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六十七章 谁都别想挡路
        柔妃既然决定要办赏花宴,那动作是很快的,时间也飞快的定了下来,然后给各府小姐送了帖子。大家收到帖子,都心知肚明这次的赏花宴目的其实就跟选妃宴一样,都是为了给宁王选妃,不过是换了个名目罢了。高兴的人有,担忧的人也有。

        相比其他府,阮府主人的心情就有些复杂了。

        贺氏拿着宫里送出来的帖子心情复杂,又是气又是不甘心的。

        先是阮伽南的亲事,老爷居然答应让她自己选,那她做的工夫岂不是白费了吗?这件事还没完现在又来了个赏花宴,还指名把帖子给阮伽南的,让她想做点什么都做不了。而且这次梨儿可是不能参加的,因为上面说了,及笄的嫡小姐,梨儿还没有及笄呢!

        不管从哪方面来说贺氏都不是很愿意让阮伽南在燕京上层贵族圈子里露脸的。按照贺氏的想法就是,最好就让阮伽南始终都无声无息的,将来嫁人了,就她那性子和手段也不会得到婆母的喜欢,得不到婆母的喜欢也就掌不了权,掌不了权就没有地位,没有地位就没有出头之日,大概也只能在后院过日子了。

        想了想还是有些不甘心,贺氏拿着帖子到了阮常康面前,一脸的为难担心,“老爷,这真的要让伽南进宫去吗?这帖子上面可是说了,让各府的嫡小姐自个儿坐马车到宫门,再让人领着进宫。让伽南一个人去……会不会出问题啊?”

        其实贺氏的担忧正是阮常康的担忧,他也没有想到柔妃会突然要办什么赏花宴,还提出了这么个奇怪的要求。

        他皱着眉想了想才做出了选择,说道:“这帖子就收起来吧,不必给伽南了。反正她也要说亲事了,不进宫去也无碍。就算她不去,想必柔妃娘娘也是不会注意到她的。”省得她又惹出什么祸事。

        想来柔妃就算知道伽南没去参加赏花宴也不会因此怪罪下来的,更加不会对阮府造成什么影响。至于对伽南而言,既然她都要成亲了,柔妃娘娘喜不喜欢她也无所谓了。

        贺氏心里一喜,面上却没有露出分毫,反而怜惜的叹了一声,“也怪伽南这孩子没福气了。”顿了顿又似乎有些担心的问:“可是如果让伽南知道了,她会不会怪我们?”

        阮常康脸一沉,有些不高兴的道:“她怪我们做什么,要怪就怪她自己!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她好,为了阮府好!”

        “老爷别生气,伽南就是性子太直了,对老爷还是很敬爱的。”

        阮常康重重的哼了一声,满脸不愉,贺氏也不多说了。

        “什么?把柔妃给我的帖子收起来了,不打算给我了?”阮伽南听到丹砂的话很是震惊。

        柔妃,那不是宁王的母妃吗?赏花宴,及笄的小姐,这不是明摆着要给宁王选妃吗?她这会儿正愁着要怎么接近宁王达到自己的目的呢,贺氏把帖子收起来不打算给她了?这怎么行!

        “是啊,小姐,大房的婍玉小姐也收到帖子了,说是在京官员府上及笄的嫡小姐都有帖子的。”

        阮伽南用脑子想想就知道他们为什么把帖子收起来不给她了,不就是怕她再惹麻烦,给阮府丢脸吗?

        但是他们这个行为真的不太好,那帖子是给她的,那就是她的东西。她的东西没有问过她就擅自处理了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想也知道就算她去问也拿不到帖子的,想了想阮伽南决定去趟福安堂。估计这个时候也只有老夫人能治得了她那个便宜爹了。

        这么想便这么做,时间不等人。阮伽南仔细收拾了一番,换了一身比较素净的衣裳,梳了一个中规中矩的发髻,乌黑的发髻上就一支简单的发钗。老夫人年纪大了,似乎不怎么喜欢别人打扮得花枝招展的。

        福安堂里,老夫人听到说阮伽南过来花白的眉头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想起了上次带着她去护国寺的事。原本是想带着她去避避的,没想到祸没避成,反而惹了更加的祸,整的就是一个惹祸精啊!

        “让她进来吧。”老夫人耷拉着眼皮摆了摆手,神情很是冷淡。

        “孙女给祖母请安,祖母万福金安。”阮伽南进来之后十分乖巧的道。

        老夫人嘴角抖动了一下,不咸不淡的道:“你这声万福金安我可担不起。你能少惹点事我就烧高香谢菩萨了。”

        “祖母您说这话伽南就要伤心了,伽南一直很乖的。”阮伽南眨巴着眼睛,一副乖巧可爱的瞧着老夫人,声音娇软讨巧。

        老夫人嘴角又扯了扯,“你这个时候来福安堂做什么?”不早不晚的,要请安也不是这个时候。

        阮伽南笑嘻嘻的站了起来,径自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老夫人对她这种行为也麻木了,朽木不可雕也,说再多也改不了的。

        “祖母,宫中柔妃娘娘要举办赏花宴,邀请京中官员府上已经及笄的嫡小姐进宫参加。孙女也在列,可是爹和母亲却将孙女的帖子压了下来,看样子是不想让孙女去了。倒不是孙女有多想参加这个赏花宴,只是柔妃娘娘既然已经把帖子下了,我若是不去,岂不是会让人误会吗?”

        “知道的人会说是孙女不知礼数,目中无人,胆大包天,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阮府藐视皇权呢!毕竟这赏花宴目的为何大家心知肚明,我是爹唯一已经及笄了的嫡女儿,却不去参加,柔妃娘娘会不会觉得是我们瞧不起宁王?觉得孙女这个从庄子上回来的小姐竟然也敢不屑于宁王?”阮伽南看着老夫人的面色越来越凝重,眼里闪过了一抹满意的光芒。

        老夫人和那两个人不一样,她考虑的是整个阮府的利益,而不仅仅只是二房的利益。大伯回京根基未稳,若真的因为赏花宴的事惹了嫌,对大伯将来的仕途只会有害而无利。毕竟大房现在还住在阮府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老夫人对这个道理肯定懂。

        阮伽南确实猜中了老夫人的心思,而且是摸得很准确。

        老夫人眸色深深的看着眼前这个一向不得自己心的孙女,眼底有着打量。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这个孙女太蠢笨了一些,又没有丝毫的大家闺秀风范,就是一个乡野丫头。但是今天看来,或许是她看走眼了。一个蠢笨的人是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的。

        “你想去参加赏花宴?”老夫人问。

        阮伽南矜持的笑着:“祖母,不是孙女想参加,是柔妃娘娘下了帖子,孙女不去参加都不行。”不去参加岂不是落了柔妃娘娘和宁王,甚至是皇上的面子吗?

        老夫人眸色闪烁了一下,很快就说道:“既然柔妃娘娘给你下了帖子,那你就去吧。你爹和你母亲那里我会说的。既然要参加那就要好好准备准备,千万不要像上次那样任性鲁莽了。宫里比不得外面,第一次是你运气好,可不代表以后每一次你的运气都这么好的。运气不好,说不定你就要永远留在宫里了。”老夫人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阮伽南站了起来屈了屈膝,“孙女多谢祖母教导,孙女一定谨记在心,绝不再犯。”

        见她态度诚恳,神情严谨,老夫人也只能先放下心了。

        “罢了,这几天你过来我这里,我好好跟你说说燕京的事,让你心里有个数。”老夫人想了想下了决定。

        阮伽南:“……”这不在我意料之内!

        “怎么?你不愿意?”老夫人面色一沉。

        阮伽南连忙道:“哪里哪里,孙女高兴都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愿意呢?就是担心祖母劳累了,若是因为孙女的缘故让祖母累着了,那孙女岂不是罪过?”

        “行了,你就别卖乖了,就这么定了。你明天就开始过来吧!”老夫人不容置疑的道。

        这个时候阮伽南除了应下来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不过也罢,也就几天的工夫而已,说不定没两天老夫人自己就不乐意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