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男色误人
        晚上,凤明阳待在书房里迟迟没有起身回房,回想到今天的事他就觉得非常的头疼。

        他就不应该一时心软迟疑,让她让人把自己的东西都搬到了主院。主院屋子是很多没错,但是没理由他一个王爷去睡偏屋啊,而且就算他愿意,她估计也不会放过他的。这人就是想要存心折磨他,看着他出丑她就高兴了,有时候像个孩子一样,但是有时候又成熟稳重得连男人都不如。

        “小姐,你要不要先睡呀,王爷可能还有事务要处理,没有这么快回房呢。”丹青说着,时候已经不早了,可是王爷还没有回房,那应该就是还在忙着了,小姐可以自己先睡吧,哪知道王爷要忙到什么时候呀,小姐总不能一直这样等着。

        阮伽南看了眼屋子里的漏壶,眼珠子转了转,笑着说道:“我怎么可以一个人先睡呢,今天可是王爷搬回主院的第一天,不管怎么样我都得等王爷回房才能睡。这是一个做妻子的最基本的责任啊!”

        丹青和丹砂闻言不由得有些奇怪的看了眼自家小姐,很难相信从小姐嘴里说出这种话。

        又过了一会儿阮伽南道:“丹砂,你去书房催催王爷,说时候不早了,让王爷注意身体,早点回房休息,虽然说现在找到神医了,但是也不能这样乱来啊!”

        丹砂领命去了书房,将自家小姐的话对王爷说了一遍,末了,丹砂又道:“王爷,时辰已经很晚了,小姐一直在屋子里等着王爷回房,如果王爷一直在书房的话,小姐也会一直等下去的。”所以王爷你还是早点回房吧,免得连累得小姐也跟着不能睡。

        凤明阳一阵沉默,半响才似乎有些无奈的道:“罢了,你回去跟王妃说,本王稍后就回房。”

        “是,王爷。”得到肯定的答复,丹砂也不多待了,转身回去复命了。

        听到丹砂的话,阮伽南满意的笑了笑,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们两个先下去休息吧,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

        丹砂和丹青相视了一眼,有些迟疑。小姐都还没有休息呢,她们做奴婢的怎么能先去睡呢?

        “行了,走吧,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让你们伺候的了,还是你们想在这里等着王爷回来伺候王爷?”她看着自己的两个丫鬟挑高了眉毛。

        丹青和丹砂连忙摇头。

        虽然知道小姐这么说绝对是在开玩笑,但是这样的话题还是很敏感的。

        她们也知道燕京的小姐出嫁的时候随嫁的丫鬟很多都会成为自己夫婿的侍妾姨娘什么的,那些夫人也喜欢将自己身边信任的丫鬟抬为姨娘,借此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很多丫鬟心里也觉得这是最好的出路,即使是姨娘,那也比做丫鬟好。

        但是她们从来没有想过要这样,她们只是小姐的丫鬟而已,并不想成为王爷身边的侍妾或者是姨娘夫人之类的。而且她们也知道小姐,小姐的眼里一向容不得沙子,是绝对不会允许王爷身边有人的,除非小姐根本就没有想过和王爷过日子。

        以前她们也是这么觉得的,但是现在她们倒是觉得小姐对王爷或许也不是真的没有感觉都没有。王爷后院也干净,不像燕京的那些权贵公子少爷一样,后院塞满了女人。若是王爷能真心对小姐,那小姐以后有人疼,有人护着也是好的。

        那她们做丫鬟的就更加不能有二心,去破坏小姐的幸福了。

        所以两人即使明知道小姐是在开玩笑,但两人还是神情严肃,急切的表达自己的忠心,“小姐,奴婢从来想过要伺候王爷,奴婢要伺候的人只有小姐一个人,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将来,奴婢对小姐绝对是忠心耿耿的!”

        阮伽南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好笑的笑了起来,“你们两个也太紧张了吧,我不过是随口说说,开个玩笑而已,看你们紧张的。你们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知道吗?”

        丹砂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我们知道小姐是在开玩笑,但是这与我们向小姐表达忠心无关。我们只是想让小姐知道我们对小姐的心意,小姐对我们的恩情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我们要一辈子伺候小姐!”

        如果不是小姐,她们早就死了,又或者是被人卖进了青楼,哪里会有后来的好日子过?她们永远都不会忘记当初小姐还是那么小的一个人,但是却非常厉害,像是天神一样救了她们的事。

        那个时候因为家乡闹饥荒,她们的父母将她们卖了,姿色一般的女孩子都被卖到了大户人家里做丫头,姿色好一点的就被留了下来,带到城镇里,准备卖到青楼去。她和丹青——哦,那个时候她们还不叫丹青,丹砂呢,她们两人长得不错就被留了下来。可即使这样一路上两人也受到了不少折磨。

        眼看就要到附近的一个城镇了,她心里不甘,宁愿死也不会进青楼被人折磨的,于是便和身边的人商量着逃跑。但那个时候她们两人都只是一个普通女孩子,什么都不懂,又几天没好好吃东西了,哪里能逃得掉?她们很快就被捉了回来,自然是一顿揍了。有个丧心病狂的,竟然还想……

        就在她挣扎的时候小姐就出现了。

        刚看到小姐的时候她是失望的,只是一个孩子,比自己还小,能做什么,救不了她们,说不定自己还会被连累了。她不忍心就大叫着让她走。可是谁知道她不但没走,还慢慢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两个瘦弱的男子。

        她走到自己面前,似乎很有兴趣的看了好一会儿才向那些人问要多少钱才能买下她们。那些人竟然狮子大开口,买她们的时候他们只是花了三百文钱,结果一开口居然就要十两银子!当时一听她就觉得完了完了,十两银子,不会有人花十两银子买两个瘦巴巴的小丫头的。

        她都要死心了,可是结果小姐却很是遗憾的说原本想按照正常程序来的,结果他们不配合,那她也没办法了。她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呢,眼前就一花,耳边响起了一阵惨叫声,定睛一看,就看到那些人都倒在了地上。

        然后小姐对她们说,她是土匪窝的,问她们愿不愿意跟她回去,做她的丫鬟。

        她只是迟疑了一下下就答应下来了。

        去土匪窝做丫鬟也好过去青楼被人糟蹋!至于丹青这丫头,呆愣呆愣的,也没什么主见,她就拉着她一起答应下来了。

        一开始她们还很忐忑,觉得土匪窝都是别人说的那样,都是些穷凶极恶的人,但是后来她们才知道根本就不是那样子。那里比很多地方都要好。

        跟在小姐的身边,她们比一般大户人家的丫鬟好舒服过,也好过多了。小姐从来不会把她们当奴仆看,也不会随意大骂折磨她们,有好的东西从来不会忘记她们的那一份。小姐总说她们名义上是她的奴婢,但实际上是朋友。

        她们从来不敢把自己当小姐的朋友,她们只愿意做小姐的奴婢,跟在小姐身边,好好照顾小姐,伺候小姐。小姐好,她们也就好了。

        听了丹砂的话丹青也用力的点着头。

        男人有小姐好吗?没有!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比小姐更好的了,所以她们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男人背叛小姐呢?如果她们去伺候王爷,那就是背叛了小姐!

        看到两人固执坚定的神情,阮伽南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柔声道:“我当初救你们不是为了让你们当奴婢伺候我一辈子的,你们也有自己的人生,不需要为了报答我留在我身边。”

        闻言两人一阵惊恐,“小姐,你是不要奴婢了吗?”

        两人噗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面色发白,惊慌失措。

        阮伽南见状顿时头疼不已,连忙道:“你们赶紧起来,我什么时候说不会要你们了?我只是在假设,在和你们说道理。你们是一个人,单独的一个个体,不属于任何人。将来,我说将来,如果你们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不管是要嫁人还是要去做其他的事,你们都可以去做!”

        这古代人就是这一点不好。

        她需要忠心的下属,但是不需要忠心的奴隶,她也不希望丹砂和丹青两人把自己当奴隶一样。当初救她们确实是一时心软,但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她们之间的感情已经不是仅仅是主仆这么简单了。她们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人,又是女子,将来肯定是要嫁人的,不可能一辈子跟着她,对她们来说,或许嫁人才是最后的归宿吧。

        不过嫁人这事她也知道急不得,也没有想现在就将她们嫁出去。

        刚才的话不过是故意逗她们,谁知道她们反应这么大啊!

        丹砂和丹青两人斩钉截铁的道:“奴婢不嫁人,要一辈子伺候小姐!”

        “……”

        阮伽南不禁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拿自己这两个丫鬟没办法了。

        “行了行了,给你们闹得我头都疼起来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现在你们先下去休息。”她摆了摆手。

        两人也知道小姐不太喜欢讨论这个话题,因为小姐的想法和她们的想法相差太远了。她们也不担心小姐会生气,反正她们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两人听话的退了出去。

        她们前脚出去,凤明阳后脚就进来了。

        “你们主仆三人这是怎么回事?”他问道。

        她们主仆三人的感情不是一向都很好?

        阮伽南耸了耸肩说道:“没什么,我就是提了提将来让她们嫁人的事,结果她们一个个都说不嫁人,要在我身边伺候一辈子。”

        有两个太忠心的奴婢也是件麻烦事啊!

        凤明阳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不解,“这不是好事吗?”

        他看她对那两个婢女很是信任,她们跟在她身边的时间应该也不短了

        阮伽南白了他一眼,“这怎么好了?她们两个都是年华正好的时候,以后的人生还长着呢,怎么能一辈子跟在我身边伺候我?她们有属于自己的人生,将来若是遇到好男人,嫁出去对她们来说才是最好的。”

        不说古代了,就是现代,不结婚的女人都会受到很大诽议,除非是事业有成,不愁钱,家境良好的,或许会过得好一点,若是普通的人少不得被人指着骂。更不用说是古代了,即使是婢女,一辈子不嫁人也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就算跟了一个好主子要改变不了一生孤苦的结局。

        丹砂和丹青两人对她来说不只是婢女而已,所以她不希望两人下半辈子孤苦伶仃的。

        听了她的话,凤明阳有些讶异的看着她。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的婢女有属于自己人生的。

        奴仆对于权贵来说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财产,特别是拿着死契的奴仆,更是没有丝毫的自由了,但活契的也只是比死契多了一分希望而已,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哪里会有主人担心自己身边下人的将来的。

        该说她心善好还是该说她另类好?

        “怎么这样瞧着我?”阮伽南奇怪的问。

        凤明阳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摇了摇头道:“你担心她们将来的话以后再留意一下好了,现在还早着。你也才大婚不久,不可能这么早就将自己的贴身婢女嫁出去的。而且如果你有这个打算了,那你是不是也要开始培养新的贴身婢女了?”

        不然将来她的婢女嫁出去,她哪里来的人使唤?

        阮伽南蹙了蹙眉,若有所思了起来。

        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声道:“算了,顺其自然吧。”

        说完了自己的事,她才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我还以为王爷今晚打算睡在书房呢。”

        凤明阳愣了一下才淡定的道:“好好的有屋子不睡睡书房这不是自找罪受吗?”

        “王爷能这么想就好。时辰已经不早了,王爷赶紧去洗漱吧,我等着王爷一起歇下。”她故意说得暧昧。

        “不用,已经很晚了,王妃就先睡吧,本王可能要好些时间才能收拾好。”

        阮伽南眼珠子转了转笑着道:“好吧,既然王爷这么说了,那我就先睡了。王爷收拾好也早些休息,别太晚了,对身体不好。”

        凤明阳点头,“王妃有心了。”

        看到她进了内室凤明阳心里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是担心她会缠着不放,又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让他无法应对的事。

        他也没有多想就起身去洗漱了。

        内室里,阮伽南穿着里衣躺在了床上,不过从她闪着狡黠光芒的眼睛就可以看得出,她现在精神得很,哪里有一点要睡觉的意思。

        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嘴角吟着笑,竖起了耳朵,听到外面传来的细微声响,她立刻扯过薄被盖在身上,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

        凤明阳轻着脚步慢吞吞的走了进来,才绕过屏风就看到那张他睡过一晚的大床上微微隆起了一个弧度,明显有人躺在床上,盖着被子。不知道怎么的看到这画面,他心里忽然间就多了一丝异样的感觉。他顿了顿脚步才走了过去,走到床边就看到她闭着眼平躺着,呼吸均匀平缓,看样子是已经入睡了。

        他忽然又松了一口气,心里那点不自然和别扭也消散了,看了眼屋子里的漏壶时辰确实不早了,他走到灯盏前熄掉了灯火,才就着屋外的月光回到了床前,轻着动作上了床,小心的扯过了一角被子盖在了身上。昏暗中他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准备入睡。

        可是他才闭上眼睛,身边以为已经睡着了的人却猛的就扑到了他身上,趴在了他胸膛上,差点把他砸到一口气没喘上来。

        “阮伽南!”他咬着牙低吼道。

        她在装睡!

        “你给我下来!”他扯着她的手臂。

        “我不!今晚我就要这么睡!”她像八爪鱼似的手脚并用,紧紧的趴拉着他不放。

        两人斗法似的,一人拼命的想扯她下来,一人就拼命的要赖在他身上。不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

        凤明阳率先放弃了。再这样下去,他估计又要重新去洗一下身子了。

        其实阮伽南也觉得这样,现在可是夏天了,又没有空调,这么一番动作下来她也觉得有些热了。

        偏偏两人还紧紧的贴着,身上的体温传到了对方身上,这下就更加的热了。

        “……你下去,这样太热了。”凤明阳悄悄的深呼吸了一口气。

        阮伽南犹豫了一下,“你确定我下去你不会跑?”

        凤明阳沉默了半响才有些无可奈何的道:“三更半夜的,我能去哪?”

        她以为他还是毛头小子吗?和家人争吵了转身就离家出走。

        阮伽南想了想觉得也是。

        他不怕丢脸的话就跑出去好了,白天还表现得恩恩爱爱,晚上就被赶出房门,这不是打脸吗?

        想通了她很爽快的从他身上下来了。离开了他的胸膛果然是凉快了许多,她舒服的吁了一口气。

        凤明阳也觉得凉快了不少,但手上却是一热,他僵了僵,“……你干什么?”有完没完了?还让不让人睡了?

        “睡觉啊!”阮伽南理所当然的道。

        “你睡觉就好好睡觉,你抱着我的手做什么?”

        “我喜欢。”

        “放开。”

        “不放!”

        凤明阳:“……”

        好吧,她喜欢。

        宁王动心忍性,暗暗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将心里翻涌的情绪给压了下来,默默的在心里默念着睡觉睡觉睡觉……

        阮伽南也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没有再继续捉弄他,安静了下来。

        两人原本都以为这样会不习惯,会尴尬,不自在,甚至是辗转反侧,气氛会很僵硬。现在却不是这样,起码两人心里都没有觉得别扭,相反,似乎隐隐有种和谐温馨的气氛在蔓延。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却没有觉得尴尬,不自然。

        阮伽南在昏暗中眨了眨眼,故意朝着身边的人靠了靠,靠在了他怀里。凤明阳身子僵了僵,但是很快又放松了,黑暗中似乎叹息了一声,环着她的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低声道:“睡吧,不早了。”

        “王爷能睡得着吗?”她仰头故意问。

        他低下头,黑暗中准确的对上了她的双眼,“王妃能睡得着,本王自然也能睡得着。”

        好吧。

        “王爷,那就晚安了。”

        凤明阳顿了顿,有样学样,“晚安。”

        阮伽南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的,做她这行的人身边躺着一个不熟悉,甚至是不能完全信任的人,是不可能睡着的。但是当她再次睁开眼,看到满室的光亮时还有些愣怔,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真的睡着了,还是靠在凤明阳怀里睡着了!而且连凤明阳醒了她都不知道!

        愣怔了一下回过神之后她不由得感叹,男色误人啊!

        ------题外话------

        这章纯属就是王爷王妃腻歪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