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中投资】李想的理想 IPO :新造车「异类」背后的思索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今天破晓,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证监会提交首次公然募股(IPO)文件,股票代码为 LI。

理想正式 IPO 后,将成为第二家在美上市的中国新造车公司。理想也将是第一个在中国乐成商业化的增程式(EREV)电动汽车的公司。

但这家新造车公司似乎一直是「异类」的存在,也是它难明的闪灼之处。

在造车新势力新一轮镌汰下,理想以一种全新的姿势惊险「上岸」。2015 年最先海内就有近百家新造车企业涌现,但到现在只有约 8 家新车企在生产销售汽车,其中仅有 4 家车企突破了上万销量的门槛,理想汽车赶在了最后的窗口期入围。在 6 个半月内完成首个 1 万辆新车交付,也缔造出造车新势力交付一万辆新车的「最快纪录」。

固然对于理想汽车来说,不得不注释的是它选择了一条完全差异于所有其他新造车企业的「手艺战略」——增程式电动 (EREV) 手艺。作为特斯拉的第一批中国车主,李想对于特斯拉的生长与价值的判断也异常精准。四年前在雪球上揭晓的展望,现在看来都极为准确,可就是这样一位极其看好特斯拉模式的人,却选了一条差异于特斯拉的手艺战略。而这背后源于一种他对于特斯拉战略,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特斯拉在中国的手艺战略的「嫌疑态度」。

理想汽车崎岖又极端郑重的发展战略,似乎也让它成为这个行业中「最像创业公司」的创业公司。由于重大资金的围绕,造车新势力们真正创业的「艰辛感」似乎都不在「小钱」上。但李想对于资金的掌控、内部成本控制异常苛刻,极致到办公室成本与员工出差尺度之上,在这一系列的超级务实蹊径下,李想才有底气说「理想汽车只要 10 亿美元就能实现盈利」这句话。活生生的站在了中国新造车第一股蔚来「没有 200 亿元别造车」的旁边,缔造了一个新的财政成本标杆。

没有人会为了差异而差异。这些差其余战略才是理想现在能够「青出于蓝」的缘故原由,而在产物选择、手艺选择的表象之下,更深层的是李想战略头脑的差异。

李想认可特斯拉引领的趋势,但却在产物落地战略上与之差异;李想也知道资金对于新造车企业的主要性,但在战略之下用了更务实的战略实现;李想更明了手艺的「窗口期」,但李想似乎看到了趋势下的另一面。

所有新造车企业面临的挑战,都被李想放到了一个更「原子」层面的维度思索,不停的推敲与验证,最终「凿」出了「理想」这团纷歧样的烟火。

同样目的下的差异「血统」

在智能化、OTA 功效、自动辅助驾驶这些趋势上,理想与其他造车新势力包罗特斯拉来说,各有气概,但都还没有形成显著的差异。

但作为第一个在中国乐成商业化增程式(EREV)电动汽车的公司。在纯电动化已经成为主流共识的情形下,理想的增程式(EREV)电动汽车是最大的「争议点」。这个一直属于「非主流」的手艺蹊径似乎总会让人遐想到与「传统混动汽车」带来的一种「过渡式」的手艺蹊径。

而李想从不以为这是一种「过渡」。

理想也是坚定不移的走这条蹊径的车企,甚至已经在设计第二代平台的手艺。理想的招股书中显示,「我们设计在 2022 年推出一款全尺寸的高级电动 SUV,它将配备我们的下一代 EREV 动力总成系统。未来,为了瞄准更普遍的消费者群,我们将通过开发包罗中型和紧凑型 SUV 车型在内的新车来扩展我们的产物阵容。」

像李想说的那样「一个好的增程电动汽车条件是一个好的电动车」。理想的「增程电动手艺」简朴来说,就是行使一个特殊的「充电宝」高功率增程发电系统将燃油转换成电能,实现跨越 620km 的增程续航里程 + 180km 纯电续航里程。

理想的这套手艺方案本质上拿到了纯电动汽车的「优势」。由于汽车的电动驱动一定是智能化以及未来实现精准自动驾驶的基础,以是对于耐久趋势理想的「增程式」动力方案并不冲突。「我们并不在意能源是什么,我们最在意的是电机驱动,只有绕开自动变速箱,行使电机驱动,我们才有时机做出最顶级的车。」李想在 2016 年的时刻也曾在雪球上谈论说。

从产物角度看,理想 ONE 由于增程器的存在,有了比「纯电动汽车」更多的优势:

1、消除了「里程焦虑」。也解决了电动车的冬季里程衰减问题。

2、更显著的成本优势。生产制造之外,另有与燃油车看齐的二手车保值率。

劣势也同样显著:

1、相比纯电动车,增添了产物调养问题,为产物质量和平安增添了庞大度。

2、设计动力系统的庞洪水平提升,手艺难度高。

关于成本优势,理想的招股书中已经讲述的异常明确。「我们信托,我们的增程解决方案将有助于在中国更早地接纳电动汽车。我们的续航解决方案还使我们能够大大降低质料清单成本或 BOM 成本,与同类纯电动和燃油车辆相比,Li ONE 的价钱更具竞争力。」甚至理想战略性地将未来重点放在价钱在 15 万人民币至 50 万人民币这样一个大跨度之间的 SUV 领域。

对燃油汽车(ICEV)、纯电动汽车(BEV)、增程式电动汽车(EREV)主要BOM(物料清单)成本举行对照。资料泉源:China Insights Consultancy | 理想招股书

在与纯电动汽车相同的行驶里程,理想 ONE 所需的电池容量要少得多。较小的电池组不仅成本更低,重量也更低,这「有助于实现更具成本效益的车身结构设计,从而削减了用于车身和悬架系统的昂贵铝制零件的使用。」从效果上看,理想 ONE 的 BOM(物料清单)成本靠近燃油车的 BOM 成本,远低于同类纯电动车的 BOM 成本。

以是真正评判理想的增程式(EREV)电动汽车是不是「过渡手艺」的理由很简朴——手艺优势在未来的「有用期」。

「有用」取决于这项手艺的优势有用。也就是消除「里程焦虑」背后的「补能方式」,以及成本优势背后的「电池手艺」生长。这个风险也在理想的招股书中体现的异常明确,「其他 EV 手艺(包罗 BEV 手艺)的生长,可能会降低 EREV 手艺的竞争优势。」

电池手艺的生长相对容易判断。以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来看,现在电池成本的下降底线是可以预判的,而关于固态电池这类突破性电池手艺的生长,即便验证乐成,它们还面临这批量化生产、质量稳固等一系列产业生长的「坑」。

理想「增程器」的敌人

于是「补能方式」的快速生长,才是理想的增程式(EREV)电动汽车现在最大的敌人。

特斯拉通过遍布各处的超级充电桩实现,蔚来通过换电等一系列的能源调配服务实现,李想则希望从产物自己刷新。

这背后源于一种他对于特斯拉战略,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特斯拉在中国的手艺战略的「嫌疑态度」,也就是特斯拉在中国的「超级充电站」网络结构。「充电,这是在中国或者在美国以外的市场耐久解决不了的。」李想在湖畔大学的分享中提到。

住手 2019 年底,天下充电桩总数为 121.9 万根,车桩比仅为 3.1:1。中国充电网络的现状是充电设施不平均且比例不合理,充电体验也差,理想的增程器的存在正是填补这里的「用户体验」。

理想的招股书中提供了一系列的数据:「住手 2019 年 12 月 31 日,中国一线都会的汽车空间与住宅停车位的比例低于 2:1,中国一线都会中只有不到 25%的家庭拥有适合安装的停车位家用充电档,而美国这一比例跨越 70%。」

而在中国这个特殊的场景下,中国的都会设计,人均土地面积,电网基础,电桩漫衍,这一系列的因素叠加,似乎「未来的远景」并不能观。「在纯电动汽车保有量大幅提升之后,更快捷的充电将一直是一个难题。」一位海内充电桩企业高管示意。

即便李想也曾在 2018 年示意「等到 2021-2022 年,350 千瓦快充尺度的普及,电动车就没问题了。15 分钟 400 公里,充电桩企业超级赚钱,车主充电和加油一样利便。350 千瓦快充,就是智能电动车的 3G 时代。」

但李想没说的是,这个智能电动车的「3G 时代」似乎并不那么容易普及。首先,现有纯电动车产物都需要「升级」。由于高压大功率系统的使用,对于电池系统、高压珍爱、高压接口、电控单元、高压传输回路等部件的耐压与过流能力都有了更高的要求。更主要的是,一位从事三电系统研发的高管示意,「这会对成本控制会造成影响,预估会比当前成本增添 3 倍。」

其次,大功率充电也会对电动汽车的平安性造成一定影响,若何权衡功率和平安性之间的平衡,也是各大车企需要起劲面临息争决的难题。

李想也曾对极客公园提到,对于快充设施结构的「担忧」。由于大功率充电手艺对充电桩的要求更高,包罗对中国电网的袭击,装备的温度治理、冷却系统,以及在充电桩中增添储能装备的平安性。

现在到了 2020 年,理想的招股书中也拿出了新的数据,「住手 2019 年 12 月 31 日,凭证 CIC 讲述,快速充电站仅占公共充电站总数的 41.6%,大多数充电站需要 30 分钟以上的守候和充电时间,比消费者的期望更长。」

以是这么看来,理想的增程式(EREV)电动解决方案依旧是谁人性价比最好的方案,同时是一个「耐久值得投入」的手艺偏向。

「理想 ONE 就是自带 60Kw 充电桩的纯电四驱 SUV。」李想说,甚至他判断说到2030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将是串联式夹杂动力(EREV)和纯电动车型各占一半的事态,甚至串联式夹杂动力车型会占有更多的市场份额。

「穷孩子」的发展路径

理想汽车崎岖又极端郑重的发展,似乎也让它成为这个行业中「最像创业公司」的创业公司。

「理想汽车只要 10 亿美元就能实现盈利」,李想的底气也让理想为中国新造车企业树立了一个新的财政标杆。

凭证理想的招股书显示,理想汽车 2019 年最先录得收入,该财年实现 2.84 亿人民币收入,运营亏损 18.58 亿,公司净亏损 24.38 亿;2020 年 Q1,理想汽车的收入大幅增进至 8.5 亿人民币(2019 年 Q1 为零收入),并实现 6800 万人民币的毛利润,毛利率到达 8%,运营亏损大幅缩小至 2.34 亿,公司净亏损缩小至 7710 万。

相比之下,无论是「烧钱速率」照样毛利率的显示都极其优异。而上市近两年的蔚来正在起劲在今年实现正毛利率。

这背后也源于李想对成本和效率「险些反常」的要求。「理想汽车跨越 3200 人的团队,只有两个 VP,连高级总监都寥若晨星。行政要求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的,经济旅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理想 ONE 的上市宣布会用了不到 200 万拿到上万的订单。这么难的行业,必须训练一个从 18 层地狱为起点往上爬的创业企业,熬出地面才气有更强的竞争力。」李想曾经在同伙圈谈论到。

「这是一种气氛,不是我们缺钱。」李想说。招股书中停止 3 月 31 的数据也显示,李想手中拥有现金及短期投资约 4.8 亿美元,这还没算上理想最新的 D 轮 5.5 亿美金融资。

但这样的例子在理想似乎异常的常见,例如北京研发中央每平米的用度只有一块多钱等等。李想还曾自嘲,将理想汽车改为理想,能够削减车身尾标和灯箱的一半成本。但对于用户,李想则会变回「产物司理」的角色,更注重体验。「座椅完全及格,然则用户感受硬,我们愿意破费万万级的成本给用户免费升级。」

李想以为这些正是体现他谋划公司的焦点本质:「许多时刻我们花了不应花的一块钱,往往还需要再花三块钱把不应花的一块钱发生的问题填补回来。」

而在另一端的战略集中上,李想更是展现了自己对于「资源效率」的控制。理想 ONE 除了颜色之外,只有一款设置的车型,这不仅能为「生产端」削减柔性化生产带来的不确定,同时最大化用户获得的价值。

同时,「三年只做理想 ONE 一款车」的战略集中也似乎更能体现李想的郑重阻止。「智能汽车最大的价值是来自于产物力和质量都可以改变,产物力可以变得越来越好,质量可以变得越来越好,可以提升的空间太多。」李想注释说。

理想这家公司一直在一个环境高度不确定的情形下,看似「寒酸」的发展发育。若是说是 2019 年最惨的人,那李想可能要成为 2019 年最苦的人。

「由于我们出生的年月纷歧样,面临的融资环境纷歧样,示意着我们逻辑都是差其余,穷孩子有穷孩子的做法,富孩子有富孩子的做法,我们出来以后就是穷孩子,由于我们这个公司确立是 2015 年 7 月 1 号,遇到了中国的股灾,以是我们的融资一直没有太顺遂过。」李想曾与雪球对话时说。

而理想汽车首款量产车型 SEV 因政策和外洋市场缘故原由的「流产」,也不得不让理想加倍注重「险些反常」的成本效率控制。

从郑重阻止,到飞速扩张

即将到来的 IPO 与新的资源,让理想走向了「第二阶段」。

「从 0 到 1 的时刻,你会战战兢兢地验证模子,用最小的产物验证整个商业闭环,不会容易去扩张。」李想说,「春节整理战略时,我们很清晰地发现必须要扩张,疫情带来的影响不大,而我们所处的市场、行业决议了一定要扩张。」

「我们今年的开店数目,从整年开 20 家,改为整年开 60 家店,这个是渠道的扩张。另一个是重大焦点手艺的结构。好比,公司原设计明年启动 L4 自动驾驶的研发,改为今年就最先启动,这又是一个 10 亿规模级的投入。」李想在湖畔大学的分享中提到。

关于下一阶段的战略结构,李想以为得把竞争的自动权拿到自己的手里,「若是对手增进是 2 倍,相当于你是负增进。」

而对于理想的企业组织结构的改善,李想以为传统的一级供应商可能没有设施知足之后手艺的生长,OTA 能力之下,类似 FrameWork、ECU、帐号系统、云服务、平安等等手艺都需要企业掌握。「以是自动驾驶、算力平台,包罗整个的智能座舱就全要最先自研了。」

汽车的研发背后整个的治理模式都市变得纷歧样。而李想也谈论这个转变的历程「挺痛苦」。「汽车的灵魂是软件系统和数据,只有大量地协作、不停快速提高。治理方式或生产关系的价值就在于谁能获得最快的提高速率。」李想说。

在李想超级务实的战略之下,我们看到了一个更靠近「原子」层面的思索维度和战略结构。

在攀缘新造车领域的这条蹊径上,李想偏执的「凿」出了一条全新的路。表象是产物的差异,深层却是头脑的差异。

有时刻越是偏执,它的接触面越是有限,他离无限就越近。