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七十三章 会留疤
        外间在争论不休的时候内室里,太医院派来的太医也已经在内室里了。

        来的是一位年轻的太医,看到躺在床榻上面色苍白,看似气若游丝,了无生气的女子时他心里一沉,想到来的时候宫女和自己说的情况,暗暗担心这女子会撑不过。他三两步的来到床榻前准备诊断,然后慢半拍的才发现她额头上的伤似乎已经处理过了!

        他一愣,问道:“这伤是谁处理的,怎么这么快就包扎起来了?”这让他如何知道伤势,不知道伤势怎么对症下药?来的时候师傅可是说了,让他一定要尽力将这女子救回来的。

        丹砂面无表情,眼观鼻鼻观心的道:“是奴婢,小姐的伤一直没人处理,奴婢只好先擅自做主处理了。”

        话里的深意就是她再不处理她家小姐估计都要血流尽而亡了。

        年轻的太医一时间没法接话了,沉默了下来,一会儿后才说道:“现在我必须要拆开她额头上的纱布看看她的伤势如何。”

        丹砂抬头瞄了他一眼,“那么用力一撞,头都破了,有什么好看的,看她额头上那个大窟窿吗?你没看到纱布上一会就渗满血了?你这会儿拆开纱布岂不是会让她伤上加伤?”

        ……无奈,年轻的太医只好坐在圆凳上隔着帕子替床上的人把起了脉。然后眉头不由得一皱,有些狐疑的看了眼床上面色苍白的人。

        这脉象……不像是受了重伤的人啊……他的视线不由得落在了她缠着纱布的额头上。

        就在他盯着她额头伤口看个不停的时候阮伽南眉头动了动,缓缓的张开了眼。

        “小姐,你终于醒,吓死奴婢了!”丹砂扑到床边有些哽咽的说着。

        “我,我还没死啊……我怎么还没死,我活着还有什么用,让我死了算了……”阮伽南双目空洞无神,默默的流着泪。

        “小姐,你千万别想不开啊,有什么比活着重要?你要撑着点。”

        “我清白没了,回去也是死路一条,早晚都得死,宁王、宁王又不愿意娶我……”

        “小姐,你要坚强点,不行的话,咱们,咱们就回庄子上吧。这燕京太可怕了,他们是要逼死小姐啊!”

        听到她们主仆的话,太医眼里不由得露出了同情怜悯的光。

        对这个阮家小姐他也略有耳闻,在阮府是个不受宠的,为什么在十几年后才将人接回来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宁王不肯娶她的话,她这辈子也就完了,不可能再有别的出路了。

        太医不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正出着神的太医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里多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他低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姑娘,你这是做什么?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竟然要贿赂他!

        丹砂伸手挡住了他塞回来的动作,乞求的望着他,“你也看到了,我家小姐现在这个样子,您是太医,专门救人的,难道您真的忍心看着我家小姐年纪轻轻就这么丢了性命吗?”

        太医沉默了一下,“你想让我帮什么忙?”

        丹砂一喜,“您放心,我虽然想救我家小姐,可是也不会连累您的。待会儿您出去的时候只要照实说我家小姐撞破了头,性命保住了,可是以后会留下伤疤就好。”

        太医眉头一皱,严肃认真的道:“可是按照宫女所说,她那样撞到柱子上本来就会留下疤痕啊!”

        ……

        丹砂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总之求您帮帮我家小姐这个忙,不然我家小姐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太医想了想觉得这个忙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忙,身为医者,自然是要说实话的了。从阮小姐头上纱布的血迹来看,日后留下疤痕是肯定的了。

        他将银子塞回到了丹砂手中,一本正经的说道:“以后万万不可做这样的事,这里可是皇宫。我既然身为医者,自然不会隐瞒伤者伤情。但是我不敢保证这样说了对帮到你家小姐什么。”

        丹砂呆了一下很快又反应过来了,喜不自胜的道:“当然,这个道理我们明白。”

        于是他看了一些伤药之后就退了出去。

        柔妃看到太医出来连忙问道:“如何,救回来没有?”柔妃也说不准自己这会儿是什么心情了,既不想阮伽南被救回来,又想她被救回来。

        “回娘娘,人已经救回来了,性命无忧,只要静养一段时间便可以好起来了。只是……”

        柔妃这心还没有放下来就又吊起来了,忙紧张的问:“只是什么?”

        太医看了眼没说话的皇上,垂下了眼眸,“只是以后只怕是要留下疤痕了。”

        大家一静。对于一个女子而言,身上留下疤痕无疑是一件要命的事,前失去了清白,后又破了相貌……

        皇上摆了摆手,“给她用最好的药吧。”

        “是,皇上。”

        凤明阳蹙起了眉头,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不过很快他又松开了眉头。算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想再多也无益,成亲之后他再好好补偿她就是了。属于宁王妃的一切他都会给她的,除了他的感情。

        太医退下去之后皇上的视线落在了宁王身上,语重心长的道:“小九,既然你自己做出了选择,父皇也不勉强你了,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皇上摇着头离开了,显然是有些不能接受自己最宠爱的儿子的正妃就这样定下来了。

        后殿发生的事大家只看到了前半部分,后半部分也只有关平月知道而已。

        她更加难接受,她一直知道明阳对她不一样的,他的目光也一直只追随她,她以为将来就算他娶正妃,这个人也一定是自己。可是她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出了这样的事!

        她不能接受的不是他要娶阮伽南为正妃,而是这个正妃是他自己开口要娶的!

        关平月心里有种难言的愤怒,被背叛愤怒。

        她目光哀怨的默默注视了一会儿凤明阳便失落的转身走出了屋子。

        “九弟,你太胡来了,你怎么能娶阮伽南呢?你不是、不是喜欢月儿吗?你看她多伤心啊!”八皇子有些生气的扔下一句转身就去追关平月了。

        凤明阳定定的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看起来似乎有些不被理解的伤心。可是谁也没有看到他嘴角微勾起的那抹冷笑。

        ------题外话------

        当真会留疤痕?当然是假的~哇,明天就要开始国庆长假了哟,大家高兴不?好好玩儿哟,今年最后的一个法定假期了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