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影半年度观察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网络电影的“质变”,似乎仍然遥遥无期。

像疫情爆发、电影大盘惨淡等院线市场遇阻的时刻,行业很容易把希望寄托到网络电影市场上——线下生意没法做或者不好做,那么线上表现一定会更好,这是个看起来很通顺的逻辑。

整体的线上娱乐内容市场的确因疫情原因有所提速,但具体到网络电影这个看似关联最大的市场里,实际的变化却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大。2020年、2021年两个“网络电影春节档”来势汹汹,前一年是院线空盘、后一年是院线火爆,但网络电影的分账票房表现是一样的不温不火,几乎没有和常规档期有可见的差异;而当今年6月端午档冷淡、票房大盘陷入历史低谷时,网络电影市场也并未有弥补市场空间的明显动向。

在今年4月的“”一文中,读娱君已经解读过网络电影的生存之道,如今2021上半年马上要过去,网络电影市场是否有了新的希望?

1

上半年网络电影:有升级但离质变遥遥无期

读娱君统计了截止6月27日的网络电影分账票房前二十:

数据来源:灯塔专业版

这份榜单称不上亮眼。论作品票房数字,头部票房不及去年上半年《奇门遁甲》和《倩女幽魂》分别突破5000万和4000万的成绩,破千万影片数量也不及去年,论内容也少有豆瓣评分及格作品。分账票房前二十题材多集中于悬疑、恐怖以及IP改编电影,如《重启之蛇骨佛蜕》《黄皮子坟》《白蛇情劫》《兴安岭猎人传说》等,其中票房第一的《兴安岭猎人传说》是比较少见的没有“蹭IP”的原创悬疑类型。

至于值得一提的新现象,读娱君认为可以概括为两方面:

其一,是以《兴安岭猎人传说》为代表的网络电影传统优势题材的“原创升级”;其二,是以《浴血无名川》《扫黑英雄》《绝对忠诚之国家利益》为代表的现实主义多元题材类型的分账票房爆发。

《兴安岭猎人传说》豆瓣评分达到6.1,在同类型的网络电影中算是很不错的分数。这部网络电影把目光集中到了东北老山林民俗怪谈中,从题材到剧本、后期特效制作、宣发,《兴安岭猎人传说》都体现出了一种“往前走一步”的动向——这是与过去常见的“蹭IP热度”、“擦边球”、“以小博大”类网络电影不一样的目标。同样的动向,我们也能从《浴血无名川》以及去年的《奇门遁甲》《倩女幽魂人间情》中看到。

读娱君认为,更多的《兴安岭猎人传说》级别制作的网络电影是这个市场最需要的内容,也是市场“质变”的基础。这个市场要成长,不能依靠过度消费IP或是叫上几个老演员来消费情怀,而是要从制作本身上走出常规化的“投入-产出”整体升级路线,《兴安岭猎人传说》《浴血无名川》《奇门遁甲》《倩女幽魂人间情》未必是多么优秀的电影作品,但就市场角度而言却至少是成熟健康的商业的发展方向。

而《扫黑英雄》《绝对忠诚之国家利益》等新题材的出现,背后则潜藏了网络电影趋向“破圈”的主流化方向。观众对网络电影的需求不会是一成不变的,网络电影题材多元程度上也会逐渐与院线趋同。

但整体来看,“蹭IP”、“强类型”仍然是2021年网络电影的主流,白蛇、封神、茅山道士等传统文化IP依旧被轮番消耗,盗墓IP也依旧是常客,怪兽、神话、悬疑类占比大半,但这类网络电影主流题材在内容质量上没有什么实质性突破——尽管有越来越多“熟脸”出镜,拍摄经费也比四五年前好了不少,但思路上却是一脉相承的快餐、俗套、简单到能猜中剧情甚至台词。

网络电影的“质变”,似乎仍然遥遥无期。

2

网络电影市场的矛盾与破局

在分账top20之外,还有数量庞大的腰部网络电影走在过度消费IP、消费题材、情怀的老路上。

比如四大名著在今年又成了重灾区,《青龙偃月刀》请来了老版《三国演义》关羽的扮演者陆树铭再度饰演关羽,但在剧情中实则是讲述关智斌饰演的关兴的故事,陆树铭的关羽作为背景板出现提供情怀和宣传噱头,这部电影最终豆瓣3.8分,700万分账票房;《武松血战狮子楼》则找来98版水浒的丁海峰重演武松,潘长江扮演武大郎,豆瓣4.6分,账票房倒是破了千万。

网络电影内容什么时候“质变”,是行业都在思考的问题。过去三年市场谈精品化和提质减量,从数字上看效果是很明显的,据《2020中国网络电影行业年度报告》显示,网络电影上线数量从2016年的约2500部下降到2020年的769部。同时,2020年网络电影的正片有效播放和分账票房破千万数量却相较2018年倍增,同时正片播放1000万以下的网络电影同比减少了103部。

但读娱君认为网络电影离“质变”还差得很远。一个显著因素是头部内容发展太慢——2018年分账票房突破4000万的就有《大蛇》《灵魂摆渡:黄泉》《齐天大圣万妖之城》等四部,2019年没有一部达到4000万,2020年则有《奇门遁甲》《鬼吹灯》《倩女幽魂人间情》三部,2021年上半年则仅有《兴安岭猎人传说》一部。

考虑到2018至2020年间,腾讯视频的会员规模从8000万增至了1.2亿,那么网络电影市场破千万的腰部内容大增,是否是受视频平台规模红利影响的外部推动?至少在反映上限的头部分账票房上,2018年的《大蛇》和2021年前三强也都只是在5000万上下,头部网络电影的数量和上限,这三年来的成长十分有限。

在“’”一文中,读娱君分析了网络电影目前与“剥削电影”、“电视电影”两大历史事物的相似特征。网络电影是商业属性比较强且纯粹的娱乐内容类型,因此“以相对低的成本满足观众需求”基本是网络电影的共同目标,中国网络电影市场的“怪兽”风、早期的各种“猎奇”风,显然与部分“剥削电影”有着商业目标和内容创作逻辑上的一致性;而低成本大量产出、仅供网络端的单一渠道播出模式,则与电视电影有相同之处。

这是大量“蹭IP”网络电影不断出现且市场份额一直可观的内在原因。但站在行业高度而言,网络电影不能止步于简单的感官刺激和IP消耗,网络电影市场一直倡导的精品化、提质降量,则是基于网络市场的未来发展的必然方向。

副总裁、电影中心总经理宋佳在第六届中国影视产业论坛上就提到过“三个矛盾”:观众丰富观影需求升级与高品质电影供给不足、片方收入天花板与高质量影片制作成本、固定的月费价格与高质量内容供给。

“我相信没有一个制作方不想生产高品质的电影,生产高品质的电影需要投入更多的成本。但投入更多成本的时候发现平台的分账收入其实是有天花板的,所以现在大家就会进入到一个死循环里面。”宋佳认为,要脱离死循环络电影“外翻”,内容质量是核心,商业模式也非常重要。

读娱君此前也分析过,网络电影的发展前景,一方面要看观众对商业电影的需求和创作监管的范围和风向,更重要的则是渠道的市场规模前景——“网络观影场景”究竟能达到怎样的上限。为什么成本低廉?缺乏明星?因为网络电影市场规模现阶段仍然有限,上游不敢更大胆投入;而对于那些真正高成本的电影,也没有太多理由放弃院线市场独占网络。

但分账天花板的打破,还是需要内容先行带动的——市场需要大胆的参与者去提升“可能性”,尽管这意味着更大的风险。比如《倩女幽魂:人间情》的制作成本达到2300万元,营销成本近乎1:1,这意味着该片超5000万的分账成绩也没有盈利太多,这部片子的质量和受众拓展,也还是离“破圈”差了那么一点点。

就像2018年的《大蛇》以一己之力把网络电影分账票房天花板提升至5000万级别一样,网络电影市场还是需要一个领跑者来提升上限,让行业和资本看到更大的市场想象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