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四十九章 强行自来熟
        比厚脸皮,梅戈公子是万万比不过阮伽南的。

        阮伽南是什么人啊,在现代的时候从小就在特殊的环境下长大,该学的她学了,不该学的也学了。适当的厚脸皮是必须的。

        阮伽南装作没看到梅戈有些无语的神色和眼底的怀疑,依旧笑眯眯的,双眼期待的看着他,看得梅戈到嘴的拒绝的话是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所以当他带着阮伽南出现在厢房门口的时候厢房里的人都不由得齐刷刷的转头看着他两,将阮伽南一阵打量之后才将询问的视线落在了梅戈身上。

        “咳咳。”梅戈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脸上有些不自然的道:“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知道我今天和你们约好了在这里见面,所以想凑个热闹,你们不介意吧?”

        坐在厢房里的人面色有些怪异。

        新认识的朋友?凑个热闹?不介意?他人都带来了,就站在他们面前,他们还能说介意不成?还有啊,梅戈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个朋友了?在燕京好像没见过这号人物啊!

        阮伽南对在场人打量狐疑的视线视而不见,彬彬有礼的的朝着大家拱了拱手,落落大方的道:“小弟见过各位大哥了,冒昧打扰,还请各位不要见怪。梅大哥也同我说过了今日约了各位大哥,是我执意想要过来,还请各位不要怪梅大哥。”

        厢房里的人和梅戈不由得同时嘴角一抽。大哥,梅大哥,他们什么时候和他这么熟悉了?

        梅戈眼神有些怪异的看着阮伽南。

        这小子自来熟得也太离谱了吧?要不是见他确实没有什么坏心眼,一双眼虽然闪着狡黠的光,像个小狐狸一样,但并没有什么恶意,他早就让人收拾他了。但是他也不用一张嘴就大哥大哥的叫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已经认识十几年了呢!

        “咳咳,既然来了,那就请入座吧。无妨,就当是多认识了一个朋友吧!”厢房里的其中一名公子打破了这股尴尬的沉默。

        “是啊,是啊,既然是梅戈的朋友,那就请坐吧。”大家也热情的招呼起了阮伽南来。

        “梅戈,你还没介绍这位公子怎么称呼呢?”有人问。

        阮伽南一看,是坐在窗前的一个身穿着暗褐色锦服,长发挽成结用一根檀木簪固定在头顶,剑眉星目,面容清秀俊逸的男子。他双眼毫无顾忌的盯着阮伽南,眼中的打量之色也没有丝毫掩饰。

        梅戈面上又是一阵尴尬,他不提醒自己都忘记了他还没有问过这位硬凑上来的公子要怎么称呼呢。

        看吧,他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结果呢,他却自来熟的叫上大哥了。

        梅戈的神色落在严知君眼里让他不由得有些好笑。敢情是刚认识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他倒好,还把人领来了这里。莫不是梅戈真的和人家一见如故,一下子就交心了?

        阮伽南立马乖觉的道:“小弟羿卿,崔姓。”

        严知君眸色一闪,“哦?你和清河崔氏有什么关系?”

        严知君这么一问,在场的人立时就好奇了,看阮伽南的眼神似乎都不同了。

        “……”阮伽南露出了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我和清河崔氏并没有什么关系。”

        “那你和——”

        “我和博陵崔氏也没有什么关系,我就是单纯姓崔而已。”阮伽南笑得更纯良温和了。

        “哦。”严知君摸了摸鼻子不说话了。

        啧,还以为是清河崔氏的人呢。还想着如果这人真的是清河崔氏家族出来的,看样子应该也是嫡子了,还能拉拢一下成为明阳的助力呢。没想到原来不是啊。严知君觉得自己有些失望。

        “是我太孤陋寡闻了吗?燕京似乎没有哪个崔姓贵族?不知道令尊官拜几品?”褚卫老实不客气的问。

        换做是旁人听到这话肯定会有些羞恼的,可是阮伽南脸上却没有丝毫的不高兴和羞恼,就好像褚卫问的不过是一个再普通再正常不过的问题一样。

        不过……这人看起来有点莫名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难道在哪里见过?阮伽南的视线在褚卫脸上掠过,眸色闪了闪。

        她连忙在脑海里回想了一遍,过程中有什么一闪而过,但是快得让她察觉不到。没想出什么结果来她很快就放弃了。

        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她好声好气的回答道:“说实话,我并不是燕京人,来燕京的时间也不久。家中也并非官宦世家,只是普通的商人之家而已。在下也并不是热衷官场之人,甚至没有想过要考科举,只喜欢黄白之物,实在是惭愧。”

        “……”

        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可以如此坦然自在的说出不喜欢做官,只喜欢黄白之物的。读书人是万万不敢这样说的,那些世族大家的人更不好意思说了,世人皆如此,即便心里再怎么喜欢钱财,但是面子上却还是要装出一副清高样子的。

        可是眼前这个崔羿卿倒是特别。嘴巴上说着惭愧,可是看他那样子,哪里有惭愧的意思,分明就是自豪得很啊。面上一片坦然,眼里也未曾有过羞愧躲闪之色,目光清澄,问心无愧。可见这些话是真心实意的。

        这样看来这位崔姓公子倒是有意思了。

        严知君和褚卫相视了一眼,眼里闪着同样的光芒。

        梅戈也是被他的话给惊到了,看着他的目光也有了些不同。

        有自信在这世道上特立独行的人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这崔羿卿年纪虽轻,行事看似鲁莽随心所欲,但实际上却是每一步都已经安排好了。他可不是傻子,真的相信什么一见如故。

        方才他进来的时候崔羿卿就已经在盯着他看了,这就足以说明在这之前他是认识他的。

        所以他这样做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呢?难道是那个女人派来的?害不了大哥就想害他是吗?可惜,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男孩了。

        想到梅府的某个人,梅戈温和的眼里闪过了一道冷光。

        ------题外话------

        pk啦pk啦,中午十二点开始,大家一定要捧场啊,这几天就先追追文,保持追文率,话说字数也不少了,可以开始看文了啊!每次pk都忐忑非常。然后……难道窝写得真的这么没看头么,怎么都没人来和窝聊天,哭唧唧,评论区安静如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