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梅戈的选择
        严知君得到阮伽南的承诺之后很快便将梅戈约了出来。

        梅戈这几天是焦头烂额,愁得脸色都更加难看了一点。

        他只有一个妹妹,当年这个婚事也是他们慎重考虑过的,就是因为低嫁过去,觉得不用担心被欺负,也有底气。可是没有想到不过是短短两年的时间方家人的嘴脸就已经换了一个样,竟然还敢如此作践焕娘。可是他现在却是等于受制于人,为了焕娘的名声,他却想不出好的法子来!

        要不是约他的人是严知君他还真没有心情出来。

        严知君看到他有些憔悴的样子也知道他是为了什么,只得叹了一口气安慰道:“你也别太担心了,焕娘一定会没事的。”

        梅戈苦笑了一下,“希望如此。”

        没事也有不同的标准啊,人还在也是没事,可是如果焕娘的名声坏了,活着又有什么用,她的后半生又该如何?他们做哥哥的倒是愿意养她一辈子了,可是她自己愿意吗?愿意就这样背负不属于自己的罪名,苟且偷生吗?

        “现在事情怎么样了?”严知君关心的问。

        一说到这件事梅戈立刻面色就阴沉了下来,冷笑了一声道:“方家的人现在就是想要拿焕娘当方博的垫脚石!想要焕娘将所有的罪名都担起,让方博做他的好丈夫,好男人,让世人同情可怜,让他好情有可原的去娶贺家的小姐!这样他和方家就不用担心名声会坏掉!”

        打的是一手好算盘!不仁不义的东西,想要休妻再娶已经是无耻到了极点,居然还想占尽所有的好处,让焕娘替他们背黑锅,想得美!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大不了就鱼死网破!梅戈在心里发狠的想着。

        严知君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叹了一声道:“你也别太着急了,现在方家的人不是还没有动吗?只是这件事最好还是早解决为好,时间拖得越长便越麻烦啊。”

        “你说的我何尝不知道,只是这件事到现在我都还瞒着我娘,不敢让她知道,我嫂子又是靠不住的,谁也指望不上啊!”没有一个女眷,他一个男人也是没办法啊。

        严知君眸色闪了闪,脸上故意露出了一抹迟疑,梅戈看到了心里一动,忙问道:“知君,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有的还你快说啊!”

        “办法我不是没有,我只是担心你不会接受。”他叹了一口气。

        “现在情况紧急,有办法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不接受?”

        严知君严肃着脸色道:“你还记得以前我跟你说过的事吗?”

        梅戈一愣,“什么事?”

        “你知道的,我和宁王关系很好。”他提醒道。

        梅戈眼睛微微一瞠,心里一震,隐隐猜到了他刚才话里的意思,他吞咽了一下口水,有些艰涩的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或者想让梅家……投靠宁王?”

        严知君点了点头。

        梅戈心里虽然是猜到了他的意思,但他承认了却又觉得异常失望。

        “知君,我知道你和宁王要好,但宁王的情况你比我更清楚。我不可能赌上整个梅家去投靠宁王的,宁王根本就没有什么胜算。”梅戈低着声音说道。

        他没有想到知君会在这个重提这件事,他知道他不是在趁火打劫,但此情此景还是让他有了一种失望的感觉。他和宁王是好友,难道和他就不是好友了吗?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件事,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很容易会因为别人的误会吗?

        严知君当然知道。但就是要在这个时候说才有用。

        以前不是没有和梅戈隐晦的提起过这件事,但每次梅戈都回避了。他知道他这样也没有错,因为在他看来明阳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人追随的理由,光是一个王爷的身份有什么用,他当然不会贸贸然就拿整个梅家去赌。他和自己还有褚卫不一样,他和褚卫对明阳的情况了解,但梅戈并不了解。

        他看到的明阳就和其他人看到的明阳一样。可偏偏他又不能将明阳的情况告诉他,因为他和明阳并没有什么关系,他只是他的好友而已,而他没有权利将明阳的秘密暴露出去,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毁掉明阳。

        所以这其实是陷入了一种绞持状态中,唯有两人其中的一个先踏出一步局面才会有变化。而现在梅焕娘的事就是一个转机,是明阳给梅戈或者说是给梅家人的一个机会。若是梅戈再错过,他有预感,他和梅家会成为明阳的一枚弃棋。

        他相信明阳,所以不希望梅戈将来没有出头之日。他的那个爹根本就没有把他们三兄妹当儿女,心里只有那个夫人生的一双儿女。即使梅戈和梅大哥有心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但是被梅老爷处处打压着,根本就难以伸展拳脚。梅夫人现在看起来是可以和梅老爷分庭匡衡,但毕竟是个女人,能支撑多久谁都说不准啊。

        如果梅夫人哪一天落败了,那梅戈三兄妹只怕会被打压得永无出头之日。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捉住眼前的机会搏上一搏呢?

        现在梅戈不理解不明白没关系,将来他会明白的,他不会害他。

        “梅戈,有些事我不能和你多说,但是你只要明白我不会害就好。这件事并非是要宁王出面,而是要宁王妃。”严知君说道。

        梅戈一愣,“宁王妃?可是宁王妃会愿意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如果你想好了,决定了,我会出面帮你说服的。但明阳他……希望你做出选择,不管是哪种选择都好,最后我都会帮你说服宁王妃答应帮你这件事的。因为你也是我的朋友。”严知君真心的说道。

        他希望梅戈能投到明阳这边的阵营来,而且就算现在他真的投靠了宁王这件事也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还不是时候。再说了,如果他投靠了明阳,明阳肯定会想办法帮他们兄弟两夺得梅家的啊,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吗?他就不相信梅老爷没有选择阵营。

        严知君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说了说,该说的他说了,但是梅戈到底能不能明白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听了他的话梅戈沉默了一下,没说话。

        严知君也没有指望他立刻就会想明白,这毕竟是一件关乎家族未来的事,当然不可能立刻就做出决定,所以他很快就岔开话题了没有再继续在上面纠缠。梅戈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严知君说的话要说在他心里没有造成一点影响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但这种大事他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做决定,他需要找个时间机会和大哥商量商量,试探一下大哥的口风。

        他还想着自己回去之后要好好的思索一下,想想打底应该怎么做的。但是才回到府里就看到娘亲身边的丫鬟飞快的走了过来,脸上满是着急之色。

        “二少爷,您可算是回来了,您赶紧去夫人院子里看看吧!”

        “怎么回事?”他出门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说话的丫鬟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摇了摇头头道:“二少爷,您还是先过去再说吧!”

        梅戈面色一沉,立刻就猜到了,肯定是有嘴碎的人到娘亲面前乱说了什么,让娘亲知道焕娘的事了。

        他沉着脸步伐匆匆的赶到了自己娘亲居住的院子。

        这里是梅府的主院,占地面积宽广,每一间屋子都是极为华丽精美,院子里处处可见风景,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花草树木,鸟鸣花香。可是就这样的一个院子却极为的冷清,甚至是有一丝丝的冰冷气息,就好像这个院子只是一个华丽的、供人欣赏的院子,甚至是牢笼,而不是有人居住的院子,没一点热闹的人气。

        越是往里,就越是冷清冰凉,院子里走动的下人个个都低着头不吭一声,脚步匆匆,见到梅戈也只是安静的福了福身就快步离开了。梅戈对此也不觉得奇怪和生气,娘亲喜静,院子里伺候的人也跟着安静了下来,不轻易弄出什么声音,更加不用说现在了。

        他快步掀开垂在门口的帘子跨了进去。

        梅夫人身边伺候了她许多年的宫嬷嬷见到他回来脸上似乎松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道:“二少爷,你可算是回来了。夫人都气得吐血了。”

        梅戈心里一震,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

        宫嬷嬷自然是知道梅焕娘的事,就是她帮忙着一起隐瞒才隐瞒了这么多天。

        只是没有想到日防夜防还是没防住,被西苑那个贱人将消息传到了夫人耳朵里,夫人一听,厉声质问了她一番,得到她肯定的答复之后立刻就气得当场吐血昏迷了,这会儿才刚醒来不久,一醒来就让她去叫二少爷过来,想来是要问清楚了。

        梅戈眼里闪过了一道恨色,面色阴沉,一张略显苍白的脸就有些吓人了,像是心里抑压已久的愤怒马上就要控制不住的喷涌而出了一样。

        “那个贱人!”梅戈咬着牙一字一字的满是恨意的道。满腔的愤怒和恨意还有无能为力逼得他脑袋一阵发胀,好像要炸开了一样。脑海中忽然又闪过了严知君对他说过的话……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剧烈的动摇了一下,如果、如果宁王有能力帮大哥夺得家主之位,让那个贱人和贱人生的一双儿女得到报应,那他……

        猛的,梅戈用力的闭了闭了眼,将心底的躁动压了下来,沉声道:“我去看看娘,你让人守住外面。”

        宫嬷嬷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梅戈深吸了一口气,将脸上的表情收敛了一下,沉静的走了进去。

        内室里,床榻上,梅夫人面色苍白的靠在绣枕上,微微闭着眼,听到声音也没有睁开眼,只是淡声道:“你回来了。”声音里没有了往日的冷静强势,反而有些脆弱。

        梅戈心里一酸,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他被人推到湖里差点淹死,醒过来之后看到的就是平日高贵端庄优雅的母亲坐在他床边默默垂泪,面色憔悴,看到他醒来更是喜极而泣,然后失态的抱住他痛哭失声。到现在他都还记得母亲那个时候在他耳边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脑袋说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人欺负他们三兄妹,她一定会好好保护他们三兄妹。

        从此之后以前那个温柔的母亲便逐渐变得强势,不再有丝毫的退让,属于他们兄妹的她一样都不愿意让别人占了去,属于她自己的也寸步不让。原本她并不想和那个女人争什么宠爱,想扶为夫人她也没有多大的意见,既然他自己不要脸,自己做妻子的又何必替他要脸?

        但是他的事情之后母亲大发雷霆,跑到了祖父那里一阵哭诉,惹得祖父也勃然大怒,不顾父亲的反对硬是将那贱人送出了府。只可惜后来祖父去了,爹很快便将那个贱人又接了回来。不过这个时候娘已经完全将梅府的后院牢牢的掌握在了手里。那个贱人即使回来了也于事无补,这么多年了还不只是占了爹的宠爱而已。

        这么多年了,他看到的一直是一个强势坚强是,似乎是坚不可摧的母亲,时间长了,他也就以为娘是这么一个人,忘记了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也会脆弱,也会被击倒。

        丈夫的宠爱和尊重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伤不到她分毫,但是她的儿女却是她的软肋……

        “娘……”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梅戈有了一种羞愧,像是犯了错事,辜负了父母期待的孩子一样。

        “坐吧。”梅夫人睁开了眼,看到他脸上的不安和羞愧自责,心里一软,“娘没有怪你,娘知道你们是为了娘好,娘只是在怪自己,怪自己没有护住你们,让你们一直受到别人的欺负。是娘没用啊!”

        要不是她嫁了这么一个狼心狗肺,薄情寡义的男人,又何以连累了他们三兄妹,两个儿子就不说了,连出嫁了的女儿都还是逃不掉被欺负的命运。

        要不是方家的人知道那个该死的男人的态度,又怎么敢做出这种事情来?不看僧面看佛面,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男人,方家怎么会……一想到这件事,想到自己可怜的女儿,梅夫人心头的火气就熊熊燃烧了起来,烧得她心口一阵气血上涌,喉咙似乎一甜,她连忙将这股腥甜之意压了下来。

        梅戈听了她这话却是更加的难过了,心里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悲愤,哑声道:“娘,是不是、是不是只有他们死了,我们才能好过一点?”

        因为那人是父亲,是丈夫,所以他们不管遭遇到了什么都只能压在心里,不管他们想做什么都要考虑顾忌到这层身份,不能做出什么过分的事,让人诟病。

        他不是没想过要对他们下狠手的,但终究是有所顾忌。因为他们他们还不够强大。

        梅夫人一愣,没想到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她呆了呆才笑了一下,笑容里充满了苦涩和无奈,但还是安慰道:“戈儿,不会很久的,娘知道你们都在努力。”

        “现在当务之急便是你妹妹的事,不能让方家的人这么糟蹋焕娘啊!”

        “娘,有人说可以帮助我们……”梅戈犹豫了许久才有些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

        梅夫人却是立刻就警惕了起来,“谁?”

        难道是那个贱人耍的阴谋,故意想下个套让戈儿上当吗?

        梅戈抿了抿唇,“是知君。”

        梅夫人心里一松,原来是严家的那个孩子啊……

        “知君和宁王是好友。”

        梅夫人一怔,有那么一瞬间没反应过来。

        宁王,这跟宁王有什么关系?难道宁王……

        梅夫人很快就联想到了关键的地方。

        她不由得失声道:“难道宁王是想……”

        梅戈点了点头,将严知君对他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梅夫人听了面上的神色是变了又变,最后沉静了下来,眸色晦暗不明。

        “娘,这事你觉得如何?”

        梅夫人不禁伸手揉了揉额头,有些疲累的道:“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马虎不得。”

        梅戈点了点头,他就是有些担心……梅戈心里的一句话还没有想完全,就见宫嬷嬷面色异常难看的走了进来。

        梅夫人看到她这样的神色,心一沉,目光锐利的看着她,逼视着问道:“出什么事了?”

        “小姐、小姐被方家……休回来了……而且……而且还是以……”宫嬷嬷嘴里发苦,到了嘴边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

        梅夫人和梅戈面色同时一变,梅戈还猛的站了起来。

        “还以什么名义休的,说!”梅夫人的情绪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扑到了床边尖声命令道。

        “是以不贞的名义休的,还将小姐压回到了梅府前……”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已经将焕娘藏起来了,方家的人又是怎么找到焕娘的?”梅戈不敢置信的失声叫道。

        梅夫人却是很快就猜到了,心里顿时大恨,“是那个贱人,一定是那个贱人查到了焕娘的位置,所以将方家的人领去了那里!”

        至于方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羞辱焕娘,肯定是……

        梅夫人之前压下的一口腥甜终究是没有忍住,噗的喷了出来,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败了下去。

        “娘!宫嬷嬷,快去请大夫!”

        梅夫人硬是撑着道:“不用管我,去看看焕娘,不要被别人欺负了她。”

        梅戈一阵犹豫,梅夫人气急攻心,怒道:“你是想气死我不成!”

        梅戈立刻就慌了,“娘,你别气,你冷静,我现在就去看焕娘,绝对不会让人欺负焕娘的!”

        梅戈咬了咬牙,狠心的快步走出了内室。

        梅夫人面色灰白的躺在床上,愣怔的望着床上新换上不久的床幔出神,神志似乎已经脱离肉体了。

        而梅戈却是又经历了一次心寒。梅老爷甚至没有让梅焕娘进梅府的大门,当着围观的无数百姓将她狠狠地斥责了一番,毫无父女之情,态度之冷漠令人发指。

        梅戈看到那个名为父亲的人,听到他嘴里不停的吐出能杀人的话语,看到他冷漠至极的嘴脸,还有他身旁的那个暗自得意的女人,和他身边那一双带着嘲讽得意看着他们兄妹的男女。

        他心里的恨意在这一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双眼发红充满了恨意的望着站在梅府大门前的人,从一刻开始,他们不死不休!

        第二天梅戈就跪在了凤明阳面前。

        凤明阳深色淡然的看着梅戈,“梅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梅戈咬了咬牙,“求宁王帮我这个忙,只要宁王帮我们渡过这次的难关,以后我们誓死追随王爷!梅家也会成为王爷的助力,永远不会背弃王爷!”

        凤明阳淡淡的笑了笑,“梅公子,本王虽然和你不熟,但也知道你上头还有一个亲哥哥,这个主你真的能做吗?你和知君是好友不假,但本王和你并没有什么情分。你让本王怎么相信你的话?万一本王帮了你,你转身就反口了,本王岂不是要当冤大头了?”

        “王爷放心,虽然我大哥现在暂时不在燕京,但……这也是我娘的意思,即使我大哥回来了,就算他不同意也没用。而且我大哥他会同意的!”梅戈非常肯定的道。

        凤明阳眸色闪了闪,梅夫人也同意了?

        梅戈见宁王面上什么莫测看不透,一时也拿不准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想到他有可能因为之前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而心里恼怒记恨,梅戈就有些慌了,但还是强作镇定的说道:“王爷,虽然我们兄弟现在还没有把持控制梅家,但我们兄弟不管怎么说都是嫡出,我哥又是长子,梅家以后肯定会让我哥继承的,不可能让那个女人生的儿子继承。就算梅老爷要让他继承,家族里的其他人也不可能会让一个庶出的继承梅家!”

        梅戈现在是连爹都不愿意叫了。

        “只要我哥当上家主,我们梅家一定倾尽全力助王爷成大业!以王爷马首是瞻!”梅戈跪在地上背脊挺得笔直,神色坚定。

        凤明阳似乎在考虑他说的话,一言不发,脸上的神情也没有太大的变化,让梅戈的一颗心都有些忐忑了起来。

        严知君见他一直不说话,也有些担心了起来,不由得出声道:“明阳,你倒是说句话啊!”真是急死人了。

        凤明阳淡定的看了他一眼,急什么?

        严知君瞪了他一眼,没看到梅戈很着急的样子吗?要是把人吓跑了可别找我!

        好吧,适可而止。

        “你想得到什么?”凤明阳问。

        梅戈摇了摇头,“我只希望王爷能帮我们三兄妹渡过这次的难关,挽回我妹妹的声誉,让方家自食恶果!”

        凤明阳眉头一拧,似乎有些为难。

        确实是挺为难的,不是他不能做这种事,也不是做不了,只是如果让他来需要时间,时间一长,只怕是他们要吃亏。就算最后真的证明了是方家人的错,但梅小姐的名声也会毁了。

        如果让阮伽南去……他不知道她能做到什么地步。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本王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这件事怕是要办得漂漂亮亮了。”凤明阳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抹笑容让梅戈的心终于回落到了原来的位置。松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后背竟然湿了。

        “你先回去吧,本王会尽快让你看到结果的。只是凡事都需要有时间,你们也不要太着急。既然本王已经答应了你,就不会出尔反尔。”

        梅戈深吸了一口气,深深的弯下了腰,作揖行了个大礼。

        送走了梅戈,严知君就急急地道:“明阳,你赶紧跟阮伽南说说,让她去办这件事啊!”

        只要这件事办成了,梅家以后就是明阳的一大助力了!

        梅家可是百年大家族,家底实力弘厚,虽然在朝廷上没有什么影响力,也没有什么人在朝为官。但胜在民间,在燕京大族上影响力深远啊!要知道燕京除了士族之外还有其他大家族,各大家族利益盘根交错,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梅家投靠了明阳,等将来事情明朗之后对明阳的帮助可不是一星半点的!

        以前梅戈不松口就是觉得明月几乎没有胜算,现在虽然他还是一样不知道明阳的势力,但只要明阳帮了梅焕娘,梅戈两兄弟绝对不会反悔的。他们三兄妹感情一向很好,现在梅焕娘吃了那么大的亏,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在梅府,梅夫人的处境想来也会更加艰难了一些。明阳要是帮了他这个忙,那无疑是救了他们一家四口,他们能不感激吗?

        听到他的话凤明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色变了变,有些怪异,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去说吧。”

        啊?

        严知君有些反应不过来。

        什么意思?为什么他去说?阮伽南是他的媳妇,不是他的啊!他们夫妻间的事他们自己商量好吗?把他一个孤家寡人的男人去是怎么回事?

        “怎么?这个主意不是你先出的吗?”凤明阳瞥了他一眼。

        严知君一噎。

        是他先提的没错,但、但明明是他后来……

        “为什么你不去?”严知君有些狐疑的看着他。

        凤明阳面色不变,“觉得你去说她比较不好意思拒绝。”

        “是这样吗?”严知君很怀疑。

        “当然。你不想帮梅戈吗?”凤明阳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不想去和那个女人打交道。

        每次和她打交道都觉得元气损失巨大,他这种人应该爱惜自己的身体,远离阮伽南。

        实际上是两人于昨晚又狠狠地过招了一番,最后以宁王的惨败而告终。所以宁王这会儿心里还没过去呢,自然不愿意去和阮伽南说了。

        但是严知君不知道啊!

        所以他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似乎也有道理。

        起码现在来说,梅戈和明阳是没有什么关系的,那自己去和阮伽南说倒也是道理。

        好吧,既然是自己朋友的事,那他就义不容辞啦!

        “行,我去跟她说。她现在在哪里?”严知君想通了之后爽快的问道。

        凤明阳想了想道:“应该在院子里,你让下人去请她到偏厅里说吧,那里安静,也少人去,方便说话。”今天没听人说她出门,那应该是在府里的。

        阮伽南自然是在院子里的,昨晚才和宁王吵过嘴,把宁王气得面色发青,今天她自然要安分一点,免得被宁王捉到把柄,如果是这样那就得不偿失了,是吧。

        所以听到下人的话她也没有太惊讶,毕竟已经事先和她说过了。

        只是现在让她过去,是说服梅戈了?

        这两天阮伽南没有出门,也没有特别的打听过这件事,所以还不知道事情已经有了新的发展。

        她放下手上的事稍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去了偏厅。这个偏厅自然不是主院的偏厅了,而是王爷住的院子的偏厅。他住的院子相比主院守卫更加严一些,所以更加的安全一些。

        虽然说她接手王府的事务之后整顿了一番,将很多探子细作之类的人清理了出去,但还有其他不知道是谁的人在王府里,她和凤明阳都觉得不能一下子就将所有别有目的人都清出去,这样太让人怀疑了。

        她不急不缓的从主院走了过来,花了半刻钟的时间,严知君倒也没有觉得不耐烦,大概是觉得自己有求于人,所以自觉的将姿态放低了一些?

        “找我有事?”阮伽南步入偏厅坐了下来开门见山的问道。

        严知君笑着道:“你这么聪明肯定知道我找你什么事。”

        啧,这小子是在拍她的马屁吗?

        “梅戈答应了?”

        严知君点了点头。

        “你是怎么说服他的?”她可不相信就因为他们是朋友,所以严知君开口梅戈就答应将他妹妹的事交给一个完全不熟悉的人处理。

        “这个……反正就是我说服他了,其他的你就别管了呗。现在这件事更要紧啊!你是不知道,他爹那个夫人什么的,不知道是不是派人跟踪了梅戈,找到了她妹妹暂住的地方,然后引了方家的人找了过去,将他妹妹压着回到了梅府大门前,当着燕京百姓的面把他妹妹给休了!还是以失贞这样的理由!梅夫人都被气得吐血两回了!”

        阮伽南眉头一皱。

        事情居然发展成这种地步了?梅家那位夫人如此做派想来梅老爷应该也是知道并且默认的吧,不然一个小小的夫人怎么会有胆子陷害已经嫁出去了的嫡小姐?这个梅老爷真真是绝情啊!比她便宜的爹还绝上几分,好歹梅戈几兄妹从小就在府里长大,父子,父女之情总应该有吧?而且梅夫人和他一连生了三个孩子,当真就没有一点感情吗?

        不管怎么样为人父,对自己的子女做出如此冷漠绝情的事都是不应该的。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梅老爷难道就真的以为有他压着,梅戈几兄妹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了?庶出的就能赢得最后的胜利?不然的话他怎么不想想现在这么磋磨梅戈几兄妹,将来他们胜出,他宠爱的庶出子女又能有什么好下场?

        想到梅家的事,阮伽南心里一阵感叹。

        “你就不担心我会将事情越办越乱?”阮伽南斜睨着严知君问道。

        严知君愣了一下才道:“不会吧,你看起来很聪明啊,既然很聪明,怎么会越办越乱?”这不是开玩笑吗?

        怎么的,敢情是她办砸了就是她愚蠢,是这个意思吗?阮伽南木着脸想道,自己这个时候拒绝的话不知道还来得及不?

        “王妃啊,我相信你可以的!常州那么难搞的事你都搞定了,那这次的事多简单啊,怎么可能难得倒你呢?”严知君一脸的正经真诚,对她抱着十二万分的信心。

        阮伽南想了想道:“想要扭转事情的局势倒也不是难事……”只是吧,还需要一点助力。

        严知君眼睛一亮,“既然不是难事,那还说什么,马上行动啊!”

        阮伽南闻言不禁白了他一眼,“你以为这是上街卖猪肉呢,说去就去。”

        “那你要怎么样。”严知君垮下脸。

        “算了,这件事我会跟王爷说的,你就不用担心了。”阮伽南道。

        她是宁王妃,还是跟王爷商量商量吧。

        严知君一听,毫无心机的说道:“可是明阳让我来跟你说啊!”

        阮伽南挑眉,“哦?王爷让你来跟我说?他自己为什么不来?”

        “我哪知道你们两夫妻到底在搞什么啊!他说让我来跟你说,你又说要跟他说,你们是闹别扭了吗?如果真的是,那就坐下来好好谈谈嘛,不是有句话说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吗?你们可别因为你们私人感情的事影响了正事啊!”严知君一脸苦口婆心的劝说。

        阮伽南嘴角抽了一下。

        喂,严公子,你还是个未婚的,对夫妻间的事情这么清楚是要闹哪样?渴望成亲了吗?要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说服王爷去严府跟你爹娘提提!

        不过,王爷不愿意和她谈是怎么回事,难道还在为昨晚的事生气?王爷啊,你不能这么小气吧,她都把昨晚的事给忘记了。阮伽南压根就忘记了自己刚才还想着昨晚的事呢,更加不会承认自己昨晚回房后回味了许久,而且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过分了。分明就是王爷太小气了,她不过是凑巧在他刚洗浴完,穿着一件单薄里衣出来的时候不请自进的走了进屋子,然后在看到他美男出浴的美好画面时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而已。谁知道王爷竟然当场就黑了脸要轰她出去,语气之严厉,表情之黑沉,让她觉得自己必须解释清楚才行,不然的话很可能会造成严重误会的。本着这样的心,她坚持要解释清楚,不肯离开,但谁知道此时又发生了一点意外。拉拉扯扯,推搡中,她不小心拉开了王爷的里衣,让王爷曝光了!还不小心摸了王爷的胸膛一把!于是……没有于是了,事情就变成这样子了。不过……阮伽南轻咳了一声问道:“王爷看起来很生气吗?”严芝君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奇怪的问道:“生气?明阳为什么要生气呀?”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狐疑的看着她,“你该不会是惹明阳生气了吧?”阮伽南连忙摇头,“哪里呀,我怎么会惹她生气呢”“不然你为什么这么问?”阮伽南一脸诚恳:“我这不是担心王爷吗?我们可是夫妻呀,我说你这人的心理怎么这么阴暗呢?”她指责道。被说心理阴暗的人,严知君觉得自己很无辜。明明是他们两夫妻太奇怪了,怎么到了他嘴里就变成自己的问题了呢。觉得自己有点委屈的严知君觉得这两夫妻都不是什么好人!不想跟她再扯皮了,严知君正色的问他:“梅戈的事,你到底想好了要怎么办没有?”阮伽南胸有成竹的说道:“放心吧,这件事我就答应了,自然会为你办妥的。”而且梅戈也是她的朋友吧。再说了,这件事似乎和贺家扯上了什么关系,既然如此,那她就更应该要插上一脚了。说不定还能给贺家人找点不愉快呢。说起贺家也不知道般若他们接下这桩生意了没有……唉,真想看看以后贺家知道他们找来监视自己的人是自己的好友,不知道他们的脸色会怎么样呢?只可惜现在是暂时看不到。送走了严知君之后,最后阮伽南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一下宁王,至于昨晚的事还是算了吧,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好了。这样宁王殿下就不会觉得尴尬了吧?到了宁王的院子里,听到下人禀报,说王妃过来了,凤明阳的脸色一阵变幻莫侧最后化作平静淡声道:“让王妃进来吧。”得到允许的阮伽南有那么一丢丢的意外,还以为王爷真的不会见她呢。这个时候她也不敢再摸老虎屁股了,进去之后就老老实实的将自己对梅戈这件事的想法说了说,顺便向他借个人。凤明阳倒是很爽快就答应了将人借给她,说完了正事,阮伽南犹豫了一下还是一脸真诚的看着宁王道:“王爷,昨晚的事真的只是意外,你一定要相信我啊!”她虽然是有些垂涎他的美色,但她也是有底线有原则的人,不会强迫人的。一听她说起了昨晚的事,凤明阳面色立刻一沉,冷冷的瞥着她,她以为他会相信?不,他一点都不相信。

        ------题外话------

        在你们不知道的时候,王妃又调戏了一番王爷,王爷恼羞成怒,两人差点大打出手(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