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六十章 误会一场(二更)
        阮伽南和李夫人说话的时间并不长,贺氏和李如兰都有些紧张。李如兰紧张的是不知道他们的目的能不能达到,让阮伽南吐出真言。而贺氏紧张的就只是若是这件事李府不肯松嘴,态度强硬的话,那他们就难办了。

        都是阮伽南这个死丫头,整天就只会惹是生非,没一天安分的!早知道如此就不应该带她来李府吊唁,现在好了,矛盾非但没有化解,反而加深了。这以后会不会成为仇人还不知道呢,本来李府大小姐的死就和那死丫头扯上了关系,现在小女儿又被她推到湖里。

        真真是气死她了!

        等回府她一定要老爷好好约束教导教导一下她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谁知道以后她会惹出什么祸来!看来老夫人说得很对,不能让她去参加选妃宴了,万一冲撞了宫里的贵人,那还得了。

        而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贺氏眼里闪过了一道狠厉的光芒。

        等两人出来的时候事情的发展却是有些出乎李如兰和贺氏的意料之外。

        阮伽南神情如常,不慌不忙,自然淡定,相反,李夫人的面色就难看怪异得多了。

        “既然事情已经说清楚,确定是一场误会,那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必要留下来了,毕竟该说的,该做的都已经说了,已经做了。我们就不打扰先告辞了,李夫人,李小姐,还请节哀。”阮伽南很是有礼的说道。

        李如兰一脸惊愕愣然,傻傻的望着自己的母亲,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贺氏也是一脸的惊讶意外,回过神来不禁疑惑的望向了阮伽南,无声的询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夫人不理会女儿的不解,脸上扯出了一抹有些僵硬的笑容,“阮小姐果然有大家闺秀风范,今天是我们失礼了,还请阮夫人和阮小姐不要见怪。我们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送你们了。”

        “夫人客气了。”阮伽南点了点头,然后对贺氏道:“母亲,我们走吧。”

        贺氏心里满满的都是疑惑不解,看了看阮伽南,又瞧了瞧面色僵硬难看的李夫人,心思一转也明白此时不适宜多问什么,于是便道:“李夫人,那我们就先走了。李大小姐的事,请节哀。”

        李夫人扯了扯嘴角,连客套话都不想再说了。

        阮伽南和贺氏一走,李如兰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质问道:“娘,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能让阮伽南就这么走了呢?不是说——”

        “如兰!”李夫人打断了她的话,神色有些疲倦,“这件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我会和你爹说的。阮伽南……她不是看起来的那么愚蠢,再纠缠下去对我们未必是好事。好了,你掉到了湖里也受到了惊吓,在屋子里好好休息吧,我去找你爹说说这件事。”

        李夫人说完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也不管李如兰心里的疑惑不解。

        “伽南,这到底是这么回事!”出了李府,贺氏面色一沉,冷声问道。

        阮伽南眨了眨眼,“母亲,刚才不是说了吗?都是一场误会啊,李如兰以为是我害死了李如菊,所以想替她姐姐出口气,才故意陷害我。李夫人是个明事理的,解释清楚就没事了啊,母亲你难道不高兴吗?”

        贺氏顿时就没好气的道:“有什么好高兴的,既是李夫人说是误会一场,但是你的名声也坏了!这么多人看着,都以为是你将李如兰推到湖里的,你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有什么用!连带的只怕是阮府的名声也要损伤一些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她的梨儿。

        越想贺氏就越是对阮伽南更多了一分怨气。

        本来就不想接她回来,原本是想着让她代替梨儿进宫的,可是谁想到最后什么都没捞到,反倒是赔进去了不少。早知道如此就让梨儿去参加,再让清妃周旋一下好了。

        贺氏暗暗后悔当初对阮常康提出接阮伽南回来的事,恨不得时光倒流,让阮伽南一辈子待在庄子上任由她自生自灭好了。反正那么多年不管不问她也活到这么大了,死了也没人知道,省得回来祸害他们。

        “算了,回去再说!”贺氏沉着脸拂袖上了轿子。

        阮伽南耸了耸肩也跟着上了轿子。

        回到了阮府,阮伽南前脚才回到自己的院子,后脚就有人说老爷让她去一趟前厅。她想了想转了个身就朝着前厅去了。

        阮常康神情复杂的看着阮伽南。

        对这个女儿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他对她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接她回来也是为了代替梨儿去参加选妃宴。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她回来的日子不长,惹出来的祸倒是不少。

        阮常康强忍着怒气问道:“今天在李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你老老实实的跟我说清楚了。”

        阮伽南原本是打算随便说几句敷衍了事的,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心思一转面上一片单纯又无奈,状似无意的说道:“爹,这是一场误会。那李小姐大概是觉得她姐姐的死真的和我有什么关系,不过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李如菊那天根本就没有和我说过什么奇怪的话,可是他们硬是不相信,非要我说那天李如菊和我说了什么话没有。”

        “这我哪知道啊,李如菊根本就没有和我说过什么嘛,可是他们都不信,问来问去的,莫名其妙!搞得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是想要做什么。”她小声不满的嘀咕着。

        阮常康在官场了浸染了这么多年,还年纪轻轻就爬到了现在的位置,成为了皇帝的心腹大臣,自然是不简单的。从阮伽南这短短的几句话里他就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

        他眉头一皱,眼底闪过了疑惑,眸色闪了闪若有所思了起来,神情有些凝重。

        阮伽南见他这样也不出声,安静的坐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阮常康才回过神来,侧目看了一眼阮伽南若无其事的说道:“行了,你回去吧,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不过这件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更加不要在外人面前提起知道吗?”

        阮伽南撇了撇嘴,“我才懒得说呢,多晦气的事情啊。明明跟我没有关系,不过是因为前一天我和李如菊说了几句话而已,就死赖在我身上。”

        阮常康犹豫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那天李小姐当真没有和你说过什么奇怪的话?”

        阮伽南听到他这话立时瞪大了眼睛,很是不高兴的道:“没有!我说过很多遍了,我跟她又不熟悉,哪里会说什么。你们脑子都有病是不是,就算李如菊真的要说什么,那也不会跟我说吧,我才和她见过一面而已不是吗?你会跟才见过一面的人说什么知心话吗?”

        “……”阮常康被她这话气得狠狠一噎,想骂又不知道该骂她什么,想反驳就更加没有理由了。

        最后只得气怒的道:“行了,你走吧!”省得在这里让他看着就生气!这女儿真不知道是不是生来讨债的!

        “那我走了。”阮伽南废话不多说一句,起身就走了。

        阮常康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眸色有些沉。

        ------题外话------

        猝不及防的,二更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