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二十章 怀疑的对象
        随着凤明阳的话音落下,整个大殿霎时间安静得就跟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似的,用阮伽南的话来说就是像是被人按了静音键。皇上,凤乾阳脸上脸上满是喜气的笑意顿时就僵在了脸上,刚才扬起来的唇角还维持着一个可笑的弧度。皇后和柔妃则是满脸震惊和不敢置信,细看的话还会发现皇后眼底闪烁着一道异样的光芒。

        各位大臣也是一脸的惊愣意外,像是听到了什么让人难以置信的事一样,全都睁大了眼睛望着大殿中央的凤明阳。

        阮伽南一口热茶还没有吞下去,差点就被他这话吓得呛到了。

        神医,他什么时候找到神医了,她这个王妃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还是说他真的找到了,然后故意瞒着她?她觉得有些懵逼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家才回过神来了。

        皇上迅速收起了脸上的惊愣,取而代之的是惊喜不已,“小九,你说的是真的?你果真找到神医了?在何处找到的?又是什么时候找到的,怎么之前都没有听你提起过这件事?”

        皇上这么一问,大家顿时又有些怀疑了。

        是啊,怎么从来没有听宁王提起过这件事,宁王府的人也从来没有说过,更加没有透露出一丁点消息。就算宁王隐瞒得紧,但是也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吧?而且这神医说是找,但是找了这么多年什么消息都没有,怎么一下子就给宁王找到了?还赶在了这十九岁生辰的时候,这也未免太巧合了吧?

        凤明阳露出了一丝腼腆的笑容,“父皇,其实儿臣私底下一直让人在找神医,只是找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消息,儿臣也不敢说出来让父皇母后和母妃失望伤心。所以有了神医的消息之后才没有立刻像父皇禀报,为的就是想等消息确切之后给父皇母后还有母妃一个惊喜。”

        “没有想到父皇在今天也同时给八哥赐了婚,儿臣就想着既然今天是好日子,那就干脆一起说出来,让大家跟着一块儿高兴好了。就像八哥刚才说的,三喜临门呢!”

        “哈哈哈哈,是啊,没错,的确是三喜临门!看来今天是个好日子啊!”

        凤明阳扭头看着自己身边的毫无反应的人问道:“八哥,你是不是高兴坏了,所以都不知道要如何反应了?”

        凤乾阳此时脸上还有一丝没有消散的震惊和难以置信,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他,半响才点了点头,慢慢的道:“是啊,太突然了,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凤明阳笑了,“这当然不是做梦了,是真的。父皇给八哥赐婚了,赐婚的对象是贺家长房的嫡小姐,而我,找到了找了十几年的神医,我有救了!看来王妃说得很对,护国寺大师说的话也不全是对的。之前我还不相信,可是现在找到神医,神医说一定会治好我的!”

        凤乾阳几乎无法控制好脸上的表情,尝试了几次才终于成功的在脸上扯出了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真是恭喜九弟了,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神医了。”

        凤明阳点头:“是啊,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看来老天爷对我还是很不错的,没有放弃我,我现在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了。”

        “九弟,那个神医……你确定没有找错人?你可千万不能被人骗了啊!神医一向行踪不定,我们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任何消息,好好的,你怎么突然就找到神医了呢?会不会是有人利用你想要治好身体的迫切心态故意找了个人来骗你?”凤乾阳终于从刚才的震惊中彻底的回过神来了,冷静了下来之后他眉头皱了起来,有些怀疑担心的道。

        “是啊,九弟,你可别被骗了。被骗了钱财倒是事小,可是万一对方只是一个神棍,胡乱给你开了药,你吃了对身体没有好处不说,反而会让身体更糟糕的。”大皇子也在一旁说道。

        “我知道大家是担心我,但是我已经反复确认过了,这人就是神医,而且他也给我诊过脉了,虽然一时间还没能确切的判断出我体内的毒到底是哪种毒,但神医说了,只要给他一点时间,他不但能确定是什么毒,而且他还能配出解药来!只要解了毒,再好好的调养身体,用不了一年我就能和普通人一样了!”凤明阳很是兴奋的说着。

        可是听到他话的几位皇子却是心里一沉。

        只要解了毒,不用一年就能恢复到普通人一样健康,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又多了一个更加强劲的对手!以前他们没有把他放在眼内是因为知道他中了毒,打从娘胎开始就中了毒,能恢复健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父皇虽然宠爱他,但他一直没有接触过朝务,在朝廷上没有任何影响力,没有任何实权。所以他们不担心,放任自流,以为他真的活不过二十。

        可是现在,他居然说找到了神医!还能治好,不用一年的时间!而他现在还是唯一被封为王爷的皇子,一旦他恢复了健康,指不定那些大臣会怎么做。相比凤乾阳,他身上的筹码似乎更多一些,也更大一些!毕竟凤乾阳现在也只是一个普通皇子而已,他却已经是王爷了!

        再加上父皇对他的宠爱……

        越是想,几个皇子就越是出了一身冷汗。

        他们以为今晚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宫宴,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会听到如此令人震惊和难以接受的事。

        一时间大家都开始心思各异了起来,面上看出什么,但实际上却已经开始在盘算了。

        相比其他的皇子凤乾阳的心情就更是复杂,如鲠在喉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没有想过他会找到神医!他以为,以为这个所谓的神医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为什么现在成了现实?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瞒着大家去找神医的,又是怎么找到的?这个所谓的神医真的可以治好他吗?

        他最关心的是这个神医是不是真的能治好他,让他恢复健康,如果真的能让他恢复健康……凤乾阳心里也不禁多了几分危机感。

        大殿上很快就恢复到了之前的热闹,但隐隐之中却带了几分莫名的诡异,原本因为八皇子被赐婚而充满了喜庆的气氛因为宁王这突如其来的震惊消息而多了一股莫名的紧张和凝重。

        大家都知道宁王的身体要是恢复了意味着什么。就是因为知道所以一时间大家看着几位皇子的眼神都不同了,特别是看着八皇子和宁王的时候。这两人同一天出生,一个是嫡子,一个是曾经宠冠六宫的后妃所生,从小一块儿长大,对外的感情也一直很好。但现在宁王要可以恢复健康了。

        八皇子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呢?他还能像以前那样对宁王?

        阮伽南坐在席位上看着大殿上的人神情各异,忽然觉得头很疼。

        她完全不知道凤明阳有这样的计划,他到底想做什么?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会带来很大的危险吗?看看那几个皇子现在都恨不得吃了他一样了。

        还有八皇子……她没有错过八皇子在听到他的话时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愣和难以接受,还有一丝本能的防备警惕。看来他们两兄弟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好。

        也对,她早就说过了,这皇室之中哪有那么多的真挚感情。如果八皇子或者是宁王只是身份低贱的人所生,或许他们之间真的会有真挚的兄弟情谊也说不定,但他们一个是嫡子,一个是曾经的宠妃所生,即使现在这个妃子已经不复当年那么受宠了,但在后宫中的地位还是有的,而且他还有皇上的宠爱。

        这样的情况下,但凡有点野心的只怕都不会真心真意,都会心有芥蒂。

        现在好了,怕是以后这表面功夫慢慢的都不愿意做了吧?这会不会给她这个王妃也惹来麻烦啊?

        越想阮伽南就越是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上了贼船,这宁王哪里像是短命的啊,心思这么深,隐藏了那么久,这种人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早早就死了呢?

        夭寿咯,想当初就是看中他短命才想要嫁给他的,可是现在……那当初她还不如嫁给梅戈呢!至少梅戈府上还有一个厉害的娘,一个亲大哥帮衬分,这宁王,怎么看都比不上梅戈有优势啊!实在是追悔莫及!

        “宁王妃,小九所说的可是真的?你是小九的王妃,对这件事肯定很了解。”阮伽南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冷不防的就听到柔妃问道。

        她愣了一下才迅速回过神来,起身走到了凤明阳身边,和他对视了一眼,只见他眼里一片平静,眸色淡淡,甚至没有丝毫的担心和慌张,就好像今晚这一切都是他们商量好的一样。

        她暗暗撇了撇嘴。真不知道该嘲笑他自信好呢,还是高兴他这么信任自己好。

        “回母妃的话,王爷所说确实是真的,神医的消息其实早就收到了,只是王爷一心想着等生辰之日再说出来给父皇,母后还有母妃一个惊喜,所以才一直隐瞒着不说。”她恭谨的回到道。

        柔妃不由得嗔怪道:“你两个真是的,这么大的事竟然还瞒着我们,怎么跟个孩子似的。若是小九的生辰还要几个月,或者是半年之后,难道你们也要隐瞒到那个时候吗?亏得我和皇上前几天还在忧心神医一直找不到,没想到小九居然已经找到神医了!”

        “母妃请不要责怪王爷,王爷也是太高兴了,太想要给皇上,母后和母妃一个惊喜了。”

        “儿臣知错,以后再也不会如此了。”凤明阳也说道。

        “小九何错之有啊,这是一件好事啊!今天果然是个好日子,八皇子的婚事定下来了,小九的身体也有希望恢复健康了!来,众位爱卿陪朕喝一杯,朕今天真是太高兴了啊!”

        “臣等恭喜皇上,恭喜宁王,恭喜八皇子!”

        一场宫宴最后在诡异的气氛中结束了。

        因为时辰太晚了,不管是皇上还是皇后柔妃都没有留八皇子和宁王两夫妻下来,虽然对于宁王说的话他们都有很多话要问,但时间不对,要只能让他们先出宫了。

        回到宁王府,阮伽南随着凤明阳去了书房,笑容可掬的问道:“王爷,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你说的神医是哪位现在又在哪里?”

        凤明阳很是淡定的瞥了她一眼,“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何必明知故问?”

        阮伽南被他这话给气乐了,“王爷,你是脑子有病吗?既然没有找到所谓的神医,那你为什么要在宫里那样说?你难道不知道这样说会带来什么后果吗?”

        嫌自己过得太舒服了是不是?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敌在暗,他在明,反正迟早都会有这样的一天,既然如此,那他干脆就推一把吧!

        阮伽南冷笑,“我怎么觉得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那几个兄弟可不是什么善人,之前对你不闻不问的不过是以为你快死了,现在你跟他们说你找到神医了,能治好你,让你恢复健康,你那些兄弟以后对你还能像以前那样吗?”

        凤明阳摇了摇头,“当然不能了。”

        听到他这么说,阮伽南眉头一皱,“你是故意的,你想引蛇出洞?”

        难道他是故意这样做想要引出当年对他下毒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可以说得通。但是,他这样也太冒险了吧?

        凤明阳点了点头,顿了顿才又说道:“以后……你自己多加小心一点吧,特别是进宫的时候,我不一定能时时护住你。”

        现在他们知道他找到了神医,肯定会有所行动的。她是他的王妃,说不定他们会从她身上下手。

        阮伽南翻了个白眼,“我还以为你准备让我这个王妃替你承受接下来的各种暗算,然后好将来换个王妃呢!”

        凤明阳眸光不由得闪了闪,难得的有一点心虚了起来。

        虽然他没想过要换王妃,但是……

        “王爷?”阮伽南眯了眯眼,盯着他,锐利的视线在他脸上来回的扫视着。她怎么觉得他在心虚?她眸色闪了闪,他不会是真的在算计她吧?

        他轻叹了一声,“总之你自己多加小心就是了。还有贺家那边,现在贺家算是和八哥绑在一起了,而你本身就和贺氏有矛盾,我担心贺家的人会……”他隐晦的提醒道。

        阮伽南皱起了眉头。

        半响她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王爷,看在咱们是夫妻的份上,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接下来又想做什么,你什么都不说,我很难配合你的。”

        如果哪天她露馅了,可不要怪她。

        凤明阳凝眉沉默了起来,没说话。

        阮伽南不得不猜测道:“对你下毒的肯定是宫里的人,你曾经说过,说你是在柔妃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中毒了,可是我记得你也说过,对你母妃下毒的人应该死了,那现在你想引谁出来?难道当年死的不是真正的凶手?”

        这么长时间他什么都做不了,不管是他还是柔妃都没有为当年的事报仇,那是不是说明背后那个人是他们两母子动不了,为难不了的,所以才要想方设法的让对方露出马脚?如果是这样,那就没有几个人是有嫌疑的了,最大的嫌疑人应该是皇后了?

        可是皇后……想起几次进宫皇后对他们的态度,阮伽南实在是不想怀疑皇后就是那个心肠狠毒的人。可是如果不是皇后,那会是谁?

        现在宫里虽然妃嫔众多,但大多都是年轻的妃嫔,能在当年对他们两母子下手的人寥寥无几,像是良妃,敏贵妃,还有惠贵妃,这几个都是生有皇子的人,倒是有嫌疑。只不过从接触过的急促来看,倒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对宁王似乎也有些敬而远之……

        看似谁都有嫌疑,但似乎又谁都没有嫌疑。

        “王爷,你,你是不是心里有数了?”她不得不这样怀疑。

        “我有怀疑,可是我没有证据。”

        “那你怀疑的人是谁?”

        凤明阳看了她一眼,“你知道这么多对你没有好处,而且到你应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阮伽南顿时气结不已。你这不是废话吗?

        看她气鼓鼓的样子,他缓了缓语气说道:“我是为了你好,现在我也没有把握,你知道了也只是多一份危险罢了。总之你以后进宫的时候要万分小心一点,不管是面对谁。”最后半句他强调似的咬了重音。

        阮伽南心里微微一震。

        不管面对谁?难道连柔妃娘娘也是如此?

        她不由得侧头神情凝重的看着他。他不躲不闪的回视着她,眸色幽深暗沉,眼眸里的情绪深沉得让人看不懂。

        可是阮伽南却是心里一沉。

        难道连柔妃都有问题?可是柔妃不是他母妃吗?

        阮伽南觉得自己的眼前似乎被一片浓浓的迷雾遮住了,看不到前方的一切。这种未知的神秘和危险让她既有些忐忑,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莫名的兴奋,血液里的某种因子似乎开始活跃了起来,就好像前世每次她接到任务时一样,有种血脉偾张的感觉。

        凤明阳眉头一蹙,有些奇怪的看着她凝重的眼底渐渐的染上了一丝诡异的兴奋。他眨了眨眼,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阮伽南注意到他的异样神情,迅速的回过了神,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不正常,不由得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异常。

        “好吧,既然王爷不愿意说,那就算了。时候不早了,我先回房了,王爷没事也早点休息吧。”她站了起来说完就要往外走,但是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回头问道:“王爷,那你的神医怎么办?”

        凤明阳挑了挑眉,“谁见过神医了?谁知道我找到的人就不是神医了呢?”

        是不是神医不都是他说了算吗?

        阮伽南很快就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不由得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这种事也敢拿来开玩笑,算他厉害,服了!

        回到房里,她连沐浴的时候都在想宫里面到底是谁有问题,但是她很少进宫,和那些人接触得也不多,无论这么想能想到的都很有限。最后想得她头都疼了,索性就不想了。

        只是穿上了衣服临时又想起了一件事,她看了看房间里的漏壶,觉得这个时辰凤明阳应该还没有睡,她去他院子里找他算了。

        她是王妃,府上的下人也一直认为两人恩爱有加,至于为什么分开院子睡,可不是为了王爷的身体着想吗?所以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守在凤明阳院子的人看到她也不拦着,让她直接进去了。

        阮伽南直接来到了凤明阳的屋子,但却没有见到人,不由得挑了挑眉,难道这人还在书房?

        这么想她干脆就在屋子里坐了下来,想着等他回房。可是等了一刻钟还是没见人回来,她就有些坐不住了,见他屋子用屏风隔开的空间里放着一张书案,犹如一个小小的书房一样,书案后有个小书架。

        她觉得他一时半刻是不会回来的,便走了过去随手从书架上取下了一本书翻了起来,但是这古文实在是看得她眼睛花了。翻了没一会儿她又将书放回到了书架上,随意的在书案上这里碰碰,那里有翻翻的,觉得反正在睡觉的屋子里,他应该也不会放什么重要的,带着秘密的书信什么的。

        只是在她翻到书架上的一个抽屉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眼熟的东西。

        她盯着那个眼熟的东西看了一会儿才拿了起来。

        这……这不是柔妃交给她,让她盯着他吃的药吗?她记得他随身带了呀,怎么这个药现在会在这里?看样子也不是临时放在这里的,如果是一直放在这里的,那他身上带的又是怎么回事?

        想到他刚才在书房说的话,又想起了之前在宫里,柔妃对她说过的话,那个时候她心里掠过的奇怪感觉。

        她的眉头不由得紧紧的皱了起来。

        ------题外话------

        打脸啪啪拍,让云吞拿面条去自挂东南枝一会儿先,不要拦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