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二十三章 九皇子的马车
        女人逛街最爱去的地方不论古今都是一样的,成衣铺,胭脂铺,首饰铺……有身份,不差钱的小姐夫人就更是如此了。

        阮伽南慢悠悠,颇为无趣的看着前面的阮若梨,贺梅岑和黄氏进了一间又一间的首饰铺,胭脂铺,还有成衣铺什么的,不厌其烦的逛着,始终保持着兴致高昂。

        好吧,身为女人,她其实也是喜欢买买买的,但不是这种毫无目的的瞎逛啊!而且现在她有别的心思,就更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只是她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离开,这可不好办。

        阮伽南微微低垂着眼帘脑子不停的转着,眼看前面那三个又要转身进一间首饰店,她眉头一皱。这么一进去,少不了得待半个时辰,现在都未时了。

        她正犹豫着是要跟着进去还是暗地里找个名目自己悄悄走了算,大街上远远的就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和吆喝声。她眼睛顿时一亮,有了!

        在大家没注意的时候她将自己的荷包落在了地上,“等一下,我掉东西了!”阮伽南扬声叫道,让前边的人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见状阮伽南连忙蹲下了身子,动作却不急不缓,将荷包捡起来之后还高兴的轻轻拍了几下,左右看了看,像是在检查有没有坏掉,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荷包是一个多珍贵的东西一样。

        贺梅岑看到她的动作眼里迅速闪过了一丝嘲笑。

        真真是小家子气,不过是一个破荷包,看她这样子,好像捧着的是多珍贵的东西似的。果然是从庄子上回来的,没见过好东西。好在一路上她也还算安静,不然……想到对方看到那些名贵精致的首饰时可能会发出的惊叹声,贺梅岑暗自庆幸,不然丢脸的可就是自己了。

        不过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面上却是不会表现出来让人捉到把柄的。

        只是荷包都捡起来了,她还蹲在地上做什么?这姿态真是不雅!

        贺梅岑正准备开口叫她起来,意外却突然发生了。

        一辆从城外回来的马车在经过大街的时候拉车的马匹突然躁动了起来,在大街上横冲直撞着朝着她们的方向冲了过来。

        “啊!”饶是贺梅岑再镇定这会儿也不禁慌了,失声尖叫了起来。其他人也被这情况给吓得尖叫不已,连躲避都忘记了。

        “快躲开,马车失控了!是九皇子的马车,是九皇子的马车!”路边不知道是谁吼了出来,声音担忧中又带了一丝异样的惊慌和惧怕。

        这声音一出,街道两边呆住了的人纷纷回过神来飞快的朝着安的地方躲了去。

        慌乱中,阮府的几个人也被人群冲散了。贺梅岑拉着阮若梨的人被自己身边的丫鬟仆人护着有些狼狈的走到了屋檐下,远离了大街一颗心才渐渐的恢复了平常的跳动节奏。

        “好险好险!”她心有余悸的轻拍着胸口。

        缓过劲来她看了看才发现自己身边只有亲表妹一个人,连忙道:“你们还不赶紧去找找,把大家都找过来,千万别出事了!”

        不一会儿黄氏和阮府的三个小姐就过来了,皆是面色有些发白,显然是有些被吓到了。

        “刚才是怎么回事啊,大街上怎么会有马车这样横冲直撞的?而且看大家的反应,似乎对马车的主人很是忌惮?”黄氏有些惊魂未定的问,莫不是这马车上的人是燕京什么大人物?

        这大街可是燕京最热闹的大街了,街道两旁摆摊的,开店的,还有来往不断的行人,这马车要是真的没控制住,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受罪呢。到底是谁的胆子这么大,竟然在这里纵容自己的马车横冲直撞。

        贺梅岑眉心一皱,“刚才似乎听到有人说是九皇子的马车。”

        黄氏怔了一下,“九皇子?”

        黄氏本身是青州人,嫁人之后又一直待在青州,现在才第一次来到越国的都城燕京,对皇室之事也了解甚少,只大概的知道当今圣上现在共有五子健在,这九皇子想来就是最小的那一位了。只是这九皇子难道有什么问题?

        看到黄氏眼里的不解,贺梅岑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道:“九皇子这人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他身体不好,容易出事,他一出事别人就要遭殃,不管谁对谁错。所以以后婶子遇到和九皇子有关的事还是能避就避吧。”

        九皇子身体羸弱,性子温和淳厚,但这不妨碍他成为燕京人避之不及的人。皆是因为九皇子是皇上时隔十年才生下的皇子,又是最小的儿子,虽然同一天出生的还有一个皇子,但是这不妨碍九皇子成为最受宠的皇子。加之他身体不好,每每有事都得让太医院里的太医提心吊胆。

        皇上和柔妃也因此而迁怒旁人,不知道多少人因为九皇子而被牵连。受到责罚还是小事,有些还因此丢了官,甚至是丢了性命的都大有人在。时间一长,大家对九皇子也就自然而然的惧怕,避之不及了,就怕一个不小心九皇子病发,自己会被连累。

        听了贺梅岑的话,再想到刚才的事,黄氏是一阵阵后怕。

        这燕京果然不同青州,就出来逛个街都有可能会惹上大麻烦。

        “好了,既然没事,那就走吧。时候也不早了,我看不如我们就找个地方坐下来喝杯茶,吃个点心休息休息就回府吧。”贺梅岑说道。

        刚经历了那样的事,现在也没有心情再继续逛街了,还不如坐下来定定心神。

        被刚才的事吓到,贺梅岑的心情也不那么美妙了。

        “表小姐说得有理,咱们也逛得差不多了。”黄氏很赞同。她还想赶紧回去缓缓呢,太吓人了。

        “那咱们走吧。”贺梅岑和阮若梨照样走在前面。

        才走了几步阮若棠怯怯的声音就从身后传了过来。

        “伽南……伽南不在,她、她好像没过来……”

        贺梅岑脚步一停,飞快的回过身,扫视了一圈,果然没有看到阮伽南,顿时眉头一皱。

        阮伽南怎么不在?不会是出事了吧?

        想到刚才的事,贺梅岑心里不禁沉了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