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白朗月
        于是阮伽南便在阮府住下了。她让丹砂回客栈把房间退了,然后再跟陆英说一声,让他回来的时候直接来阮府就好。

        阮成泽也向她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家人。

        阮成泽现在已经二十几岁了,自然是已经成了亲的,青州阮氏这一脉的话现在是阮成泽当家了,府中人口并不复杂,府中现在只有一个老夫人还建在,老爷的话早几年却是已经去世了,称得上是英年早逝。这位已经去世了的老爷和燕京阮氏两个老爷应该说是堂兄弟吧,虽然已经是隔了一代的。

        阮成泽现在是这个旁支的话事人了,娶了青州当地一个有名望的家族的嫡小姐,生下了一个儿子,还有个女儿才一岁多,妻子贤惠,儿子聪明伶俐,女儿才一岁,但是也能看得出,长大后肯定也是美人胚子。他现在是儿女双全,前途也算是一片光明,这样的人生大概也能称得上是春风得意,一帆风顺了吧?

        阮伽南被安排在了上房的客房里暂住,前有花园,后临湖,推开窗子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清凉气息,削减了几分夏日的炎热,位置倒是极佳的。

        她坐在窗前望着湖里的荷花,嘴角饮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有丫鬟敲门走了进来,送来了茶水点心,还有一些跟在后面拿了一些用品走了进来。

        她转了转眼子走了过去在桌子前坐下,看着桌子上的点心故意好奇的问了起来,丫鬟自然是一一回答了。

        “这位姐姐你来阮府多久了?”阮伽南眨巴着眼睛眼神很是专注的看着丫鬟笑着问道。

        丫鬟哪里抵挡得住她这么放肆的目光,加上自己面前的又是一个面容俊帅的公子哥儿,羞得这丫鬟很快就红着脸低下了头。

        “回公子,奴婢是阮府的家生子,从小就在阮府长大。”

        阮伽南眼睛微微一亮,是个家生子啊,那对阮府的情况肯定了解了。

        “姐姐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她人畜无害的笑着问。

        “公子这是要折煞奴婢了,奴婢哪里担得起公子一声姐姐,奴婢叫绿珠,公子若是不嫌弃,叫奴婢一声绿珠已经是看得起奴婢了。”绿珠低声说道。

        阮伽南笑了笑开始和绿珠东拉西扯的半天才开始不着痕迹的试探,“绿珠姐姐,我听阮大哥说之前阮家的本家有个很漂亮的夫人这是真的吗?有多漂亮,你可见过?”

        绿珠早就放下了防备心,听到她的话蹙眉想了想不太确定的摇了摇头道:“本家那边的夫人吗?似乎是有这么一个夫人的,但是……时间太久了,奴婢也不怎么记得了。而且奴婢也不是本家那边的家生子,对本家那边的事知道得实在不多。”

        “好姐姐,你就再好好想想吧,我是真的特别好奇,能让阮大哥记了这么多年都不忘记,还说是个大美人的美人到底是有多美。绿珠姐姐你就满足我这点好奇心吧,行吗?”她可怜巴巴的瞅着绿珠,明亮又黑溜溜的眼珠子看得人的心都软了起来。

        “这……”绿珠很是为难。

        阮伽南干脆直接下手了,拉着绿珠的手轻轻的摇着,“好绿珠姐姐,你就答应我吧,好好想想,如果绿珠姐姐能满足我这点好奇心,那我就送绿珠姐姐一个绿宝石簪子,和绿珠姐姐正是配,如何?”

        绿珠不禁眼睛一亮,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抿着唇笑道:“好吧,奴婢回去好好想想。或许可以问问奴婢的老娘,她在阮府几十年了,或许会知道一点。”

        这更好了!

        阮伽南顿时笑得更开心了,还看似好心的提醒道:“绿珠姐姐,你可要小心一点,不能让阮大哥知道了,我担心他会多想,而且我也担心会连累了绿珠姐姐。”

        绿珠听到她这么说很是感动,连连应了下来,最后实在是不能再待了才起身离开了。

        晚上阮成泽好好的招待了阮伽南,宾客尽欢。

        第二天阮伽南却没有见到绿珠,她也没有多想,照常出门了,下午才回来,如此几天她都没有再见到绿珠,她这才怀疑是不是事情出了什么差错了。

        这天她回来,和阮成泽聊天的时候假装不经意的问道:“阮大哥,这几天怎么不见绿珠了?”

        阮成泽眸色闪了闪,笑着道:“绿珠?怎么突然问起了绿珠?这不是我府上的丫鬟吗?是不是她伺候得不好,怠慢了卿弟?”

        阮伽南摇了摇头,“这倒不是,就是这几天都没见过绿珠了,我刚来的第一天觉得她还挺好说话的,是个机灵的丫头。这几天没见她,所以就觉得有些奇怪,随口问问而已。”

        “哦,这样啊,绿珠被我夫人调到其他院子做事了。”阮成泽云淡风轻的说道。

        阮伽南眉心一动,心里微微一沉,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收了起来,沉默了一下,故意开着玩笑道:“阮大哥,绿珠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调去别的院子做事了?莫不是阮大哥担心我会把你府上的丫鬟勾引走了?”

        阮成泽摇了摇头,“一个丫鬟,若是卿弟喜欢,告诉我一声,让她去到卿弟身边伺候也未尝不可。就是……”他顿了顿,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似乎下了决心,目光清明的看着他,“卿弟,与你相交我是真心真意的,和卿弟非常合得来也是真的,和卿弟在一起我觉得非常愉快轻松。卿弟这个朋友我也是真心相交的,我希望卿弟也能报以同样的真情,而不是别有目的。”

        阮伽南眉头一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看来是她想得太简单了,又或者是阮成泽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温吞文雅,不然也不能将青州阮家旁支这一脉经营得有声有色,蒸蒸日上了。身为家主,又岂会像一般人那般单纯天真呢?即使她自认为已经做得很隐晦了,也一样会露出些许端倪吧?若是她有大把的时间,或许还能做到无声无息,但是现在她并没有这么多的时间留在青州,一时心急就更容易露出破绽了。

        她脑子转得飞快,很快就有了主意。

        “阮大哥,你都这样说了,我若是再有隐瞒,那就显得我不对了。阮大哥怕是知道我从绿珠口中打探消息的事了吧?没错,我这次来青州确实是为了查清楚阮大人先夫人的事。只是这事情过去已久,知道的人太少,一时间我也无从打听,只得从你府上的仆人婢女身上入手了。”

        阮成泽有些惊讶,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干脆爽快的就承认了。

        没错,他是知道了她向绿珠打听的事,所以才将绿珠调开的。他倒不是怀疑她是不是有什么坏心思,只是好端端的有人来打听那么久之前的事,他心里总归是有些怀疑的。他相信她对他,对阮府没有坏心,所以才只是将绿珠调开了,而不是直接来质问她。刚才这么问也只是想提醒她一下,但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这么干脆的就坦诚了。

        惊讶过后他眉头一皱,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要查那么之前的事,而且你和叔母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查她的事?”

        阮成泽想起了前几天她跟自己说的所谓的燕京八卦的事,心里不由得怀疑了起来,难道她那天跟自己说的其实是故意的?难道卿弟接近自己也是有意的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真的有些失望了。他是真的把卿弟当知己好友一般对待的。

        想到这阮成泽心里有些难过。

        阮伽南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直视着他的眼睛问道:“阮大哥,我能相信你,相信你不管听到什么都不会将事情泄露出去,都会帮我保密吗?”

        阮成泽愣了一下,反射性的道:“当然!”

        她沉吟了一下才下了决定的说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不如直接告诉你吧!其实我是宁王妃的人,是宁王妃让我来青州调查这件事的,因为她怀疑她娘的死另有内情,所以她想要查清楚。”

        阮成泽有些愕然,“宁王妃?可是、可是你不是说宁王妃在燕京过得很不好吗?”那她是哪里来的人脉使用?

        阮伽南脸上闪过了一丝心虚和愧疚,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那个,那天我不是怕你怀疑,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嘛。其实宁王妃在燕京过得还算不错,她嫁入了宁王府,宁王对她也还算不错。至于我和她认识全是机缘巧合,她曾经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所以我答应了她会帮她做一件事。她是宁王妃,来青州不方便,便让我代替她来了。”

        “来之前我可是拍着胸口答应了她,一定会帮她把事情查清楚的,阮大哥,你可要帮帮我啊!”阮伽南装起了可怜,“我觉得我要是没把这件事做好,回去之后她肯定会让宁王收拾我的。我就是一个商人,肯定斗不过宁王的。”

        她可怜兮兮的,可惜现在阮成泽却是没那么容易就相信她了。

        他睨着她,一脸的怀疑,“既然她这么相信你,放心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你去办,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就让宁王收拾你呢?”

        ……

        她怎么觉得阮大哥变精明了?

        她叹了一口气,“阮大哥,总之这件事真的很重要。宁王妃现在怀疑她娘的死和贺家那个女人有关,但是过了这么多年,她娘的痕迹早就消失得差不多了,加上有心人刻意的抹去,她想查也不是容易的事。所以她只能先将希望放在青州这里,希望在青州这里能查到一点线索。至少要知道她娘到底是哪里人。”

        听了她的话阮成泽的神情却是有些复杂,半响才道:“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只是,只是我知道的也不多。我那个时候也不过是个孩子而已。而且……这件事本家那边当初就已经严令过了,任何人不得再提起。”

        阮伽南眉头一皱,“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再提?难道是她犯了什么错?”

        阮成泽缓慢的摇了摇头。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说?她红颜薄命,如果真的是她命不好,命该绝,那也就罢了,可是现在宁王妃已经说了,她的死很有可能是贺家那个女人所为,难道她不应该查出真相,还她娘一个公道吗?你们一个个都想将事情隐瞒起来,对宁王妃,对宁王妃的娘又何尝不是一种残忍,不公平?即便是一个不相关的人遇到这种事也会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不是吗?你们可是她们的亲人!”阮伽南痛心疾首的说着,脸上指责的表情让阮成泽无端的觉得惭愧了起来,好像自己真的犯了一个非常大的错一样,差点就要无地自容了。

        阮伽南注意到他的神情,语气一缓,“阮大哥,我也不是想为难你,如果你不愿意多说的话,我可以去问你府里的老人,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再阻拦这件事。难道你想助纣为虐吗?那天看你说的,我以为你和宁王妃的娘亲当年的感情应该还算是不错的,如果我猜得没错,她当年对你应该很好。虽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但是当年的情分难道真的一点就不剩了?让你为她说句话都不愿意?”

        阮成泽紧紧抿唇,垂着眼眸,阮伽南没看到他眼里的挣扎之色。

        见状阮伽南也不为难他了,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世态炎凉,人心不古,你愿意说我也理解。我再想办法查查就是了。”

        世态炎凉,人心不古……

        也不知道是这个词触动了阮成泽哪里,只见他抬起了头,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眼里有些灰暗,“你说得没错,现在当真是世态炎凉,人心不古。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我知道的我会跟你说的。”

        也罢,本家的人虽然是说了不能再提起这件事,可是现在他和本家的人又有什么关系?他是旁支的老爷,是青州阮家的家主,和燕京本家并没有多少关系,他们也不会想拉青州阮家一把。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违背自己的良心帮他们隐瞒。更何况本来就是他们对不起她,若不是他们,她又怎么会被贺家的人害死?

        当年她死了的消息传来青州,他根本就不能相信,那样一个身体健康,充满了活力和朝气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就病死了呢?她身体一向很好的,比一般的小姐要好多了,不可能年纪轻轻就病死了的。加上没多久就传来了堂叔娶了贺家嫡小姐的事,还有什么事是不能明白的呢?

        那个时候他心里是即悲哀又愤怒,可是却又无可奈何。因为不管他再怎么愤怒也帮不了她什么。那个时候的他不过是一个少年,能做的也就只是在无人的时候为她的悲惨命运默默流泪,在夜里的时候为她暗暗向上天祈求,希望她下辈子能投个好胎,有个好人生,不会再遇上像堂叔这样的人。

        可是时间一年年的过去,他心里的愤怒和难过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到后来,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已经彻底的淡忘了这个人,就好像自己的生命力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样。如果不是卿弟来到青州,如果不是前几个月有个人来报恩,或许他真的已经忘记了这个人。

        那个时候他多想有人给她一个公道,查清楚这件事啊,自己甚至还想过要去报官的。可是现在他却不愿意对她女儿的人说清楚。

        阮成泽从回忆中回过神来,问道:“对了,你说你是宁王妃的人,那前几个月可曾有人到燕京去寻宁王妃,说要报恩的?”

        呃……

        阮伽南脸上飞快的闪过了尴尬和心虚,眼神闪烁了一下,面上却淡定非常,嘴上说道:“哦,是有这么一个人的,但是宁王妃打发她走了。”

        阮成泽点了点头便没有继续再问下去。

        “阮大哥,你真的愿意告诉我吗?”

        阮成泽叹了一口气,苦笑着道:“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有什么想问就问吧,免得我待会儿又后悔。”

        阮伽南生怕他后悔了一样连忙问道:“你知道她是哪里人,或者是哪个家族的人吗?贺氏当年又是怎么成为她丫鬟的?”

        他眉头一皱,思索了半响才缓慢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她是哪里的人,或者是哪个家族的人,至于贺氏是怎么成了她丫鬟的我也不知道,因为她来到青州的时候身边就已经跟着她了。”

        阮伽南听了他的话先是一阵无语,他什么都不知道,还能告诉她什么?接着又觉得哪里不对。

        既然他知道贺氏是她娘的丫鬟,那当日她来青州问的时候他怎么没有明确的说贺氏是她娘的丫鬟,而是拐了弯告诉她她娘当年身边有个丫鬟?害得她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如果不是在贺府试探出来了,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确定贺氏就是她娘身边的那个丫鬟呢!

        心里是这么吐槽的,但是阮伽南也并不是真的会因此而怪阮成泽。毕竟当日她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自然不可能会将这么重要的事告诉她了。

        “……阮大哥,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不是耍我,拿我开玩笑吗?”阮伽南无语的瞧着他。

        阮成泽苦笑了一下,“我是真的不知道。当年我堂叔出去游历,回来的时候就带着她回来了,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说自己要娶她为妻。一开始本家的人自然是不愿意的,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我堂叔就说服了他们,同意了他们的亲事。但是……”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

        阮伽南急道:“但是什么你倒是说呀!”

        他看了她一眼,蹙着眉不太确定的道:“但是我记忆中好像记得她说话的口音有些奇怪,不太像是青州人士,也不像是附近的人。后来我也问过她,但她只是说自己的家乡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还说那里和凤歧国和青州完全不一样。而且她来的时候身边也只有一个丫鬟而已,旁的什么都没有。加上本家的人不准大家议论她的事,一经发现都是严厉处置,时间长了也就没人再说了。”

        阮伽南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你真的听不出来她的口音是哪里的人吗?还有,她叫什么,姓什么?”

        “听不出来,当时她刚来的时候口音有些奇怪,好像有些别扭,咬音也不准确,后来在青州待的时间长了,她自己也是很聪明的人,学得很快,这口音的问题才渐渐的改了过来,说得也和青州人相差不远了。至于名字,姓氏,我只知道她叫白朗月,但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她真正的名字。”

        那个时候他听到这个名字只觉得当真是非常适合她了,如同朗朗清风,又如同天上明月一般皎洁的美丽女子。

        白朗月?姓白?阮伽南迅速在脑海里搜寻了一遍,白这个姓在凤歧国似乎并不多见,而且他刚才说了她口音的问题,那只能证明她是来自外地,离青州的距离应该很远……难道她真的不是凤歧国的人?他说她曾经说过她的家乡和青州,和凤歧国完全不一样,那会是什么地方?

        “她就没有提起过自己的家人吗?”

        阮成泽轻叹了一声,“她是和堂叔私奔而来的,又怎么会提起自己的家人?若是可以,他们成亲的时候就不会连一个娘家人都没有来了。”更加不会让任何人都不得提起这件事了。

        一开始堂叔是很疼宠她的,知道她不习惯时常抽时间陪着她,待她出去玩,散心。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就变了。她脸上明朗的笑容渐渐的多了抹苦涩,神采飞扬的眉宇间也染上了轻愁,再然后她就很少像以前那样开怀的笑了。有一次他还无意中听到了他们争执的声音,似乎是堂叔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想到这阮成泽有些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将这点也告诉卿弟。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阮伽南听了眼里闪过了疑惑,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快得让她捉不住。

        那个时候阮常康做了什么对不起娘亲的事?对于成亲男女来说,对不起的事应该是作为丈夫的瞒着妻子有了别的女人?

        别的女人……她脑力灵光一闪!

        贺氏!难道那个时候阮常康就已经和贺氏勾搭在一起了?丫鬟老爷什么的,确实是最容易发生这种事情的关系,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也就能解释得清楚为什么贺氏回到贺家之后贺家会答应将她嫁给阮常康这个二婚男了。或许也能解释得清楚贺氏,贺家为什么要害死她娘了。

        她娘不死的话贺氏怎么当夫人?堂堂贺家嫡小姐不可能嫁给别人做妾,即使这个嫡小姐小时候被拐卖过,才回到贺家不久,但也改变不了她是贺家嫡小姐这个事实。想要当夫人,那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当时坐在夫人这个位置上的女人挤下来,让她消失,这样贺氏就能名正言顺的嫁进去当正妻了。

        “对了。”阮伽南忽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我——当年宁王妃的娘为什么会收养一个孩子?”而且还给了这个孩子嫡子的身份。

        “当年堂叔成亲之后,两人迟迟没有生下孩子,老夫人自然是很着急的,逼着堂叔纳妾,但是叔母并不愿意,堂叔也说不急。后来两人有一次出门游玩,然后回来的时候就抱着一个男婴,说要收养。还是栖霞寺的大师说的,说只要他们收养了一个孩子,他们自己的孩子也就会跟着来了。也正是因为这个老夫人才最终答应留下了这个男婴,这个男婴就是堂叔现在的大儿子了,我记得好像是叫华禹的。”

        阮伽南点了点头。

        这一件事和自己打听到的相差无几,没有什么出入。但是为什么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呢?

        “叔母对这个孩子很好,一直当是自己的亲儿子一般看待,亲自照顾。直到她怀孕了才放松了一些,她是个美丽又善良的女子啊!”阮成泽感叹道。

        阮伽南抽了抽嘴角。

        呵呵,听得出她那个无缘的娘确实是个心善的,不然也不会被自己身边的人给害了。

        “我知道的差不多就是这些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阮成泽看着她问道。

        阮伽南拧着眉想了想说道:“暂时就这么多了,如果我再想起了什么想问的,我再问你吧!”

        “……”你还真不客气,我可没说改日你问我会再回答你。阮成泽默默的在心里说着。

        ------题外话------

        哈哈哈哈呃,云吞的万更是如此的不稳定,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