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时庞氏骗局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如果有人要拿兜里的一张卡牌换你深圳湾1号的别墅,你愿意吗?

“宅男一面墙,北京一套房”,以前讲这句话,多少有点戏谑的成分。现在可倒好,一面墙都用不着,一张牌就够了。

本周一,在滁州市人民法院发起的司法拍卖会上,一张80块钱起拍的卡牌,在半个小时之内被迅速抬到8733万的天价。法院措手不及之下,只得紧急中止了这场沦为闹剧的竞拍。

人类之疯狂,在半个小时之内得以集中体现。古往今来,从古董、房地产到球鞋、比特币,相似的剧情一再上演。只要有人愿意,鸡毛都可以吹上天。

小小一张卡牌风波,法院可以叫停。但其它这些万人齐吹的华丽泡沫,又有谁可以叫停?

1

没钱,就是玩儿

世界上最不适合参与“炒X”的是哪些人?答:没有任何金融常识。

或者法律常识的人。

2017年,B站曾发起过一场2233娘限定款手办拍卖会。其中编号2017的手办在20分钟内被抬价到98亿,一时沦为笑谈,被誉为昂贵程度“仅次于秦始皇兵马俑”。

关于拍卖,影迷朋友应该并不陌生。

通常在这种场合,台上西装革履的主持人手握小锤,台下贵宾满座。举牌、报数、成交,少不了心理博弈。虽然暗流汹涌,至少维持着表面的优雅和体面。

但上述两场拍卖,参与其中的可不都是体面人。青眼白龙金卡出自人气IP《游戏王》,因此和B站的拍卖一样,吸引了大量ACG文化爱好者,也就是所谓的“二次元”前来围观。

他们通常沉迷网络,以玩梗为乐。最重要的是,一般年纪不大。这个群体本应人畜无害,但任化一旦酝酿成气候,便会化为一股无法忽视的社会力量,比如美国的嬉皮士运动。

这场法拍之所以从严肃的司法行为沦为滑稽戏,便是拜他们中相对腹黑和反主流文化的少数群体所赐。这些人被称为“梗小鬼”、“乐子人”,“狗粉丝”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在他们的活跃之下,青眼白龙从80块的起拍价被硬生生拱火到8700万。可以预见,如果不是法院紧急中止,价格将很快破亿。

但滁州人民法院和B站这家民企毕竟性质不同,恶意破坏法拍秩序的后果,可清清楚楚地写在法律条文之上。

恶意抬价的二次元朋友们会受到怎样的法律严惩,暂时尚未可知。我们不妨先把目光放在本次法拍的主角——那眼白龙卡,到底凭什么这么贵?

对《游戏王》粉丝而言,青眼白龙是第二男主海马赖人手中的超级罕贵卡,全世界只余三张。但对投资者来说,这张纯金卡牌却是2018年《游戏王》二十周年庆典纪念版,全球限量500套。

物以稀为贵,编号001的青眼白龙金卡已经从1.2万的发售价暴涨100倍,以120万的价格被中国买家入手。这次被拍卖的152号卡牌,市场价在20万左右。

虽然远远没到8700万,但如果像我一样之前只玩过5块钱一副的扑克牌,从未听说过什么万智牌、游戏王和宝可梦,恐怕只会对花20万买一张牌的做法嗤之以鼻。

但囤卡无数的投机客们自有道理。他们会说,游戏王是“世界三大TCG游戏”之一,全球玩家无数。在大部分卡牌限量发售的情况下,交易需求巨大,因此其具有极强的流通性。

他们还会说,每一张卡牌都是由威世智公司邀请的世界知名艺术家进行手绘,随后将实体画作扫描进电脑印刷而成。再加上每张牌都有独一无二的证书,因此造假难度极高。

看到这儿,您应该品出来了。限量供应、巨大需求、造假难度高,已经令这张小小的卡牌脱离了游戏范畴,具备了拥有增值潜力的投资概念。

2

什么圈,到最后都是花圈

人人都笑接盘侠,人人都是接盘侠。

对哄抬卡价的参与者来说,青眼白龙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找到了接盘侠。若是炒其它的,可能需要的时间还要再长一点。这就是唯一的区别。

今年4月,“新疆棉”事件爆发后不久,一双原价1499块钱的“韦德之道”系列限量款篮球鞋,在二级交易平台被炒到48889元。

黑李宁的、洗耐克的在网上骂作一团,炒鞋那点事儿因为政治事件再次引发了全民关注。但在鞋圈,李宁这双鞋还算便宜的。

2019年,耐克一双Air Yeezy2以17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成为世界上最贵的鞋;同年8月19日,26款热门球鞋单日成交额突破4.5亿元,超过当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成交量。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鞋圈有如此骇人的规模,非一日之功。2019年中,鞋价迎来一轮暴涨,很明显,资本发现了这块处女地并一拥而入。这些资本,一部分来源于币圈。

“70后炒房、80后炒股、90后炒币、00后炒鞋”,大家一向互相鄙视,井水不犯河水。但不知何时开始,炒股、炒币的人们惊奇地发现,这帮炒鞋的年轻人玩得比他们赚太多了。

肯定有人会说,比特币去年涨了七八倍,狗狗币、屎币一个比一个猛,炒鞋拿什么比?别忘了,2019年,全球央行还未因疫情开闸放水。

那时,一枚比特币也就7000美元一枚,跟2018年初的1万美元相比波动不大。然而鞋圈这边,一天之内鞋价翻个几倍问题不大。只要囤货够多,肯定比炒币来得更刺激。

跟币圈走势跌宕起伏还不一样,一款球鞋能不能翻倍,几乎在发售之前就可以通过人气和是否限量、联名确定下来。也就是说,只要运气好,买到就是赚到,炒鞋的门槛为0。

再和潮文化一结合,涨幅更加可观。吴亦凡上脚AJ1蜘蛛侠,这款鞋一小时内从1300块涨到了7000多块;王一博带货sb druk,让这个无人问津的系列出现了从几百涨到破万的鞋款。

类似的情况还有炒盲盒。在二手交易网站上,一款原价59元的泡泡玛特潘神圣诞隐藏款可以卖到2350元,溢价39倍。泡泡玛特一年净利5个亿,很难说没有盲盒投机客的推波助澜。

潮鞋和潮玩,都是Z世代的心头好。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就有投机的可能。

老一辈冷眼旁观,断定它们是智商税。但从投资角度来说,智商税的概念是不存在的。炒币和炒鞋没什么不同,指望的都是自家鼓击得更久,花传得更长。

HM事件成了刺破鞋圈泡沫的那只黑天鹅。最近几个月,大量新款球鞋破发;倒钩、红丝绸、黑曜石等数百双鞋款相较历史最高价落差高达一万元。鞋贩子仓库里的囤货越多,亏得越多。

币圈也不好过,几天前,四川这个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矿工聚集地全面清理比特币挖矿行为,毫无意外地引发了又一波崩盘,一天之内爆仓金额超过8亿美元;

顺带着也带崩了二手显卡交易市场,一夜之间显卡便宜了几百,并且还会继续便宜下去。

人们这才意识到,原来只要耐克加大货量,炒鞋的逻辑就不复存在;或者政府一声令下,币圈就会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壤。

一座挤满了游人的花园,根基居然如此吹弹可破?

3

人间の梦,是不会终结的

金融是一场游戏,它不产生任何东西,目的只有。

所以有人说,金融的本质是一场欺骗。如果金融是骗局,那从炒币炒鞋到炒潮玩,更加是无间道之骗中骗。货量控制在商家的工业品还能炒起来,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并且有个明显的套路是,无论加入炒鞋大军还是涌进币圈,每次当赚钱的信号被大部分人接收时,已经是既得利益者在为抽身退场寻找接盘侠了。

有人说,那我不炒这些有的没的,我去炒房总行了吧?

抱歉,中国房地产市场也玩不了了。房价虽然还没跌,但已经到了跌的边缘,至少涨是涨不起来了。

从人口来说,七普数据把问题摆在了眼前。2020年出生人口1200万,创下有数据统计以来的历史新低。

并且建国初期婴儿潮一代大限将至,死亡人数逐年增多。叠加中国1.3的生育率甚至低于日本,韩国在0.92的生育率下已经人口负增长。将来,中国大概率也无法避免。

另外,七普数据显示中国的城市化率已经63.89%。这说明过去的数据一直被低估了,未来我国的城镇化率提升空间有限,带来的结果是新房市场有可能提前到顶。

按人均80平米计算,2020年,中国住宅新开工面积够超过2000万人居住。供需错配将导致房子产能过剩,还能涨得起来?

从金融来看,房价在2008年的飞跃直接得益于4万亿刺激计划。同样的事发生在去年,疫情下全球央行大放水,全球房价大涨5.6%。

但郭树清去年就说,房地产是现阶段我国金融风险最大的灰犀牛。从5月社融增速再次低预期来看,流动性持续收紧是可预期的。任泽平一再强调,我们可能正站在流动性的拐点上。

货币不会再流入楼市,四个字,“房住不炒”。再加上房地产税步步逼近,足以抵消地方财政的卖地依赖症。今年政策对二手和学区房持续施压,用意就是剥夺房子的金融和教育属性。

所以,“房子永远会涨”的信仰是靠不住的。总有一批炒房客要沦为接盘侠,为什么不能是你?

还有一小撮人在旁冷笑,他们做的是古董生意。倒腾艺术品,自以为高枕无忧,但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无论鞋、卡还是艺术品,总要有人承认他们的价值才有升值空间。

但年轻一代喜欢的是新东西,欣赏老物件的越来越少。何况,艺术品买卖跟洗钱挂钩的比加密货币只多不少。2016年,马来西亚主权基金挪用洗钱1.37亿美元的丑闻还历历在目。

当然,炒古董还是比炒其它的要强。炒鞋炒币能火几年,炒房几十年,但炒古董可几十代数百年。人类对历史总有无穷的好奇心,所以艺术品越老越吃香。

但终有一天它们的价值会烟消云散,当灾难来临时,人们会意识到这些不过是锅碗瓢盆和瓶瓶罐罐。

《三体》最后,无数被送上飞船的艺术品沦为二维图像;马亲王的《末日焚书》里,世界末日面前,第一本被用来烧掉取暖的书,就是余秋雨的著作......

4

结语

NBA鞋王塔克赠给中国独臂篮球少年的球鞋,无疑是一段美谈;日本宅男父亲卖掉珍藏的游戏王卡牌给女儿交学费,也令围观者动容;往远了说,还有唐太宗用兰亭集序陪葬。

任何圈子都不乏真爱,但这份爱恰恰是投机者牟利的倚仗。哪怕见过再多惨案,还是会幻想自己不会在最后接盘。加密货币每次大跌都有人爆仓,但各种小币还是涨得风生水起。

鞋圈的崩盘指日可待,但结合炒鞋、炒币、炒卡三大逻辑的NFT球星卡又甚嚣尘上——无论如何,只要人类依然存在,这场游戏,是永远不会停止的。

最后,借《红楼梦》里的一支曲子奉劝诸位:好好赚钱,好好生活。贪婪是人的本性,但所有的投机取巧,都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炒鞋的,家业凋零。炒币的,金银散尽。

炒股的,死里逃生。炒房的,分明报应。

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合聚皆前定。

欲知命短问前生,偶然富贵也真侥幸。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