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十八章 因祸得福
        褚卫摇了摇头,“这样的事谁也没有料想到,我身在其中都中招了,更别说你一直在燕京了。”千里之外又如何能做到真的事事了如指掌呢?更不用说明阳的处境本来就难了。

        凤明阳眉头轻蹙了一下倒也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件事。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再纠结也无补于事,还不如总结一下这次的教训,避免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

        褚卫明为他的下属,实际是他的好友,他不希望他出任何事,当然,知君也是,他两人是他的至交好友,他不希望再发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凤明阳眼底迅速掠过了一道暗芒。

        “你说说过程吧。”原以为已经是胸有成竹,没有想到竟然出了岔子,还差点害死了褚卫。凤明阳面色有些阴沉,可偏偏他肤色白皙得有些过分,凤眸幽深冷冽,温润甚至是有些羸弱的气质霎时间变得有些冷沉吓人。

        说到正事,褚卫也严肃了起来。

        “原本我到了那一切都是很顺利的,你交代我的事情也快办妥了,一切就像你说那样。可是就在我即将拿到那人手上的证据之时却突然冒出了几个黑衣人,其中两个的功夫并不在我之下,我没有任何防备,东西就被人抢了。我那时候才明白过来只怕是我刚到那里就被人盯上了。”褚卫面色有些难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当了这个螳螂,却没有想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藏了一个黄雀!蝉被叼走了不说,自己还差点成了黄雀的口中之食,这怎么能叫人不恼?

        褚卫自从跟了凤明阳之后也可以说是顺风顺水了,没想到第一次独自出这么重要的任务却狠狠的栽了一个大跟头,实在让人生气。

        凤明阳眸色沉沉,良久之后才淡淡掀了掀嘴角,“看来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一个小小的溧阳县到底藏了多少东西呢?若不是有人突然插一手将东西抢走了,他还不确定,可是现在……

        “也罢,这次我们倒是因祸得福了。起码现在可以确定了溧阳县的秘密比我们知道的还要多,说不定还能拔出萝卜带出泥……”

        褚卫和严知君愣了一下,相视了一眼眉头一皱,褚卫沉声道:“明阳,你的意思是……”

        “如果不是非常重要,那些人又怎么会冒险让人来刺杀你呢?明知道你是燕京的人派去的还敢下毒手,也就证明了背后之事只怕是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两人凝眉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个道理。

        皇上让明阳负责溧阳县的事,明面上以明阳为代表的官员到了溧阳县,暗地里却是他去查探,那些人不可能没有察觉到。可是明知道朝廷的人在还胆大妄为,可见那些证据一旦被朝廷的人拿到定会牵扯出更多的人,更大的事,甚至危及性命,所以那些人才冒这么大的险。

        事实上现在他们查到的也就这么一点东西了,如果不是他们刺杀他,或许他们还没有想这么多。可是现在,看来溧阳县的事得继续往下查了。

        “这件事你们就不需要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褚卫,你好好养伤,不能落下病根了,以后我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帮忙的。”凤明阳看着褚卫真诚的说着。

        褚卫笑了笑,“你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他还等着和明阳建立一番事业呢。

        他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嫡子,在府中几乎没有立足之地,要不是明阳,或许他早就死在那个恶妇手下了。明阳既是他的好友,也是他的恩人。没有明阳就没有今天的他,无论如何他都会站在明阳这一边,与他共进退的。

        凤明阳点着头,“现在你先好好静心养伤。”

        “行,那我先回去了。”褚卫站了起来。

        “明阳,要是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的你尽管说啊!”严知君也站了起来,但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

        凤明阳笑着道:“跟你们我会客气吗?”

        严知君点了点头便扶着褚卫离开了书房。

        两人才离开,凤明阳脸上的笑便落了下来,神色有些清冷。

        一个灰衣人从屏风后走了出来,有些不解的道:“你明知溧阳县的事不简单,为何还和他们这样说?”

        难道明阳在防着他们两个?可是又不像,别人他不知道,严知君和褚卫两人他倒是知道的,绝对是明阳信任的人。既然是信任,为什么还瞒着他们?而且这次的事原本并不是褚卫去处理的,最后是明阳改变主意了。他还记得当时明阳喃喃说了一句话,说什么或许这样能改变……

        改变,改变什么?而这事和褚卫又有什么关系?

        凤明阳瞥了他一眼,淡声道:“我这样做自然有我的道理。”

        墨镜成耸了耸肩,对他的话不置可否,“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据他所知,溧阳县的事明阳可是胸有成竹,胜券在握的。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凤明阳淡淡的笑了笑,“我还能怎么办?既然父皇将这么重要的事交给我,我自然不能让父皇失望。只是这事要捅到父皇面前却不能通过我的手。”

        墨镜成挑高了眉,“你是想借那些官员的手?可是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吗?”可以在皇上面前好好的露一手,这件事办妥了,足以让皇上对明阳刮目相看吧?那不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进入朝堂之上,参与政事了吗?如果借由官员的手,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凤明阳轻轻的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

        墨镜成皱起了眉峰,似乎是有些不解,不过也没有追着问。既然明阳这么觉得,那就这么做吧,他相信他有分寸。

        “行吧,既然你这么觉得,那就算了,反正也不急在一时。”有些事需要一步步慢慢来。

        说完了正事,墨镜成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他脸上神情一换,露出了些许戏谑之情,上身微微前倾,双眼闪着八卦的光芒,“听说你的选妃宴已经安排好了,这次皇上和柔妃娘娘是铁了心要给你选一个妃子的,这事你怎么看?和关家通过话没有?”

        ------题外话------

        云吞:凤明阳,你看看,你看看,你出场都没个人欢迎的,你说你有啥用

        凤明阳:怪我咯

        云吞:不怪你难道怪我?

        凤明阳:怪我咯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