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天王影后组合
        贺府这宴会看似平常,但嗅觉灵敏的人却隐隐的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除了宁王,几个皇子和皇子妃都来了,给足了贺家面子,让贺家的家主脸上的笑容从头到尾都没有落下来过。可不就是嘛,一个普普通通的宴会,可是这燕京最顶级的权贵来了一大半,这是一件多么值得高兴和得意的事情啊!

        从这宴会就可以看得出来贺家蒸蒸日上的权势了,不久后的将来又会和皇室结为亲家,啧啧啧,富贵还在后头呢!

        不过宁王没来倒是让人不由得多了几分猜测,虽然宁王妃来了,但是宁王和宁王妃,自然是宁王更能代表什么。

        阮伽南全程对明着或暗里打量自己的视线视而不见,该干嘛干嘛,笑吟吟的,一点也看不出来有担忧的意思。

        除了在贺老夫人院子的事之外,整个宴会对阮伽南来说倒是平淡无奇的,好不容易熬到可以走人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就离席了。

        她要走了,八皇子也不能留下来了,毕竟说好了要一起回宁王府嘛。

        大家看到八皇子和宁王妃一同离开不由得又暗地里开始猜测了起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八皇子和宁王的关系到底有没有因为这赐婚而有所改变呢?好歹给点提示,让他们提前做好站队准备啊!

        虽然是兄长弟媳关系,但是阮伽南和凤乾阳自然是不可能坐在同一辆马车回宁王府的。所以宁王府的下人看到自家王妃一辆马车去了,两辆马车回来还有些奇怪,直到看到马车里走下来了八皇子才惊醒了过来,忙不迭的走了过去请安。

        “王爷可回府了?”阮伽南问道。

        “回王妃,王爷尚未回府呢。”下人道。

        阮伽南闻言有些歉然的看着凤乾阳道:“八哥,真是对不住了,王爷还没有回府呢,你看……”识相点就应该先走吧,是吧?主人不在家呢。

        凤乾阳不在意的笑着道:“无碍,反正今日我也没有别的事要忙,我就在府上等九弟好了。说不定还能在九弟这里蹭一顿饭呢。”

        阮伽南笑了笑,“如果八哥不介意的话倒也可以,既然如此,那就请进吧。现在日头也挺晒的,怪热,快进屋喝杯茶吧。”

        “有劳弟妹了。”

        “八哥太客气了。”阮伽南转身的时候暗暗给了旁边的下人一记眼神。

        守门的下人很快就领悟了过来,转身往另一方向跑了去。

        凤乾阳自然是来过宁王府的,但每次看到这宁王府的环境布局,还有摆设他都忍不住想叹口气,“九弟这府上真是让人羡慕,让我都忍不住想来住住了。”

        “八哥府上也不见得差到那里去呀,八哥真是爱说笑。”

        “弟妹这话就说错了,众多兄弟当中就属九弟这府上最是精致奢华,当然了,九弟是王爷,和我们自然是有差别的。”

        阮伽南含笑道:“我相信八哥假以时日也是可以封王的。八哥要是封了王,那肯定是因为八哥能干,不像我们家王爷,只是父皇怜惜才封了个王爷给他当。”

        凤乾阳脸上的笑差点维持不住,有些讶异的看了眼面色如常的阮伽南,在心里暗道九弟这个王妃可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毫不避忌。她这样说岂不是在说九弟宁王这个位置是因为父皇看他身子弱,又活不久,可怜他才封他为宁王,借此补偿他吗?虽然不少人都觉得是这样,但是敢把这话说出来的,她还是第一个。

        “怎么了八哥,我说错什么了吗?”阮伽南眨了眨眼睛,不解的问。

        凤乾阳收回了自己讶异的视线,摇了摇头,“没事,就是觉得九弟妹的真是个性情中人,敢说敢为。九弟好福气,娶了九弟妹啊!”

        阮伽南毫不羞耻的承认了,“那是,能娶了我是王爷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凤乾阳:“……”

        他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两人一路走到了大厅里,阮伽南道:“八哥,你先坐一会儿,我去收拾收拾才过来招呼八哥。来人,把王爷珍藏的茶叶拿上来,还有,让厨房准备些冰镇的糖水和点心。”

        凤乾阳忙道:“九弟妹不必客气。”

        “来者是客,王爷又不在,我可不能怠慢了八哥,不然王爷回来估计要训斥我没有招呼好八哥了。”

        凤乾阳笑着道:“九弟哪里会舍得训斥九弟妹啊。大家都说九弟和九弟妹夫妻恩爱,羡煞旁人呢。”

        阮伽南故意羞涩一笑这才离开了大厅。

        她一走,凤乾阳脸上的笑就落了下来,微微蹙起了眉头。

        丫鬟很快就送上了茶水点心,还有冰镇过的糖水。

        她叫住了一个丫鬟脸上露出了平易近人的笑容,刻意的释放出了一丝丝善意,一个皇子能对一个下人露出这种态度,自然是和容易让下人放下戒心的。

        “你们王爷不是找到了神医吗?怎么不见神医在府上?”他状似好奇的问。

        丫鬟被他勾人的目光看得粉脸一红,连忙垂下眼眸,红着脸低声回答道:“我们没有见过神医,所以并不知道神医的事,王爷也很少说。”

        凤乾阳眸色闪了闪。

        “这样啊,那行。”

        丫鬟瞄了眼八皇子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这里是宁王府,规矩还是很严的,若是让王妃知道自己和八皇子多说一定会责罚自己的。

        凤乾阳问过之后也不指望能从宁王府的下人嘴里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事了。看来神医的事他真的瞒得很严啊。

        “王妃,要不要先去通知王爷一声?”总管听到守门下人的话从前厅绕了过来问道。

        八皇子突然就过来了,可是王爷又不在,万一他非要见什么神医的话怎么办?

        自从王爷说找到了神医,想要见神医的人就多不胜数,但是王爷却依然瞒得紧紧的,神秘得很。就连皇上说让神医进宫面圣都让王爷找借口给推了。这样的情况下肯定有很多人好奇怀疑的,说不定八皇子过来就是想要查探神医的事。

        阮伽南摆了摆手,“不用特地去通知王爷了,要是你们特地去通知王爷,让王爷赶紧回来,那不就是在告诉别人说咱们王府里有不妥的地方吗?八皇子要来,你们只管好好招呼就是了。只是要让人看住八皇子了,别让他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总管想了想觉得也是道理,点了点头。

        “你去看着,我马上就过去。”说着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让总管靠了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总管边听边点着头。

        待总管离开了她才转身回了屋子。刚从贺府的宴会上回来,她得换身衣裳才行,还有这头上满头的珠翠,实在是有点重。

        凤乾阳在前厅坐了一会儿想了想便起身离开了前厅,站在屋檐下停顿了一下他才一个转身往后院厢房的方向走了去。如果神医真的在宁王府,那肯定住在厢房或者是某个院子里。不可能住在外面的,如果没有,那神医的存在就真的很让人怀疑了。

        总管匆匆过来就看到了八皇子走了过来,他心里暗暗道了一声王妃果然料事如神啊。

        “小人见过八皇子殿下。”总管几个快步上前躬身行了礼。

        凤乾阳脚步一停,笑着道:“原来是总管大人啊,许久不见了,你精神还是那么好啊。九弟有你这么一个好总管,真是令本殿下羡慕,都想将总管你请到本殿下府上做总管了。”

        总管很是惶恐的说道:“八殿下谬赞了,小人万万是不敢担当的。况且八殿下府上人才济济,哪里用得上小人啊!”

        说完不等凤乾阳说话,总管又道:“王妃让小人过来陪殿下四处逛逛,不知道殿下觉得府上哪处景色别致,小人领着殿下前往。王妃很快便过来,至于王爷,现在这个时辰估摸着应该也快回府了。”

        凤乾阳看到他过来就知道自己先前的主意是行不通的了,倒也没有勉强,点着头道:“如此就随便走走吧。九弟这宁王府本殿下也许久没来了。听说九弟妹进府之后还命人才重新布置了一番,本殿下今日倒是要好好看看了。”

        总管脸上带着恭谨的笑容说道:“王妃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加上王爷又宠着她。王妃嫁进来之后就说王府看着冷冰冰的,而且太奢华了,不好,所以让人小小的改动了一下,还有府里的景致什么的也改了改,倒真是比以前好看多了。”

        凤乾阳笑了笑没说话,眼里却掠过了一抹深思。

        有总管跟着,凤乾阳也不好光明正大的去别的院子,宁王府他自然是来过的,也清楚这府里的布局,知道哪个院子在哪里,住的是什么人,如果神医真的在宁王府,那神医极有可能住在西北角的安善斋。安善斋是宁王府最靠西北角的院子,不大,里面有一座二层高的小楼,但却是宁王府位置最特别的院子……凤乾阳心里一边思索着,脚步一边不着痕迹的往西北角的方向走了去。

        总管似乎也没有察觉到什么,依然一脸恭谨的领着他到处走,只是眼看就要走到安善斋的时候总管却在院子不远处的长廊处拦住了他。

        总管有些抱歉的看着他道:“八殿下,不如就到此为止吧,咱们往回走,说不定这会儿王爷已经回来了。”

        凤乾阳看了眼不远处的院子,清幽安静,和王府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前面就有一个院子,不如过去坐坐,稍作一会儿再往回走就是了。九弟若是回来了,那就让他等一等吧,反正本殿下也等了他不短时间了。”凤乾阳说着就要往前面走去。

        总管忙拦住了他,有些为难的说道:“八殿下,这……实在是王爷说了,不让我们到这里来,说任何人不得靠近这个院子。有违令者轻者赶出宁王府,重者发卖出去。所以……就算小人是总管,若是犯了规矩,但是王爷也是不会对小人手下留情的。八殿下就不要为难小人了。这王府的院子众多,八殿下随便要去哪个院子看都行,唯独这个不行。请八殿下见谅。”

        凤乾阳眸色一深,眼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任何人不得靠近院子,这么神秘,九弟不会是在这里面藏了个美人不敢给九弟妹知道吧?”

        “八殿下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这话要是让王妃听到了不得了。”总管讪笑了一声道。

        凤乾阳负手站在长廊上望着不远处的院子,眯了眯眼才说道:“算了,既然九弟定下了这么一个规矩,那本殿下也不为难你了。回去吧!”

        “多谢八殿下体谅,殿下请。”

        总管走在前面领路,凤乾阳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那个院子,眉头蹙了蹙才收敛起心神随着总管回到了前厅。

        回到前厅的时候阮伽南已经换了身衣裙在厅里等着了,看到凤乾阳回来笑着问道:“不知道八哥对宁王府的景致可还满意?”

        凤乾阳哈哈的笑了两声道:“自然是非常满意的。”

        他坐下来阮伽南也不问他刚才去了什么地方,反而是问了他和贺梅芩的亲事,很是关心的样子。

        两人聊得很是愉快,这个时候凤明阳便回来了。

        看到他回来阮伽南挑了挑眉笑着道:“王爷你再不回来,八哥就要等得不耐烦要回去了。八哥难得来一趟,你倒好,磨蹭到现在才回来。”

        她这么说凤明阳也不生气,反而笑着道:“是我的错,是我的错,王妃可别生气,我哪知道八哥今天会突然过来啊。”

        “你们两夫妻可别这么说,你们这样说倒是显得我不对了。”

        凤明阳坐下来也没有多说别的,而是直接问道:“不知道八哥今天过来是为了什么事?”

        凤乾阳微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你还说,不都是因为你。你说你找到神医也有些日子了,但是却一直藏着掖着的,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父皇让你把神医带进宫面圣,你又推脱掉了,父皇都不知道有多担心,所以就让我找机会来你府上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今天在贺府看到了弟妹想起了这件事,便过来了。”

        “九弟,你老实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在哄骗我们?”

        凤明阳讶异的道:“八哥,我怎么会哄骗你们?”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凤乾阳板着脸问。

        凤明阳犹豫了一下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既然父皇都让你来问了,我也不瞒着你们了。其实是神医这几天一直在配置解药,实在不能打断,神医也说了,如果中途被打断了,那就很有可能会功亏一篑!所以我才没答应父皇让神医进宫面圣的提议。”

        凤乾阳先是一惊,接着又是怀疑,“配置解药?你的意思是神医已经找到了解你身上毒的法子了?”

        凤明阳脸上露出了有些兴奋的神色,“是啊。所以这个时候我是万万不能打断神医的,等解药配置出来后,我再进宫跟父皇解释请罪好了。”

        凤乾阳微微皱着眉头眸色深沉的注视着他,仔细观察着他脸上的神色,半响后心里一沉,对这件事的真实性相信了八分。

        阮伽南坐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凤明阳,心里暗笑不已。

        真看不出来王爷还是个演戏天才啊,瞧瞧这语气,这神情,这举动,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他在说谎呢。

        什么狗屁的神医,什么狗屁的解药,影都没有呢,说得还真是那么一回事,要不是她早就知道了,她估计都相信了。这演技比她还好呢。

        哎,要不,以后他们夫妻就叫天王影后组合好了,简单粗暴,嘻嘻嘻。

        “八哥,你怎么了,不高兴吗?”阮伽南突然问道。

        凤乾阳一凛,忙笑着道:“我怎么会不高兴,我这是太高兴了,没反应过来。最近是好事一桩接着一桩啊,没有想到九弟不但找到了神医,连解药都要配置出来了,这是天大的好事。我得赶紧进宫告诉父皇去!”

        凤明阳阻拦道:“八哥,你可别告诉父皇,还早着呢,还是等解药配置出来再告诉父皇吧,给父皇一个惊喜。”

        “又给惊喜,你怎么总喜欢搞这个。”凤乾阳有些无奈的摇着头。

        凤明阳笑了笑没说话。

        “不过不行,我还是得告诉父皇,这么大的事不能一直瞒着。”凤乾阳却执意如此。

        凤明阳皱了皱眉,犹豫了半响最后才妥协的道:“好吧,既然八哥想告诉父皇,那就告诉父皇吧。”

        “这才对嘛,怎么能什么事都瞒着我们呢?你太不像话了。”

        “是,八哥教训的是,以后我一定改。”

        凤乾阳坐了好一会儿才起身离开了。

        等他走了,阮伽南才懒洋洋的道:“王爷,你猜要多久才会有人来夜探宁王府啊?”

        凤明阳坐了下来,淡定的道:“这夜探宁王府的事最近不是经常发生吗?”

        自从他说找到了神医,来宁王府刺探的人就从来没断过,有时候一夜还来好几拨人呢。

        阮伽南摇头晃脑的道:“这可不一样,之前是找到了神医,可能他们还没有那么着急,可是现在你可是说配置解药了呀!这解药配置出来王爷你体内的毒就能解了。这意义可不大一样。”

        凤明阳笑了笑,眸色有些冷,“自然是不一样了。”他好了会影响到多少人的利益啊,他们都盼着他死,也一直以为他会死。可是谁知道他竟然没死,眼看着还要好起来了。这滋味铁定不好受啊!

        夜探宁王府吗?好啊,他正愁着他们不来呢。

        阮伽南深深的看着他道:“王爷,你小心玩脱了。”

        凤明阳挑眉,“这不是还有王妃在么?现在咱们可是住在同一间屋子里了,如是出了事,以王妃的本事来看,肯定能护得住本王的。本王相信王妃的能力。”

        什么意思,这是让她当免费保镖了?

        阮伽南瞪着他,半响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谄媚的笑容,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坐到了他身边,挨着他。

        凤明阳斜睨着她不说话。

        “王爷啊,你这是想让我当你的护卫保护你的意思?”她笑吟吟的问。

        凤明阳想了想,他确实是有这个意思的。不过她是他的妻子,如果他遇到危险,她保护他这不是应该的么?难道还要特地提出来?

        “差不多。”他斟酌着说。

        阮伽南顿时笑得更欢了,“王爷,既然如此,那你是不是应该付给我一点报酬?”例如银子啊,黄金啊,银票啊什么的。

        凤明阳面容一僵,忍不住扭头面色有些怪异的看着她,“你是想要……银子?”

        阮伽南点头如捣蒜,“黄金也可以。”

        宁王沉默了。

        他不由得开始反思了起来,反思自己作为王府的主人,是不是最近忙于政事忽略了府里的情况,以至于府里没银子了他都不知道,才让她这个王妃这么的……贪财。好像随时都会饿死一样。

        “王爷,你不愿意啊,我还没有说价格呢,你听听我说价格之后再拒绝也不迟啊!”她出的价格很公道的。

        “……你说。”

        阮伽南很是认真的想了想才说道:“这个还是得看王爷要我保护多久,还有这期间发生的事凶不凶险吧?”

        “哦,既然如此,那王妃就先保护着,等事情发生了之后再来说银子的事吧。”凤明阳木着脸说。

        “可万一你赖账怎么办?”

        凤明阳扯了扯嘴角,“我还担心你拿了银子不办事呢。”

        ……看来这事谈不拢了。

        ------题外话------

        天下奇葩何其多,偏偏一个最奇葩的跑到了我家,糟心得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