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阁 > 其他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十八章 和黄金失之交臂了
        总的来说,回到燕京之后阮伽南表示自己适应得还不错。有吃有喝的,还住在了阮府第二大的院子里,比在庄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啊,这才是一个嫡小姐应该过的日子嘛。回到燕京之后阮伽南对自己的身份价值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虽然知道那个便宜爹爹让自己回来是不安好心,但是既然他们要跟她装傻充愣的,那她也不介意暂时当个“天真、愚蠢”的嫡小姐,陪他们玩玩。

        一眨眼她回到阮府也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里要说真有什么让她不愉快的,那还真有,每每想起都让她心疼不已。

        她的一千两黄金啊!最后还是没到手。

        原本呢,她是想着按照自己说的那样用那枚玉佩去换黄金的,反正那枚玉佩的价值也抵不上千两黄金嘛。可是后来她认真的想了想,觉得黄金虽然难得,重要,但是也及不上自己的命重要啊!那玉佩的主人身份不低,再加上打听到的事情,若是让对方查到了她的身份,那对她是相当不利的。

        所以经过了无比慎重的考虑,最后她还是忍痛将那枚玉佩收了起来,然后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这样一来,她就和黄金失之交臂了。

        没有了黄金,她就只能想办法从别的地方敛财了。

        贺氏听着账房先生说的话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那个死丫头短短一个月竟然从账房里支走了几百两的银子!

        阮常康回到府里之后贺氏找了个机会装作不经意的提了提这件事,阮常康听了眉头一皱,却说道:“算了,她刚从庄子上回来,什么都没有置办,大概是要银子添置一些衣物首饰的。咱们府里也不是说缺这点银子。她支了就支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老爷!”贺氏面色都变了,“妾身不是心疼这些银子,只是伽南现在年纪还小,这样乱花银子,不约束一下以后时间长了,成习惯了岂不是害了她吗?”

        阮常康摆了摆手,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行了,你若是觉得不妥就跟账房先生说一声就好,就跟其他小姐一样。还有,娘和大哥他们也快到了,你有这个心思还不如放在这件事上。”

        说到这件事,贺氏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了,“老爷放心,妾身一定会安排妥当的。”

        贺氏说着念头一转,心里那口气顿时就消了。

        再过不久老夫人和大哥一家就要到燕京来了,到时候肯定是要住在府上的,那老夫人是什么样的人她可是清楚得很。到时候还用得着担心没人管教那丫头吗?

        另一边的芳草苑的阮伽南也听着丹青打听回来的消息,挑了挑眉,“哦?老夫人要回来了?还有我那大伯一家也要跟着来燕京了?”

        虽然她一直在庄子上住着,但是对阮府的情况还是有一点了解的。

        她爹,阮大人,并非出身燕京名门望族,而是青州一个没落家族的嫡次子,上头还有一个大哥,是青州父母官,一个妹妹,好运的嫁来了燕京,因为有一个在皇帝面前说得上话的哥哥,婚后在夫家过得也还不错。而老夫人原本是随着小儿子住在燕京的,后来才又回到了青州和大儿子住在了一起。

        这次回燕京皆是因为她大伯升官了,被调到了燕京,所以才携家带口准备来燕京扎根了。

        丹青皱着眉头有些担忧,“小姐,若这消息是真的,那以后这府上岂不是要热闹了?”

        关键是她们小姐的处境会不会更加艰难?

        想到她们小姐年纪小小就没有了娘,爹又不疼,那个老夫人眼里估计也是没有小姐的,真是命苦啊!

        丹青不禁为她们小姐掬了一把同情泪。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老夫人回府对小姐而言绝对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阮伽南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是啊,肯定会热闹起来的。”

        当年老夫人在府里住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想要回青州呢?虽然说她大伯是青州的父母官,但是青州和燕京怎么能相提并论呢?小儿子是在燕京当大官的,又深得皇上圣宠,步步高升,怎么说在燕京享福都比在青州好吧?可偏偏老夫人就舍弃了燕京的荣华富贵,跑去青州待了这些年。

        嗯,这其中要说没有任何猫腻的话她是不怎么相信的。

        至于老夫人回来对她态度会如何……一句话,对她好的,她定然会回报,对她不好的……呵呵,管他是谁,她只知道别人让她不痛快,她就让别人比她不痛快一百倍!

        “小姐,你可不能掉以轻心了。”丹青神情严肃。

        阮伽南瞥了自己的丫鬟一眼,有些好笑,“难道我还要严阵以待了?”

        “那当然了!”丹青严肃的点着头,“奴婢看老夫人肯定不记得小姐你这个孙女了。”若是夫人再耍点什么手段的,那小姐肯定要吃大亏的。

        “丹青!你又在小姐面前胡说什么?”丹砂走进来就听到丹青这有些“挑拨”的话,眉头一拧,声音一沉,恨不得撬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

        对上丹砂有些严厉的目光,丹青缩了缩脖子,嘟囔着,“我说的是实话啊……”

        小姐不在府上这么久,老夫人要是真的还记得小姐,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不让人去看看小姐呢?分明就跟老爷一样嘛。

        丹砂耳尖的听到她的嘟囔声,瞪了她一眼。

        阮伽南将两人的互动看在眼内,笑道:“好了,丹砂,你也别骂丹青了,她也是担心我。”

        听到她的话,丹砂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你不能这样纵着丹青了,不然迟早给你惹祸。”

        都不知道说多少次了,这里不是庄子上,更加不是——她们一举一动都要多加注意小心,不能给小姐惹麻烦,可是丹青就是记不住。

        “没事,我心里有数。老夫人要回来了,府里热闹起来才好呢。”

        浑水才好摸鱼嘛。

        阮伽南明亮的眼眸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题外话------

        今天要回老家,坐几个小时的大巴,心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