

        “宁王妃太谦虚了,我可不曾见过像宁王妃这样的权贵小姐。不知道的人怕是会以为宁王妃不是千金小姐而是一个出身草莽之家的子女吧?”首领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

        “呵呵,你既然是来杀我的,那应该也知道我从小就在偏远的庄子上长大,自然是和燕京那些娇养着长大的小姐不一样了。难道你主子没告诉过你?”

        “宁王妃就不要想着试探我了,到底是谁派我来的,宁王妃明明心里有数不是吗?又何必多做试探呢。宁王妃,我劝你还是安分一点,我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特别是在宁王妃还杀了我几个手下的时候。”首领似乎有些咬牙切齿了起来。

        阮伽南很无辜的道:“抱歉啊,可是你们来杀我,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束手就擒吧?”

        “呵!你说得倒是不错,他们死了是他们学艺不精,你现在被捉了,同样也只能怪你自己没本事了,你可别怨我们心狠手辣。”

        “呵呵,怎么会?我这人一向很识时务的,也很有风度,输了就要认栽。我会乖乖听话,只要你们别伤害我。”

        “宁王妃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苦头是可以少吃点的。”但是其他的就难说了。

        阮伽南自然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沉默了一下才又问道:“我的丫鬟和护卫呢?”

        “哦,他们啊,我们的目标是宁王妃,只要他们不惹事,等我们走了,自然会放他们走的。”

        阮伽南不禁眉头一皱。

        放他们走?是要他们回去报信吗?不会是想利用她来要挟凤明阳吧?

        “你们是想拿我来要挟王爷?”她试探的问。

        可是首领却不愿意回答她任何话了,催促着让她往树林外边走去。

        大概是见阮伽南很是配合,身上也没有了武器,所以抵着她脖子的剑稍微的离开了一点,阮伽南眸色闪了闪,突然惊喜的大叫道:“你们可算是来了,再不来我就要死了!”

        黑衣人被她这么一喊,愣了一下。

        阮伽南便是在这短短的间隙中回身踢腿,带着凌厉的脚风踢向了黑衣人。黑衣人被她踢了个措手不及,反射性的双手合在一起抵住了她踢过来的脚,以此同时她又从袖子中摸出了一把匕首狠狠的刺向了他。

        黑衣人飞快的回过神来和她过起了招,恼羞成怒之下他下手就更是毫不留情了。阮伽南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几乎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来应付他。很快两人就都受了伤,却又分毫不肯退让,打着打着,黑衣人眼里都浮现出了一丝欣赏之意。

        这样的女子很是少见。

        从一开始到现在她都非常的镇定自若,不见丝毫慌张,冷静得连一般的男子都比不上,即使处于劣势,受制于人也不卑不亢,不慌不忙,神色自如。连他都不由得有些佩服了,一个女子能有如此气概实属难得。即使江湖上的女子遇到这样的情况也未必能如她这样表现,更不用说一个大家闺秀了。

        难怪上面的人想要杀了她,这样的人留在宁王身边怕是会让宁王多了个帮手。

        心思翻转间,他一掌拍出,正中她后背,他愣了一下,这一掌他以为她会躲开的,怎么……才疑惑着就觉得腹部一痛,他有些迟钝的低头一看,就看到她手上的匕首扎入了自己的腹部。他抬眸有些震惊的看着她,见她嘴角还残留着血迹,眼神却冰冷得一点温度都没有,眼底还隐隐闪烁着讥讽。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女人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她刚才分明就是故意受了他那一掌借此迷惑自己的心智,紧接着就趁机伤了自己。

        “首领!”

        其余人见自己的首领竟然被伤着了,大为吃惊。

        “你以为伤了我你就能逃掉了?天真!”

        阮伽南勾唇笑了笑,一连受伤,之前胳膊上的伤没有及时止血,又一再牵扯到伤口,大动作,加速了伤口的破裂和血液流失,刚刚又受了一掌,这让她的脸色开始有些发白了。可是眼神却依然冷静坚毅,不见慌乱。

        “我自然是没有这样想的,只是我要是死了,那拉个垫背的也是极好的。至于你,能伤你一分就是一分了,稳赚不亏。”反正都这样了,好歹拿点利息啊!

        他眼神一冷,“呵呵,我倒是要看看你要怎么个拉人垫背!拿下她,死活不论!”在刀口上讨吃的人自然是能明白她刚才的那一刀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如果自己还继续和她打斗,说不定最后还真如她所愿,成她垫背的人了。

        当真是阴沟里翻船了,竟然被一个看起来若不经风的婆娘给阴了!

        阮伽南有些筋疲力尽了,但是她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一旦她松懈下来,只怕是立马就要被杀了,所以她只能继续硬撑着和围上来的黑衣人搏斗。被她伤了的人则是站在一旁冷眼的看着她身上的伤不断的增加,看着她的动作越来越慢,他黑色面巾下的薄唇冷漠的勾起。

        即使她再厉害又怎么样呢?在绝对的劣势下她只能是输的一方,而今晚,只要她输了,那就是输了自己的性命!

        阮伽南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可是她没有办法,停下来就是死,所以她只能用自己强大的意志力硬撑着,到最后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和身体已经分离了,所有的动作都是本能的。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伙伴。

        唉,也不知道他们知道她就这样死在了这荒郊野外的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想她堂堂清风寨寨主,经历无数,没想到今天就要栽在这里了。接着她脑海里竟然还想起了凤明阳那厮。

        啧,想想真是有些不甘呢,宁王美好的肉体她才睡了一次而已,亏了亏了!

        也不知道他知道自己死了会不会有一点难过,会不会她尸骨未寒他就另娶他人了……如果是这样的,她做鬼都不会放过他的,哼!

        阮伽南几乎要放弃希望了,握着匕首的手微微有些哆嗦了起来。

        “在那边,人在那边,快过去!王妃,王妃,我们马上就来救你了!”树林外传来了陆英的声音。

        阮伽南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陆英的声音如此动听,简直犹如天籁之音一般啊!

        黑衣人也是齐齐一愣,很快便明白怕是他们这边有人支援了,留下来看守那两个人的人一定是出事了。

        “首领,现在怎么办?”有人问。

        阮伽南冷笑道:“我劝你们还是赶紧逃命吧,不然的话就要全军覆没了。除非你们有把握一招杀了我,不然可真真是要白死了。”

        首领阴恻恻的看着她,有些牙痒痒的,觉得这女人真是讨人厌!真不知道宁王是怎么啃得下去的!

        满心不甘但是又无能为力,只得含恨的道:“撤!”

        几个黑衣人携带着他们的首领飞快的撤退了。

        阮伽南这个时候才精神一松,放心的晕了过去,晕过去之前脑子里最后的一个想法就是今天真他妈的累啊!

        丹砂直奔过来,看到倒在地上的阮伽南,满身的血,一动不动,心跳欧几乎要停止了。

        “小姐……”她脚步发软的走到她身边蹲了下来颤抖着声音,缓缓的伸出手哆嗦着伸到她鼻子前感觉到了细微的呼吸这才神经一松,自己也跟着跌坐在了地上,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吓死她了,吓死她了,她还以为……若是小姐今晚出了什么事,她也不会活下来的。

        陆英跑过来看到倒在地上的王妃也是吓了好大一跳,“丹砂,王妃……”

        “小姐受了很重的伤,晕过去了,我们必须要马上找地方安置下来为小姐疗伤!”丹砂有些着急的说道。

        小姐流了好多的血,再不处理身上的伤口可就晚了!

        陆英看到王妃这样子心里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点了点头,“我去吩咐他们找地方暂时安置一下,先把王妃身上的伤处理了。”

        “好,你快去!”

        阮伽南再次醒过来之后就是在客栈里了,身上的伤已经被妥善的处理过了,都爆包扎了起来,外伤最严重的就是肩膀上的伤,其余的都是些小伤,并不大碍。最麻烦的还是她身上的内伤,那首领给她的一掌差点就把她的心脉给震碎了,大概是她命大了,不然他那一掌她就该死翘翘了。

        她才睁开眼一会儿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丹砂端着药走了进来,看到她醒了过来高兴不已,忙走了过来,“小姐,你终于醒了,吓死奴婢了!”

        阮伽南笑了笑,“我这不是没事了吗?我命大着呢,阎王都拿不走的。”

        丹砂无语的看着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骂又舍不得,可是这话听得又实在是有些心里不舒服。

        “小姐,先把药喝了吧!”丹砂把凉得差不多的药端了起来

        阮伽南见状想要坐起来的,但是才一动就面色一白,控制不住的呻吟了一声,倒回到了床上。

        “小姐!你可别乱动啊,让奴婢来扶你就好了!你还伤着呢,乱动伤口又裂开的话怎么办?”丹砂是急得汗都流出来了,急急忙忙的放下药碗然后动作轻柔小心的将她扶了起来,靠在了自己的胸前。

        阮伽南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没想到我也会有这么虚弱的时候。”

        丹砂知道自家小姐性子要强,听到她这么说,连忙安慰道:“小姐不用担心,你身上的伤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就是内伤有些麻烦,不过大夫也说了,只要小姐好好养一阵子,按时吃药,在伤好起来之前不要再有什么大动作,很快就会恢复健康的。”

        “现在也只能是这样了。”

        阮伽南就着丹砂的手很快就喝完了药,这才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是谁来救了我们?”

        “小姐,已经过去两天了呢!小姐中间发了一次烧,把奴婢给吓坏了。那天晚上来的人是王爷派来的,多亏了王爷,不然……”想起那天晚上的事丹砂都心有余悸,王爷的人要是再来迟一点,那小姐……好在,好在!这两天她都庆幸不已王爷的人来得及时,救了小姐,救了他们。

        “是王爷的人?”阮伽南挑了挑眉。

        丹砂点头,“是啊,除了王爷还能有谁?”她将那晚的事说了一遍。

        阮伽南听了点了点头,想来是凤明阳在燕京的时候怀疑贺家的人会对她下手,所以就派了人过来吧?却不想正好碰上了,真是及时雨了。

        这么说来是凤明阳救了她一命啊!

        之前是她救了他一命,现在是他救了她一命,这么算来,他们算不算是扯平了?

        两人正说这陆英也敲门走了进来,看到她醒了过来,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已经将消息传回去给王爷了,这会儿王爷应该知道王妃受了重伤的事了吧?也不知道王爷会急成什么样子。

        “王妃,您现在感觉如何了?”陆英问。

        “还行,就是伤口疼。”

        陆英点了点头,这是必然的,幸运的是王妃身上的外伤不致命,而内伤虽然重了一些,但是回到燕京自然有的是办法调理,想来也不是大问题。

        “王妃,既然您现在已经醒了,那是否可以决定什么启程回京?属下让人安排。”

        王妃现在受了伤,只能坐马车回去了。

        阮伽南想了想道:“明日就启程吧,早日回到燕京也能放心。”

        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人来杀她。

        陆英有些迟疑,“可是王妃的身体……”即使是坐马车也是很颠簸的,王妃今天才刚醒过来,是不是应该休息几天再启程比较好?

        阮伽南摆了摆手,“我没事,在马车上铺上垫子就好。我不可能得到伤好了再回去的,既然如此,还不如早点启程,早日回到燕京再好好养伤。这里的环境条件也不利于我养伤。”

        她这么说倒也有道理。

        陆英想了想很快便说道:“既然王妃决定了,那属下就按照王妃说的做了。属下现在就去安排。”

        第二天阮伽南没看到旁人,挑了挑眉,有些疑问,陆英忙上千解释了一下。

        来救了他们的人不会像普通护卫那样跟着他们,而是会暗中保护,明面上还是陆英作为她的护卫。

        说起来这次就属阮伽南受伤最重了,陆英和丹砂都是轻伤。那晚两人被留下来之后那几个黑衣人并没有为难他们,大概是想着留着他们做人质之类的,可是没有想到后来他们会来了救兵。而逃出去的阮伽南就遭了大殃,伤得最重。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因为那些人本来就是冲着她来的。

        阮伽南被逼坐在了马车里,虽然马车行驶得不快,甚至说得上是缓慢,马车里也铺上了厚厚的垫子,减缓了一些震动,但是她依然觉得非常的痛苦!她觉得还不如骑马呢,骑马的话起码能快点回到燕京啊,可是这坐马车的,慢就不说了,比骑马还受罪。所以她为什么不骑马呢?

        深深觉得不解的阮伽南在坐了两天的马车之后,见距离燕京不远了,于是便态度强硬的要求骑马。陆英和丹砂有心要劝阻她,但是两人一个是护卫,一个是丫鬟,哪里能说得动主子?最后都只能苦着脸看着她上了马背,一挥马鞭便朝着燕京的方向奔了去。

        两人很是无奈,只得追了上去。

        骑马果然是比较快,赶了两天的路就回到燕京了,要是坐马车的话估计得四天。

        看到燕京的城门,阮伽南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将头缩回到了马车里。她得坐马车进城,进了城之后再换个轿子从王府的后门进去,免得被人发现了。

        王府里,凤明阳早早就回来了,负着手神色有些冷沉的站在院子里抿着唇,久久一动不动。

        直到总管急匆匆的过来在他身边低语了几句,他才面容一松,神色一动,负在身后的手不由自主的握了握,吩咐道:“让大夫先到主院候着,还有,厨房那边也要准备好。王妃回来了,又受了伤,要补身子。”

        总管笑呵呵的道:“王爷放心,这些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就等着王妃回来呢。”

        “嗯,现在人到哪里了?”他问,眼底似乎闪过了一丝紧张和期待。

        “马上就到后门了,王爷要到后门等着吗?”

        凤明阳听了脚步立刻就一动,但是才迈出去又一顿,面色冷了下来,冷冷的看着总管,“总管你什么意思?难道要本王亲自去后门等着她吗?”

        总管对上他微冷的双眼心肝一抖,忙机灵的说道:“哪里哪里,怎么能让王爷去后门等呢?只是王妃受了伤,王爷又一向风度翩翩,去后门等王妃也是心疼王妃这次遭受的罪而已。”

        听了他的话凤明阳满意了,微微抬了抬下巴,矜持的嗯了一声,淡声道:“那就带路吧!”

        总管脸上立刻笑成了菊花,但是却在心里腹诽道,这里是宁王府,王爷是这里的主人,哪里需要带路啊,分明就是……嘻嘻嘻。不过这话他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要是这些话说出来,王爷怕是要恼羞成怒了。

        男人麻,都是极要面子的。总管表示非常的理解。

        阮伽南坐在轿子里被人抬进了王府,本来还能听到外面传来的一些声音,但是她在轿子里昏昏入睡的时候却感觉到外面突然一静,接着就是轿子平稳的落在了地上。

        她眨了眨眼,心道莫不是到王府了?丹砂这丫头怎么一声不吭,也不来扶她下轿,刚上轿的时候她可是恨不得把自己抱进轿子里的。她有些奇怪,正想自个儿掀开轿帘下轿就看到一只修长白皙如玉的手伸了进来,手掌向上停在了她面前。

        看到这只手,她晃了晃神,似乎又回到了成亲的那一天。那天也是这只手伸进了喜轿里,然后握住了自己的手,将自己牵出了喜轿。看着这手,想到那天晚上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的心情,她的心情忽然有些复杂了起来,但同时又有些豁然。

        她良久不动,那只手也不急,更没有催促,稳稳悬她面前,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一人在轿子里,一人在轿子外,安静中又有股莫名的气氛在悄悄蔓延开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阮伽南才扬唇一笑,将手轻轻的放在了眼前的大手上。她才放上去,那只手就本能的将她的手紧紧的握住了,再也不会松开一样。

        大手微微一用力,她顺着手掌的力量弯腰从轿子里走了出来,抬身便对上了一双隐隐含着一丝异样感情的漂亮凤眸。他面色淡淡,可是眼里却温情脉脉,眼神专注的凝视着她。一下子就让她心里一动,不由得笑了出来。

        “能让王爷亲自来迎接,我真是受宠若惊啊!”她取笑道。

        凤明阳也不跟她拌嘴,视线将她山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在她的肩膀上停留了一下,眉心一蹙,眼底闪过了一道冷光,然后视线才移到她苍白的脸上再也没移开。

        “为什么非要骑马回来,你的身子难道不要了吗?”他沉着脸未免。

        阮伽南挑了挑眉,半真半假的笑道:“因为我太想念王爷了。”

        宁王的面色差点没绷住。他有些恼怒的瞪了她一眼。

        口无遮掩!

        “哎呀,王爷,难道你打算和我一直在这里说话吗?我可是个病患呢。”她抱怨道。

        他握着她的手一紧,“行了,回院子吧,我已经让大夫在等着了。丹青也早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回来。”

        “有吃的吗?王爷你是不知道啊,这些日子我是一顿好吃的都没吃过呢,我的嘴巴都淡得没味了。”

        “回来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过还是先养好身子才最重要的,我已经让人准备好补品了,你记得一日三餐都要吃。”

        “……”

        她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怎么回事?

        ------题外话------

        有没有觉得有一丝丝的甜蜜?嘻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