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三十一章 最合适的人选
        “小姐,你千万不能去参加那个劳什子的选妃宴啊!”丹青忽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一脸着急担忧的对自家小姐说。

        阮伽南有些讶异的放下手上的书望着她,“怎么了这是?”

        “小姐,你是不知道,那个选妃宴……根本就不是小姐以为的那样!那个九皇子、九皇子他……”丹青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是因为心里太着急了,加上对方的身份,她又不敢直言,只得急得团团转。

        “有话好好说,你这样子像什么话?”丹砂蹙着眉道。

        多大的事让她急成了这样子啊。

        “好了丹青,你先冷静一下,有事慢慢说,我听着呢。选妃宴怎么了?选妃宴的确是要为九皇子选妃,你若是担心我会被选上,那就有些多余了。九皇子可是当今圣上最幼小又最受宠爱的皇子,他的正妃只会是一个样貌身份,才情才艺缺一不可的小姐,绝对不会是你家小姐这样的。”

        关于选妃宴她自然是仔细思考过才这么爽快就答应了的。九皇子是最受宠的皇子,他的正妃自然不可能随随便便的找个女人来当。

        她嘛,身份倒是有的,样貌嘛,自认也不差,可是奈何啊,她娘死得早,她又是个爹不疼的,这燕京的贵族只怕都不知道阮府还有一个大小姐呢。既无才无德又无艺,也没有手段心计,一看就知道不是当家主母的料子,这样的女人是万万不可能嫁入皇家,成为皇子妃的。

        所以她就是去露露脸,过过场子就得了。

        “小姐,你是不知道,奴婢刚刚不小心听到二小姐身边的丫鬟说、说老爷会想办法,让你一定会被选上当九皇妃的!还说会找夫人娘家那边的人帮忙,说不定会让宫里的清妃娘娘帮忙呢!”丹青急得满头大汗。

        “什么?找清妃帮忙?”阮伽南眉头一皱,坐直了身子。

        清妃便是贺家入了宫为妃的嫡小姐,因为闺名中有一清字,皇上便封为清妃,这几年一直颇为受宠,就连柔妃都要避其锋芒。如果她那个便宜爹爹真的要去找贺家的人找清妃帮忙,那她被选上的可能性还真的不小。

        这算什么事啊,回来的时候她就让丹青打听到了,觉得自己就算去参加选妃宴也绝对不会被选上,所以才这么淡定安然。可是现在,她可不想冒这点险赌上自己的后半辈子啊!

        阮伽南越想面色就越沉,半响才沉声道:“丹青,你去仔细打听清楚了再回来告诉我!”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就要重新考虑这件事了。

        她可不想为了这个阮府,为了这些所谓的亲人就牺牲掉自己为他们铺路。

        见她面色凝重了起来,丹砂也不禁有些担心了起来。小姐的心思她是知道的,原本只是以为过过场子而已,所以才这么的悠然自得。可是现在……

        “小姐,万一事情真的像丹青说的这样怎么办?”想要老爷反悔是绝对不可能的了,老爷对小姐不见得有多深厚的父女之情,不然也不会推小姐去参加什么选妃宴。

        九皇子的确很受宠,可是这燕京谁不知道九皇子的情况啊,就是一个病秧子!药不离口,出个门不是要人抬就是要坐马车,大热天也会裹得严严实实的,一入秋就披上大氅,到了深冬更是离不了火炉子。连护国寺的大师都断言他活不过二十,现在都快要十九了,哪家小姐嫁过去说好听了是九皇子正妃,可实际上大家心里明镜似的,嫁过去就是守寡的命!

        “先不急,先搞清楚事情再说也不迟。若真是这样我自有办法应对。想推我去铺路,还要看我愿不愿意,配不配合呢!”阮伽南冷笑了一声。

        若真的像丹青打听到的那样,她也不介意推阮若梨出去,她倒是想看看,如果换成了阮若梨,他们是不是还这么热衷。

        另一边,九皇子府书房,凤明阳站在书案前手拿着毛笔专心致志的在纸上写着字。倏地一道阴影掠过,书案前多了一道身影。

        “主子,您交代的事属下已经办妥了。”

        “嗯。”凤明阳淡淡的嗯了一声,手上动作不停,不急不缓,没一会就将手上的字给写出来了,笔锋凛冽,沉稳中带着一丝不可忽视的气势。

        凤明阳看着宣纸上的字,眼底闪过了一丝感叹。

        曾几何时他的字已经变了。温润如水,暖如春风,可是现在,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若不是刻意压制,他写出来的字都染上了寒意恨意。

        他有些嘲讽的勾了勾唇角,面上却平静无波的问道:“她可相信了?”

        “相信了,属下想办法让那二小姐院中的丫鬟听到了,她便传了出去,让阮府大小姐身边的贴身婢女听了去。这会儿估摸着也传到她耳朵里了,定会深信不疑的。”而且阮大人本来就有意通过贺家让清妃娘娘帮忙。

        只是他不明白主子为什么要让他去阮府后院传出这样的话,如此一来那阮府大小姐岂不是会认定自己会被选上当九皇子妃了吗?那样的人如此配得上他们主子?简直就是玷污了主子。

        “深信不疑就好。”他要的就是她去参加选妃宴。知道自己会被选上,肯定会更加乐意去参加了。毕竟对她来说,那也是一个很好的出路了。

        阮伽南必须去参加选妃宴,也一定会被选上,她就是他千挑万选出来的正妃人选。

        跪在地上的人原本应该退下了,可是他却动也不动,脸上闪过了挣扎之色。

        凤明阳瞧了他一眼,“怎么?有疑惑?”

        “属下斗胆,不知道主子为何会选上了阮府大小姐……”这燕京的合适的小姐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最差劲的那个呢?主子就算是被逼的,那也不能这么敷衍了事吧。

        凤明阳似笑非笑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下属,眼底闪过了一道异光的光芒,“为什么是她啊……因为她是最合适的。”

        他需要一个正妃,可是不需要一个长长久久的正妃。而唯一符合这个要求的人就是阮伽南了,即使她再粗鄙,再一无是处。

        “好了,此事无需再说,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

        ------题外话------

        翘着二郎腿啃瓜子的阮伽南狠狠的打了个喷嚏:“谁在背后念叨我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